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清歌司南玄《潺潺清歌入我怀》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潺潺清歌入我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潺潺清歌入我怀》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三千轮明月”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人生本该自由,乘兴而去,尽兴而归
皇城就像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蒋清歌被困在这装满枷锁的牢笼里,为了报仇受尽折磨
前世与她谈婚论嫁的小将军害了她全家,她发誓这一世要尽全力免除这场灾难,可是她千防万防,终究还是在劫难逃她这才知道原来陷害她全家的另有其人……

小说:潺潺清歌入我怀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三千轮明月

角色:蒋清歌司南玄

《潺潺清歌入我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千轮明月”。《潺潺清歌入我怀》内容概括:蒋清歌和司南玄二人一口气跑到了第二天晚上,她实在是不行了,再跑下去马儿估计都得撂挑子不干了。还好没有带着兰亭,就她那小身板,都能给她颠死了。二人找了一个客栈,打算好好休息一晚再上路。蒋清歌叫小二送了饭菜和热水上楼,她要好好吃一顿,然后再洗个热水澡。谁知她刚吃没几口就觉得不对劲,浑身燥热瘙痒不已,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评论专区

[柯南]手一滑选了黑暗组织:女主很可爱,配波本可惜了(x

魔道巨擘系统:看评论败退

武侠之无敌王座:还可以吧

潺潺清歌入我怀

《潺潺清歌入我怀》精彩片段

第 6章 禁闭

蒋清歌和司南玄二人一口气跑到了第二天晚上,她实在是不行了,再跑下去马儿估计都得撂挑子不干了。还好没有带着兰亭,就她那小身板,都能给她颠死了。

二人找了一个客栈,打算好好休息一晚再上路。

蒋清歌叫小二送了饭菜和热水上楼,她要好好吃一顿,然后再洗个热水澡。谁知她刚吃没几口就觉得不对劲,浑身燥热瘙痒不已,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蒋清歌本能的想要离开这里,但是一站起来就摔在了地上,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心里大喊不妙,被下药了。

蒋清歌使劲想要爬起来,但是费了好大的力也只能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勉强靠在了床边。她想叫人,可是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没人能听见。

突然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只见他反手关上了门,搓着手满脸笑意的朝着她走来,眼神像看着猎物一样,太猥琐了,实在让人恶心。

蒋清歌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怎么破事都让她给遇上了。

就在那个猥琐男快要碰到她的时候,砰地一声,门被人从外面踢开了。司南玄看到蒋清歌瘫坐在地上,顿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脚踹在了那个人肚子上,疼的他吱哇乱叫。又上前去提起他的领子就给他提溜起来,狠狠的摔在地上,那人忍不住呕出来一滩血。

司南玄觉得还不够解气,想继续教训他,就听见蒋清歌虚弱的叫他,这才收起拳头赶紧去到她身边,一把抱起她放到了床上。随后便想转身倒杯水给她,可是蒋清歌却拽住了他,药效此时已经发挥到了极致,现在又让她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蒋清歌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炸开了,已经没法完整的思考了,他就像救命稻草一样,她死死地不放手。

司南玄不知所措,只能抓住她的手让她冷静一些,但是以蒋清歌现在的情况别说冷静了,根本就听不见他说的话。看着一直挣扎的蒋清歌,司南玄怕她伤了自己,斟酌了一下,只能点了她的穴道。

楼下的掌柜因为听到动静也赶了上来,司南玄让他准备了凉水上来,顺便把躺在地上的那个人送官。掌柜也是一个有眼力劲的,这么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气的不行,在他店里做这种事不是坏了他店的名声吗!也上前去踢了两脚,让人给他送官了。

蒋清歌被他点了穴,睡的也不安稳,还在一直出汗,司南玄只能下去让掌柜的帮他找个女子为她擦拭身体,自己则一直守在门外。

蒋清歌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司南玄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她仔细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就觉得太羞耻了。小心翼翼的下床,本想自己悄悄的出去,但是还是发出了一些声响使得司南玄醒来了。

“小姐,你觉得怎么样?”司南玄一看她想要下床,忙不迭的想过来扶她。

“已经没事了……”蒋清歌觉得尴尬的要命,自己昨天抱着人家不撒手的样子真是太丢人了。可是司南玄却没表现出来什么异样,听她这么说就放心了。

“我的衣服……“蒋清歌并未说完,不会是司南玄替她换的吧……

“你放心,是掌柜媳妇帮你换的衣服,你一直出汗,不换身会生病的。”看出了她的窘态,司南玄率先开了口。

“哦……好。”蒋清歌想了想,决定还是要谢谢他。

“那个,昨天谢谢你。”要不是司南玄及时赶来,她现在不知会怎样。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出事了啊……”

