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楚元修)穿成反派后我成了团宠小作精_(沐清楚元修)完结版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穿成反派后我成了团宠小作精》是由作者“逍遥九”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沐清楚元修,其中内容简介:刚拍完戏的沐青居然穿越到剧里成为反派女配?爹不疼娘不爱而且还是人人喊打的庶女?
  原本属于自己的后位被抢不说,自己还被五马分尸?
  这能忍吗?不能忍啊!
  【叮,检测到宿主是气运之子……】
  “卧槽?系统!”沐青狂喜!!!

小说:穿成反派后我成了团宠小作精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逍遥九

角色:沐清楚元修

《穿成反派后我成了团宠小作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逍遥九”。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太师府。姬无痕不紧不慢地放下茶盏,看向不远处的黑衣男子,淡淡道:“那沐清可有什么异常之处?”今日沐清的表现和他所知道的沐清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虽然言行之间有些放肆,但对上李氏和沐渝却没有半点吃亏,反而能够让她们吃瘪,便足以证明她不是传言中的无脑之人。姬无痕怀疑这些年沐清一直是在装疯卖傻,因此临走之前留了个心眼,让自己的心腹在沐府暂留了一些时间。黑衣男子表情有些奇怪,想说又有点不敢说,姬无痕见状,倒是有些好奇起来:“看你这样子,定然是有什么发现了?”“主子您说的没错,那沐家二小姐确实同传闻中不一样,属下听她说到您……”他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姬无痕的脸色,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毕竟沐清的那番话实在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你且说说……

评论专区

旧日剑主:才7章就确立爽文了?有些人是不是忘了在术士皇族吃过的屎了?

横推山河九万里:就你妈水,10章下来屁进度没有。老兄阿我是真的不想看你的狗屁不通的感悟阿

天兵在1917:嬉笑怒骂评述历史,有《官仙》的风采,文笔稍差,但是创意精彩。

穿成反派后我成了团宠小作精

第9章

太师府。

姬无痕不紧不慢地放下茶盏,看向不远处的黑衣男子,淡淡道:“那沐清可有什么异常之处?”

今日沐清的表现和他所知道的沐清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虽然言行之间有些放肆,但对上李氏和沐渝却没有半点吃亏,反而能够让她们吃瘪,便足以证明她不是传言中的无脑之人。

姬无痕怀疑这些年沐清一直是在装疯卖傻,因此临走之前留了个心眼,让自己的心腹在沐府暂留了一些时间。

黑衣男子表情有些奇怪,想说又有点不敢说,姬无痕见状,倒是有些好奇起来:“看你这样子,定然是有什么发现了?”

“主子您说的没错,那沐家二小姐确实同传闻中不一样,属下听她说到您……”

他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姬无痕的脸色,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毕竟沐清的那番话实在可以说是大逆不道。

“你且说说。”姬无痕道。

“那位沐家二小姐说您阴阳怪气……说您脸上像是要掉冰渣子,而且还是个什么反……反派,要与皇上……”

姬无痕的神情本来是很淡然的,但渐渐的他的眸色便沉了下来,浑身上下也开始冒起了冷气。

“属下听到的就是这些了,主子,这位沐家二小姐实在是胆大包天,一点都没将您放在眼里。”黑衣男子有些愤愤不平。

姬无痕虽然不懂反派是什么意思,但结合一下语境,也大概明白不是什么好话。

他到底是帮了沐清一些忙,却没想到这人转过头来便这样说他。

姬无痕重复了一下几个沐清吐槽最多的词语,忽然嗤笑一声,眼中没有半分笑意:“好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主子,这位沐家二小姐同我们知道的不一样,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姬无痕垂眸思考了一番:“她若真是个蠢笨无脑之人,即便是成了皇后,又能如何?但我看她今日的一番言行可不简单,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她现在成了皇后,有了权势,兴许会脱离掌控。”

“先帝临终之前同我说,等皇上及冠之后,便让他与丞相家的小姐大婚,我原本觉得无甚紧要,楚元修娶个草包皇后,对他也没有什么助益之处,但现在看来,这婚事却是不能这么快办了。”

“主子说的对,况且先皇还说等皇上成亲之后,便要逐渐让他管理朝政,属下也觉得主子不能这么快让皇上成亲。”黑衣男子道。

姬无痕的手指轻轻地叩击着桌面:“我还得再观察一下这位沐家二小姐。”

他说到这里,看向对面的下属,对他吩咐道:“你去请丞相过来一趟,这个时候他应该快从宫中离开了。”

作为当朝太师,监国之人,整个朝廷的各个官员几乎都在姬无痕的掌控之中,他甚至连个官员什么时候上朝,平日里处理公务时说了哪些话,又是什么时候回家都一清二楚。

下属离开后,姬无痕打开茶杯,看着茶水上面漂浮的一片茶叶,眸色深沉起来。

他将茶水倒入旁边的花坛之中,捡起那片漂浮的茶叶,有些意味深长:“即便是有不寻常之处又如何?既是身在棋局之中,便由不得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将这片茶叶碾碎,扔在了潮湿的泥土之中。

……

丞相沐忠国坐在马车之中,心中非常忐忑,当他离太师府越来越近的时候,到底是压不住心中的慌乱,忍不住掀开帘子,问外面的男子:“请问太师找我是有何事?”

驾车的男子身着黑衣,正是姬无痕的下属:“丞相,主子的事情,我这做属下的不能妄议,等您到了府上自然就知道了。”

这人说完这话以后,便专心架起车来,不管后面沐忠国怎么问,他都不说话了。

对方不过是个下人,对他这个丞相言辞之间都没什么尊敬之处,若说沐忠国心中不憋气那是不可能的,但他还真不敢表现出一点不悦之处,毕竟对方的主子可是姬无痕。

姬无痕在当朝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即使沐忠国贵为丞相,面对姬无痕的时候,依然要低声下气,战战兢兢,毕竟这些年凡是得罪过姬无痕的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马车停在太师府门前的时候,沐忠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颤颤巍巍地下了马车。

他跟着黑衣男子进了太师府,一路上心中也难免有些疑惑,平时他和姬无痕没有太多交集之处,他也一直尽量避免和对方接触,可今日姬无痕为何要请他到府上来呢?

与此同时,他也在不停地回想,猜测自己最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得罪到了姬无痕。

短短的一段路,沐忠国走的可谓是非常忐忑,等终于见到姬无痕的时候,他心中不可控制地一阵狂跳,脸上扯出了一个干巴巴的笑容:“太师。”

姬无痕从窗前回过头,看了沐忠国一眼,薄唇微微勾了勾:“丞相来了,快请坐。”

沐忠国坐下以后,丫鬟很快就给他倒了热茶。

姬无痕伸手,对沐忠国道:“请。”

“您也喝,您也喝。”沐忠国立马回道。

姬无痕缓缓拿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茶,见他喝了,沐忠国这才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压了压心中的慌乱。

“太师,不知道您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最近丞相是在处理南方水利一事?”

听见这话,沐忠国以为对方只是问一下朝政上的事情,便便将最近南方水利一事给姬无痕讲了一遍,末了道:“这事本不该我来做,但工部侍郎前些日子……”

他说到这里,看了姬无痕一眼:“如今工部侍郎一职一直空着,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只好处理一下这件事了。”

开玩笑,这位工部侍郎就是因为得罪了姬无痕,可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姬无痕点了点头:“工部侍郎的任用一事确实耽搁了些日子,此事我会同皇上说的,不过今日,我倒是去了一趟丞相府。”

上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pm5:38
下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pm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