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西墨司宴)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全文阅读_(沈西墨司宴)全文免费阅读

沈西墨司宴是现代言情《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一夜荒唐,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睡错了人,
睡的竟然墨家那位只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爷!
所有人都说她完了,墨家三爷出了名的不近女色,睡了墨三爷,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众人: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只等来了她骑在墨三爷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三爷,沈西在泼妇骂街呢” “我女人单纯可爱善良美丽,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诽谤她?”
“三爷,沈西把房子烧了” “我女人温柔可人楚楚可怜,不知道烧伤手了没?真是个小可怜”
“三爷,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给揍了” “我的白月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沈西一个,你们不要污蔑我”
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墨司宴揽着沈西微微丰腴的小蛮腰:“我女人真真美好,我女儿好可爱”
众人:墨三爷,您能做个人吗?

小说: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沈西墨司宴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佚名”的一本书《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简要概述:陆放一看居然又是海狗丸的订单,直接一掌拍了过去:“沈西!哥哥身体棒的很!”“这不是为了奖励你嘛,瞧你把她们母女俩照顾的,我很满意。”沈西懒懒的,像一只柔弱无骨的猫儿似的窝在座椅上。陆放挑眉:“我没有啊,那不是你自己找人干的吗?”“哎?不是你?”没道理啊,看守所如果不是专门有人打过招呼,季如兰母女俩不可能过得这么凄惨吧。沈西突然想起那个只手遮天的男人来。说起来他们也有五天没有联系了,她不给他信息,他也没有再找过她,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似的,沈西突然还有点想念他了……

