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刘宇和徐若菡完整版阅读_(刘宇和徐若菡)全本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我的姻缘改了?我怎么和生物老师手腕上绑着一红线!?这红线还扯不断?!我,刘宇和,二十岁大二学生本来混吃摸鱼的生活因为一根绑定的红线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被迫和二十四岁的研究生兼讲师的生物系老师形影不离?!随后发生的一切更让我目瞪口呆,这是让我去拯救世界吗?

小说: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章方楠

角色:刘宇和徐若菡

《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小说是作者“章方楠”的倾心力作。以下是《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内容介绍:“先回教室上课吧”,徐若菡先开口对我说道,此时我还处于懵逼状态,显然这次她恢复理智比我要快。我一边疯狂在脑子里回忆过去看过的科幻电影和科幻书籍:《XX》、《XX》……似乎并没有一部电影和书籍可以解释现在发生的情况。“人们记忆被消除的时候停滞了大概十分钟……”,我口中还在默念:“焯!有了!《XXX》!主角用道具删除记忆的时候也是用一个道具然后被删除记忆的人会时间停滞……”“我靠,这部片子有些年代了,好多设定想不起来了,得回去再看一遍……”,此刻我还在想着,虽然时光不会倒流,但是记忆删除的手法有些类似,也不失为参考。我沉浸式地回想着蓝多多的剧情和设定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一只冰凉滑腻的小手给握住了。我猛地一抬头,面对的是周围男同志杀猪一样的目光……

评论专区

硬核危机:以后再关注这本书我就是sb,以后再关注这位作者我就是智障

重生在好莱坞:重生美国孤儿院,六岁之前发表小说《小鬼当家》,《玩具总动员》。六岁《侏罗纪公园》。美国教育真是牛逼,要是我六岁别说写,读也读不出来呀,呵呵……

后武侠时代:有部分毒点,我是抱着对武侠热爱的心才追下去的。

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

《红线:我和她的绑定姻缘》在线阅读

第5章 这算是同居吗?

“先回教室上课吧”,徐若菡先开口对我说道,此时我还处于懵逼状态,显然这次她恢复理智比我要快。

我一边疯狂在脑子里回忆过去看过的科幻电影和科幻书籍:《XX》、《XX》……似乎并没有一部电影和书籍可以解释现在发生的情况。

“人们记忆被消除的时候停滞了大概十分钟……”,我口中还在默念:“焯!有了!《XXX》!主角用道具删除记忆的时候也是用一个道具然后被删除记忆的人会时间停滞……”

“我靠,这部片子有些年代了,好多设定想不起来了,得回去再看一遍……”,此刻我还在想着,虽然时光不会倒流,但是记忆删除的手法有些类似,也不失为参考。

我沉浸式地回想着蓝多多的剧情和设定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一只冰凉滑腻的小手给握住了。

我猛地一抬头,面对的是周围男同志杀猪一样的目光。我迅速转头看着旁边的徐若菡。

“来不及了,现在找别的老师代课也来不及了,如果想让它不露出来”,她摸了摸我手腕处的红线:“就只能我站在你的旁边,没问题吧?”

我一脸不在乎地对老师说:“荣幸之至。”说完连我自己都笑了。我心里想的却是:“你肯定没问题,我要被眼神杀死。”

“下课之后十点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她盯着我的眼睛看,此时她一边看着我一边歪歪头,眼神无比清澈:“没有社团活动什么的吗?”

“以前参加了一个,后来天天被叫去开会听他吹嘘说废话,我受不了顶了他两句嘴,然后我就主动退出了。”

“噗嗤”一声,老师笑了,“那就先去我办公室吧,不用再吃一顿饭了吧?”

“老师你下午不会又有课吧?”这个必须得问清楚,要不一直被牵着上课很烦的。

“没有没有,我这个学期就带你们一个班,有时候去实验室里做实验,然后平时就在家里上网课。”老师含笑对我说。

“老师上网课,还教学生?”,我一脸疑惑。

“我爸是这个大学的一个干部,我读的外国的研究生,但是国外现在的大环境又十分恶劣,各种问题,我就申请回家上网课,顺便带一个班挣点生活费……”

我焯,我要是有个大学里当干部的爹,我早躺平了,老师还要自己挣生活费……

“叮叮叮……”,学校里的铃响了,老师赶紧和我结束聊天,拉着我的手腕向教室跑去……

“终于到了,”我长舒一口气。然后就在全班震惊的目光中,我和老师相跟着走进教室,老师依旧拉着我的手腕。

“嘶……”,我刚刚坐下,就听见旁边的范桦一脸贱笑地看着我。

“这手腕冷不冷啊,宇和?”,好,批范桦率先发起进攻。

这批范桦,第一句竟然是问我这个?

