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歌穆烬燃(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全集阅读_(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热门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主角分别是陆青歌穆烬燃,作者“尖刺”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第一世, 她是仙君座下的小狐狸,因调皮打翻了仙帝的果碟,他为她受过,历经凡世九九轮回小狐狸为寻他,追随而去,被收养于天玄派中第二世,他是王爷,却一眼钟情于她 奈何九尾狐作祟,挑拨两人的关系,他亲手杀之她化作小狐狸,伴他身侧,清醒之日怨念厚重,狐祸一方三世孽缘,他的命,是她在仙帝面前换来的,魂飞魄散为代价这一世,他是僧人,清心寡欲,依旧为她动心动情

小说: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尖刺

角色:陆青歌穆烬燃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尖刺”的新书《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姐姐,你怎么可以……”白玉婵直挺挺倒在穆烬燃怀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陆青歌懵了,照理说法器断的话,早该断了。她杀了白玉婵?“陆青歌,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穆烬燃从未有过的愠怒,紧楼着怀里的人儿,压着她腹部汩汩外溢鲜血的伤口。“哈……哈哈,死了最好!你个狐妖,死不足惜!”陆青歌忽而放声大笑,笑到眼泪滑过了脸颊,“王爷,为何信她不信我?她是千年狐妖,演戏罢了!”陆青歌脸上骇人的青筋虽然褪去,可那发间冒出的绒毛耳朵明眼不是人能有,谁是妖,难道还不够清楚吗?“姐姐,你在说什么……噗……”白玉婵一副受伤的神色,一口鲜血喷出。“玉蝉别怕,没事的!”穆烬燃急切地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回头狠狠瞪了眼陆青歌,“这是你自找的!”这一眼,全是厌恶……

评论专区

我,肯尼斯,今年十八岁:作者书客马甲:软神在此;起点马甲:丧失亲王;飞卢马甲:这是病得治。这么多马甲里只有一本《最强弑神者》完结。当初参加征文并长期占据榜首,按照成绩一个月稿费能上万,却在拿到**后光速太监。

一言通天:这种垃圾小说4·7分都严重虚高了

武道皇图:《剑出华山》写得非常好,尤其是大唐篇,简直出神入化,是本人的仙草。希望这本书能够再接再厉。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

《冷情王爷,狐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第五章:本王等你

“姐姐,你怎么可以……”白玉婵直挺挺倒在穆烬燃怀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陆青歌懵了,照理说法器断的话,早该断了。

她杀了白玉婵?

“陆青歌,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穆烬燃从未有过的愠怒,紧楼着怀里的人儿,压着她腹部汩汩外溢鲜血的伤口。

“哈……哈哈,死了最好!你个狐妖,死不足惜!”陆青歌忽而放声大笑,笑到眼泪滑过了脸颊,“王爷,为何信她不信我?她是千年狐妖,演戏罢了!”

陆青歌脸上骇人的青筋虽然褪去,可那发间冒出的绒毛耳朵明眼不是人能有,谁是妖,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姐姐,你在说什么……噗……”白玉婵一副受伤的神色,一口鲜血喷出。

“玉蝉别怕,没事的!”穆烬燃急切地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回头狠狠瞪了眼陆青歌,“这是你自找的!”

这一眼,全是厌恶。

什么自找的?

目送着穆烬燃抱着白玉婵离去,挣脱了琵琶锁,陆青歌只觉得无论身体还是心都痛不欲生。

她闭上眼,喘息了好一会儿,干燥的唇瓣翕张着,自唇边飘出一丝金线般的烟雾,飘远。

***

“玉蝉,忍着些。”穆烬燃脚步急切,带着白玉婵回映月轩,俊逸的面容,剑眉紧蹙。

白玉婵面若白纸,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眷念他的温柔。

威武将军之女,七岁那年春猎被她咬死了,那日后,她一时兴起,化作白玉婵,遇见了骑马驰骋的少年。

他三皇子穆烬燃,闲云野鹤,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貌若潘安,让她一见倾心。

从此之后,将军府与广陵王府交往甚密,她甚至不惜自降身段,说服将军去求皇帝赐婚。

十年的守候,半路杀出个陆青歌!

她该死!

“王爷,玉蝉若是去了,您会落泪吗?”她直勾勾盯着男子冷峻容颜,血流如注,不痛不痒。

“别说傻话。”穆烬燃踏进映月轩,就见九戒候在门前,脸上有着几道鲜明的血印子。

他的心,狠狠一沉。

“看好玉蝉,我去取药。”

他放下白玉婵在床榻,不忍看她的伤口,疾步折返。

地牢里没了喧闹,陆青歌安静下来,犹如蛰伏的野兽。

她望着头顶的铁窗,阳光倾斜,眼眸里酿着迷茫光华。

“开门。”

穆烬燃冷声命令,下人一哆嗦,“王……王爷,这……”

“让你开!”

他冷眼扫去,下人手忙脚乱掏出钥匙,蹉跎了半晌才**锁芯里。

陆青歌缓缓转身,不知什么时候,她的丑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倾城娇容,白纸若曦,眉间花蕊的朱砂,一对白绒绒的耳朵,耳心粉润,狐尾簇拥,活脱脱是狐狸精。

“王爷,你不愿信我分毫,是我错付了么?”她不解地望着心心念念的男子,她不顾一切嫁的男子。

“你没错,是本王错了。”穆烬燃徐徐走前,展开双手,拥她入怀。

陆青歌怔忪,这怀抱仿佛久违千百年。

他身上淡淡龙涎香的味道,萦绕鼻尖,她脸颊一片冰凉。

“王爷,青歌不是妖,哪怕与师门决裂,愿与王爷做一世夫妻,王爷……”蹭着他胸膛,她阖上眼,只希望这一刻即是永恒。

穆烬燃棱角分明的脸冰冷,隼目灰沉无光。

她柔软的耳朵似小猫的爪子挠着下巴,深情的告白,多讽刺。

“下辈子,本王等你。”

陆青歌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是“下辈子”,尖锐的匕首没入后背,她瞠目结舌地睁眼,穆烬燃已将她推开,手里的匕首,刀刃滴答着鲜血。

“王……王爷?”

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死在倾慕之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