评论专区

降魔专家:《反正我是超能力者》作者的新书,第一人称——而且写的很好,绝非那种只知生硬堆砌浮浅意象的“克苏鲁”文。PS:我不得不说,第一人称能写好的都是大神。

高冷姐姐和鬼畜的我:这书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粮草-吧

妖刀记:一类,有武侠、有情节,有阴谋诡计、有风流倜傥,有细腻的人物刻画、也有让人激动的春宫肉戏。没有第二部,缺点严重:没有后续、处事小白、叙事方式生涩。

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

《总裁,夫人节操不要了》精彩片段

第26章

陆放一看居然又是海狗丸的订单,直接一掌拍了过去:“沈西!
哥哥身体棒的很!”
“这不是为了奖励你嘛,瞧你把她们母女俩照顾的,我很满意。”
沈西懒懒的,像一只柔弱无骨的猫儿似的窝在座椅上。
陆放挑眉:“我没有啊,那不是你自己找人干的吗?”
“哎?
不是你?”
没道理啊,看守所如果不是专门有人打过招呼,季如兰母女俩不可能过得这么凄惨吧。
沈西突然想起那个只手遮天的男人来。
说起来他们也有五天没有联系了,她不给他信息,他也没有再找过她,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似的,沈西突然还有点想念他了。
说曹操,曹操到。
沈西的手机居然收到了墨司宴发来的信息:晚上六点,临风过去接你。
“对了,晚上的拍卖会,你没忘记吧。”
陆放的声音拉回沈西游离的思绪。
“怎么能忘记呢,我还等着这块敲门砖呢,送我去做个造型吧。”
沈西终于恢复了一点精气神,漂亮的眸子映着淡淡的流光。
然后回复墨司宴:三爷,今天不行,晚上约了小姐妹做头~~~ 墨司宴:做头?
沈西:是的,三爷,等做完我美美的去见三爷,么么哒~~ 墨司宴看着最后发过来的么么哒三个字,岑冷的嘴角勾出淡淡笑意,看的前面的临渊眼睛都直了。
三爷这是在笑?
* 两个小时。
陆放翻着杂志等的耐心也快告罄了的时候,沈西下楼了。
一袭月牙白的修身旗袍包裹着她惹火出众的身材,长发用一根玉簪高挽,露出巴掌大的俏脸和精巧的小巴,粉润的淡妆,好像什么都没化,但是精心描绘的细眉,将她原本就漂亮的杏眸衬得越发娇媚,手腕上戴着一串玉质温润的手串儿,举手投足,就像烟雨江南中走来的温婉秀丽的女子,那么良家妇女的装扮在她身上,偏又几分妩媚风情,真的是又纯又欲!
陆放站在楼下看着她,一脸的若有所思。
沈西身姿摇曳走到他面前,慢慢转了个圈儿:“怎么样?”
还有似有若无的香气传来,不妖艳,就是那么淡淡的若有若无,让人闻了就想一探究竟。
陆放揉了揉鼻子:“西西,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是……” “嗯?”
沈西漂亮的眸子危险地眯了起来,“怎么?
你是看上姐姐的美色了?”
“是啊,你这个样子,真像个妖精,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反正我们家老爷子催得紧——” “呸!”
沈西收敛了脸上的妩媚,直接踹了一脚过去,“我看你是找死!”
陆放垂眸,浪荡的眼底滑过一丝暗流,再抬起头来,脸上再无那些旖旎之色,连连摇头:“妈妈说的没错,越美的女人越毒,男孩子在外面也要保护好自己!”
沈西扣好脖子上的盘扣,冷笑一声,高傲如女王:“你敢消遣姐姐,信不信姐姐毒死你!”
陆放叹息一声,他不是不知道沈西的美,只是她美的太具有攻击性了,而且他们从小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太熟了反而就不好下手了,比如现在,他只能望洋兴叹:“妹妹你放心,哥哥一定会竭尽全力,保证不会让那些如饥似渴的男人吃了你的!”
“滚蛋!”
* 今晚在南江郊外的豪华庄园内,有一场赌石拍卖会。
赌石赌石,赌的就是一个运气。
这些玉石都没有被切过,大大小小的完整石头被摆在一个个玻璃罩子内。
大家可以根据自己带来的工具和自己带来的鉴定专家,来确定这个石头到底能不能开出绿,又能开出多少绿。
有人一夜暴富,当然也有人血本无归。
沈西挽着陆放的手入场,虽然她今天的打扮很低调,但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头顶璀璨明亮的水晶灯光,照着她唇边的笑意温婉大方。
陆放是圈子里的名人了,和墨时韫一个系列的,每个场合都会带不同的女人出现,大家也是见怪不怪,只是又忍不住多看沈西两眼。
这身段就跟潘金莲似的勾人。
沈西挽着陆放的胳膊,狠狠掐了把他手臂上的肉,陆放吃痛:“你干嘛,下这么重的黑手!”
“谁叫你这么傻站着,我要的东西呢,哪个,还不带我去!”
沈西皮笑肉不笑,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这个这个。”
陆放看了看那些石头地下的标签,最后带着沈西来到一块比较大的石头面前,还有个不太好听的编号,44. “这么晦气的数字?”
沈西蹙了蹙眉。
“这样才好,没人和你抢。”
陆放揉了揉发疼的内臂,“我特意找人做的,你不感谢我!”
“行吧,那我谢谢你!”
“这还差不多!”
陆放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注意这边,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但是赌石都是有风险的,这也未必能百分百开出绿来,你不能全压这上面啊。”
他又伸出一个手指,“这是底线,如果有人跟你抢拍,超过这个价,你就收手吧,再多绿也不值这个钱!”
一亿!
是陆放找人精心核算过后得出的最高的成本价格。
沈西点了点头:“我明白。”
她的目光在大大小小所有的石头上面探索过后,还是觉得这个44号最顺眼。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眼缘吧。
陆放又悄悄拿出一张纸塞给她:“喏,这些石头应该也不错,你自己掂量掂量。”
沈西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便记住了,然后挽着陆放的手,两人不着痕迹将所有石头都看了个遍,石头越大,需要的成本就越大,也不是沈西能够承受得起的。
倒是有几块小石头,几十万的价格,可以玩一玩。
两人从小就有个习惯,商量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把头凑在一起,好像这样就可以防止别人偷听。
现在也是一样,沈西要说话,就自然踮起脚尖凑近陆放,而陆放会蹲下身体侧耳过来倾听。
旁人看来,他们就像是亲密无间的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