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鸢叶斯均》洛鸢叶斯均完结版免费阅读_《洛鸢叶斯均》全集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洛鸢叶斯均》,是以洛鸢叶斯均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洛鸢”,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鸢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十分勾人,红润的舌尖在两瓣唇下露出,像是摄魄的妖精叶斯均的眸光眯了眯京城想睡他叶斯均的女人如过江之鲫,可他从未正眼瞧过,如今,竟然还让自己的准侄媳妇成功了男人身上开始笼罩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

小说:洛鸢叶斯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洛鸢

角色:洛鸢叶斯均

叶斯均的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圈,轻声道:“出去。”洛鸢也不恼,知道他刚刚只是为了杀鸡儆猴,并不是要给她出气。不过好歹她得了便宜。刚想再说几句话哄哄,会议室的门就被人打开。叶明朝脸色黑沉的盯着她,“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洛鸢没想到他会杀个回马枪,以往叶明朝从来都不会管她的

评论专区

最后一个炼金师:干草,《大数据世界》作者新书,开局很一般,整体偏白,逻辑差,有此类文一贯的毛病。书荒可看

恐怖网文:价值观不敢苟同,一群人渣!无力吐槽,毒草……价值观突破底线,且我等屁民不爱看二代装逼史。 合作者相性不符,要看还得忍着恶心,罢了

归来的骑士:这更新实在让人绝望

洛鸢叶斯均

洛鸢叶斯均第1章  

叶斯均的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圈,轻声道:“出去。”
洛鸢也不恼,知道他刚刚只是为了杀鸡儆猴,并不是要给她出气。
不过好歹她得了便宜。
刚想再说几句话哄哄,会议室的门就被人打开。
叶明朝脸色黑沉的盯着她,“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洛鸢没想到他会杀个回马枪,以往叶明朝从来都不会管她的。
她只好假意收拾桌上的文件,对着叶斯均恭敬弯了弯身,这才出了会议室。
叶明朝穿着西装,不敢对上叶斯均的视线,只好说道:“小叔,她不懂事,抱歉。”
叶斯均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收回了目光。
关上会议室的门后,叶明朝一把抓过洛鸢的手腕。
“是你去告的状?
洛鸢,你好歹也是虞家的小姐,你是没见过钱么?”
他眼里的厌恶如一根刺,血淋淋的扎进洛鸢心里。
洛鸢觉得这人真是好笑极了。
也不知道叶明朝从哪里听的谣言,觉得她爱钱又放荡。
大概因为她十岁那年才被虞家找回来,所以他总觉得她身上有股穷酸气吧。
“叶明朝,我们认识十三年,你好像没送过我什么东西吧?”
所以何以见得她是为了钱。
叶明朝咬牙,恼怒道:“你也配!
洛鸢,你们虞家不就是看中了叶家的权势,我告诉你,别做这些多余的事情,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你老老实实呆着,等哪天我跟家里说清楚,咱们还能好聚好散。”
洛鸢的手腕被他捏得很疼,应该紫了。
“叶明朝,当初要联姻的是你,现在想解除婚约的也是你,你们叶家把我当什么了?”
这门婚事,确实是叶明朝十几岁那年自己跟叶家求来的,因为那时的洛鸢样貌好,成绩也是第一,两人又是同班,当惯了小霸王的叶明朝觉得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自己,闹着要让洛鸢和他结婚。
虞家人自然同意,而洛鸢本人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至于叶家那边,估计以为叶明朝小孩子,闹着玩,也没拒绝。
