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苏慢慢陆砚安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全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慢慢陆砚安,作者“田园泡”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小说是由作者“田园泡”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穿越小说,苏

小说: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田园泡

角色:苏慢慢陆砚安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田园泡”写的《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主要讲述的是:“慢慢,你放心,等我考取了功名,就风风光光的来迎娶你过门。”信你个画饼男的鬼话!夏日浓长,绿树残阴下,一袭白色襦裙,浑身都充斥着一股仙气飘飘气质的美人面露娇羞之色。她美眸含情,看似温柔无限,一双柔荑素手却非常使劲的努力从男人手里拔.出来。掌中温香软玉消失,男人下意识追踪,却被女子利索的躲开。看着女子杏腮之上飞过的两朵红霞,男人明了,他的慢慢这是害羞了……

评论专区

魔临:大孝子们的人设已经崩了。。描绘了一堆深井冰脑子不正常的“魔王”结果一穿越全都是栓了狗链子的大孝子。。。

人生宛若梦幻:干粮带毒,不知不觉不知道为什么看不下去了。他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句话说主角也没错……

[文野]在文豪世界写小说的日子:好看,内容如题目,第一人称,女主真.文豪,是表面貌似活泼快乐的黑深残

穿进冲喜文后我摆烂了

第 1 章

“慢慢,你放心,等我考取了功名,就风风光光的来迎娶你过门。”
信你个画饼男的鬼话!
夏日浓长,绿树残阴下,一袭白色襦裙,浑身都充斥着一股仙气飘飘气质的美人面露娇羞之色。
她美眸含情,看似温柔无限,一双柔荑素手却非常使劲的努力从男人手里拔.出来。
掌中温香软玉消失,男人下意识追踪,却被女子利索的躲开。
看着女子杏腮之上飞过的两朵红霞,男人明了,他的慢慢这是害羞了。
“慢慢,我前几日看中了一套新书,听说与此次乡试的题目有所关联。”
不仅画大饼,还跟她要钱!
“真的吗?”
小娘子面露惊喜。
“是啊。”
男人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苏慢慢。
苏慢慢也看着他。
四周寂静,只余蝉鸣鸟叫之音,两人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宋明理忍不住了,“慢慢,你这个月的月例发了吗?”
苏慢慢摇头,“还没有呢。”
早发了,她买了一大堆话本子和零食,馋死你个画饼男!
“哦。”
宋明理面露失望,怪不得呢。
如果是以前,她早就把月例给他了。
“那我过几天再来找你,对了,你的月例什么时候发啊?”
男人假装不在意的询问。
美人蹙眉想了想,“三天?
不对,好像是五天,也或许是十天。”
“这么久?”
男人蹙眉,“好吧,那我十天后再来找你。”
他还忙着要去找其她姐姐妹妹叙旧呢。
虽然苏慢慢是其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但她那么点月例钱实在是太少了,他在满香楼吃一顿就花完了。
宋明理垂涎地看着眼前的苏慢慢,实在是好看,单纯又好骗,听话又不麻烦,随便说几句承诺的话就相信的不得了。
可惜,太过保守,始终不让他碰,磨蹭了三个月,才堪堪给他拉了几次小手。
宋明理下意识捻了捻指尖,肌肤上似乎还残留着一股香味儿。
“对了,我昨日碰到李妈妈,给我拿了这个,说能换五两银子。”
美人从宽袖内取出一个黑黝黝猫眼大小的石头,递到宋明理面前,“让我采买的时候替她去典当。”
“这是什么?
不是普通的石头吗?”
宋明理疑惑。
美人立刻摇头,“李妈妈说在城北铺子典当值五两银子,城南却能卖七两。
可惜我明日是去城北采买,不然就能多替李妈妈拿二两银子了。”
其实路上多的是。
宋明理眼前一亮。
城南与城北的繁华程度不一样,典当铺子给的价格自然也不一样。
宋明理没见过什么好东西,自然分辨不出这块石头是不是值得七两。
可这是荣国公府的东西,李妈妈是大夫人房里伺候的,拿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好东西呢?
最重要的是,这是苏慢慢告诉他的。
他最了解苏慢慢这个人了,美则美矣,脑子却呆,说好听点是单纯,说难听点就是蠢!
她从来不会说谎。
“这样,我替你去城南铺子典当。”
说着话,宋明理就伸手要来拿这石头。
小娘子下意识缩手躲开,“可是……” “怎么了,你不相信我吗?”
宋明理满脸温柔。
小娘子摇了摇头。
信你个大头鬼!
