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彼岸花开(尹玉枫兰欣)完整版阅读_尹玉枫兰欣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此去经年彼岸花开,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幕家少爷”,主要人物有尹玉枫兰欣,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画皮师的换脸之术,换的到底是一张脸还是一颗人心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花开两面生,人在佛魔间一场场换脸旅程,多少爱恨刻骨纠缠引出多少场唏嘘往事

小说:此去经年彼岸花开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幕家少爷

角色:尹玉枫兰欣

穿越重生小说《此去经年彼岸花开》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幕家少爷”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相公,不是你想的那样。”思柔解释,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相公,我没有说错。思柔妹妹先是在你这里骗了一千两来养这个男人。然后又把你送给她的首饰拿来养这个男人……

评论专区

生于1984:当我没说,前面还抵制港台,第二部电影就抄那些年,要点逼脸好么?

降临在电影世界:“我们需要一个英雄,中国人民也需要一个英雄,这个英雄只能是秦始皇。” 陈旭化身士大夫,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宣泄这个时代的愤怒。 ———————— 不管别人咋样,我是被恶心到了

仙都:吃人不看。这仙修得连野兽都不如。

此去经年彼岸花开

《此去经年彼岸花开》精彩片段

第6章 百口难辨

“相公,不是你想的那样。”
思柔解释,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相公,我没有说错。
思柔妹妹先是在你这里骗了一千两来养这个男人。
然后又把你送给她的首饰拿来养这个男人。
可见,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兰欣从地上捡起那些首饰,“看,这便是最好的证据。
相公,你难道还不信吗?”
柳云浩双手捧着思柔的脸,近乎咆哮:“为什么要骗我?
我对你那么好,我几乎把对孟柔所有的好,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可是你居然还要骗我?”
“我没有。
相公。
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
这个时候,思柔只有一个人,她觉得百口难辨。
突然她多么希望青筠能够在自己身边,把这一切解释的清清楚楚。
好还自己一个清白。
“相公,其实她就是丑姑。
孟柔曾经的贴身丫鬟。
她是回来报复我们的。
所以她先害了我们的孩子。
然后又想搞垮我们柳家。”
兰欣嘴角上扬,面目仿佛地狱的魔鬼,前来索取思柔的小命。
听到兰欣这么说自己,思柔觉得兰欣对自己怨念太深。
当她看到今天兰欣腰上别的那个荷包时,已经顿时明白,兰欣确确实实的是自己的亲生妹妹。
那个鸳鸯戏水的荷包,是娘亲绣的,绣了两个,一个给了自己,另一个给了妹妹。
她们跟娘亲一样丑。
可是娘亲很幸运,遇到了一个很爱自己的父亲。
虽然父亲穷,最后病死异乡。
而自己也随着妹妹沿街乞讨,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怨过命运,因为她有一个很爱自己的娘亲和妹妹。
每次娘亲都会把讨来的东西,平分给自己和妹妹。
可是妹妹总是让给自己吃。
记得当时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我只有一个姐姐和娘亲。
我要让姐姐身体更加的好,这样我才能有依靠。”
她也说过,要当妹妹一辈子的依靠。
可是娘亲死后,她们就过得更加清苦了。
一日自己把迷路的孟柔小姐送回了府中,孟家人感激自己,便收了自己当丫鬟。
可是,回去找妹妹时。
她们告诉自己,妹妹听说,姐姐进了有钱人家的门,不要她了。
她便哭着离开了。
从此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就这样一别八年。
那个时候,妹妹十岁,自己十二岁。
比妹妹大了整整两岁,可是还是没有照顾好她。
妹妹,既然你那么恨自己,那就成全你。
“柳少爷,她真是丑姑。
她是找了画皮师,换了脸才像今天这般漂亮美丽的。
而且我跟她一直都有往来。”
百晓生顿了顿,继续说,“她以前丑的时候,就喜欢我。
我没有答应。
后来变漂亮了,就回来报复你。
当她发现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时,她就想带着钱和我远走高飞。
反正,今天被你撞见了。
我干脆直接招了,免得回你的柳府挨一顿鞭棍之苦。”
“思柔妹妹啊。
你的情郎都这么识趣的招了,你怎么想呢?”
兰欣冷笑。
“他说的都对。”
思柔低头,一滴清泪落出,妹妹,若是这样能让你好过,我全认了。
我不怪你。
这一切都是姐姐欠你的。
“什么,呵呵。