现在没解除婚约,无非是因为她高考状元这个头衔,以及后来选的金融专业,都可以帮助叶明朝快速在叶氏站稳脚跟。
这场婚约持续了十年,洛鸢自认从未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腔精力全都花在了他身上。
结果他做的却是和虞潇潇搞在一起,甚至在和虞潇潇苟且的时候,不忘了贬低她无趣,像没感情的木头,机器。
呵,叶家把她当物尽其用的廉价商品,她自然不会继续坐以待毙。
“你还敢说,和你联姻简直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事情!
简直让我恶心透顶!”
说者刺入要害,听者如坠冰窖。
洛鸢心里闷痛,越发期待这人若是知道她和叶斯均的事儿,会怎么发疯。
“放手,下午部门还有个会,你要发疯也别在这里。”
叶明朝也怕叶斯均突然从会议室出来,自以为自己一番话戳中了洛鸢的肺管子,占尽了上风,冷哼着放开她,“我妈让你来当眼线,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洛鸢揉揉手腕,真想一拳头挥过去。
“我先下楼,那栋别墅,记得划到我名下来。”
叶明朝的眼睛顿时瞪大,不敢置信的拔高了音调,“你他妈再说一遍?”
洛鸢笑着抬头,“小叔不是说了,给我的礼物,所以麻烦虞潇潇从里面搬出去。”
“你!”
叶明朝从未见过这样的洛鸢,气得握紧拳头,“你果然是为了钱。”
洛鸢并未反驳,价值两千万的别墅,她可不想便宜了虞潇潇。
任由叶明朝在她背后咬牙切齿,她也没搭理,而是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闹哄哄的,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洛鸢皱眉,听到了“未婚妻”这三个字。
她和叶明朝的关系,被人曝光了。
她抬头,看向胡露。
胡露抱歉的抓紧了衣角,“不好意思啊,我刚刚说话声音太大了,被人听到了。”
叶明朝上前一步,不耐烦的扯着领带,“知道就知道了呗,还能怎么办,反正以后就不是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丝毫不给洛鸢面子。
洛鸢又收获了不少同情的目光。
不过正好,她也是这么想的。
下班后,虞家直接派车来接她了。
“虞小姐,夫人让你回去一趟。”
肯定是陈雅茹打了电话过去。
洛鸢只好上车,还未进虞家的门,她就听到里面传来虞潇潇的笑声。
“阿姨,您泡的茶真好喝,鸢鸢在外一直夸您呢,明朝也说过。”
“潇潇,你都好久没回家了,我还以为你和鸢鸢的关系疏远了,上次送你的礼物你收到了么?”
“那太贵重了,我不好意思收。”
“拿着就是,你和我客气什么。”
洛鸢抿唇,在玄关处换鞋时,看到虞潇潇正在给吴菊芳揉手腕。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才是母女。
吴菊芳笑意盈盈的看过来,“鸢鸢,潇潇都在这玩一下午了,你怎么才回来,陈女士的电话你接了么?
明朝那孩子还年轻,没有定心,你多让着他,下次可别任性。”
洛鸢将包放下,对上虞潇潇的视线。
虞潇潇腼腆一笑,局促的坐回沙发上,“鸢鸢,你是不是在生我气,抱歉,我这半个月一直在生病,也不认识其他朋友,只好给明朝打了电话。”
吴菊芳抓住她的手,脸上疼惜,“怎么生病了?
你要注意身体,明朝那孩子是大少爷,笨手笨脚的,怎么能照顾人,你下次给鸢鸢打电话就是,实在不行,我拨两个人过去照顾你。”
“阿姨,这怎么好意思。”
虞潇潇有些惶恐,不忘了扫洛鸢一眼。
洛鸢脸上很淡定,走到沙发前坐下,“今天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虞潇潇脸色一白,楚楚可怜的缩了缩肩膀,“鸢鸢,你果然还是生我气了吧,我这就给明朝打电话,让他别管我了。”
她的手微微发抖,仿佛快要握不住手机。
吴菊芳不赞同的皱眉,“鸢鸢,你和潇潇是一个福利院里长大的孩子,认识这么多年,还不明白她的为人么?
潇潇身子骨一直都不好,别这么冷着脸说话,小心吓着了她。”

上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am6:33
下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am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