“要不,你先给我五两银子?
待去城南铺子得了七两也不用给我,我只将那五两银子给李妈妈就是了。”
听到苏慢慢的话,宋明理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这笨蛋美人什么时候开窍了?
眼见宋明理面露狐疑,苏慢慢便道:“算了算了,不能这么做,虽然我很想让你去买那套书……” 原来竟是为了他!
“行!”
宋明理一把拿过那石子,然后将随身携带的五两银子递给苏慢慢。
小娘子收了钱,脸上却露出担忧之色,“这样做不会被李妈妈发现吧?”
“那李妈妈从来不去什么城南城北的典当铺子,当然不会。”
最重要的是,就算被发现了,关他什么事?
就算要找人负责,找的也是苏慢慢,万万算不到他宋明理头上,除非这丫鬟不怕她跟他的私情抖落出去,被赶出府。
不过宋明理有信心,她这么爱他,一定不会舍得出卖他的,肯定会自己抗下这个恶果。
“行了,时辰不早了,你去吧,我还要去买书呢,今日都没看书。”
“好好,那你赶紧回去看书。”
美人十分善解人意。
宋明理恋恋不舍地看着苏慢慢这张出尘的美人脸,心痒难耐,“慢慢,能不能,给我亲一口?”
苏慢慢看着突然朝她靠近的宋明理,吓得直接给了他一耳刮子。
“啪”的一声,宋明理呆住了,苏慢慢也呆住了。
“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美人红了眼眶,泫然欲泣。
宋明理虽然恼火,但面对着这么一张楚楚可怜的美人脸,也只能安慰。
“没事,没事,不疼的,一点都不疼。”
看来她打轻了。
苏慢慢咬唇,“你真的不疼吗?”
“嗯。”
行吧,下次有机会我抡死你。
因为苏慢慢的美貌,所以宋明理难得对她比其他人多了几分耐心。
“好了,时辰真的不早了,我要走了。”
“嗯嗯。”
苏慢慢站在原地,看着宋明理捂着脸离开。
微风扫过,美人抬手一抹眼眶。
这美人虽美,但泪腺实在是太发达了一点吧?
情绪稍微激动一点就能红了眼眶。
虽然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真的很美,惹人心生怜惜,连她这个皮囊主人看了都要忍不住惊呼一句,“美人,别哭,我疼你!”
但这个易泪体质加上这副笨蛋性格,实在是很容易惹来渣男啊。
比如刚才那个。
苏慢慢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把里面的银子倒出来放到自己的荷包里,然后嫌弃的把宋明理的荷包抛进了池子里。
宋明理是荣国公府内院门口看守嬷嬷的儿子,因此他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进出内院来跟原主苏慢慢私会。
哦,除了苏慢慢还有其她丫鬟。
虽然原主苏慢慢是个恋爱脑的笨蛋美人,但她苏慢慢不是。
苏慢慢并不想见宋明理,可一想到原身被宋明理哄骗的那三两银子,就觉得不能这么便宜的放过那个渣男!
原身的月薪一个月才一两银子,三两银子要攒多久啊!
这多出来的二两银子就当利息吧。
“苏慢慢?”
突然,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隔着池塘穿透而来。
苏慢慢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中年妇人盯着自己看。
她赶紧垂眸行礼,“李妈妈。”
还不知道自己被苏慢慢挡枪了的冤大头李妈妈上下打量她一番,就跟在打量猪肉似得道:“跟我来。”
剧情来了。
“是。”
其实苏慢慢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准确的说,她不是这本书里面的人。
苏慢慢之前是个网络写手,勉强糊口饿不死的那种。
谁知道磨炼数年,成绩越来越差,最后她终于承认自己没有天赋,是连勤奋都拯救不了的废物,因此,她决定出去找工作,然后在找工作的途中被疾驰而过的大货车撞死了。
闯红灯的大货车我xx你xx!
这本书虽然不是苏慢慢写的,但她看过。
这本书名叫《称帝》,是本男主和女主一起穿书的双穿书文。
穿书的女主叫江画纱,与苏慢慢情况一样,穿的人物都跟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样。
不一样的是,她是女主穿女主,而苏慢慢则是穿成了一块笨蛋美人背景板。
在强文女主当道的今天,只会哭哭啼啼没脑子的笨蛋拖油瓶美人都是要遭骂的,因此,她只能是块背景板。
穿书的男主名叫陆锦泽,也是承袭了男二的名字。
是了,《称帝》是一篇典型的女主跟男二跑了,打脸原男主文。
不过跟其它文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原男主是个性冷淡,从成婚到死,他都没碰过女主,因为他的心里只有江山社稷,所以女主是个守活寡的可怜女人。
守着人人称颂的男主,心里苦成了黄连,脸上却还要笑得幸福又甜蜜。
穿书过来的江画纱一开始还努力尝试争取陆砚安,可当她发现自己怎么都撬不开这个性冷淡花瓶后,立刻跟男二结成同盟,两人土著帮土著,一起打倒男主,携手共创新国家。
按照设定,女主没穿越过来之前,这本平平无奇的书叫《帝师》,讲的当然就是男主陆砚安一路成为帝师的过程了。
