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反贼的马仔)温梨谢潇南全文免费阅读_温梨谢潇南最新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后我成了反贼的马仔》是作者“风歌且行”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温梨谢潇南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重生后我成了反贼的马仔》小说是由作者“风歌且行”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反贼的马仔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歌且行

角色:温梨谢潇南

经典小说《重生后我成了反贼的马仔》是网络作者“风歌且行”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一股很浓郁的花香传来,温梨笙本来睡得很沉,就这么突然醒了。她深吸一口气坐起来,睁眼便看见一簇嫣红的花从窗子探进来,带着金闪闪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衣裙上。她浓密微卷的睫毛轻颤,双手率先摸上自己的腹部,方才那钻心的痛楚竟没有丝毫的残留。她不是死了吗?那杯毒酒一入喉咙就留下了火辣辣的疼痛,仿佛火烧一般一直蔓延到腹部,短短片刻她就痛得难以忍受,吐出一大口黑血,再然后就没了知觉。温梨笙记得很清楚,那是死亡的感觉……

评论专区

诸天苟仙:行文用语跟小学生打游戏骂人一样,越往后口语化越恶心!这是一本主打市场小学生的书!告辞

洪荒元符录:这书居然有7.5分?看来淘宝刷单的业务又扩展了。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剧情不予评价,只是主角或者作者心理年龄不像是成年人。主角更像是个看了哈利波特原著的土著小屁孩。

重生后我成了反贼的马仔

第 1 章

一股很浓郁的花香传来,温梨笙本来睡得很沉,就这么突然醒了。
她深吸一口气坐起来,睁眼便看见一簇嫣红的花从窗子探进来,带着金闪闪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衣裙上。
她浓密微卷的睫毛轻颤,双手率先摸上自己的腹部,方才那钻心的痛楚竟没有丝毫的残留。
她不是死了吗?
那杯毒酒一入喉咙就留下了火辣辣的疼痛,仿佛火烧一般一直蔓延到腹部,短短片刻她就痛得难以忍受,吐出一大口黑血,再然后就没了知觉。
温梨笙记得很清楚,那是死亡的感觉。
他娘的,什么毒那么痛?

