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思非陈天浩(天道看门狗)全集在线阅读_物思非陈天浩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天道看门狗》,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物思非陈天浩,也是实力派作者“琼浆玉液凉白开”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伪无敌流】【灵气复苏】【多位面】【学院派】
传说修行界有一位天道看门人,是全天下最强大的存在,他把守着凡人与修行者之间的界限,凡有修士违背天条,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状况,看门人都会现身将其斩杀
可二十年前天道突然崩塌,约束了修行者两千年的天条瞬间荡然无存,那一天,凡人们再一次感受到了超凡的存在
天道消散,看门人却并未消失,高三学子物思非从前人手中接过大任,成为了新一代的天道看门人
但是看门人早已实存名亡,物思非空有举世无双的力量,却没了使用的理由,只能偶尔教训一下来自异界的迷途者,权当娱乐
物思非大多数时候过着快乐充实的宅男生活,直到那天晚上,他遇见了一名被绑架的女孩,之后他的平凡生活便一去不返了

小说:天道看门狗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琼浆玉液凉白开

角色:物思非陈天浩

热门新书《天道看门狗》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琼浆玉液凉白开”所著的都市小说分类小说。文章简述:白给眉头一跳,索性又坐了回去,慵懒的说道:“老大,这又是什么意思?”王老怪走到近前,拍了拍桌子,“你觉得这个办公室怎么样?”“采光极佳,装修精致却毫不失有简约风范……娘的,该不是想让我给这群小子上课吧?不可能!想都别想!”说着白给起身就要跑,却被一只硕大的手掌摁了回去。“王老怪,你这可是强制劳动,是违法的你知道吗?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最好马上放我走!”那张狰狞的大脸像菊花一样绽开,说是笑,却面目狰狞,十分可怖。“什么违法犯罪,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放屁!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只负责检测资质,其余时间不受约束。”“忘了告诉你,不久前你师父又和我们签了新合同,你现在有义务服从仙盟的调遣和安排……

评论专区

弃宇宙:这种文章能挣很多钱。中国的基础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要负责任。

洛阳女儿行:今古传奇武侠版。《长安古意》\t《杯雪》《开唐》这几本我也看过,都不错。

一剑飞仙:蛤蟆的书都是一个味,前面设定精彩,后面烂尾。从仙葫之后可以说是每况愈下,上本那是啥玩意?这本好歹是用了点心,人物没有那么无脑,剧情发展还算凝聚,且看以后吧。

天道看门狗

《天道看门狗》在线阅读

第5章 内忧外患

白给眉头一跳,索性又坐了回去,慵懒的说道:“老大,这又是什么意思?”

王老怪走到近前,拍了拍桌子,“你觉得这个办公室怎么样?”

“采光极佳,装修精致却毫不失有简约风范……娘的,该不是想让我给这群小子上课吧?不可能!想都别想!”

说着白给起身就要跑,却被一只硕大的手掌摁了回去。

“王老怪,你这可是强制劳动,是违法的你知道吗?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最好马上放我走!”

那张狰狞的大脸像菊花一样绽开,说是笑,却面目狰狞,十分可怖。

“什么违法犯罪,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

“放屁!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只负责检测资质,其余时间不受约束。”

“忘了告诉你,不久前你师父又和我们签了新合同,你现在有义务服从仙盟的调遣和安排。”

王老怪伸手掏出了一张纸在白给眼前晃了晃。

“喏,这是你师父的笔迹吧!”

纸上写道:徒儿莫怪!前日里大风袭山,吹倒了破败山门,又掀了许多屋瓦,观中盈余不多,无力修缮,上有闭关师祖,下有无力稚徒,唯有你行走世间,济世渡人,今次家中遭此一劫,便要靠你度过难关,还望徒儿多有担待……

白给目光空洞,双眼无神好似被玩坏的布偶一般望着王老怪拿出的“卖身契”。

山门被大风刮倒了?这老东西也真敢编,那可是基于山形水势构造的护山大阵核心,就算边上的山被震垮了,那堵山门都能不动分毫!

白给估么着应该是老狐狸带着小师弟不知道在哪里吃喝玩乐又欠下了一屁股债,没法了,才想起来要压榨一下自己的剩余价值。

“这老狐狸把我卖了多少钱?”

