带着房子去古代流放(江棠棠陆时晏)_江棠棠陆时晏全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带着房子去古代流放》是作者“飞帚少女”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棠棠陆时晏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江棠棠厌倦了996,学着网红回家乡创业,卖掉所有家当还倒欠银行上百万,终于在山沟沟里修了一栋小别墅,另租了上百亩田地,弄了一个乡村农家乐  但没想到好不容易把房子建好,果园种好,农家乐终于可以开业了,她穿越了,穿成了大周王朝安阳伯嫡女  原主虎背熊腰,一脸横肉,长得像只大黑熊,却眼馋京城里最俊俏的小郎君定北侯府小世子陆时晏,靠着下三滥的手段搞大了自己肚子,挟孕肚嫁入定北侯府,成了人人羡慕的世子妃  但好景不长,原主嫁入王府第三年,定北侯府就因被告通敌卖国,全都下了大狱  江棠棠穿来的时候,正在被流放的路上  面对被打断了腿的丈夫,三个病弱的孩子,还有自己这个超容量的大胃,以及走两步就喘的肥胖身子,江棠棠无力望天  老天,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惩罚我,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啊!  好在她倾家荡产修的小别墅也跟着一起穿来了,而且跟着她穿越过来的果园竟成了一个仙雾缭绕的空间,里面不仅有灵泉仙露,还藏着她意想不到的大惊喜

小说:带着房子去古代流放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飞帚少女

角色:江棠棠陆时晏

作者是“飞帚少女”的热门新书《带着房子去古代流放》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陆时晏正全力对付着狼群,保护陆家人,并没注意到江采薇娇娇柔柔的求救声。当一股劲力突然朝他扑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以为是狼,挥剑便刺,直到剑快刺到江采薇身上时才发现是人,匆忙间收回剑,但这分心,却让边上的狼王抓住了机会。一只毛色灰白,体型十分庞大的狼一个跳跃,猛地朝陆时晏扑咬过去。陆璟城正紧张,害怕,又崇拜地看爹爹力战群狼,见此着急地大喊道:“爹爹小心!”陆时晏身体后仰,躲过狼王的袭击,反手一剑便朝着狼王刺去。但狼王明显比普通的狼难对付很多……

评论专区

永恒美食乐园:系统 进入各大美食番 黑暗料理界扛把子一开始还想吐槽乐园这个设定好乱,然而又看了几章,只能道一句,真香。主角:啊啦,不做黑暗料理,完全发挥不出我的实力嘛~好有意思的美食小说,爱了。干粮+

