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染厉王(厉王专宠,庶女狂妃)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厉王专宠,庶女狂妃》全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类型《厉王专宠,庶女狂妃》,现已上架,主角是苏染厉王,作者“意弦歌”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他是殷厉王朝神秘可怕的暴虐王爷,大权在握,杀伐果决,手段之狠辣无不让人闻风丧胆她是尚书府最不受宠爱的小庶女,天生胆小软弱,一朝被送上残暴王爷的睡榻,竟被活活吓死现代武学世家苏染异世初醒,竟遭暴王强睡?开什么国际玩笑?要睡也是她睡他!于是,在一场血拼到底的谁上谁下问题之上,二人大打出手“再动,本王掐死你!”婚榻之上,暴虐王爷气急败坏,脸色铁青某女唇角一弯,手指一翻,赫然一把剪刀在指尖摇晃:“再动,本姑娘阉了你,让你下半辈子做太监!”后来——听说残暴可怕的暴虐王爷第一次在圆房之后,被人搀扶着出门再后来——听说那本该被处以极刑的女子,从此后却成了暴王的专宠,成了第一位暴王妃再再后来——听说暴王为了暴王妃

小说:厉王专宠,庶女狂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意弦歌

角色:苏染厉王

热门网络作者“意弦歌”的热门书《厉王专宠,庶女狂妃》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叶儿此刻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苏染见了不忍,当即站起身来:“你教训的下人是我的婢女,我为什么不能说话?还有!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王爷新娶入府的妾室,你一个婆子,谁给你的权利对我这般说话?”那婆子闻言,顿时就双手叉腰看着她笑了。她的目光掠过格子窗户,再到苏染的脸上,笑眯眯的道:“你是王爷新娶的妾室不假,可你知道但凡王爷娶入府的夫人都是活不过第二日的吗?虽然你是个例外,活到了现在,但是既然王爷将你关入柴房,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你活活饿死,所以你的命运和那些死去的妾室并没有区别,只不过多活几天罢了。”苏染看着她脸上蔑视的笑容,顿时也笑了,气定神闲道:“你说对了,只要我没死,哪怕多活一个时辰,多喘一口气,我就还是你的主子!主子的婢女犯了错,要罚也是王爷来罚,哪用得着你一个婆子插手?”婆子的眸底掠过一抹异色,看了看叶儿再看了看她:“好啊,既然苏夫人这般说了,那老妇人就将她带到王爷跟前又何妨?”话音落,她就让两个下人上前来将叶儿给绑了,吓得叶儿脸色骤变。“我不要去王爷那里……小姐,快救救我!到了王爷跟前我会死的,小姐……”叶儿吓得脸色惨白,此刻的模样可谓恐惧到极点。苏染刚穿越过来,不了解情况,但昨晚那个男人确实危险,而且,脑海中仅有的信息提醒着她,那个男人不止危险,杀人还很随意,也就是说,一旦叶儿到了他跟前,很可能就没命了……

评论专区

巨星:和大艺术家一样,每次看到主角热泪盈眶,我就热泪盈眶,所以弃了

高手寂寞2:在我眼里最武林的故事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2.5星看到四十多章,看不下去了,没有什么冲突,稳得可怕。设定方面的废话太多了,总是能水上几页,把握不了重点。看的出作者想把这个世界写的更真实,但网文终究是网文,没有爽点没有多大起伏的小说,真的很难火

厉王专宠,庶女狂妃

《厉王专宠,庶女狂妃》精彩片段

004 厉王憋屈,不做行吗

叶儿此刻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苏染见了不忍,当即站起身来:“你教训的下人是我的婢女,我为什么不能说话?还有!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王爷新娶入府的妾室,你一个婆子,谁给你的权利对我这般说话?”

那婆子闻言,顿时就双手叉腰看着她笑了。她的目光掠过格子窗户,再到苏染的脸上,笑眯眯的道:“你是王爷新娶的妾室不假,可你知道但凡王爷娶入府的夫人都是活不过第二日的吗?虽然你是个例外,活到了现在,但是既然王爷将你关入柴房,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你活活饿死,所以你的命运和那些死去的妾室并没有区别,只不过多活几天罢了。”

苏染看着她脸上蔑视的笑容,顿时也笑了,气定神闲道:“你说对了,只要我没死,哪怕多活一个时辰,多喘一口气,我就还是你的主子!主子的婢女犯了错,要罚也是王爷来罚,哪用得着你一个婆子插手?”

