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陈田)捉阴人全集阅读_捉阴人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捉阴人》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陈九陈田是作者“佚名”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幽静的小巷里,开着一家诡异的酒馆,它能帮你实现愿望,只要你愿意在家中摆上一尊恐怖的神像

小说:捉阴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角色:陈九陈田

《捉阴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佚名”。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说起自己被抓千的经历,王麻是既气愤又委屈。“我赌技好,赌运也好,家乡里的几个**,都把我给拉黑了,不许我去他们那里赌,我实在是手痒的厉害,就换了一座城市。你别说,大城市的**就是不一样,装修豪华,看起来也很正规,就连发牌的荷官,都是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小妞。不过**再好,里面的赌客同样是一群菜鸡,除了比乡下的赌客更有钱外,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只用了一天,就赢了一百万!”说到这的时候,王麻脸上的神情,满满的都是骄傲……

评论专区

古神养育者:勉强可看,不过抄别人主角好吗

梦想进化:很多死宅味太重的东西没必要写,比如那个人造人写的时候说要玩养成,到后面进剧本去啪人就完全边缘化了。变女人这个在我看来的毒点,是个直男就带入不进去完全跳着读,忍一次两次,你还来,就只有弃书了。

全民偶像:同样网络直播开头接地气,抄的歌质量挺高。直播外的打脸有点生硬,后面打脸剧情少很多大赞。

捉阴人

《捉阴人》精彩片段

第34章 刻像惊魂

说起自己被抓千的经历,王麻是既气愤又委屈。
“我赌技好,赌运也好,家乡里的几个**,都把我给拉黑了,不许我去他们那里赌,我实在是手痒的厉害,就换了一座城市。
你别说,大城市的**就是不一样,装修豪华,看起来也很正规,就连发牌的荷官,都是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小妞。
不过**再好,里面的赌客同样是一群菜鸡,除了比乡下的赌客更有钱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只用了一天,就赢了一百万!”
说到这的时候,王麻脸上的神情,满满的都是骄傲。
我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赌博来钱是真的快,我如果只靠经营酒馆就想在一天的时间里赚到一百万,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一旁的破肚鬼听的入迷,催促王麻继续往下讲。
“然后呢?
快点讲,别卖关子。”
王麻叹了口气,非常懊恼的说道。
“如果我第二天不去那家**,肯定什么事都不会有,可前一天赢了那么多钱,谁能忍住赢更多钱的诱惑呢?”
他的表情,变得咬牙切齿。
“第二次进那家**,我又赢了五十万,就在我准备赢更多钱的时候,**的经理找上了我。
他说看我出手阔绰,运气又好,问我要不要去他们的VIP厅玩一玩,他还说能进VIP厅的,都是**的会员,底码高,赢钱更容易。
VIP厅我又不是第一次进,无非就是**帮忙给想玩更大赌注的赌客,凑个局嘛!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可玩了一会儿,我就发现不对劲,有一个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土老鳖,一直在赢钱,才几轮下来,就赢走我们同桌六个人七十万!
虽然我赌运很好,但也从没出现连赢七八把的情况,当时我就判定,他有问题!
我仔细观察他,发现他在出千,而且出千的手法特别低级。
我本该当场就拆穿他的,可我当时鬼迷心窍,想着他这么低级的老千手法,都能赢钱,如果我用更高级的手法出千,这一桌有钱人,都是我待宰的猪!
别说一百万,就是五千万,也有可能赢得到。
