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九绝)陈凌程翎精彩小说_仙道九绝完整版阅读

书名叫做《仙道九绝》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剑啸龙翔”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陈凌程翎,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创业青年魂穿到修道世界,来自现代科技的脑瓜子,与修道系统彻底卯上了

小说:仙道九绝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剑啸龙翔

角色:陈凌程翎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剑啸龙翔”的新作《仙道九绝》,这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苏睿无奈,见他又睡了过去,也就不再叫唤。自己先去山门处参加收徒的遴选。无相剑宗在落叶城周边势力甚强。因此,每逢三年一度的开山收徒都很热闹。不仅是宗门内的杂役弟子,就连一些家族子弟也会前来参加……

评论专区

天剑:修真文里出现国家对我来说无法理解,修真者连天道都不屑,为何会去组成国家,形成国家机器?

开奖:【9.0】都市黑色童话 单女主婚房都买不起的主角替朋友领了五亿**后,喜提锦鲤热搜,一路掩饰自己没钱的事实顺便发家致富成为百亿富翁…ps:男主是不善交际耿直男…骨子里很天真,但是童话嘛,给好人圆梦

[综]吓死人了:很喜欢,男女主高智商,剧情很棒

仙道九绝

《仙道九绝》精彩片段

第四章 无心插柳

苏睿无奈,见他又睡了过去,也就不再叫唤。自己先去山门处参加收徒的遴选。

无相剑宗在落叶城周边势力甚强。因此,每逢三年一度的开山收徒都很热闹。不仅是宗门内的杂役弟子,就连一些家族子弟也会前来参加。

宗门内也分许多的派系,有钻研武道的,也有剑道和法术类的,甚至还有阵道。到收徒的日子,就会在山门外搭一个简单的招收处,考核前来报名的弟子。

苏睿赶到山门外的时候,已有许多参加考核的弟子在排队了。考核的方式多样,每种派系都有不同的标准。但有一样,每人只能选择参加一种类别考核,你一次无法通过,也就失去了机会。

望着排队的人群,苏睿也是踌躇,到底应该参加哪类的考核才能通过。在宗门一年多,多少对那些派系有些了解。

剑道和法术类,较为看中弟子的悟性,对道法的领悟能力。自己在杂役弟子上一年多,连最基础的引气诀都领悟不透,显然是希望不大。

武道类,主修的却是外门功法,比较看重弟子身体天赋。苏睿打量了下自己单薄瘦小的身体,黯然神伤……!

最后也只剩阵道了,这个类别要求比较特殊,只看弟子对阵法的天赋和领悟能力,对道法和身体要求都不算高。

苏睿想了一会,也就在阵道的考核处排队。阵道考核的弟子并不多,几大类别当中算是少的。考核的速度却是很慢,每位弟子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从早晨一直到夕阳西下,其他几类的考核都结束了,才轮到苏睿。考核的弟子就说道:“报上你的名字!”

“苏睿。”

“年纪?”

“八岁!”

“好了,你将这些小木棍组合成一个梅花阵给我看看。”

苏睿一愣,这小木棍不正是程翎昨日玩耍所用的么,可那梅花阵是什么东西,自己可不会啊。

他苦思良久,就打算用木棍摆出一朵梅花的图案,或许还可以糊弄过去。就在准备动手之时,一个声音传来:“咦!竟然是你,程翎呢?难道他通过考核了?”

苏睿抬头看去,正是昨日那个略显邋遢的老者。他便答道:“程翎没来!”

“不是吧!难道他不想成为正式弟子?还是加入了别的派系?不行,他的阵道天赋那么高,怎么能让别的派系抢走,你带我去他住的地方,老夫亲自去见他。”

“可是我还要参加考核啊!”

“没事,考核可以稍后,先把程翎那小子招收进来再说,快带我去!”

苏睿无奈,只能带着老者来到了宿舍。

两人一进门,就看见程翎还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老者忙上前将他弄醒,劈头就问道:“程翎,你加入了哪个派系的正式弟子?”