婆子的眸底掠过一抹异色,看了看叶儿再看了看她:“好啊,既然苏夫人这般说了,那老妇人就将她带到王爷跟前又何妨?”

话音落,她就让两个下人上前来将叶儿给绑了,吓得叶儿脸色骤变。

“我不要去王爷那里……小姐,快救救我!到了王爷跟前我会死的,小姐……”叶儿吓得脸色惨白,此刻的模样可谓恐惧到极点。

苏染刚穿越过来,不了解情况,但昨晚那个男人确实危险,而且,脑海中仅有的信息提醒着她,那个男人不止危险,杀人还很随意,也就是说,一旦叶儿到了他跟前,很可能就没命了。

“等等!”眼看着那婆子就要把叶儿押走,苏染顿时急了,“犯错的可不止叶儿一个,要押也是我们两个一起才对!”

那婆子看了看她,只觉得把她押过去的后果肯定是送命,顿时冷笑一声:“这么想死?那成全你,把她也押上!”

叶儿闻言,惊恐地看向苏染,后者却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不怕,我会护着你。”

叶儿呆呆地看着她从容从柴房走出,纤瘦单薄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倒,可那双清澈的眸底却平缓沉静,竟将她心头那丝慌乱也压了下去。

“请吧。”老婆子十分不客气的说了一句,苏染看了她一眼,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这才迈步走在了前面。

柴房在后院偏僻之处,而厉王的书房在前院,所以一行人足足走了一刻钟才到书房前。

一路走来,苏染看见了不少丫鬟下人对着她指指点点,那些人的眼神里或鄙夷或同情或嫉妒,各种各样。

“小姐……”

叶儿有些惧怕,苏染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来握住她颤抖的手指,安慰道:“不怕,厉王既然昨晚上没杀我们,今天也不会杀的。”

当苏染和叶儿到来的消息传入男人耳中时,男人正躺倒在榻上接受着大夫的手术,痛得冷汗涔涔:“自讨苦吃!”

给他处理伤口的男人闻言动作一顿,抬目看了他一眼:“以臣看,自讨苦吃的人是殿下你吧?这么深的伤口下还敢做,不要命了?”

慕容熙盯着那伤口,再往下移一点,他堂堂殷厉国呼风唤雨的厉王殿下就要当太监了!也不知道那女人是多大的魅力,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惹得厉王兽性大发!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厉王的脸就黑了下去,十分不情愿的吐出一句:“不做行吗?”

                       

小说:厉王专宠,庶女狂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意弦歌

角色:苏染厉王

热门网络作者“意弦歌”的热门书《厉王专宠,庶女狂妃》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叶儿此刻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苏染见了不忍,当即站起身来:“你教训的下人是我的婢女,我为什么不能说话?还有!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王爷新娶入府的妾室,你一个婆子,谁给你的权利对我这般说话?”那婆子闻言,顿时就双手叉腰看着她笑了。她的目光掠过格子窗户,再到苏染的脸上,笑眯眯的道:“你是王爷新娶的妾室不假,可你知道但凡王爷娶入府的夫人都是活不过第二日的吗?虽然你是个例外,活到了现在,但是既然王爷将你关入柴房,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你活活饿死,所以你的命运和那些死去的妾室并没有区别,只不过多活几天罢了。”苏染看着她脸上蔑视的笑容,顿时也笑了,气定神闲道:“你说对了,只要我没死,哪怕多活一个时辰,多喘一口气,我就还是你的主子!主子的婢女犯了错,要罚也是王爷来罚,哪用得着你一个婆子插手?”婆子的眸底掠过一抹异色,看了看叶儿再看了看她:“好啊,既然苏夫人这般说了,那老妇人就将她带到王爷跟前又何妨?”话音落,她就让两个下人上前来将叶儿给绑了,吓得叶儿脸色骤变。“我不要去王爷那里……小姐,快救救我!到了王爷跟前我会死的,小姐……”叶儿吓得脸色惨白,此刻的模样可谓恐惧到极点。苏染刚穿越过来,不了解情况,但昨晚那个男人确实危险,而且,脑海中仅有的信息提醒着她,那个男人不止危险,杀人还很随意,也就是说,一旦叶儿到了他跟前,很可能就没命了……