正当她思绪一片混乱时,忽而有一人撞开了竹门,冲她叫道,“梨子,得手了!”
温梨笙被惊了一跳,抬头一看,漂亮的眼眸震惊之色尽现,“沈……嘉清?”
来人是个身着杏色衣袍的少年,唇红齿白满面笑意,冲她招手,“快出来瞧瞧。”
沈嘉清是她年少一同长大的伙伴,三年前江湖上邪派四起,作乱多端,沈嘉清作为风伶山庄的少庄主,背上了长剑向她辞别踏上匡扶正义的路途,自后便再也没见过。
乍然一个这少年模样的沈嘉清站在面前,她懵了。
“发什么愣呢?”
沈嘉清见她双眼发直,模样奇怪,疑惑的拧起眉,“人抓到了,你不去看看吗?”
温梨笙脑子成了一团浆糊,完全无法正常思考,顺着问道,“抓到谁了?”
谁知沈嘉清一听便露出惊讶的神色,而后答道,“景安侯世子啊。”
世子这两个字一下击中温梨笙的耳朵,她睁圆了眼睛,失声喊道,“你说什么?
!”
她立即下了竹榻,胡乱穿上鞋子就往外跑,踏出竹门的瞬间,阳光温柔的洒在她黑如陈墨的长发上,蝴蝶金钗打着晃,折射出极亮的光芒。
一股温热的风扑面而来,撩动她雪白的衣裙,眼前一片绿树春景。
景象一点一点在她脑海中勾勒出清晰的轮廓,眸光一转,沈嘉清已走到她跟前,指着南边的一间小竹屋,“在那里面呢。”
温梨笙踢踏着鞋子匆忙要去,却被沈嘉清拦下,递给她一方黑色的长布,数落道,“你傻啊,把脸蒙上,免得他记住你的脸!”
建宁六年,景安侯世子初到梁国之北的沂关郡,郡中诸多传闻世子此番前来是带着人肃清贪赃腐败之流,首当其冲的就是温梨笙的亲爹,沂关郡出了名的大贪官。
当初沈嘉清以为这世子初到沂关郡,人生地不熟的,强龙难压地头蛇,趁着他还没入郡,便想先给个下马威,免得他日后不知天高地厚对温家出手。
两人一合计觉得可行,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温梨笙就和他带上一伙人狗胆包天,打算在县外百里之遥拦截世子的队伍。
温梨笙分明记得当日是扑了个空的,别说是世子了,连一个商队都没碰到,怎么现在沈嘉清喊着得手了?
思及谢潇南那双冰冷的眼眸,她忍不住心中一颤,骂骂咧咧道,“沈嘉清你狗胆真够大的,敢对皇城里来的太岁动手!”
沈嘉清突然被骂,颇是纳闷,“咱当初商量的时候,你也是赞成的啊,怎生突然变脸?”
温梨笙的话卡在嗓子处,当年确实无知,在此事上与沈嘉清狼狈为奸。
闯大祸了。
温梨笙抢过黑色的长布,匆匆将半边脸蒙住,跑到那件小竹屋外,刚靠近窗子就听见里面有呜呜的声音。
她倒抽一口凉气,霎时感觉心肺都结冰一般,弯下腰悄悄透过竹窗的缝隙往里看。
阳光照进屋内,视线还算清晰,刚把目光探进去就与里面的人对上视线。
温梨笙愣住。
里面的人身着靛蓝色长袍,头戴银冠,两条银丝红绳编织的缨绳垂在肩边,手脚皆被捆住,嘴上蒙了布还在不安分的呜呜叫着,看见温梨笙之后便叫得更大声了。
这不是那位世子爷。
温梨笙单看眼睛就认出来了,虽然这人穿者打扮确实华贵,但面容与世子爷差得远了。
她大松一口气,整个人差点瘫倒在地,摘下蒙在脸上的布连道三声幸好幸好。
“传闻景安侯世子年幼出名,是当世才具有着天人之姿,此番一看也不过如此,只把他绑来还没做什么,就吓破胆了。”
沈嘉清满是不屑的声音响在耳边。
温梨笙沉默片刻,“你把他嘴封上是为何?”
沈嘉清道,“自然是他一直叫着自己不是世子,我觉得聒噪。”
温梨笙看了他一眼,“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绑错人了?”
沈嘉清反应极大,“怎么可能,这人是从景安侯府的马车上拽出来的,小爷办事靠谱,什么时候出过错?”
“你何时见过景安侯的马车?”
“那马车只看一眼就知道是景安侯府的,不会有错。”
沈嘉清坚持自己的判断。
温梨笙再看看屋里的人,确认不是那位世子,便又与沈嘉清争论起来。
两人正吵个不休时,身后突然有人用懒懒的音调啊了一声,“原来在这。”
温梨笙瞬间噤声,转头望去。
刹那间盛夏里的风平地而起,周遭所有树木被卷进风里发出潇潇之声,夏蝉的鸣叫从四面八方传来,却统统被隔绝在耳外,她对上一双漫不经心的眼眸。
这少年逆风而立,阳光倾描绘出他俊美的五官,墨玉一般的黑眸半敛,眉眼尽是慵懒之色。
一身白如霜雪的衣袍微摆,衣领袖口绣着精致的金丝流云细纹,有着说不出的华贵之姿。
他就这般随意的站着,墨发轻轻飞扬。
当初温梨笙出嫁,十里红妆绕过半城,喜糖喜钱撒了一路,锣鼓喧天尽入耳,正是喜庆热闹之时,反军撞破了城门长驱直入,在街边看热闹的民众皆落荒而逃,家家闭户不敢再出。
抬着她喜轿的送亲队伍将她重重扔下,四散而逃。
温梨笙听得外面一阵吵杂过后声音消失,便壮着胆子掀开轿帘,入目便是一匹装着银甲的黑马立在轿前不远处。
再抬眸,就看见俊美无双的人坐于高马之上,居高临下的看她,眸中冷漠。
那张脸与跟前的少年面容重叠,一模一样。
此人便是人人赞誉的天才少年,声名赫赫的景安侯世子。
也是后来起兵造反,战无不胜,一路杀至京城将皇帝拖下王座,篡位自立的反贼。
谢潇南。
时至此刻,温梨笙才彻底明白,那并非是一场黄粱大梦,这些年生活的所有事情都历历在目无比清晰,毒酒残留在喉中的感觉仍胆战心惊。
她的确是被毒死了,在谢潇南登基之后。
但却又重生了,在建宁六年。
唯一不同的是,当初她和沈嘉清摩拳擦掌堵在谢潇南初入沂关郡的路上,等了整整一日也没见着人,扑了个空。
而现在,沈嘉清在绑了个不知是什么人回来后,谢潇南立于竹屋之前,与她不期而遇。
温梨笙僵住身体,仅与谢潇南对视了一眼,就匆忙撇开视线,飞快的在脑中思索如何应对面前的情况。
动作缓慢的又把手中的黑布慢慢蒙在脸上,现在跑来得及吗?
正在这时,沈嘉清开口说话,“兄弟久等了,我和朋友方才处理些私事,待我们二人处理好便回去,将你一同带去沂关。”
听这语气,怎么还颇是好客的样子?
温梨笙惊讶且迷茫的看他一眼,见沈嘉清果然满脸热情,似乎压根就不知道他要绑的正主就站在他面前。
谢潇南朝两人身后的竹屋看了一眼,眉梢微动,“你们是山贼?”
他声音宛如与这绵绵夏日融在一起,带着股懒洋洋的劲儿。
沈嘉清直接否认,正要说话,温梨笙立马用力的咳了咳,想给沈嘉清使眼色。
眼下这情况,必定是说多错多,唯有快溜才是唯一的办法,等回了城里即便是碰面被谢潇南认出来,只要她死不认账再加上她爹的庇护,想来也没什么事。
谁知沈嘉清没有反应,倒是谢潇南被这几声咳嗽吸引,眼眸轻动,那打量的视线就轻飘飘的落下来。
温梨笙反应也极是迅速,忙把头撇开,弯腰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叫两声。
沈嘉清吓一大跳,“梨子!
你怎么了?”
她扭了个身,边喊边挪动脚步往竹屋后走去,“我肚子疼,先离开一下!”
快步走出两人视线之后她回头,见没人跟上来,立即撒腿狂奔。
管他呢先跑再说,等回去搬了救兵再来救沈嘉清。
刚跑两步,便见有一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几步之遥,冲她礼貌一笑,“姑娘,我们少爷有请。”
温梨笙佯装听不见,闷着头继续走。
那人又往旁追了两步,重复道,“姑娘,我们少爷有请——” 听不见听不见。
温梨笙不回应。
然而下一刻,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人不知何时竟拦在了面前,“你聋了?”
温梨笙怒道,“你骂谁呢?”

上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pm5: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pm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