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慕卿慕容夜《被休后阴阳师傻妃狂炸了》全文免费阅读_被休后阴阳师傻妃狂炸了全章节免费阅读

苏慕卿慕容夜是穿越重生小说《被休后阴阳师傻妃狂炸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山影巍峨”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二十二世纪的阴阳师毒圣苏慕卿,意外穿越,穿成了窝囊受气的礼部尚书府嫡长女原主脑

小说:被休后阴阳师傻妃狂炸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山影巍峨

角色:苏慕卿慕容夜

热门新书《被休后阴阳师傻妃狂炸了》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山影巍峨”所著的穿越重生分类小说。文章简述:大楚国,福源山。落日余辉映红了山路,山石、树木都变成了红色,像一片火海。半山腰路旁的树林里传来了尖锐阴狠的女声:“打!给我狠狠地打!”斑驳树影下,身着鹅黄色罗裙的女子捋袖掐腰、面目狰狞地盯着地上翻滚着的人。那是个衣着艳粉色罗裙的肥胖女子,头发散乱、狼狈不堪,正被棍棒打得哭嚎惨叫!“啊!啊!”“哈哈哈,痛快,再叫大声点!”女子畅快地说着:“有婚约又怎样?进了喜堂还不是被休了!那狂药的滋味不错吧?哈哈哈!”肥胖女全身颤抖,汗泪满脸,一双大眼愣愣地盯着女子,“是你?你为什么让那个丫鬟害我啊?”她是她的二妹啊!她们是一家人啊!“为什么?”女子咬牙切齿地尖叫着,“同为尚书府嫡女,你痴傻丑陋,目不识丁,粗鄙不堪,却肖想风光霁月般的梁王,你也配?只有我才能站到他的身边!当初几次都没毒死你,让你堵心了这么多年,这次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给我往死里打!”“啊!啊!——”“啊!二妹!啊!别打了!”肥胖女哭喊着:“我已经被休了,饶了我吧!”“晚啦!你活着就是罪!”女子上前一脚踩住她的脖子,“只有你死了,家里才有请求再赐婚的机会!”说完不再多言,脚下狠狠用力。两个家丁配合女子合力摁住了肥胖女,她滚圆的身躯剧烈挣扎着,使劲地转着头部,却摆脱不掉脖子上的那只脚,脸色由涨红转成紫黑,眼睛似要瞪出眼眶,嘴角漾出了暗红的血,然后一动不动了……“二小姐,她没气了!”“嗯,把她从崖边扔下去!”女子长出一口气,整理好身上的衣裙,转身离开了树林……

评论专区

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玻璃心一个,有错了还不让说,非要嘴硬,大家在评论里提意见,作者禁言删帖,有错就改很难么?啊呸,现实宝石就这鬼样?玛德智障,自娱自乐去吧,这垃圾作者就是永远的扑街仔