然后……我才出手一次,就被抓了……后面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我让**的人砍了手,扔到路边,因为没人救我,失血过多死了。”
长舌鬼嘲笑道。
“刚出手就被抓,你这出千水平还不如人家呐!”
王麻子急眼了。
“根本就不是我技术的问题!
我死了以后,才想明白,跟我坐在一桌的人,都是**安排的!”
王麻简直快要气炸了。
“一桌七个人,除了出老千的光头,剩下五个人全是抓我出千的!
我不出千,就会被光头赢钱,我如果出千,**就会抓我,把昨天赚的钱全都吐出来!”
我听的是哑口无言,这简直是死局啊!
王麻的故事讲完了,他和李广都是因为赌博落难,对于鬼匠来说,这样的鬼和客人,是最匹配的。
至此,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第三天的午夜,酒馆大门紧闭,我、胡眉、李广三人把大厅里的桌椅搬到墙边,只留一个放神像的板凳。
刻像扮神,正式开始。
我从试管中取出泡血的血阴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自从上次给宋丽刻像后,血阴刀变得更红了,入手的感觉也更加阴凉。
我坐在地上,一手拿着血阴刀,一手拿着老槐木,准备雕刻。
李广有些紧张,坐在旁边一言不发,胡眉则是好奇的问我。
“你知道迷龙长什么模样吗?”
我当然不知道,华夏神明这么多,除了一些特别有名的神明,有约定俗成的形象,其余神明,皆需要鬼匠自行想象。
华夏有句老话,叫相由心生,是指人的外在相貌受内在心地或心境的影响,一个内心善良的人,面相便是和善的,一个内心邪恶的人,眉宇会带有凶意,虽然这不是绝对的,但九成人的面相,都可以套用。
对于鬼匠而言,给神明定相,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要去从历史和神话中,尽量的收集神明的事迹与过往,从而创造出一个与神明相符的形象。
实力越强的鬼匠,刻出的神像,越接近神明自身。
我闭着眼睛,冥思了许久,一个阴煞的身影,在我脑海中渐渐清晰。
我把这道身影牢牢记住,然后睁开眼睛,开始祈祷。
“鬼匠陈九,代凡人祈愿,恭请八方神明聆听。”
祈祷之后,便是刻像,我手中的血阴刀在老槐木上,削下一片又一片木花,动作飞快,没有一丝停顿。
虽然我学雕刻的时间不久,但技术已是登门入室,教我雕刻的孙师傅时常夸我,是雕刻的天才,日后只要不荒废手艺,多加磨炼,日后雕刻技术肯定能达登峰造极之境。
这次刻像,比上次少用一半的时间,当我放下血阴刀时,一个面相凶煞的阴司赌神迷龙像,出现在我的手中。
胡眉夸我。
“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
刻完像,就该涂彩了,我把提前准备好的蛇血和石粉混合,然后用细长的毛笔,给神像上彩。
随着神像身上的颜色越来越丰富,神像变得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有鬼差,来到我的面前。
我完全的沉浸在涂彩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间,精神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中。
恍惚间,我仿佛来到了阴间,身前有一群蹲在地上,吵吵闹闹的小鬼。
我被这些小鬼吸引,脚步不自觉的迈动起来。
走上前一看,原来这些小鬼在赌博,他们用自己的牙齿作为赌注,压在一个残破的泥碗边。
泥碗中,放有十三枚骰子,奇怪的是,骰子上,并无点数。
一只小鬼抓起碗中的骰子,左手七枚,右手六枚,他口中念念有词,还蹦蹦跳跳,念着我听不懂的词谣。
念了足足有一分钟后,小鬼双手一挥,将十三枚骰子全部扔进泥碗中。
骰子在碗中旋转,撞个不停,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心中疑惑,没有点数,怎么判定谁输谁赢呢?
忽然间,一颗骰子金光闪耀,光芒四射。
小鬼们瞬间沸腾起来,有一半小鬼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而另一半小鬼则是垂头丧气,气得直跺脚捶头。
面带喜色的小鬼们,把泥碗旁边的牙齿瓜分,装进自己的嘴巴里。
我发现,这些小鬼,有的牙齿密密麻麻,有的则是稀疏的只剩下两三颗。
等到金光散去,新的一轮赌局开始了,小鬼们再次拔下自己的牙齿,放到泥碗边。
这时,一个阴森诡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想不想……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