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替身关深(杨之斌魏大爷)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我们都是替身关深)全集免费阅读

长篇都市小说小说《我们都是替身关深》,男女主角杨之斌魏大爷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夏想”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杨之斌权力欲极深,为人又无比细心,但凡有风吹草动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之前有过先例,有人想要背叛他,才一有所行动就被他悍然………

小说:我们都是替身关深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夏想

角色:杨之斌魏大爷

《我们都是替身关深》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动的故事,该书由夏想所作。小说精彩节选:…回到办公室,关深将验收报告锁在了抽屉里,见傅文学还在带头维修电路,就嘱咐了李宝春几句,来到了县委大院的门口。他要回家一趟。雨还在下,似乎小了点。关深打着伞,路过侧门时,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冲门卫魏老军点头一笑:“魏大爷值班呐

评论专区

文化抵抗最前线:孩子的名字,希望他取一个和武士相关的名字。野原信之介吗,或者新之助?回到日本的毒岛冴子,探访旧居的时候,遇到了邻居,热情的野原一家……————————神烦这种瞎配对的。

重生之大导演:情节安排得不错!

远东之虎:500万字的流水账过后 和历史一模一样 你在玩个毛线?

我们都是替身关深

《我们都是替身关深》精彩片段

我们都是替身关深第4章  徐徐落子

《我们都是替身关深》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动的故事,该书由夏想所作。
小说精彩节选:…回到办公室,关深将验收报告锁在了抽屉里,见傅文学还在带头维修电路,就嘱咐了李宝春几句,来到了县委大院的门口。
他要回家一趟。
雨还在下,似乎小了点。
关深打着伞,路过侧门时,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冲门卫魏老军点头一笑:“魏大爷值班呐。”
县委大院的门卫魏老军别看只是一个门卫,一向眼高过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尽管他并不知道古代的七品对应现在的级别是哪一级。
后来因为无意中得罪了傅文学,被傅文学记恨在心。
有一天魏大爷在回家的路上,意外遭遇了车祸,被撞身亡。
尽管不少人怀疑司机是受傅文学指使,但没有证据,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司机只是被罚款了事,而傅文学安然无事。
再次见到魏大爷,关深心中一暖。
他初来普惠县时,因为人生地不熟,杨言雯也没有时间陪他购买日用品,都是魏大爷热情地跑前跑后。
更让他念念不忘的是,有一次他半夜里突然发高烧,正在值夜班的魏大爷不顾一把年纪,硬是背着他跑了将近1公里。
等送到医院时,魏大爷累得差点虚脱。
魏老军放下手中报纸,绽放了满是皱纹的笑容:“小关主任这是去哪儿?
还不到下班的时间呢。”
整个县委的人都称呼魏老军为老魏或是老魏头,只有年轻又英俊的关副主任一口一个魏大爷叫得亲切又平易近人,老魏就对关深印象极好。
“我回家里搬一下行李,这几天工作忙事情多,搬回县委宿舍住,方便。”
关深看了一眼门卫室里面的电动车,离魏大爷出车祸不到一年时间了,“魏大爷,我刚看了一篇文章说,每天走路5公里有利于身体健康。
你以后就走路上下班,肯定可以长命百岁。”
“电动车对腿关节不好,以后最好少骑。”
魏老军对关深既有好感又尊敬,毕竟关深是来自大地方的文化人,他连连点头:“小关主任都这么说,我就得听,呵呵。”
但愿他能听得进去,关深也没多想,只要他解决了傅文学,从根本上除掉了普惠县的毒瘤,以后的许多痛心疾首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出门左转,行走在至善街上,望着依旧如故的县城街道,低矮的楼房、如同老旧照片的广告、还没有推倒重建的菜市场,以及大街上并不多的汽车,雨中的小城,有一种宁静、温馨而定格的感觉。
虽然远远比不了后世的繁华与喧嚣,但别有一种温暖的生活气息。
远处还有炊烟袅袅升起,在雨中显得既安详又有如油画般的质感。
路过文二郎烧饼摊时,关深买了一个烧饼。
咬了一口,沁香入胃,依然是怀念的味道,他的眼泪差点流下来。
普惠县特有的中间薄外围粗的烧饼,类似于馕,却比馕小并且软,他很喜欢吃。
后来离开普惠县后,再也吃不上普惠烧饼,让他念念不忘了很久。
人总是在失去很久之后才会回味起当初的美好。
“文叔,马上冬天了,到时我送你一台电暖气,别用炉子取暖了。”
文二郎的烧饼让关深记忆了很久,而且文二郎热情好客,在他初来普惠时,对他颇有照顾。
当时文二郎并不知道他是谁的女婿,也不管他是什么职务,而是出于内心最朴素的情感。
关深记得清楚,他初来普惠时,吃不惯普惠的饭菜,就能适应文二郎的烧饼。
有一次买烧饼时无意中提了一嘴,后来文二郎特意为他改进了炒菜手法,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之后,终于做出了关深家乡味道的菜。
为此,关深感动了很久,也和文二郎成为了很好的忘年交。
即使在后来关深被傅文学彻底拖下水成为杨之斌鞍前马后的帮凶后,他一度傲慢和不可一世时,只有在文二郎面前,他才能回到最初的朴实感觉。
文二郎和他的烧饼就像是关深的初心,时刻提醒着关深他当官的初衷是和老百姓打成一片。
后来杨之斌案发后,关深再次回普惠时,无数人对他避之不及,只有文二郎依旧当他是当年爱吃烧饼的年轻人,还特意打了几个新鲜出炉的烧饼让关深带上。
关深一边吃着烧饼,一边泪流不止。
后来文二郎随女儿去省城养老,去了不久就水土不服,又回到了普惠。
本来重新开张烧饼店,但因为县城不许再沿街设摊,只能在改建后的菜市场租了一家门店。
不料因为豪学公司承建的菜市场消防设施不合格,发生了火灾。
文二郎年老行动不便,被烧死在了店里。
儿女回家打官司,也没有打赢。
再次站在文二郎面前,关深感慨万千,看着他忠厚老实的面孔,心潮翻滚。
“那可不行,不能让小关主任破费。”
文二郎搓了搓手,咧嘴憨厚地一笑,“一台电暖气得打几千个烧饼,太贵了。”
“小关主任,下雨冷,多穿点衣服。
您一个外地人来普惠,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就跟俺说,俺帮不了大忙,跑腿、出力气的小事,都没问题的。”
关深感觉烧饼吃得太快被噎住了,喉咙里卡得难受,他揉了揉眼睛:“文叔,我用一台电暖气换你一个月的烧饼怎么样?”
“那哪行呢,不行不行!
暖气不要,烧饼可以白吃。”
关深没再多说什么,快步走了,生怕自己会忍不住。
几分钟后,他来到了安然小区9栋1单元201室,打开门,快速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打量了房间一眼,毅然决然地将钥匙放在房间,然后锁上了门。
房间是三室两厅,150平米,是他和杨言雯的婚房。
表面上是杨言雯花钱买下的,实际上却是庄人阳以借居的名义送与杨之斌的。
庄人阳是普惠县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是杨之斌利益集团最核心的成员之一。
后来杨之斌案发后,婚房作为主要的受贿证据之一,也将关深牵连在内。
最主要的是,关深在这里和杨言雯度过了数年的光阴。
儿子也是出生在这里。
关深的东西不多,打个包装在拉杆箱里,拉着行李回到了县委。
正好以现在泄洪工作繁重为由,先搬离是非之地,一步步切断与过往的一切联系。
不是置于死地而后生,而是步步为营,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