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大庆,是个武夫(温衡煮熟小螃蟹)_温衡煮熟小螃蟹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人在大庆,是个武夫》,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温衡煮熟小螃蟹,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煮熟小螃蟹”,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有人练气以求长生
有人读书以平天下
有人行巫养蛊,有人望气布阵
小爷我从里到外干干净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只有一拳一刀
武夫温衡,请指教!

小说:人在大庆,是个武夫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煮熟小螃蟹

角色:温衡煮熟小螃蟹

《人在大庆,是个武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煮熟小螃蟹”。《人在大庆,是个武夫》内容概括:南楷郡城。大庆九州之一常州所辖的一座郡城,因为靠近运河,很是繁茂。不过大庆疆域辽阔,南楷也不过是一座小小的郡城,就算繁华,也比不过富庶的江南。温衡小时候去过江南,所以对南楷的繁华并不是很在意。宋孙侯又是江南出身,自然也不把南楷的繁华放在眼里……

评论专区

铁十字:在天涯慕名而来,还说是第三条道路的台岛日杂呢?怎么404了?黄纳和日杂集大成者,声名在外却缘吝一面,憾甚呵呵呵

穿成哥哥带娃综艺对照组:连看三章都是女主默默忍受养父母的欺负压榨。什么小灶神是一点没看出来,完全就是一个没办法反抗大人的可怜小娃娃。作者太后妈了。生气弃文。

宋时行:写的实在是有点乱

人在大庆,是个武夫

《人在大庆,是个武夫》在线阅读

第4章 刁难

南楷郡城。

大庆九州之一常州所辖的一座郡城,因为靠近运河,很是繁茂。

不过大庆疆域辽阔,南楷也不过是一座小小的郡城,就算繁华,也比不过富庶的江南。

温衡小时候去过江南,所以对南楷的繁华并不是很在意。

宋孙侯又是江南出身,自然也不把南楷的繁华放在眼里。

他们两个一身黑袍,佩刀挂牌,走在南楷的街上,一旁的人纷纷让路。

悬镜司身为皇家爪牙,凶名在外,平民百姓招惹不起,富商官宦也不想平白惹了一身骚。

所以,穿着悬镜司制服的两人,走的十分顺利。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人迹罕至的城西。

之所以人迹罕至,是因为悬镜司就建在这里。

白墙黑瓦,大门漆黑,挂着一块“明镜高悬”的门匾。

门口两只石狮子面容凶恶,张牙舞爪,威势骇人。

透过大门往里望去,一个又一个的悬镜司吏来来往往,甚是热闹。

要是放在平常,最起码有五六个小团体在闲聊约酒。

但是现在别说是小团体了,所有人都是两个一组,行色匆匆,遇上了甚至不怎么打招呼。

温衡和宋孙侯也走进了悬镜司,七拐八拐走到了一处挂着“赏部”牌匾的院子。

悬镜司内分有赏、罚、狱、审、兵五部,拿着告示领悬赏的地方,就是赏部。

院子不大,种着不高的草木,却是整个悬镜司银子流转最多的地方。

现在在这里排着队的人不是特别多,在温衡他们两个之前排队的只有十来人,两人一队,不过五六队而已。

一般来说,赏部的人有三个,一人分发任务告示,不在此处。

剩余二人,一人核实任务,一人分发赏银,效率也还不错。

不过,今天多了一个。

在队伍旁边,一个须发斑白的老人正坐在一张摇椅上,惬意的摇着扇子。

交完任务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会去那边走一趟。

宋孙侯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低声说了一句:

“温子,今天是刘成当值。”

温衡一抬头,正好看到刘成笑眯眯的脸,心头立刻犯上一阵恶心。

怎么是这个遭了瘟的吸血鬼。

温衡不动声色的点头:“看来这次这五十两,咱们两个到手也就三十两银子。”

刘成这个人,在南楷悬镜司很是有名。

他年少时入了悬镜司,走了道士体系的路子,花费五十年才堪堪破入七品。原本应当被清退,结果在他的一番运作之下,反而成了赏部当值。

当值这个职位,只需要在当班的时候在院子里坐一会就好,是个清闲的职位,但是还偏偏能对赏部任务分发等要紧事指手画脚,也是个油水足的好职位。

这些年,每次轮到他值班之时,就必定敲诈勒索。

他选人很有讲究,从不找佩刀吏以上官秩之人的麻烦,单单按住这些没有什么来头的佩刀吏一顿猛薅。

由于他背后有着一座靠山,司里的佩刀吏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温衡和宋孙侯也被他要过几次银子,不过都是小数。

拿点银子就拿点银子吧,就当破财消灾了。

在悬镜司,真要惹到一位当值,可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还是赏部的当值。

很快,温衡和宋孙侯领到了五十两的银子。

还没来得及分到两个人的手里,就看着刘成笑眯眯的凑了过来。

“这两位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回刘当值,我们二人刚刚回来。”

宋孙侯抢在温衡前面回答。

“是什么任务?”