程翎正迷糊间,见他突然这么一问,还回转不过来,茫然道:“老爷爷,你又来找我玩游戏了?我没加入什么派系啊!”

“没加入什么派系?难道你没去参加考核?”老者问道。

“没有。”

“那好,你也别去参加什么考核了,直接来我阵堂,我收你为徒!”

程翎一愣,你收我为徒?以你的年纪做我老师是绰绰有余,不过我干嘛要拜师啊,你又能教我什么?还有那阵堂是什么玩意,怎么听起来像暴力组织似的。

他便问道:“老爷爷,这阵堂是什么玩意?”

“阵堂不是玩意,啊!呸!你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哪。阵堂是宗门内参悟阵道的弟子所成立的一个组织,也负责为宗门和家族布置阵法。”

“哦,原来如此,可是我并不懂阵法啊!”

“你虽然不懂,但老夫观你对阵道的领悟很高,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那我加入了有什么好处?”

“呃!”老者一滞,看了眼程翎,他还真没见这样的杂役弟子,都有人主动收徒了,还要先问好处?

不过之前观看程翎用木棍对阵法的变化十分有天赋,确实是个好苗子,要真能收为弟子,日后也好传承自己的衣钵。

修道讲究缘法,徒弟想拜师,师傅也要选择徒弟。修道之人对自己的传承都看得极重,如若没有子嗣,就要选择弟子来传承衣钵。可好的弟子,哪能那么容易碰到,亿万年来,又有多少弟子可以超越师傅?

程翎的年纪尚幼,正是培养的最佳时机。在老者眼中,昨日所摆的那几个图案,就是对阵法天赋极高的表现。他一生修道,寿元也没剩多少年,现在见到程翎正是见猎心喜,就想传以衣钵!

他便说道:“你要是拜老夫为师,就可以传承老夫的阵法,日后将它融会贯通,发扬光大,成为有数的阵法大师,身份和地位都可以高人一等。”

“那拜师了就算是无相剑宗的正式弟子了么?”

“那是自然,老夫舔为阵堂首座,所收的弟子即便是宗门长老也要给几分薄面!”老者傲然道。

程翎一听,就来劲了。身份和地位提高,连宗门长老都给面子,这不就是教授级别了么,日后混吃等死不就更容易了。而且还能成为正式弟子,自己的誓言也算完成了一半。

他想了想,还是谨慎的问道:“这么多的好处,那我要付出什么?”他可不是八岁的小屁孩,早就明白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既然有好处,那肯定也要有付出的。

老者都快被他的问题搞得纳闷了,你一小孩子,能付出什么?要不是看中你的天赋,老夫又没有弟子传承,也不会巴巴的赶来收你啊,要知道在这无相剑宗,连宗主也要给几分面子哪。

不过看程翎那两颗小眼珠子实在灵动,便也耐着性子说道:“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只要拜老夫为师,将来力所能及之处,为宗门做些贡献就是。”

程翎心中一动,这不就是空头支票么,什么叫力所能及?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嗯,这个问题不难,再试试这老头!

他看了眼苏睿,又说道:“老爷爷,他叫苏睿,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向道之心十分强烈,干劲也是十足,是个好同志。您既然要收徒干脆买一送一,两个都一起收了吧!”

苏睿一直静静的看着两人说话,他心里是极其羡慕。现在,听到程翎竟然要老者也收自己为徒,激动得浑身颤抖,忙投来祈盼的目光。

老者被程翎那新鲜的词汇弄得一愣一愣的,他沉吟少许,说道:“他的天赋不够,我不能收他,不过我可以让他成为正式弟子,日后就在阵堂学习,能不能有所成就,就看他的造化了。”

嗯?看来这老头还是真叫兽啊,不是那种耍嘴皮子的,收徒也很严谨,看他说话的样子,地位好像还很高,跟着他应该有好处。

他还在这边考虑得失,苏睿却是开心坏了,忙跪下磕头道:“多谢前辈,弟子一定努力学习,绝不敢辜负您的恩情。”

老者略一点头,只是紧紧盯着程翎。

程翎一看,便也学着苏睿的样子,跪下磕头道:“弟子拜见师傅!”