佞:这是一本神书\u003Cbr \u002F\u003E充满了嬉笑怒骂

混在娱乐圈的二三事:主角又蠢又废,恶心到吐

带着房子去古代流放

第17章 坠崖

陆时晏正全力对付着狼群,保护陆家人,并没注意到江采薇娇娇柔柔的求救声。
当一股劲力突然朝他扑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以为是狼,挥剑便刺,直到剑快刺到江采薇身上时才发现是人,匆忙间收回剑,但这分心,却让边上的狼王抓住了机会。
一只毛色灰白,体型十分庞大的狼一个跳跃,猛地朝陆时晏扑咬过去。
陆璟城正紧张,害怕,又崇拜地看爹爹力战群狼,见此着急地大喊道:“爹爹小心!”
陆时晏身体后仰,躲过狼王的袭击,反手一剑便朝着狼王刺去。
但狼王明显比普通的狼难对付很多。
它不但体型巨大,似乎还有一定的智力。陆时晏手中的剑刺空,还差点被狼王咬伤。
江采薇看着奋力杀狼的陆时晏,再看着边上乱成一团,根本无暇顾及这边的官兵,心里突然涌上一个疯狂的想法。
她为何不趁着这个时机,跟他一起离开。
如果不离开,即便她杀了江棠棠,他们之间还有陆家人,他也不可能跟她在一起。
可如果他们离开了,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隐姓埋名过日子……
反正他如今已被流放,也不是什么定北侯府的世子爷了。
江采薇越想越心动,找准机会,装着被惊吓住的样子,再次往陆时晏身上扑去。
她计划的是装成意外,和他一起跌到右边斜坡底下,然后再想办法说服陆时晏跟她一起找个地方躲起来过日子。
江棠棠不知道江采薇心里的算计,只觉江采薇一直缠在陆时晏身边,十分影响他发挥。
便想过去将她拉开,却不想正遇上江采薇算计陆时晏,人没拉开,反倒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三人齐齐摔下了山崖。
是的,山崖。
阴差阳错,几人并没有摔下江采薇早先算计的那较为平缓的斜坡,而是另一边高陡的山崖。
摔下去的一瞬间,江棠棠在心里叹了一声倒霉,早知道她就乖乖在那呆着,不参合了。
紧接着,她就感觉跌到了水中。
那水凉得刺骨,她没被摔落悬崖吓死,倒是差点给河里的水给冰死。
她想从河里爬起来,但手脚僵硬,根本动不了。
这时候,江棠棠也顾不上暴露不暴露了,凝神进入了空间。
进了空间良久,江棠棠手脚才恢复知觉。
她检查了一遍身体,没什么外伤,但可能是高处跌落的关系,她觉得浑身都疼,骨头都要散架了的感觉。
她龇牙咧嘴地去了浴室,放了一浴缸热水,躺了进去,脑袋放空,决定暂时什么也不管了。
同一时间,陆时晏和江采薇也先后摔到了河中。
陆时晏摔入河中虽也觉水凉得刺骨,但好歹有功夫底子在,不至于像江棠棠一样被冻得无法活动。
他很快从水里冒出头来。
想着掉崖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他眼眸晦暗,正要去找江棠棠就感觉被人抱住了腿。
他犹豫一瞬,先把江采薇拽到了岸上。
正在他打算再次跳入水中时,江采薇却衣衫凌乱地扑了过去,“时晏,我好冷,好害怕,你不要走,不要丢下人家好不好?”
陆时晏麻利地后退一步,避开与她的身体接触。
他眼眸如寒刀,声音冰冷道:“按理来说,就你故意把我们夫妻推下山崖这事,我便不该救你,任你在河里淹死才对。我刚才救你一命,是看在三伯,看在陆家的面子上。你要是再不知好歹,我不介意手上多沾点血。”
陆时晏的冷脸,让江采薇伤心害怕的同时,心里那种扭曲的情感也越发地疯狂。
她摸了摸用油纸包着,贴身藏着的药粉,眼里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疯狂。
陆时晏本就旧伤未愈,方才又与狼群拼杀,掉崖后又为了找江棠棠,在冰凉的水里来回游,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他这么糟蹋。
等再次从水里上来的时候,他脸色苍白,身体不受控制地晃了一下。
看着他摇摇欲坠,随时要晕倒的样子,江采薇眼里顿时闪过一抹狂喜。
她方才还在想,以他的警觉,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蒙汗药放他水壶里,哄着他吃掉呢!
但看他这个样子,她放心了。
就他这样子,不用她放药,他也逃不出她的手心。
不过为了更加稳妥,她还是忍着寒冷,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过去一把抱住陆时晏道:“时晏,我们先找个地方歇一歇,等身体暖和一些了再找好不好?”
陆时晏像碰见什么脏东西一样,一下子甩开她,冰冷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怒气,“滚!”
江采薇没想到他病成这副样子,居然还这么大的力气。而且对她的主动示好,更是避如蛇蝎。
她心里很受伤很委屈,但看着方才趁机从他腰间扯下来的水壶,她脸上又露出一抹得逞的笑。
她现在什么也没穿,以他自诩君子的性格,定然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赶紧把藏在身上的药粉拿出来,倒进他水壶里。
确定水壶看不出什么异样了,江采薇才捡起先前丢在地上的夹衣穿上,赶紧追了上去。
“时晏,你别误会。我刚才只是衣服**不太舒服,才解开的。你等等我,你的水壶掉了。你放心,我刚才只是脑子一时糊涂,我现在已经把衣服穿好了。”
陆时晏没理她的叫喊,继续去找江棠棠。但架不住脑袋昏昏沉沉,脚下越来越乏力,到底没能坚持多久,就双腿一软,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时晏,你没事吧?”江采薇跑过去,似乎想到什么一样,又后退一步,远远地把水壶递过去道:“你喝口水后歇歇了再找吧。”
她低着头,真心实意地劝道:“你要是倒下了,堂妹没人救,珩哥儿几兄妹也没了爹,你叫他们以后可怎么办?”
“把水壶放下,你滚远一点!”想到兄妹三人,陆时晏心里不免也一股烦躁与焦急。
虽然在跌落悬崖前的最后一击,他杀了狼王,但他不确定狼王死了后,余下的狼是不是就不会再攻击人了……
“好,我放下就走,你放心,我不会再糊涂了。”
江采薇把水壶小心地放在他身前后,就远远地避开,躲到一块大石底下。
见他再次下水,不知过了多久上岸,拿着水壶喝了一口后倒在地上,心里顿时升起一抹狂喜。
她赶紧跑了过去,想动手将陆时晏拉到方才躲雨的大石底下去。但陆时晏虽然瘦,却身材高大,根本不是她能拖动的。

上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pm5:1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pm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