《帝师》的原女主江画纱虽然只是一个大丫鬟,但被大夫人看中后送去给男主陆砚安做了姨娘,日后更是跟随男主青云直上,被扶正成为了摄政王夫人。
而在《称帝》中,女主江画纱并未成为陆砚安的妾,陆砚安也变成了一只被继母欺负的可怜灰姑娘,开场就是被已经身穿的男主陆锦泽设计从马上摔下,不知生死。
彼时,江画纱和陆锦泽还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江画纱还在疑惑剧情的变动,明明会一路顺风顺水的陆砚安为什么会突然从马上跌下,昏迷不醒。
因此,当荣国公夫人找到她,想要她为陆砚安冲喜的时候,江画纱下意识就拒绝了。
如果按照原女主的性格,她是不会拒绝的。
因为原女主江画纱爱惨了陆砚安,即使陆砚安不爱她。
只要能日日看着他,便是做姨娘也是好的,就算是陆砚安摔死了,原主江画纱也愿意嫁给一个死人。
可江画纱不肯,她是一个拥有自由灵魂的现代人,怎么可能给一个即将死亡的男人冲喜呢?
而且她连见都没见过他!
即使这个男人是《帝师》里面的男主。
而且剧情突然扭曲,江画纱还要仔细调查,不能突然就把自己的终生幸福绑上去。
苏慢慢被李妈妈领着进入主母院子的时候,正看到江画纱从院子里出来。
她挺着背脊,身上带着一股与周围卑躬屈膝的女婢们格格不入的高贵气质,鹤立鸡群。
江画纱穿越前是只平平无奇的社畜,生得不算好看。
穿越后,按照最新言情设定,她拥有了一张极艳丽的脸。
她与苏慢慢擦身而过之时,就仿佛城堡中带刺的玫瑰与温室中纯洁的百合交错而过。
百合太淡,被玫瑰压得颜色全无。
江画纱昂首挺胸的离开。
苏慢慢鹌鹑似得跟在李妈妈身后不敢抬头。
主屋内置了一个极珍贵的冰鉴。
苏慢慢一进去就能感受到穿心的阴凉。
好舒服,这就是传说中的古代空调吗?
不会得空调病的那种?
看起来就很贵的古典罗汉塌上坐着一位中年妇人,穿着朴素,手里还拿着一串佛珠,细嗅之下似能闻到屋内散发的淡淡佛香。
古代人结婚早,这位中年妇人虽然已经喜当妈二十年了,但今年也不过才三十八,眉眼慈祥且和善。
“你就是苏慢慢?
抬起头来我看看。”
跪在地上的小娘子缓慢抬头,露出那张我见犹怜的漂亮面孔来。
荣国公夫人周氏看到苏慢慢的脸,面容上露出惊艳之色。
刚才那被寻过来的江画纱虽然也美,但美的太张扬,周氏下意识不喜。
幸好,府中有两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
江画纱拒绝了她,还剩下一个。
这女子与江画纱的性格脾气似乎完全相反,柔软至极,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
周氏很满意。
“你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
“是。”
按照剧情,原男主陆砚安已经躺在床上生死不明,周氏这位心疼嫡长子的继母不找名医来替她的继子医治,反而找了一大堆道士和尚,最后听信老神棍的话,要给陆砚安冲喜。
“现在这里有件事情要问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我。”
“是。”
小娘子声音轻细,满脸的好欺。
“大公子不甚落马昏迷,现在府中要找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给他冲喜,你,可愿意?”
周氏在叫苏慢慢来之前已经派人调查过了。
这丫鬟听说最近跟看守内院门子的一个嬷嬷的穷酸秀才儿子打的火热。
周氏已经算计好了,她很看中这个苏慢慢,比江画纱看着省心多了。
如果她不答应,她就用穷酸秀才的事情威胁她,有了这个把柄,不怕她不答应。
毕竟看起来这丫头也更比江画纱好控制。
算来算去,周氏都觉得选苏慢慢最好。
因此,刚才江画纱拒绝了她,周氏虽有些恼怒,但并未当场发作,毕竟江画纱并非她第一人选,只是这不懂规矩的丫鬟,还是需要好好教训教训的,省得别人说他们荣国公府没规矩。
苏慢慢穿的这位朋友是典型的封建社会产物,身为家生子的她除了等主人良心发现放她离开外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
她虽生了一张无辜脸,但不管是在《帝师》还是《称帝》中,都是一块无足轻重的背景板,甚至于苏慢慢都有点想不起来原身的生平经历了,只记得最后女主江画纱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跟陆锦泽称帝成功后就把她送到了某处山明水秀的高档大别野里安享晚年。
有钱有闲老公死了,还能在大别野里养老,这也太爽了吧!
因此,面对大夫人的询问,苏慢慢立即表示,“这样天大的好事,大夫人怎么不早点告诉奴婢?”
正准备威胁笨蛋美人的荣国公夫人:……

上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pm6:23
下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pm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