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帝尊的妻子)陶晓涛幽冥_陶晓涛幽冥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幽冥帝尊的妻子》,是作者“少鱼栗子”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陶晓涛幽冥,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陶晓涛本是和同伴一起出来游玩,却落到一个俊美邪肆的男人手里,这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

小说:幽冥帝尊的妻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少鱼栗子

角色:陶晓涛幽冥

火爆新书《幽冥帝尊的妻子》是由网络作者“少鱼栗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睁开眼,一片黑暗,我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宿舍停电了,急忙想要伸手去找开关,一下子就疼的哎呦了一声,我的手,我的胳膊原来都被粗粗的麻绳子给捆住了!我的老天爷!头脑慢慢清醒过来,我傻呆呆的坐在那里,这间屋子当然也不是我在学校的宿舍,而是一间黑漆漆的陌生大屋!身下感觉被硌的很难受,想要伸手摸摸我才发现,不只是手,就连两条腿都给捆住了,整个人就像个粽子!“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我急得扯着嗓子一顿乱喊,可是接连叫了五分钟,一个人也没有。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害怕,保证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会坐着发呆。可是就连坐着都坐的特不舒服,屁股好疼。我好像是被放在一个凹凸不平的大石头台子上,特别硬不说,还在一股一股冒凉气,没五分钟冻的牙齿都在打哆嗦。不行啊,再不走人都给冻成冰棍了,我使劲儿挪着开始麻木的双腿,好容易才在地上站稳,跟个僵尸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蹦,好容易挪出去不知道有多远,就扑通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评论专区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流水账语言,清淡无味的描写,大量的心理描写。败退