回到原始部落当村长:穿越类种田流作品,语言较为幽默搞笑,但是情节的写得太流水,合理性也马马虎虎,所以给了干粮评价。

我变成NPC了?:习惯性太监作者之一慎重入坑

被休后阴阳师傻妃狂炸了

第1章 落崖

大楚国,福源山。
落日余辉映红了山路,山石、树木都变成了红色,像一片火海。
半山腰路旁的树林里传来了尖锐阴狠的女声: “打!
给我狠狠地打!”
斑驳树影下,身着鹅黄色罗裙的女子捋袖掐腰、面目狰狞地盯着地上翻滚着的人。
那是个衣着艳粉色罗裙的肥胖女子,头发散乱、狼狈不堪,正被棍棒打得哭嚎惨叫!
“啊!
啊!”
“哈哈哈,痛快,再叫大声点!”
女子畅快地说着:“有婚约又怎样?
进了喜堂还不是被休了!
那狂药的滋味不错吧?
哈哈哈!”
肥胖女全身颤抖,汗泪满脸,一双大眼愣愣地盯着女子,“是你?
你为什么让那个丫鬟害我啊?”
她是她的二妹啊!
她们是一家人啊!
“为什么?”
女子咬牙切齿地尖叫着,“同为尚书府嫡女,你痴傻丑陋,目不识丁,粗鄙不堪,却肖想风光霁月般的梁王,你也配?
只有我才能站到他的身边!
当初几次都没毒死你,让你堵心了这么多年,这次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给我往死里打!”
“啊!
啊!
——” “啊!
二妹!
啊!
别打了!”
肥胖女哭喊着:“我已经被休了,饶了我吧!”
“晚啦!
你活着就是罪!”
女子上前一脚踩住她的脖子,“只有你死了,家里才有请求再赐婚的机会!”
说完不再多言,脚下狠狠用力。
两个家丁配合女子合力摁住了肥胖女,她滚圆的身躯剧烈挣扎着,使劲地转着头部,却摆脱不掉脖子上的那只脚,脸色由涨红转成紫黑,眼睛似要瞪出眼眶,嘴角漾出了暗红的血,然后一动不动了…… “二小姐,她没气了!”
“嗯,把她从崖边扔下去!”
女子长出一口气,整理好身上的衣裙,转身离开了树林。
两个家丁对视一眼,快速把肥胖女拖至崖边,却在推下去之前在她身上翻找起来,“这傻子究竟把她的玉佩藏哪儿了?
那可是关联着前朝宝藏啊!
找到了它,咱们下下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一双带着厚茧的手继续摸索着,手臂、领口、胸…… “啪!”
一个巴掌声响起。
四目相对,满眼震惊!
挨打的人猛地瞪大眼睛:这傻子不是被打死了么?
怎么又活了?
他看向旁边的同伴,同伴也是半张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居然敢吃姐的豆腐,活腻歪了吧?”
苏慕卿怒喝着推了一把,没推动,反倒是她身下有什么东西噼哩噗噜地往下滚落。
她一侧头,貌似她躺在一个山崖边上。
她不是在追击恶鬼的时候失足坠崖死了么,这是怎么回事?
一段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中,她不自觉地闭上了眼。
原来她穿越到了与她同名同姓的大楚国礼部尚书府嫡长女身上。
对皇帝有恩的外公为她求得了嫁给大皇子梁王的恩典后,福祸双至,她既成了被高门贵女们艳羡的对象,也成为了被家人算计的目标。
六岁时先被继母设计落水染上风寒,后被同父异母的大哥欺骗关进小黑屋,吓成了痴傻。
从此被家人轻贱慢待,动辄打骂,在额头上留下了永久的疤。
外人也因为她的痴傻蠢笨和恶俗打扮而耻笑嘲讽、戏耍欺负她。
亲娘去世后,她的生活更是水深火热。
半年前又被二妹苏慕雨陷害,落下个不知廉耻、痴缠梁王的名声,被亲爹执行了十鞭家法,险些没挺过去。
终于盼来了大婚,却在喜堂上被下了致狂药,御前失礼,当场被休,再次成为京城的笑柄。
今天苏慕雨向家里提出,护送她去最偏僻的庄子上“养病”,刚刚在半路上打杀了她,这两个帮凶也因贪财要侮辱她。
活的这么窝囊,叫她这个二十二世纪的阴阳师毒圣怎么接受得了!
“玉佩在哪儿?
快说!”
家丁甲一手卡住她的脖子,低声威胁道。
“咳咳咳,我说不出话了。”
这人的眼神和双手暴露出他绝不是苏府的家丁,他们是谁?
为什么翻找她的玉佩?
她目前一没有毒药、二不会武功,要怎么脱身?
苏慕卿的脑子快速转动着。
脖子又被狠狠卡了一下,“别想耍花样,快说!”
“咳咳咳,是,二妹,拿走了!”
两个家丁对视了一眼,卡着她脖子的手一个用力就想掐死她。
苏慕卿一手使劲扣着男子的手腕,另一手迅速朝他的脉门摁下去。
黑衣男的手顿时软了,他瞪大了眼睛,另一只手也掐上来。
正对抗间,苏慕卿身下的土层受力脱落,纠缠着的两人也翻滚着掉了下去。
啊…… 砰砰砰…… 扑啦啦,惊起一群飞鸟。
霞光变淡了。
崖中间的一块大石头上,苏慕卿从假家丁的尸体上翻下来,缓冲着撞击带来的疼痛,虽然每次撞击她都让他垫底,那也差点要了她的命。
她是要想办法,不是要同归于尽,这个可恨的假家丁!
看着想要溜走的鬼魂,她气咻咻地念了个口诀,把他定住了。
“不想魂飞魄散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谁派你来的?
要我的玉佩干什么?”
鬼魂不服气地瞪着眼睛,梗这头不吱声。
又一个口诀念出来后,鬼魂恐惧地尖叫起来:“我们是杀手组织暗夜盟的,收人钱财替人办事,潜伏到府上要找你的天眼玉佩,说是那个玉佩关联着前朝宝藏。”
“哦?
雇主是谁?”
“这个只有盟主知道。”
“嗯,马上去地府报道,不许为患人间!
否则,你知道的!
走吧!”
苏慕卿这人向来直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前世她是弃儿,得村里长辈护佑,吃百家饭长大,她知足感恩,用她的阴阳眼和毒圣之手,不遗余力地回报社会。
同时,对那些欺辱乡亲、祸害乡里的,不论人鬼,她都在合规合法的前提下,尽己之力给予严惩。
从此刻起,她不但要为受尽欺凌的原主,也要为穿来就被害的自己,讨回公道!

上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pm5:38
下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pm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