评论专区

巨星:和大艺术家一样,每次看到主角热泪盈眶,我就热泪盈眶,所以弃了

高手寂寞2:在我眼里最武林的故事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2.5星看到四十多章,看不下去了,没有什么冲突,稳得可怕。设定方面的废话太多了,总是能水上几页,把握不了重点。看的出作者想把这个世界写的更真实,但网文终究是网文,没有爽点没有多大起伏的小说,真的很难火

厉王专宠,庶女狂妃

《厉王专宠,庶女狂妃》精彩片段

004 厉王憋屈,不做行吗

叶儿此刻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苏染见了不忍,当即站起身来:“你教训的下人是我的婢女,我为什么不能说话?还有!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王爷新娶入府的妾室,你一个婆子,谁给你的权利对我这般说话?”

那婆子闻言,顿时就双手叉腰看着她笑了。她的目光掠过格子窗户,再到苏染的脸上,笑眯眯的道:“你是王爷新娶的妾室不假,可你知道但凡王爷娶入府的夫人都是活不过第二日的吗?虽然你是个例外,活到了现在,但是既然王爷将你关入柴房,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你活活饿死,所以你的命运和那些死去的妾室并没有区别,只不过多活几天罢了。”

苏染看着她脸上蔑视的笑容,顿时也笑了,气定神闲道:“你说对了,只要我没死,哪怕多活一个时辰,多喘一口气,我就还是你的主子!主子的婢女犯了错,要罚也是王爷来罚,哪用得着你一个婆子插手?”

婆子的眸底掠过一抹异色,看了看叶儿再看了看她:“好啊,既然苏夫人这般说了,那老妇人就将她带到王爷跟前又何妨?”

话音落,她就让两个下人上前来将叶儿给绑了,吓得叶儿脸色骤变。

“我不要去王爷那里……小姐,快救救我!到了王爷跟前我会死的,小姐……”叶儿吓得脸色惨白,此刻的模样可谓恐惧到极点。

苏染刚穿越过来,不了解情况,但昨晚那个男人确实危险,而且,脑海中仅有的信息提醒着她,那个男人不止危险,杀人还很随意,也就是说,一旦叶儿到了他跟前,很可能就没命了。

“等等!”眼看着那婆子就要把叶儿押走,苏染顿时急了,“犯错的可不止叶儿一个,要押也是我们两个一起才对!”

那婆子看了看她,只觉得把她押过去的后果肯定是送命,顿时冷笑一声:“这么想死?那成全你,把她也押上!”

叶儿闻言,惊恐地看向苏染,后者却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不怕,我会护着你。”

叶儿呆呆地看着她从容从柴房走出,纤瘦单薄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倒,可那双清澈的眸底却平缓沉静,竟将她心头那丝慌乱也压了下去。

“请吧。”老婆子十分不客气的说了一句,苏染看了她一眼,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这才迈步走在了前面。

柴房在后院偏僻之处,而厉王的书房在前院,所以一行人足足走了一刻钟才到书房前。

一路走来,苏染看见了不少丫鬟下人对着她指指点点,那些人的眼神里或鄙夷或同情或嫉妒,各种各样。

“小姐……”

叶儿有些惧怕,苏染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来握住她颤抖的手指,安慰道:“不怕,厉王既然昨晚上没杀我们,今天也不会杀的。”

当苏染和叶儿到来的消息传入男人耳中时,男人正躺倒在榻上接受着大夫的手术,痛得冷汗涔涔:“自讨苦吃!”

给他处理伤口的男人闻言动作一顿,抬目看了他一眼:“以臣看,自讨苦吃的人是殿下你吧?这么深的伤口下还敢做,不要命了?”

慕容熙盯着那伤口,再往下移一点,他堂堂殷厉国呼风唤雨的厉王殿下就要当太监了!也不知道那女人是多大的魅力,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惹得厉王兽性大发!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厉王的脸就黑了下去,十分不情愿的吐出一句:“不做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