东瀛娱乐家:写日娱的人都有一种矫情又疏离的文青感,偶尔还要加一点日本娱乐节目那种故作礼貌又洒脱的搞笑元素。这些都不算缺点,真正的缺点是这书贼鸡儿干,真正的干粮。

我真的是气功大师:在女人出来前4星,但我察觉不对提前扣一星,

幽冥帝尊的妻子

《幽冥帝尊的妻子》精彩片段

第1章 黑屋

睁开眼,一片黑暗,我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宿舍停电了,急忙想要伸手去找开关,一下子就疼的哎呦了一声,我的手,我的胳膊原来都被粗粗的麻绳子给捆住了!
我的老天爷!
头脑慢慢清醒过来,我傻呆呆的坐在那里,这间屋子当然也不是我在学校的宿舍,而是一间黑漆漆的陌生大屋!
身下感觉被硌的很难受,想要伸手摸摸我才发现,不只是手,就连两条腿都给捆住了,整个人就像个粽子!
“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我急得扯着嗓子一顿乱喊,可是接连叫了五分钟,一个人也没有。
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害怕,保证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会坐着发呆。
可是就连坐着都坐的特不舒服,屁股好疼。
我好像是被放在一个凹凸不平的大石头台子上,特别硬不说,还在一股一股冒凉气,没五分钟冻的牙齿都在打哆嗦。
不行啊,再不走人都给冻成冰棍了,我使劲儿挪着开始麻木的双腿,好容易才在地上站稳,跟个僵尸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蹦,好容易挪出去不知道有多远,就扑通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哈哈,还是个傻瓜!”
一个冷峻嘲笑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配合着周围阴森森的气氛,真是说不出来的吓人。
“谁,谁在那儿笑话我,有本事你出来,你把灯打开,躲在黑地里就会吓唬女人!”
我只能硬着头皮喊,总有种感觉这种人一定很傲气,受不了女人笑话他,万一他是来看热闹的,说不定还能救我一命呢!
“说你蠢,你就是蠢!”
没等我反应过来,我整个人就慢慢从地上飘了起来,我擦,真的是飘了起来!
就跟空中悬浮一样,在我周围陆续出现了一盏一盏的灯笼,颜色是白色的,放出来的光则是惨绿惨绿的。
不过接着这点儿光线,我倒是能看清我所处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我刚才睡的地方就是一个圆形的石台,上面有很多看不清楚的复杂花纹,样子似乎很可怕。
不过更让我害怕的则是台子周围还有很多木柴!
堆得就像是小山一样高的木柴,仔细一闻,还有都是松脂汽油的味道,这是唯恐烧起来着火不够大吗?
还没等我叫出声来,就从新给摔在刚才的台子上了,妈呀,这次比刚才摔得还疼,屁股都要裂成四瓣了!
“你这人有病啊,这么摔要死人你知道吗?”
虽然害怕的要命,可还是忍不住抗议起来,然后就被一双手抓小鸡一样又给提起来了。
“变成女人还是那么嘴硬。”
冰凉修长的手摸过的我嘴唇,然后捏面团一样,捏了又捏。
我正想直接咬他手指头,他就像是早就知道我心思一样冷冷一笑:“为夫的手指头可不是你那张小嘴儿能咬的,才一顿不吃你就饿成这样,连为夫都想吃?”
为夫?
谁是你老婆?
我一下傻了眼,阴惨惨的绿光里,我能看清楚正对着我的是一张男人的脸,瓜子脸,剑眉朗目,欧风十足的鹰钩鼻子,嘴唇圆润,可以说是钢和柔的完美结合,爷们气十足还不失柔美。
如果不是现在的光线太诡异,看着一定会更好看得多,说实话这么一个帅哥说是我丈夫还不如他说现在送我一只烧鸡当晚饭来的更好,谁知道他这么奇怪是人是鬼啊!
“我,我才不是你老婆!”
我急忙说:“我是到这里旅游的,不是跟你结婚的,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好啊,你喊啊!”
男人邪气十足的一笑:“喊破了嗓子也没用,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救你,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人,我的小鸟儿,你别想跑出我的手心!”
他的手像是铁钳捏住了我的下巴,疼的我眼泪花花往下流啊,男人像是忽然间一惊,急忙松开了手,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别哭,我的小鸟儿,别哭啊!
是我错了,我忘了你也会疼,别哭了!”
我这个难受啊,嘴都快闭不上了,半个脸都麻木了好吧,还得被死死的捆着,现在连哭的自由都没了!
身体忽然间一阵轻松,绑着的我的绳子都碎成一段段的掉下去了,可是我又冷又饿,早就没法动弹了,只能张着嘴直喘气。
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抱着我的胳膊紧了紧,然后手一挥,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祭坛周围马上点起了几个火堆,屋子里马上就暖和多了。
“我不是你老婆,你快放我走吧,我要找我同学!”
刚才见识了男人的厉害,我知道他一定不是人,大概是特厉害的鬼或者妖怪吧,我也不敢像是一开始那么玩了命的挣扎,万一真的热闹了他,说不定一下子就把我给掐死了呢!
“还说不是,你现在身上还带着我的信物呢!”
男人伸手从我衣领里面拽出来一根红绳,绳子的另一头是一片艳丽无比的红色羽毛吊坠,听姑妈说过,那是凤凰的羽毛,不过爸妈都说那就是琉璃做的工艺品。
“那我姑妈送的生日礼物才不是什么信物,你快还给我!”
我急忙伸手就去抢,平时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吊坠的,姑妈平时为人可小气了,十多年才送了我这么一件礼物,可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你再看看!”
男人大概真的有些不耐烦了,我的吊坠在他手心忽然散发出来阵阵刺目的红光,忽然变大,竟然是真的一片火红艳丽的羽毛,足有巴掌那么大,漂亮的不得了!
“这是我给你的信物,普天之下,就是玉帝想要我都不会给他的东西,我可是给你给了你啊!
为夫难道还不够大方?”
看我还是一脸不情愿,男人危险的眯起了眼睛,随即双手箍住我的肩膀:“别考验为夫的耐心,为夫已经想了你很久,早就不耐烦了。”
“我不——”我刚要说话,后头几个字就被男人霸道的亲吻给堵住了,他的嘴唇湿热,几乎让我窒息,舌尖灵巧的撬开齿列,肆意进攻,让我说不出话来,一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撕扯着我的衣服。
撕拉一声响,我身子一凉,马上就只有几块碎布勉强挂在身上了,这是遇到凑牛忙了啊!
   