“好!好!哈哈哈,乖徒儿,快快起来!”

老头很高兴,将他扶了起来,又打量了下宿舍后就说道:“既然你们已是我阵堂的弟子,那就不要再住在杂役弟子的区域了,都收拾一下,随老夫去阵堂吧!”

两小连忙点头,他们的东西并不多,打包了几件衣物, 也就随着老者离开!

杂役弟子区,在无相剑宗的山脚处。老者带着两人一路上山,走了一个多时辰才来到一座山峰的平台。

程翎放眼望去,只见那平台甚大,足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小。平台上建了好几座别墅般的阁楼,还有许多弟子在平台上来往、谈论,甚是热闹。

老者就递给苏睿一块令牌,说道:“苏睿,你拿着老夫的令牌,去那边的阁楼处寻找管事长老,他们自然会明白,你就先在此地学习吧,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师兄们。”

苏睿忙感激的接过,又向老者磕头致谢!

老者摆摆手,对程翎说道:“翎儿,你随老夫来。”

程翎也就继续跟着老者向山上走去。

又向上走了半个时辰,两人就来到了山顶。山顶上,又有一个平台,在山崖边建着一座古朴的道观,大概有两百多平米,道观的两旁种植着一些花草,还有一些高大的松柏。

程翎深吸口气,胸肺一阵舒爽,更有丝丝的清香。他暗暗点头,这地方环境不错,像是修道高人所住之地。

老者介绍道:“翎儿,此地就是为师的住处,日后你也住在此处吧!这山顶上,就你我师徒二人,观内有数间空置的厢房,你可以随意选择一间作为休息之用。”

“观内还有许多的修道书籍,你要认真学习参悟,有不懂之处可以随时向为师请教。这几年你要努力,打好根基,千万不可惫懒,明白了么?”

程翎心中一颤!这老头,刚为人师就开始训上了,希望以后的日子不要太严厉,不然自己还真混不下去!

                       

小说:仙道九绝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剑啸龙翔

角色:陈凌程翎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剑啸龙翔”的新作《仙道九绝》,这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苏睿无奈,见他又睡了过去,也就不再叫唤。自己先去山门处参加收徒的遴选。无相剑宗在落叶城周边势力甚强。因此,每逢三年一度的开山收徒都很热闹。不仅是宗门内的杂役弟子,就连一些家族子弟也会前来参加……

评论专区

天剑:修真文里出现国家对我来说无法理解,修真者连天道都不屑,为何会去组成国家,形成国家机器?

开奖:【9.0】都市黑色童话 单女主婚房都买不起的主角替朋友领了五亿**后,喜提锦鲤热搜,一路掩饰自己没钱的事实顺便发家致富成为百亿富翁…ps:男主是不善交际耿直男…骨子里很天真,但是童话嘛,给好人圆梦

[综]吓死人了:很喜欢,男女主高智商,剧情很棒

仙道九绝

《仙道九绝》精彩片段

第四章 无心插柳

苏睿无奈,见他又睡了过去,也就不再叫唤。自己先去山门处参加收徒的遴选。

无相剑宗在落叶城周边势力甚强。因此,每逢三年一度的开山收徒都很热闹。不仅是宗门内的杂役弟子,就连一些家族子弟也会前来参加。

宗门内也分许多的派系,有钻研武道的,也有剑道和法术类的,甚至还有阵道。到收徒的日子,就会在山门外搭一个简单的招收处,考核前来报名的弟子。

苏睿赶到山门外的时候,已有许多参加考核的弟子在排队了。考核的方式多样,每种派系都有不同的标准。但有一样,每人只能选择参加一种类别考核,你一次无法通过,也就失去了机会。

望着排队的人群,苏睿也是踌躇,到底应该参加哪类的考核才能通过。在宗门一年多,多少对那些派系有些了解。

剑道和法术类,较为看中弟子的悟性,对道法的领悟能力。自己在杂役弟子上一年多,连最基础的引气诀都领悟不透,显然是希望不大。

武道类,主修的却是外门功法,比较看重弟子身体天赋。苏睿打量了下自己单薄瘦小的身体,黯然神伤……!