原来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傻瓜。
天大的傻瓜。”
柳云浩一把推开思柔,从屋子里跑了出去,这个时候,他近乎崩溃。
刚来时,兰欣只是说,思柔在城西的小竹屋等自己,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可是没想到,这就是兰欣口中所谓的惊喜。
当青筠醒来时,她紧张的搂紧了衣服,因为她还记得,自己刚把老婆婆送回家中时。
老婆婆便给自己递了一杯水,水里被下了迷药,自己迷迷糊糊中看见一个男人在脱自己的衣服。
想要挣扎却没有办法。
那个时候,真想一死白了。
后来又隐约听到了尹玉枫急切的声音。
她看看四周,发现这里好熟悉。
再仔细一想,拍拍脑袋:“真笨。
这就是尹玉枫客栈的客房嘛。
看来自己是得救了。”
“你醒了。
青筠。”
尹玉枫端来稀粥,“你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
想必也饿了吧。”
“尹大哥真体贴。”
青筠接过稀粥,冲他美美一笑,粥一入口,她便吐了出来,急切道,“糟了,思柔是不是也出事了?”
“别问了。
思柔已经离开了。
不知所踪。”
尹玉枫继续说,“她好像已经彻底知道兰欣就是她的亲妹妹了。
所以兰欣陷害她,她也认了。”
“怎么那么傻。
她和兰欣的姐妹情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啊。
兰欣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她早就弥补完了,现在又来还一次,我怎么没有这样的亲姐姐啊?”
青筠托腮叹息。
“青筠,你可以拥有我这么一个大哥哥啊。”
尹玉枫答。
“可是我不想你做我哥哥。”
青筠嘟嘟嘴看向他。
“情哥哥,是吗?”
尹玉枫笑,然后很认真的看向青筠,“你是画皮师吗?
还是仅仅只学过几招换脸本事?”
“当然是画皮师了。
赫赫有名的青云山云渊大师便是我师父。”
青筠越说越得意。
显然忘记自己是偷跑出来的。
“云渊是你师父?”
尹玉枫惊叹,脸上带着一丝失落。
惋惜。
“看你这表情,怎么好像很失望似的。
我师父可是世上最好的画皮师啊。”
青筠答。
“没有失望。
只是惊讶,青筠姑娘师出名门,让在下惶恐。”
尹玉枫转过头去,心里全是感叹,为什么是画皮师,为什么又是云渊的徒弟,娘亲最讨厌的便是画皮师,云渊门下的人更加讨厌。
“尹大哥,那么思柔的事,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青筠觉得思柔的事,不能就这么完了,对思柔太不公平了。
尹玉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品尝着,他说:“你知道我不爱管别人的闲事的。”
“可是她不是别人。
是我的朋友。
也是你的朋友。”
青筠答。
“仅有几面之缘,能算朋友吗?”
尹玉枫反问。
“可是思柔是我的朋友。
而我又是你的朋友。
所以过渡过来,她就算你的朋友了。”
青筠解释。
“呵呵。”
尹玉枫只是笑。
“尹大哥,你忘记了吗?
当初我说我要去陪思柔的时候,你不是也打算陪我去吗?”
青筠问,“那个时候不也是闲事吗?
你不也是在管吗?”
“我那时候是不放心你。
你连老鼠都怕,人又没有什么心眼,还不是担心你被欺负吗?”
尹玉枫答。
“你就不能把对我的关心分一些给思柔吗?”
青筠问。
“你是希望我能博爱一点,是吗?”
尹玉枫笑。
“尹大哥,我知道你最好了。
我们接下来,到底怎么办嘛?”
青筠拉着尹玉枫的手开始撒娇起来。
“青筠,难道你没有发现吗?
兰欣背后是有人在帮她的。
不仅帮她换了一张美丽的脸蛋,还在帮助她掌握柳家的大权。”
尹玉枫想起这几日兰欣并没有出门,贴身丫鬟也很少出来,怎么能与外界有联系,甚至能够找来江湖中人为自己做事,还做得如此滴水不漏。
一定是外界有人在帮助。
“你是指兰欣的画皮师有可能就是她的幕后帮手?”
青筠若有所悟。
“嗯。
兰欣背后的人,应该跟你同门,因为世间的画皮师能把一个丑陋无比的女人变得美丽非凡只有你们青云山的人。”
柳云浩答。
“我们青云山的人?
不至于吧?
世间那么多高手,也不一定是我们青云山的啊。”
青筠仔细想想,师父在山上养老,小师弟只知道啃西瓜,那个被逐出师门的大师兄也被放回老家种田去了。
怎么可能跑到这云中城作怪。
“你好好想想。
没准是你的仇人。
因为他不仅想害思柔,连你他也不想放过。”
柳云浩答,“还有我发现他不可能仅仅是帮助兰欣夺取柳云浩的心那么简单。
我觉得他应该有更大的阴谋。”
“不想放过我?
为什么?”
青筠有点害怕了,“或许他们只是看我和思柔是一伙的,所以想把我一起害了。”
“既然想害你。
何必要毁你清白。
那个人一定很恨你。
让你受尽侮辱再死。”
尹玉枫当日不放心青筠一个人在柳府,于是去柳府找她,听下人们说,她一早和思柔去了城西。
好在他最后赶去及时,并且制服了那个壮汉。
当时壮汉和老婆婆都跪地求饶,并告诉自己,他们也是收了钱替别人做事而已。
雇主让壮汉先侮辱了青筠,等她清醒过来,再把她折磨至死。
这其中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居然这样对一个小姑娘。
“管他什么仇呢。
我认识的画皮师对我都很好。
大师兄虽然喜欢挑我的刺,但也是为我好。
小师弟也常常拿西瓜给我吃。
而师父呢,每次在自己过生日时,都会给自己做红烧排骨。”
青筠说着说着便流出了口水。
“这个时候,你还想着吃。
还能流出口水。
在柳府时,你的思柔姐姐是有多亏待你啊?”
尹玉枫简直佩服死青筠了。
发现她真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