                       

小说:幽冥帝尊的妻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少鱼栗子

角色:陶晓涛幽冥

火爆新书《幽冥帝尊的妻子》是由网络作者“少鱼栗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睁开眼,一片黑暗,我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宿舍停电了,急忙想要伸手去找开关,一下子就疼的哎呦了一声,我的手,我的胳膊原来都被粗粗的麻绳子给捆住了!我的老天爷!头脑慢慢清醒过来,我傻呆呆的坐在那里,这间屋子当然也不是我在学校的宿舍,而是一间黑漆漆的陌生大屋!身下感觉被硌的很难受,想要伸手摸摸我才发现,不只是手,就连两条腿都给捆住了,整个人就像个粽子!“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我急得扯着嗓子一顿乱喊,可是接连叫了五分钟,一个人也没有。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害怕,保证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会坐着发呆。可是就连坐着都坐的特不舒服,屁股好疼。我好像是被放在一个凹凸不平的大石头台子上,特别硬不说,还在一股一股冒凉气,没五分钟冻的牙齿都在打哆嗦。不行啊,再不走人都给冻成冰棍了,我使劲儿挪着开始麻木的双腿,好容易才在地上站稳,跟个僵尸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蹦,好容易挪出去不知道有多远,就扑通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评论专区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流水账语言,清淡无味的描写,大量的心理描写。败退