最后也只剩阵道了,这个类别要求比较特殊,只看弟子对阵法的天赋和领悟能力,对道法和身体要求都不算高。

苏睿想了一会,也就在阵道的考核处排队。阵道考核的弟子并不多,几大类别当中算是少的。考核的速度却是很慢,每位弟子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从早晨一直到夕阳西下,其他几类的考核都结束了,才轮到苏睿。考核的弟子就说道:“报上你的名字!”

“苏睿。”

“年纪?”

“八岁!”

“好了,你将这些小木棍组合成一个梅花阵给我看看。”

苏睿一愣,这小木棍不正是程翎昨日玩耍所用的么,可那梅花阵是什么东西,自己可不会啊。

他苦思良久,就打算用木棍摆出一朵梅花的图案,或许还可以糊弄过去。就在准备动手之时,一个声音传来:“咦!竟然是你,程翎呢?难道他通过考核了?”

苏睿抬头看去,正是昨日那个略显邋遢的老者。他便答道:“程翎没来!”

“不是吧!难道他不想成为正式弟子?还是加入了别的派系?不行,他的阵道天赋那么高,怎么能让别的派系抢走,你带我去他住的地方,老夫亲自去见他。”

“可是我还要参加考核啊!”

“没事,考核可以稍后,先把程翎那小子招收进来再说,快带我去!”

苏睿无奈,只能带着老者来到了宿舍。

两人一进门,就看见程翎还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老者忙上前将他弄醒,劈头就问道:“程翎,你加入了哪个派系的正式弟子?”

程翎正迷糊间,见他突然这么一问,还回转不过来,茫然道:“老爷爷,你又来找我玩游戏了?我没加入什么派系啊!”

“没加入什么派系?难道你没去参加考核?”老者问道。

“没有。”

“那好,你也别去参加什么考核了,直接来我阵堂,我收你为徒!”

程翎一愣,你收我为徒?以你的年纪做我老师是绰绰有余,不过我干嘛要拜师啊,你又能教我什么?还有那阵堂是什么玩意,怎么听起来像暴力组织似的。

他便问道:“老爷爷,这阵堂是什么玩意?”

“阵堂不是玩意,啊!呸!你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哪。阵堂是宗门内参悟阵道的弟子所成立的一个组织,也负责为宗门和家族布置阵法。”

“哦,原来如此,可是我并不懂阵法啊!”

“你虽然不懂,但老夫观你对阵道的领悟很高,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那我加入了有什么好处?”

“呃!”老者一滞,看了眼程翎,他还真没见这样的杂役弟子,都有人主动收徒了,还要先问好处?

不过之前观看程翎用木棍对阵法的变化十分有天赋,确实是个好苗子,要真能收为弟子,日后也好传承自己的衣钵。

修道讲究缘法,徒弟想拜师,师傅也要选择徒弟。修道之人对自己的传承都看得极重,如若没有子嗣,就要选择弟子来传承衣钵。可好的弟子,哪能那么容易碰到,亿万年来,又有多少弟子可以超越师傅?

程翎的年纪尚幼,正是培养的最佳时机。在老者眼中,昨日所摆的那几个图案,就是对阵法天赋极高的表现。他一生修道,寿元也没剩多少年,现在见到程翎正是见猎心喜,就想传以衣钵!

他便说道:“你要是拜老夫为师,就可以传承老夫的阵法,日后将它融会贯通,发扬光大,成为有数的阵法大师,身份和地位都可以高人一等。”

“那拜师了就算是无相剑宗的正式弟子了么?”