我还正在思考怎么和他解释,只听见站在我旁边的徐若菡拿起我的生物书,

“现在请同学们翻到……”

好了,批范桦脸上的贱笑更嚣张了,真想一拳打上去啊。

“老师来的匆忙,讲课没带书,拿我的书讲一课,有问题吗?”,我现在绝对是故作镇定:“因为是我的书,所以离得近,有问题吗?”,我现在正在微信上疯狂给范桦打字。

“呵呵。”范桦就发过来两个字。

在中国,呵呵这两个字有一万种解释,得看你先入为主选择相信哪一种意思了。而我选择的意思是:范桦是个畜生。

老师站在我旁边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她应该腿酸了,有几次都在轻微的跺脚,班上此时有玩手机的,有睡觉的,但是大部分同学注意力都不在老师的手臂上,至于在什么地方我想诸位心里都有数……

徐老师身高一米六左右吧,反正她现在站在我旁边,左手拿书,右臂垂下,我的手刚好可以碰到她的手腕。但是我总不能上课握住老师的手腕吧。万一老师想转身怎么办……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一转头,我焯,这个批范桦也不睡觉了,就看着我,贱笑更胜,我是真他丫受不鸟了,正欲反手给他一拳,捣其大腿。

这批范桦却直接微微挪动腿部,一拳捣空,我正欲进行第二拳,直接老师轻轻拉起了我的手腕,然后说:“同学们,下课吧。”

然后就在全班男同学的注视之下,老师拉着我的手腕,走出了教室。

就在我走出教室的一刹那,教室里瞬间炸开锅了。

“那小子叫什么呀,为什么老师会拉着他?!”

“手腕,看清楚了吗,是手腕……”

“我焯,我受不鸟了,既然这样这门课还有什么意义?”

“这种东西看你怎么理解,反正你也追不到,所以只要看到就是赚到……”

“鬼,鬼,鬼,不与曹贼为伍。”

我晃晃悠悠地和老师走出来教室,径直来到了老师的办公室,我焯,扑面而来就是一股清香,阳台上的花草向这此时照射进来的光线,这个办公室只有一张桌子,我和老师终于不用紧挨着了,以她或我为圆心,每个人有五米左右的活动空间。

只见徐老师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脱下高跟鞋,露出来白藕一般的脚踝,她的脚很小的样子,我感觉我一只手就可以握住,并且没有涂指甲油,显得有种淡雅的美感。

这时候我心里突然上升了一种情绪:害羞。我知道这条红线又传达了情绪,不过好像现在只能传递这一种情绪。我抬头看着她:由于今天一连串的“灵异”事件使她原本就白皙的脸颊变得有些苍白,加之长时间的站立,眉宇之间有一股疲倦之色,她微微张口,呼吸加快,身上散发这一种清香的味道,这种香味不是那种廉价化妆品的浓烈的像“夜来香”一样浓烈的有点反感的香气;也不是那种过于奢华的香水所带来的那种忽近忽远,似真似幻的香气。我感觉更像是一种长期温养或者身体特殊的香气。

看到我在看着她发呆,她苍白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红晕,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能给我倒杯水吗?”

“欧,欧,不好意思老师。”我心里又开始暗骂自己没有眼力见。

我赶紧从桌子上找到一个粉红色的玻璃杯,应该是她的吧,又从饮水机给老师接了一杯温水,但是饮水机角落里面好像还有一个水杯,看不清颜色。

“谢谢。”我赶紧把水杯递给她,;老师好像很渴,她虽然嘴巴很小,但是我还是能听见那种“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看着现在横在我和她手腕上的红线,轻轻摇晃,看似软弱无力,实则坚不可摧,为什么时间倒流,记忆删除,我和徐若菡却没有被删除记忆,或许也正是因为没有被删除记忆,我和她才会见证时间倒流,所以手腕上的红线也没有消失,或许是因为这跟红线不一般的缘故吧,我轻轻扯动着这根红线。

“你住哪个宿舍啊?”徐老师喝完水后,脸色红润了一些。

“嗯,嗯?二舍。”我还在纠结为什么我的红线和别人的不一样的时候,漫不经心地应付着徐老师。

“欧,二舍,那晚上你到我家去吧”,徐若涵转向我凑过来。

“嗯,嗯,嗯……”当时我根本没听,但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惊喜与紧张的同时,看到了她还留存的笑意。

我焯,这丫的不就算同居了吗????

上一篇 2022年7月28日 am8:11
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am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