东瀛娱乐家:写日娱的人都有一种矫情又疏离的文青感,偶尔还要加一点日本娱乐节目那种故作礼貌又洒脱的搞笑元素。这些都不算缺点,真正的缺点是这书贼鸡儿干,真正的干粮。

我真的是气功大师:在女人出来前4星,但我察觉不对提前扣一星,

幽冥帝尊的妻子

《幽冥帝尊的妻子》精彩片段

第1章 黑屋

睁开眼,一片黑暗,我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宿舍停电了,急忙想要伸手去找开关,一下子就疼的哎呦了一声,我的手,我的胳膊原来都被粗粗的麻绳子给捆住了!
我的老天爷!
头脑慢慢清醒过来,我傻呆呆的坐在那里,这间屋子当然也不是我在学校的宿舍,而是一间黑漆漆的陌生大屋!
身下感觉被硌的很难受,想要伸手摸摸我才发现,不只是手,就连两条腿都给捆住了,整个人就像个粽子!
“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我急得扯着嗓子一顿乱喊,可是接连叫了五分钟,一个人也没有。
我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害怕,保证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会坐着发呆。
可是就连坐着都坐的特不舒服,屁股好疼。
我好像是被放在一个凹凸不平的大石头台子上,特别硬不说,还在一股一股冒凉气,没五分钟冻的牙齿都在打哆嗦。
不行啊,再不走人都给冻成冰棍了,我使劲儿挪着开始麻木的双腿,好容易才在地上站稳,跟个僵尸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蹦,好容易挪出去不知道有多远,就扑通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哈哈,还是个傻瓜!”
一个冷峻嘲笑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配合着周围阴森森的气氛,真是说不出来的吓人。
“谁,谁在那儿笑话我,有本事你出来,你把灯打开,躲在黑地里就会吓唬女人!”
我只能硬着头皮喊,总有种感觉这种人一定很傲气,受不了女人笑话他,万一他是来看热闹的,说不定还能救我一命呢!
“说你蠢,你就是蠢!”
没等我反应过来,我整个人就慢慢从地上飘了起来,我擦,真的是飘了起来!
就跟空中悬浮一样,在我周围陆续出现了一盏一盏的灯笼,颜色是白色的,放出来的光则是惨绿惨绿的。
不过接着这点儿光线,我倒是能看清我所处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我刚才睡的地方就是一个圆形的石台,上面有很多看不清楚的复杂花纹,样子似乎很可怕。
不过更让我害怕的则是台子周围还有很多木柴!
堆得就像是小山一样高的木柴,仔细一闻,还有都是松脂汽油的味道,这是唯恐烧起来着火不够大吗?
还没等我叫出声来,就从新给摔在刚才的台子上了,妈呀,这次比刚才摔得还疼,屁股都要裂成四瓣了!
“你这人有病啊,这么摔要死人你知道吗?”
虽然害怕的要命,可还是忍不住抗议起来,然后就被一双手抓小鸡一样又给提起来了。
“变成女人还是那么嘴硬。”
冰凉修长的手摸过的我嘴唇,然后捏面团一样,捏了又捏。
我正想直接咬他手指头,他就像是早就知道我心思一样冷冷一笑:“为夫的手指头可不是你那张小嘴儿能咬的,才一顿不吃你就饿成这样,连为夫都想吃?”
为夫?
谁是你老婆?
我一下傻了眼,阴惨惨的绿光里,我能看清楚正对着我的是一张男人的脸,瓜子脸,剑眉朗目,欧风十足的鹰钩鼻子,嘴唇圆润,可以说是钢和柔的完美结合,爷们气十足还不失柔美。
如果不是现在的光线太诡异,看着一定会更好看得多,说实话这么一个帅哥说是我丈夫还不如他说现在送我一只烧鸡当晚饭来的更好,谁知道他这么奇怪是人是鬼啊!
“我,我才不是你老婆!”
我急忙说:“我是到这里旅游的,不是跟你结婚的,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好啊,你喊啊!”
男人邪气十足的一笑:“喊破了嗓子也没用,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救你,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人,我的小鸟儿,你别想跑出我的手心!”
他的手像是铁钳捏住了我的下巴,疼的我眼泪花花往下流啊,男人像是忽然间一惊,急忙松开了手,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别哭,我的小鸟儿,别哭啊!
是我错了,我忘了你也会疼,别哭了!”
我这个难受啊,嘴都快闭不上了,半个脸都麻木了好吧,还得被死死的捆着,现在连哭的自由都没了!
身体忽然间一阵轻松,绑着的我的绳子都碎成一段段的掉下去了,可是我又冷又饿,早就没法动弹了,只能张着嘴直喘气。
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抱着我的胳膊紧了紧,然后手一挥,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祭坛周围马上点起了几个火堆,屋子里马上就暖和多了。
“我不是你老婆,你快放我走吧,我要找我同学!”
刚才见识了男人的厉害,我知道他一定不是人,大概是特厉害的鬼或者妖怪吧,我也不敢像是一开始那么玩了命的挣扎,万一真的热闹了他,说不定一下子就把我给掐死了呢!
“还说不是,你现在身上还带着我的信物呢!”
男人伸手从我衣领里面拽出来一根红绳,绳子的另一头是一片艳丽无比的红色羽毛吊坠,听姑妈说过,那是凤凰的羽毛,不过爸妈都说那就是琉璃做的工艺品。
“那我姑妈送的生日礼物才不是什么信物,你快还给我!”
我急忙伸手就去抢,平时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吊坠的,姑妈平时为人可小气了,十多年才送了我这么一件礼物,可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你再看看!”
男人大概真的有些不耐烦了,我的吊坠在他手心忽然散发出来阵阵刺目的红光,忽然变大,竟然是真的一片火红艳丽的羽毛,足有巴掌那么大,漂亮的不得了!
“这是我给你的信物,普天之下,就是玉帝想要我都不会给他的东西,我可是给你给了你啊!
为夫难道还不够大方?”
看我还是一脸不情愿,男人危险的眯起了眼睛,随即双手箍住我的肩膀:“别考验为夫的耐心,为夫已经想了你很久,早就不耐烦了。”
“我不——”我刚要说话,后头几个字就被男人霸道的亲吻给堵住了,他的嘴唇湿热,几乎让我窒息,舌尖灵巧的撬开齿列,肆意进攻,让我说不出话来,一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撕扯着我的衣服。
撕拉一声响,我身子一凉,马上就只有几块碎布勉强挂在身上了,这是遇到凑牛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