“那是自然,老夫舔为阵堂首座,所收的弟子即便是宗门长老也要给几分薄面!”老者傲然道。

程翎一听,就来劲了。身份和地位提高,连宗门长老都给面子,这不就是教授级别了么,日后混吃等死不就更容易了。而且还能成为正式弟子,自己的誓言也算完成了一半。

他想了想,还是谨慎的问道:“这么多的好处,那我要付出什么?”他可不是八岁的小屁孩,早就明白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既然有好处,那肯定也要有付出的。

老者都快被他的问题搞得纳闷了,你一小孩子,能付出什么?要不是看中你的天赋,老夫又没有弟子传承,也不会巴巴的赶来收你啊,要知道在这无相剑宗,连宗主也要给几分面子哪。

不过看程翎那两颗小眼珠子实在灵动,便也耐着性子说道:“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只要拜老夫为师,将来力所能及之处,为宗门做些贡献就是。”

程翎心中一动,这不就是空头支票么,什么叫力所能及?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嗯,这个问题不难,再试试这老头!

他看了眼苏睿,又说道:“老爷爷,他叫苏睿,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向道之心十分强烈,干劲也是十足,是个好同志。您既然要收徒干脆买一送一,两个都一起收了吧!”

苏睿一直静静的看着两人说话,他心里是极其羡慕。现在,听到程翎竟然要老者也收自己为徒,激动得浑身颤抖,忙投来祈盼的目光。

老者被程翎那新鲜的词汇弄得一愣一愣的,他沉吟少许,说道:“他的天赋不够,我不能收他,不过我可以让他成为正式弟子,日后就在阵堂学习,能不能有所成就,就看他的造化了。”

嗯?看来这老头还是真叫兽啊,不是那种耍嘴皮子的,收徒也很严谨,看他说话的样子,地位好像还很高,跟着他应该有好处。

他还在这边考虑得失,苏睿却是开心坏了,忙跪下磕头道:“多谢前辈,弟子一定努力学习,绝不敢辜负您的恩情。”

老者略一点头,只是紧紧盯着程翎。

程翎一看,便也学着苏睿的样子,跪下磕头道:“弟子拜见师傅!”

“好!好!哈哈哈,乖徒儿,快快起来!”

老头很高兴,将他扶了起来,又打量了下宿舍后就说道:“既然你们已是我阵堂的弟子,那就不要再住在杂役弟子的区域了,都收拾一下,随老夫去阵堂吧!”

两小连忙点头,他们的东西并不多,打包了几件衣物, 也就随着老者离开!

杂役弟子区,在无相剑宗的山脚处。老者带着两人一路上山,走了一个多时辰才来到一座山峰的平台。

程翎放眼望去,只见那平台甚大,足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小。平台上建了好几座别墅般的阁楼,还有许多弟子在平台上来往、谈论,甚是热闹。

老者就递给苏睿一块令牌,说道:“苏睿,你拿着老夫的令牌,去那边的阁楼处寻找管事长老,他们自然会明白,你就先在此地学习吧,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师兄们。”

苏睿忙感激的接过,又向老者磕头致谢!

老者摆摆手,对程翎说道:“翎儿,你随老夫来。”

程翎也就继续跟着老者向山上走去。

又向上走了半个时辰,两人就来到了山顶。山顶上,又有一个平台,在山崖边建着一座古朴的道观,大概有两百多平米,道观的两旁种植着一些花草,还有一些高大的松柏。

程翎深吸口气,胸肺一阵舒爽,更有丝丝的清香。他暗暗点头,这地方环境不错,像是修道高人所住之地。

老者介绍道:“翎儿,此地就是为师的住处,日后你也住在此处吧!这山顶上,就你我师徒二人,观内有数间空置的厢房,你可以随意选择一间作为休息之用。”

“观内还有许多的修道书籍,你要认真学习参悟,有不懂之处可以随时向为师请教。这几年你要努力,打好根基,千万不可惫懒,明白了么?”

程翎心中一颤!这老头,刚为人师就开始训上了,希望以后的日子不要太严厉,不然自己还真混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