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王横扫天下》宋民卓冬萱全集免费阅读_(贤王横扫天下)全文阅读

军事历史《贤王横扫天下》,讲述主角宋民卓冬萱的爱恨纠葛,作者“宋民”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内忧外患的大周,战乱纷起,群雄割据西北肃州边僻之地忽异军突起,又苟又混账的年轻肃王率领肃州铁骑横扫天下,登临世界舞台一个穿越者,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世界宋民的人生目标,只是想当一个肆无忌惮的混账王爷,未曾想当成了混账皇帝

小说:贤王横扫天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宋民

角色:宋民卓冬萱

小说《贤王横扫天下》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军事历史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宋民”。文章精彩片段如下:老人打算打开天窗说一说敞亮话了,但董政却似乎并不这么想。他自言自语着说道:“唇亡齿寒呐。其实我真的不想跟您老过不去的,但情势逼人,也没办法,总是要有些牺牲的,你不牺牲就得我牺牲呐。”对桌的老人,看着董政那双似乎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忽然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件事情,蓦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评论专区

异血锋芒:无境界的经典……进宫文……

花千骨:loli时期看的方,简直不敢回顾。

金属掌控者:怎么说呢,剧情和角色个性都有点刻意,但还是不错的小说,异能类的也就是这样了

贤王横扫天下

《贤王横扫天下》精彩片段

第20章 造孽的李氏

老人打算打开天窗说一说敞亮话了,但董政却似乎并不这么想。
他自言自语着说道:“唇亡齿寒呐。
其实我真的不想跟您老过不去的,但情势逼人,也没办法,总是要有些牺牲的,你不牺牲就得我牺牲呐。

对桌的老人,看着董政那双似乎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忽然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件事情,蓦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线索……
“原来是这个样子,哈哈,老夫真成朽木了啊,这许久竟然都尚未察觉。
得月楼起了一把火,据说把咱们肃州那位王爷给烧着了,这要是一顶谋逆、刺杀的帽子扣下来,即便是你董家主,估计也能喝上个一两壶的。
”老人想通之后,反倒显得淡然了。
他很自如的喝了两口茶,轻轻挑眉问道:“老夫现在只想知道,针对我李家,是你董家主的主意,还是那位肃王爷的主意?”
董政轻笑,“我现在否认,是不是显得我敢做不敢当呢?但讲实际的,这确实不是我的主意,我董、李二姓在这金城内也算是高户大姓了,往日也就是生意上的磕磕碰碰,并没有什么大仇怨,其实我也不至于如此。

“只是……令我难以理解的是,肃王为什么要死揪着你们李家不放呢?你们当真刺杀了他不成。

说起这事,老人瞬间来了火气,看那样子感觉都快要掀桌子了。
“放屁!”他唾沫横飞的吼了一声,“我老李头还没老糊涂,刺杀他对我李氏有何益处?”
董政颔首,嘀咕道:“也是啊,一个无用的王爷而已,有什么值得刺杀的呢。

老人斜目,“董家主也是当真不怕死啊,这王爷,就算再无用,那也是王爷。

董政含笑看着老人,没有说话。
顿了有那么几秒钟之后,他才说道:“李兄,依我之见,你们李氏退出金城吧。
府中在金城的东西,其他的带走,钱粮留下吧。
我们这位肃王,似乎是要勤政了,我想你也不希望我真的动手吧。

老人看了董政两眼,愤然离席而去。
……
栾小谷最近的推拿手法是越来越好,那一番捏下来,宋民浑身舒坦。
“殿下,这几日间,你一直呆在婢子这小院中,对其他的姐姐们,好像有些不太公平,她们……我听她们私下里都似乎有些意见。
”栾小谷一边给宋民捏着肩,一边说道。
前一世的宋民哪里想过,今生他竟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发愁。
他自然也想雨露均沾了,可这……这肾也不能这么造啊。
他就是一凡夫俗子,没有一个铁打的肾。
“你那些姐姐妹妹的灵感不太行,等她们什么时候让我有足够的灵感了,我自然会去的。
”宋民自然不可能说自己不行了,只能找了个借口如此说道。
栾小谷的脸色蓦然间有些发烫,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北苑的茜姐那儿应该会给殿下您一些灵感的……您之前提到的那些东西,我都给茜姐说过,然后我听说她这几日间做出来了一些。
可惜,就是死活不给我看,似乎是有些害臊。

