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我不嫁)聂狰夏八月初全集在线阅读_聂狰夏八月初最新章节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鬼夫,我不嫁》,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聂狰夏八月初,由大神作者“养鬼网红”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2017年八月十六号,我和我未婚夫以及我妹妹出游,在经过云南小镇的时候,我喝了一瓶我妹妹送过来的水然后我被拐卖了光怪陆离的村庄,稀奇古怪的虫子,还有爱恨交织得人当我满身疲惫的终于离开了那个山村,回到了我向往已久的家,我的亲人却对我张开了獠牙,最终,保护我的那个人,只有毁了我的那个人

小说:鬼夫,我不嫁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养鬼网红

角色:聂狰夏八月初

《鬼夫,我不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养鬼网红”。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我本来都打算好了要长期斗争的心一下就慌了,幸亏还有点理智在作祟:“我往哪儿跑啊?我不认识路,会被他抓回来的!”
说到这,我看到聂狰都攀到八米多高的地方了,这个距离摔下来恐怕都不会好受,而那个悬崖峭壁足有几十米高!
“走吧走吧,趁现在这个机会不走的话,一辈子就要在这个大山里面了,还是先走了再说,哪怕走不掉自己也要试一试。”
我心里一狠,我还是决定自己尝试一下,先跑了再说,总比自己一次也不试要好的多吧?
但我动了一下,刚要走,突然浑身一软,熟悉的气息翻涌而来,我“噗通”一声又跪下了。
这一下直接跪树底下了,石头硌得我膝盖生疼!
“这个鬼地方,怎么这么邪性……”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舒服了,“啪”我的一下拍了一下我脑门,拍得我浑身一个哆嗦,如同三伏天钻进了冰窟窿,整个人身上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逃了再说,等回到城里,去医院里面检查一下是怎么回事。”
我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不要被当下的疼痛而冲晕了头脑……

评论专区

无限女装山脉:这本书的评分真真切切揭示了,人性本恶的概念。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当年土豆发家的一本书,堪称其之后书的模板,写的挺爽挺YY,没看过的建议去看一看,至于土豆其余的书,就没有看的必要了。评定干粮。

圣母是如何炼成的:泛灵异类的欢乐捉鬼文,无敌流,“手撕鬼子类”,作为班长,在童鞋们身陷鬼蜮之时,不得不挺身而出,和鬼怪斗智斗勇。刚开始感觉蛮有新意的,不过后面追得有点腻,暂时给个三颗星吧