王老怪大手一拍他的肩膀,将他揽入怀中,笑呵呵道:“诶,咱们什么关系,以后就是名副其实的手足兄弟了,谈钱就伤感情了。”

白给笑了,像哭一样。

用手将白给的表情修饰了一番,王老怪说道:“开心点,又不是你一个人带,我还给你安排了位通情达理,温柔体贴的同事。”

白给欲哭无泪的抽抽嘴角,可怜巴巴的说道:“你真的没有骗我?是哪位漂亮妹妹?”

越是表现得委屈,王老怪就越是兴奋,活脱脱一恶贼擒住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娇娘姿态。

白给心里咯噔一下,慌了。

“他该不会恰好姓张吧?”

王老怪大嘴咧到耳后根,狰狞到了极点,重重的点点头。

“你干脆直接杀了我得了!”

收起了咧了半天的大嘴,王老怪颇有些认真的说道:“其实小张这人不难相处,就是有些偏执罢了。”

白给一摆手说道:“你可拉倒吧!我刚还听人说这小子拎着几颗人头在天上飞来飞去,得亏没被人给看见,不然宣传部那边又有的忙了!”

自超凡者入世以来,各行各业都逐渐出现了他们的身影,打击犯罪更是如此,而且几乎是降维打击,这十几年来普通人的犯罪率逐年递减,**的处理事项也慢慢趋于日常繁杂的事务。

可若就止于此,那绝对是人类迈向更高文明社会的一大步!

寻常人的犯罪率降低的同时,以超凡者为主体的犯罪事件却逐渐增多,而普通**根本无力对付这类罪犯,所以每当案件疑似有超凡者现身,警方便会迅速将案件移交给仙盟及军方,或是直接由两者接手。

那日少女绑架案若不是有一神秘人见义勇为,多半又是一宗无头案,现场经过专业人员调查,仅发现一个人的血迹残留,经初步检测确认其生前是一名修行者,修行时间约莫有二十年。

通过破解留在被害人女孩身边的手机成功的找到了残余的几名匪徒,虽说已经被张狂就地正法,但据张狂转述得知其主谋是一位名叫蜀哥的异能者,自称异类成员,能在一定程度上光学隐身,能查到的就已经背了好几宗命案,通缉已久,至于那名失踪的修行者却没有挖出根脚,似乎只有蜀哥知道其底细。

其实王老怪不问也能猜到几分,那几颗头颅生前究竟干过什么天怒人怨之事,莫说身首异处,就算千刀万剐也是死有余辜,当然按规矩来说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至于结果是吃公家饭,还是吃花生米那都不重要。

怀就坏在他们被张狂逮住后,稍一施压,当场就把犯的事全倒出来了,几人也不算笨到极点,什么奸淫掳掠杀人放火的事都套的已经死掉的人身上,什么被逼无奈于心不忍就往自己脸上贴,想着争取个宽大处理。

可这种三岁孩童都骗不了的言语在张狂看来无异于**裸挑衅,张狂想法比较简单,既然伙同修行者一起犯下了事,那就得按修行者的方式处理。

那一天有不少居民反映,有人在室内杀猪,非常吵闹。

如果把头颅连着脊椎一起生生拽出来也算一种杀猪手法的话,倒也没说错。

虽说是个大快人心的结局,但无论如何不审而戮总归是不合规矩的,尤其死者全是普通人而非修行者,更是没道理直接打杀。

事情虽然是瞒了下来,但张狂却不能不罚。

其实类似的事张狂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八成这也绝不是最后一次。

沉默了片刻,白给只得无奈的接受了现实,他有些好奇道:“好像今年不同往日,似乎各地对于修行者的曝光度都高了许多,有些地方甚至将名单都张贴了出来,仙盟是不是有大动静?”

仔细的翻看着每一位入选者,王老怪淡淡说道:“你小子属狗鼻子的,刚有点味,就知道谁放了屁。详细的暂时不能说,只是有些事情该慢慢的让大众知道了,毕竟硬要兜着,仙盟也包不住几年了。”

白给眯了眯眼说道:“军方这几年鲜少露面,明面上都是仙盟罩着,而且人手也是十分不足,难不成那边的压力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

似乎是微微叹了口气,王老怪说道:“其实外面的压力再大也都顶这么多年了,上面最担心的是难以预测的内忧。

“就比如这次,一个小型的犯罪团伙里,却不知为何藏了个实力不俗的修行者。”

上一篇 2022年7月26日 pm8:11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pm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