宋民一个骨碌翻了起来,他忽然间觉得他的身体行了。
“那黑色的玩意儿?”宋民颇为激动的问道。
栾小谷被宋民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脸色瞬间红的跟那盛夏里的晚霞一般,她支支吾吾的低声说道:“好像……就是吧,不过似乎弹性不太好,还有就那种奇奇怪怪的尾巴。
婢子真想不通,殿下您这灵感怎么会这么稀奇古怪。

宋民嘿嘿一笑,“小丫头,你不懂那东西美好,那可是增加男女感情的神兵利器。

栾小谷想想他现在和肃王的关系,整个南北南苑可都羡慕坏了,似乎确实是因为那奇奇怪怪的灵感的关系。
可她害羞,实在是不敢承认。
“那黑色的东西竟然都整了出来,这个时代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落后嘛,嗯……”暗自嘀咕中,宋民看着栾小谷那羞涩动人的模样,心头忽然间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来。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这样的好事,怎么能成为两个人的私事呢?
“晚上,请你茜姐到你这听雨苑喝喝小酒,聊聊夜话吧,待我忙完也会来的。
”宋民笑眯眯说道。
栾小谷显然没有想到其他更多的东西,很实诚的点了点头,“喏,婢子也和想跟茜姐请教请教呢。

宋民哈哈一笑,“可以互相探讨嘛,嗯,挺好的。
对了,别这般唯唯诺诺的,你是我宋民的女人,不是婢女。

“可婢子就是……”栾小谷耿直的脱口说道。
宋民一只手压在某处神奇的地方,很严肃的说道:“我说不是,那就不是。

腾的一下,栾小谷的脸色红的更彻底的了。
袭击来的太突然了,让她防不胜防……
一瞬间的功夫,栾小谷不但脸红透了,连气息都粗了起来。
然而,宋民接下来并没有做栾小谷想象中的事情。
他就这么随手一放,然后又抽身离去。
在栾小谷有些恍惚的神游之际,宋民的声音已在外间响起,“三天时间了,本王还得去会一会很膈应的人去,不对,先看看我心心念念的麻将、扑克有没有做好。

麻将、扑克之类的东西,栾小谷自然是不懂的。
她的心头直直隐隐的有些失落,殿下就这么走了……
他真的只是随手放一放,撅着红润的嘴唇,栾小谷愤愤的念叨了一句,“这个坏人。

宋民确实是一个坏人。
刚开始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挺抗拒的,他想做个好人,不想再继续背负这该死的恶名声。
但现在,他不但坦然的接受了,还接受的甘之如饴,并立志要把这恶名声再上几个层次,彻底的发扬光大,扬名天下。
而这一切,宋民打算先从霍霍肃州这些门阀望族开始,然后重点针对那些一直想要搞他的皇子。
背着双手,宋民冲进了位于王府中一座作坊。
几天前,李伯就从那些流民中网罗了一批匠工,按照宋民画的样式,制作麻将和扑克。
其实这东西弄起来挺简单的,繁琐的只是要大量制作。
“弄的怎么样了?诸位。
”宋民冲进去,直接问道。
负责此地作坊的,是肃王府四管家之一的井仁,李伯的干儿子。
“殿下,里面灰尘大,您就别进来了。
”圆墩一般的井仁闻言连忙上前。
“干儿子,劳资怕个屁的灰尘,昨天你可给我保证的,东西好了没有?”宋民挥了挥漂浮在眼前的尘雾,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