鬼夫,我不嫁

《鬼夫,我不嫁》精彩片段

第3章 蟾蜍

我本来都打算好了要长期斗争的心一下就慌了,幸亏还有点理智在作祟:“我往哪儿跑啊?
我不认识路,会被他抓回来的!”
说到这,我看到聂狰都攀到八米多高的地方了,这个距离摔下来恐怕都不会好受,而那个悬崖峭壁足有几十米高!
“走吧走吧,趁现在这个机会不走的话,一辈子就要在这个大山里面了,还是先走了再说,哪怕走不掉自己也要试一试。”
我心里一狠,我还是决定自己尝试一下,先跑了再说,总比自己一次也不试要好的多吧?
但我动了一下,刚要走,突然浑身一软,熟悉的气息翻涌而来,我“噗通”一声又跪下了。
这一下直接跪树底下了,石头硌得我膝盖生疼!
“这个鬼地方,怎么这么邪性……”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舒服了,“啪”我的一下拍了一下我脑门,拍得我浑身一个哆嗦,如同三伏天钻进了冰窟窿,整个人身上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逃了再说,等回到城里,去医院里面检查一下是怎么回事。”
我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不要被当下的疼痛而冲晕了头脑。
我已经被这些超自然的事情弄得有点懵了,只知道下意识的顺着河道的方向跑过去,回到那条河边儿上,我什么都没想,“啪”的一下就跳了下去。
我才不会留在这种荒野山村呢!
河水冰凉,明明是七月初的三伏天,但河水就好像是冬日一般刺骨。
我生生忍着,使劲儿顺着河流往下游——我以前学过游泳,在水里游下去不成问题。
但是我才游了几分钟我就受不了了,这水太冷了,我顺势找了一个岸边的树枝往上爬,刚上岸,突然手里一痛,我低头一看,一条巨型的蜈蚣在我手背上翻滚呢。
我心里一惊,甩开巨型蜈蚣就要跑,但我刚跑了两步,才发现我四周都是这样的蜈蚣,它们在草丛里逐渐爬起来,密密麻麻的蜈蚣,看上去让人觉得头皮都发麻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蜈蚣!
我被吓怕了,“啊”的一声就要往回冲,我现在在河水里泡死都不不想上岸了,但我还没来得及跳下去,突然浑身麻痹,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了。
完了,这蜈蚣怕是有毒的。
这大概是最惨的死法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蜈蚣咬死!
我心里都崩溃的想哭了,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很多蜈蚣爬过来,纠缠着我的身体,把我往一边儿运走。
嗯?
蜈蚣还会运人吗?
我用尽浑身力气,都只是动了一下手指头,第一次用这种视角在地上走,有很多草刮着我的脸,很疼,蜈蚣在我身子底下撑起我的身子,带着我走,我心里疑惑的时候,突然身体一轻,一下子滚到一个土坑里!
一个大土坑,直径足有五米多,深度得有七八米,蜈蚣群跟我一起滚下去,我砸下去的时候并不痛,下意识的环顾四周。
四周很黑,只有昏暗的光线,这群蜈蚣把我弄下来,然后又拖着我往坑的正**送过去,我这才发现,蜈蚣坑的正**有一条巨型蟾蜍,它的四周干干净净,没有一条蜈蚣在它哪儿,都在旁边的角落里挤着。
这,这是它们老大吗?
这群蜈蚣还有意识?
我给吓坏了,下意识的尖叫起来,使劲儿想要动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蜈蚣毒逐渐失效的原因,我甚至可以坐起来了。
但我根本不可能穿过重重蜈蚣群,冲上七米高的大坑,而那只蟾蜍,颤巍巍的撑起头来看着我,我看到它的大肚子来回的晃,里面好象有东西。
我是真怕了,那一瞬间几乎看到了自己被吞咽进去,自己在蟾蜍肚子里挣扎的感觉,蟾蜍不会咀嚼,但是会吞咽,在胃液里融化,也就是说,我甚至还能在它肚子里垂死挣扎一下。
那只蟾蜍越来越近,我越来越怕,我怕的都有点力气能挣扎着往后退了,而那只蟾蜍却抬起自己的屁股,突然!
他的屁股后面去出来了一条尾巴。
尾巴,蟾蜍怎么会有尾巴呢?
这个东西不会是成精了吧。
怎么回事儿?
我被吓呆了,瞪着眼睛看着那只蟾蜍痛苦的昂着头,然后他的身后那条尾巴就越出来越长。
一个蟾蜍身上居然长出了一条看上去有五米长的尾巴。
一双眼立在我眼前,他一张口,一只巨型的蜈蚣就被它吸在了嘴里!
我的妈!
我被吓傻了,唯物主义社会观受到了强烈冲击,第一反应就是失声尖叫,但那蟾蜍离我越来越近了!
完了,我要被这个怪物弄死了,爸爸,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心如死灰,都想着要不要咬舌自尽了,突然,上面传来了一阵爆喝,然后就是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期间好像还有火烧的声音。
继而我就听见一声怒吼,一个人影裹夹着阵阵浓烟从天而降。
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看到聂狰手臂和腿上都绑着燃烧着的树枝和树叶,他一翻滚下来就拿着烧着的树叶使劲儿在四周扬,顿时浓烟四起。
蜈蚣群好像很怕这种烟,都“嘶嘶”乱叫的跑开了,聂狰趁机扛着我就往上爬,期间几次摔下来,又几次硬生生的带我爬上去。
起死回生的那一刹那,我对他有几分感激。
才一上来,他就扛着我死命跑,我心虚理亏,小腹硌得生疼也不敢说话,他扛着我跑了得有十多分钟,才停下来,一停下来,直接把我翻过来,狠狠地抽了我屁股两下。
“还敢不敢跑了!”
他冲我吼;“还跑不跑!”
我被他打的半个屁股都麻了,眼泪都跟着打转,又硬生生的憋回去,我这人特记仇,他打了我这几下,我就不惦记他救了我了,使劲儿从他怀里挣扎起来。
但我根本没起来,他顺手又给我捞出来了,一个胳膊横在我下巴上,囚禁我在他怀里。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他的手臂横在我眼前,声音凶狠的落到我耳边:“嗯?
问你话呢。”
我自然是不会说,但我一低头,就看到了他手臂。
他手臂上血乎乎的,还有被火烧焦的痕迹,看着都疼,我心里狠狠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