“昨天进门的时候就发现那人一直盯着你,我留了个心眼,没想到他真的敢对你……”

司南玄没说完,蒋清歌却感觉到他的怒气,心里觉得很欣慰。不由得庆幸,还好她带着他一起出来了。

蒋清歌本想今日就出发,可是司南玄坚持让她再休息一天,她只好又在镇子里待了一天。经过昨晚那件事,蒋清歌现在对司南玄可以说是超级信任了,毕竟前世他舍命保护她,这辈子又几次三番的救了她,以后她一定要对他好一点,好好打赏他才行。

待蒋清歌整顿好之后,二人便快马加鞭的赶去扬州,尽可能多的搜集了一些欧阳灼的情报,又马不停蹄的赶在十五之前回了安阳,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可把蒋清歌累的不行,回去了之后便倒头大睡,整整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肚子饿的咕咕叫。

兰亭去给她准备了吃的,也不跟她说一句话,就默默的给她夹菜倒茶。蒋清歌知道她这是在闹脾气呢,吃饱了之后,拉着她的手好好哄了一番,还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桃花发簪送给她,说是专门买给她的。兰亭也好哄的很,听她这么说立马喜笑颜开,也不再闹脾气了,好像都忘了这回事,赶忙把簪子插到头上问她好不好看。蒋清歌也笑眯眯的。兰亭自幼便在她身边服侍,俩人的关系自是像亲姐妹一般,她早就把小兰亭的脾气摸的透透的了~

兰亭正开心的把玩着蒋清歌送她的簪子,突然叫了一声:“呀!我都忘了,王爷让小姐醒了去找他呢。”兰亭一脸苦相的看着她,眨巴了几下大眼睛,小姐只能自求多福了。

蒋清歌站在书房外面,还在想该怎么应付蒋离的问话,就被他叫了进去。进门就看见管家在向他报告府里这几个月的收支情况。蒋清歌识趣地坐在了旁边,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

等到管家终于汇报完出去了,书房里就剩下了蒋清歌和蒋离二人。蒋清歌低着头,不敢看他。她这爹虽然平时跟她嘻嘻哈哈的,到底也是王爷,还时不时的领兵出去打仗,真正散发气场的时候也是比较吓人的,何况这次是她不对,私自跑出去。她记得小时候也偷偷跑出去过,回来被罚在祠堂抄了半个月的静心经,手都要断了,无聊的她快长毛了。

“说说吧,你去扬州干嘛了?”

蒋清歌还没开口,就听见蒋离继续说:

“可以啊蒋清歌,胆子忒大了,敢一个人跑出去?”

完了完了,老爹叫她的名字了,火山就要爆发了。

蒋清歌不安的绞着手指,一脸狗腿的对蒋离说:“嘿嘿,父亲大人,您先别生气嘛,我去扬州是有大事的。”

”就你?!”蒋离一脸鄙夷的看着她,他这女儿自己还不了解吗,不闯祸就不错了,还指望她做什么大事。

蒋清歌看他一脸不信,刷的站起来就把她去扬州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告诉蒋离了。

“你去调查桑浓的表哥?”

“是啊!”

“你说她表哥是个只会吃喝嫖赌的败类,那你是如何得知他的为人?”

呃……我说是梦到的您信吗……

蒋离看她说不上来,以为她是在诓她,当下就让人给她送到祠堂罚跪三天。

“爹……”蒋清歌一脸委屈的看着蒋离,“一天行不行……”

哼,还敢讨价还价!

“七天!”

啊啊啊!

蒋清歌想仰天长啸,却只能被下人默默的拖走了……

待她走后,蒋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女孩子家家的,真是不省心。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拱手恭敬的叫他:“王爷。”

蒋离看着他,问道:“小姐这段时间的行径查的如何。”

衡七将他查的所有都尽数告知蒋离,跟蒋清歌说的一毫不差,唯独在镇子上被人下药一事,蒋清歌并没有告诉他。

蒋离被气的忍不住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冷哼了一声。什么腌臢玩意儿也敢对他的女儿下手。

衡七看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对他说那人已被他解决了。

蒋离点了点头,又问他:“小姐身边那个护卫,查清楚了吗?”衡七答道:“那护卫自小被父母丢弃,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被江湖中人捡到,学了些本事,那人身亡之后不知怎的就去做了乞丐,倒是没有做过什么坏事,那日在酒楼下面替小姐挡了落下的酒瓶,后来就被小姐带回来了。”

蒋离“嗯”了一声,想了一下,又让他顺便盯着那个护卫。虽然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歹心,但毕竟人心难测。

“是。”衡七应了一声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