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锦衣楚司寒)太子殿下为我抢皇位_(玉锦衣楚司寒)全章节在线阅读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太子殿下为我抢皇位》,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玉锦衣楚司寒,是作者大神“元乔”出品的,简介如下:上一世,玉锦衣识人不清,最终丧命于最亲的妹妹和最爱的男人手中临死那一刻她才明白

小说:太子殿下为我抢皇位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元乔

角色:玉锦衣楚司寒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元乔”的一本新书《太子殿下为我抢皇位》。故事精彩片段如下:地牢玉锦衣被绑于柱子上,她双手被砍,身上的衣服全是血浆。那一张原本精美绝伦的脸,此刻面目全非,长短不一的疤痕纵横交错着。整张脸只剩那一双漂亮的眼睛。“玉锦衣通敌卖国,现施以绞刑!”太监那尖锐的嗓音响起。话落,只见几个婆子朝着她走去,手里拿着一条白绫,抖开欲往玉锦衣的脖子上绞去……

评论专区

行道大千:穿越原始社会,抢占原始神灵的位置,想想装这么大的哔就刺激,文笔凑合的干粮

拳拳到肉的综漫游记:渣子张出品 粮草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幸亏没有因为一群看到收养就给一星的SB就错过一本好书!

太子殿下为我抢皇位

《太子殿下为我抢皇位》在线阅读

第1章 若有来世,我定不负你

地牢 玉锦衣被绑于柱子上,她双手被砍,身上的衣服全是血浆。
那一张原本精美绝伦的脸,此刻面目全非,长短不一的疤痕纵横交错着。
整张脸只剩那一双漂亮的眼睛。
“玉锦衣通敌卖国,现施以绞刑!”
太监那尖锐的嗓音响起。
话落,只见几个婆子朝着她走去,手里拿着一条白绫,抖开欲往玉锦衣的脖子上绞去。
“嗖!”
一柄长剑飞射而来,毫不偏差的射中一婆子的胸膛,婆子倒地。
其他人,亦是被一阵狠厉的掌风击中倒地。
“谁敢!”
冷冽中带着威肃的声音传来,随即便见一人凌空飞速而来,站于玉锦衣面前。
楚司寒?

玉锦衣瞪大双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的脸上沾着血渍,衣服上有着很多大小不一的破口。
左手执刀,右手无力的垂放着,一滴一滴的血,顺着他的指尖往下滴。
虽然十分狼狈,但依旧无法掩饰他那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霸气与矜贵。
走!
玉锦衣张嘴,但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
因为她被拔了舌头。
她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全都拜她最爱的男人楚司寒与最疼的妹妹玉锦绣所赐。
她一片真心待他们,而他们却利用她来对付楚司寒。
玉锦衣张嘴之际,楚司寒自然看到了她空无一物的口腔。
眼眸里尽是心疼与自责。
伸手轻抚着她那满是疤痕的脸, 很是霸道的声音响起,“玉锦衣,我说过,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我不放手,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我!”
话落,去解那绑着她的绳子。
“嗖!”
一支箭穿透他的胸膛。
“楚司寒,朕知你定会来!
只要用玉锦衣作饵,你一定会来!”
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然后便见身着明黄龙袍的楚司辰迈着台阶而来,唇角噙着得逞的阴笑,“既如此,朕成全你们!
皇兄,朕待你极好!
你如此深爱玉锦衣,朕让你们共赴黄泉!
杀!”
他的话刚说完,数十个弓箭手拿弓上箭,齐齐的对着两人。
楚司寒左胸已中一箭,用自己的身体拦在玉锦衣面前,冷冽的眼眸直视着楚司寒,“你想要那位置,我已经拱手相让了!
楚司辰,为何言而无信,还要伤害她?
你无非就是想要我的命,你拿走,放过她!”
玉锦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在说什么?
那个位置是他拱手相让的?
他用那个位置换她的命?
现在,明知道楚司辰拿她作饵想要他死,他还来?
为什么?
她那么伤害他,他为什么要这么护着她?
楚司辰冷笑,“楚司寒,你一日不死,朕一日难安!
她一日不死,锦绣难安!
你们去地狱做夫妻吧!”
话落,数箭齐发,每一箭都射中他的要害。
然而,他依旧用身体替她挡箭。
玉锦衣的眼眸一片通红如火烧,恨恨的瞪着楚司辰:我玉锦衣用我与楚司寒的血发誓,若有来生,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楚司寒,若有来生,我定不负你,愿与你并肩同行,携手到老!
…… “不要,楚司寒!”
玉锦衣一声尖叫。
“不要?
玉锦衣,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宫说不要!”
熟悉的声音响起,冷厉中充满了愤怒。
楚司寒?

玉锦衣一脸震惊到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男人,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玉锦衣,你是本宫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太子妃!
侍寝是你的职责!
再敢做出一些有损太子府,有失本宫脸面的事情,本宫直接打断你的腿!”
说完,翻身而下,径自穿着衣服。
“楚司寒……”玉锦衣本能的出声,伸手想要去拉他。
然后因为动作过大,一不小心将锦枕推落在地。
“哐光”一下,一把匕首掉地。
刚穿衣服的楚寒司看着了那在地上的匕首,本就阴沉的脸更加的森寒了。
那一双眼睛更像是刀光剑影的凌视着她。
玉锦衣还没反应过来,嘴颚便是被他掐住了,“玉锦衣,你在枕头底下放匕首?

是想捅本宫?”
他的眼眸里有着熊熊的怒意,如同一头狂躁发怒的狮子。
“我……” “嗖!”
他的拳头朝着她挥过来,“砰”的一下重重的击在她身后的床柱子上。
玉锦衣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很好!
玉锦衣,你很好!”
他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然后松手,沉沉的看她一眼,捡起地上的匕首,愤然离开。
玉锦衣听到门外他那冷厉的声音响起,“没有本宫的允许,不许她迈步太子府半步!”
“?

!”
玉锦衣一脸茫然,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是死了吗?
和楚司寒一起死于楚司辰的箭下。
怎么……怎么又…… 猛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体全身各处那隐隐发酸发痛的感觉,让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刚刚跟楚司寒发生关系了?
圆房了?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回到了被楚司寒强行圆房的这一天?
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是光滑的,没有那狰狞的疤痕。
还有,她的手也在,没有被坎。
用力一咬…… “嘶!”
好痛!
所以,她的舌头也还在。
这一切都好好的!
玉锦衣用了好一会才慢慢的静下心来,慢慢的接受这一切。
这时候,她与楚司寒成亲半年。
她不喜欢楚司寒,她心仪楚司辰,但楚司寒还是强行娶了她。
婚后,她对他各种冷言冷语,不与他同屋而住。
甚至在枕头下放匕首,为的就是如果他敢对她来硬的,就一刀解决了他。
这次,她骗他祖母身体抱恙回玉府,但其实是与楚司辰私会。
当然,楚司辰那么精于算计的人,绝对不会现身的。
而是让贴身小厮给她带了一封诉相思的信。
她自然是回了一封更加直接赤果的情信,结果落到了楚司寒的手里。
他一怒之下,把她逮回府,然后就这么粗暴的,警告中带着威胁的把她给办了。
“小姐,二小姐来了,来看你。”
门外传来婢女菊香的声音。
话落,有人推门进来,亲切温婉的声音传来,“姐姐……”

上一篇 2022年7月27日 pm4:26
下一篇 2022年7月27日 pm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