“一只未入品的小妖,不足挂齿。”

“未入品的小妖,那得是二十两银子吧。”

刘成笑着问,满脸的褶子皱在一起,连他的眼睛都没在了褶子缝里。

宋孙侯心中一沉,紧接换上一副笑脸,从手中的五十两中,分出了三十两,殷勤的塞到刘成手中。

“刘当值说的没错,是二十两。”

刘成满意的点头,让开了身子。

宋孙侯连忙走了过去。

温衡也跟着,刚想过去的时候,眼前突然伸出了一只瘦弱的胳膊。

“这位小兄弟,又是做了什么任务啊?”

宋孙侯一愣,立马解释道:“刘当值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兄弟俩是一块的啊。”

“这话说的就不对。”刘成笑着摆了摆手:“你是你,他是他。你的任务是那只不入品的小妖,他的呢?”

“可是,悬镜司的配队标准是两人一队……”

“好了,宋猴。”

宋孙侯还要说些什么,温衡直接拦住了他,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周围的人瞬时安静下来,明里暗里的看着。

最近悬镜司气氛紧张,偶尔出一次热闹的事情,可不能错过了。

“那按照刘当值的说法,我应该是个什么任务?”

宋孙侯拽住温衡的胳膊,眼神里满是告诫。

刘成欣慰的笑笑:“你看,这才是聪明人。”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告示。

“依我看啊,你的任务,是这个。”

温衡接过来一看,脸上笑容更甚。

“刘当值是要我独自一人去山神庙除妖?”

“你瞧瞧,刚说你聪明,你现在就又说糊涂话了。”

刘成摇了摇头:“现在是让你援助同僚。”

“老头子我人老体衰,做不了重活,可不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出手相帮吗?”

“大家都是同僚,今天你帮我,明天不就是我帮你了吗?”

温衡环视一圈,微微一笑,点头道:“是这样没错。”

说完,也不反抗,把告示一卷,塞进怀里。

一言未发,直接离开。

宋孙侯赶紧跟了上去。

热闹没有了。

周围的悬镜司吏都失望的低下了头,不过一会,就响起叽叽喳喳的交谈声。

刘成在他们身后露出了得意的笑。

他的身旁,又走上来一个人,满脸谄媚,笑容和刘成几乎完全一样:“刘当值,您看我这个任务是几两银子的?”

刘成回头,笑眯眯的一看:“呦,这不是只马上就要入品的妖怪吗?你这是为司里立了大功啊,怎么着不得三十两银子?”

那人喜笑颜开:“刘当值不愧是刘当值,慧眼啊!”

刘成很是受用,接过这人递过来的钱财,揣进鼓鼓囊囊的兜里。

那个悬镜司吏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银子落入刘成的怀里,心中暗骂一声,作着揖出了赏部的门。

门外, 宋孙侯快步追上温衡。

“温子,你真要去山神庙?这一看就是司里专门派给那个老瘟贼的任务,只不过那老瘟贼怕死,非要让我们这些人替他……”

“你都看出来了,我还看不出来?”

温衡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看出来了你还接下来。”宋孙侯皱着眉毛,恨铁不成钢:“那老瘟贼是个道士!司里的任务都是按照体系来的,你一个武夫,接道士的任务,怕不是找死!”

“我当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你有什么打算!任务是他的,他又不会给你漏出点油水给你!”

温衡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司里不是快有新人来了吗?”

“新人也没什么用啊……新人?”

司里招人好像不是现在吧。

看着在思索的宋孙侯,温衡轻轻一笑。

“今天还有很长时间,吟春楼的小娘子还在等着你呢。”

原本还皱着眉头的宋孙侯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什么吟春楼!我不知道!我是正经人!”

“哎呦,这句话要是让春兰姑娘听见,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啊。”

“你!这……不道德!”

温衡嘿嘿一笑。

“对了,宋猴,问你个事。”

“叫我宋孙侯!”宋孙侯唉声叹气:“什么事情?”

“咱们的刘当值,放衙后,走哪条路?”

宋孙侯诧异的回过头,看着笑眯眯的温衡,心里一突,想起来了一件事。

对了。

他这个搭档……

喜欢下黑手啊……

上一篇 2022年7月27日 pm8:19
下一篇 2022年7月27日 pm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