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的读心小娇妻)苏清辞顾清淮_(帝君的读心小娇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帝君的读心小娇妻》,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爽文+双重生+复仇+甜宠】 前世,高贵如她却有眼无珠,被人耍得团团转大婚被抛弃、被恶毒的庶妹做成了世人眼里恐怖的人彘! 他贵为帝君,却只能眼睁睁看她迈入陷阱惨死! 一朝重生,她竟能听见其他人的心音!自此打庶妹、虐渣男,但唯独一人,她听不见,也猜不透……

小说:帝君的读心小娇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云浮宿迁

角色:苏清辞顾清淮

小说《帝君的读心小娇妻》是由“云浮宿迁”所著。内容概括:翌日清晨,苏清辞斜倚在榻上,单手持书,另一只手刚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便看见绿菀火急火燎的跑进来,跪在她面前。“小姐,不好了!昨天二小姐院中失火的事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现在街上都在传……都在传小姐心思歹毒,想要残害血亲!”苏清辞眼眸微动,能想出这法子的,也只有她了,看来白氏……确实是要将秋桐弃了啊……只是,按白氏的性子,传出去如果只是为了毁她的名声,未免有些低端,以她的行事,此事应该尽量保密,以保全秋桐。这么果断的舍弃了秋桐……苏清辞放下了茶杯,她的后招又是什么呢?不过此时此刻,沦为弃子的秋桐,才更能为她所用。“小姐,这可如何是好,你才刚和顾家公子订了亲便传出这种事,她们分明是故意的!”绿菀气愤道。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苏清辞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得绿菀一脸的莫名,好不容易才止住……

评论专区

元芳,你怎么看:电视剧同人?虽然对狄仁杰不感冒,但看下分类的份上存一下

科技传承:一惯的不合理。。。爱好这类科技文的看看,其他就算了

世界设计师:挺好一点子,写成一坨*

帝君的读心小娇妻

《帝君的读心小娇妻》在线阅读

第六章 阴谋

翌日清晨,苏清辞斜倚在榻上,单手持书,另一只手刚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便看见绿菀火急火燎的跑进来,跪在她面前。

“小姐,不好了!昨天二小姐院中失火的事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现在街上都在传……都在传小姐心思歹毒,想要残害血亲!”

苏清辞眼眸微动,能想出这法子的,也只有她了,看来白氏……确实是要将秋桐弃了啊……

只是,按白氏的性子,传出去如果只是为了毁她的名声,未免有些低端,以她的行事,此事应该尽量保密,以保全秋桐。

这么果断的舍弃了秋桐……苏清辞放下了茶杯,她的后招又是什么呢?

不过此时此刻,沦为弃子的秋桐,才更能为她所用。

“小姐,这可如何是好,你才刚和顾家公子订了亲便传出这种事,她们分明是故意的!”

绿菀气愤道。

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苏清辞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得绿菀一脸的莫名,好不容易才止住。

“小姐……”

“没事,走吧,我们去看看秋桐。”

看秋桐?绿菀疑惑,片刻后反应过来,连忙拦住她家小姐出门的脚步。

“不行啊小姐,现在去看秋桐难道不是坐实了吗?”

【现在要远离秋桐啊小姐!!】

被她心里的呐喊逗乐,苏清辞眼看又要笑出声,却见绿菀焦急的神情,只能暗忍着。

“无事,秋桐是我的侍女这事人尽皆知,就算此时避开,也脱不了关系的。”

或虽如此,绿菀跟在苏清辞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暗暗腹诽

【旁人碰到这种事都是能避则避,哪有这种上杆子凑上去的啊。小姐自从醒了之后就很奇怪,难不成……喝酒喝傻了?】

苏清辞脚步一顿,回过头满含深意的看着绿菀。

说起来,绿菀都过了上私塾的年纪了呢,看来,该请个先生来了。

绿菀愣愣的站在原地,总感觉身后一股寒意。直到苏清辞转过身,她才亦步亦趋的跟上去,只是这次,心里话也不敢说了。

……

“你们听说了吗?”

盛京一家热闹的酒馆内,一张方桌上,一大汉端着酒碗,揽着身旁人的肩膀,一脸神秘道。

“苏家小姐那事吧,听说了听说了。”

坐在他对面的黑脸壮汉一脸不耐烦:“老子今天从城门口一路走下来,就听别人说这些了。”

“嘿,你说这女人心肠可真歹毒啊,自己亲妹妹也下得了手,啧啧。”

端着酒碗的大汉摇头晃脑的啧啧两声,仰起头一口干了一碗。

“发生什么了?我看大家今天好像一直在说什么苏家小姐?”

被醉酒大汉搂着的是个年轻人,极其普通的相貌,放在人群中你根本注意不到。

“不是吧,兄弟你还不知道?苏家大小姐知道吧,听说昨夜,苏家大小姐命令自己的侍女去烧了苏二小姐的院子,结果被苏二小姐当场抓获!”

“当真?苏大小姐竟如此心肠歹毒?”

“可不是嘛,听说昨夜败露之后,苏大小姐便主动让苏夫人把那侍女给关了!”

“兄台是听何人所说?事关女儿家的清誉,可不敢胡说啊。”

似是被他言语间的怀疑激怒,壮汉一把揽过他,重重的拍了几下他的肩膀:“老子可是听苏家的刘账房亲口说的,这等大事,怎能有假!”

看他神情激动,年轻人连忙安抚了几句,待同桌人都不省人事后,连忙抽身离去。

……

顾清淮坐在轮椅上,望着墙面上挂着的壁画出神,等房内彻底安静了,他才扭过轮椅,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你说,整个盛京都在传苏大小姐纵火烧自己妹妹的院子?”

“回主子,按属下从酒馆听的来说,确实是这样。”

顾清淮点点头,食指摩挲着轮椅顶端:“去查,囡囡不可能无故做这种事。”

暗卫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为难的开口道:“主子,若真是苏大小姐做的……”

顾清淮看着他,语气理所当然:“那当然是苏二小姐哪里得罪了囡囡,若是真毫无缘由,那本公子自当去替囡囡赔罪。”

暗卫嘴角抽搐,合着要是苏大小姐做的,苏二小姐也没错,您就要上去给撑腰了呗,啧!

……

丝毫不知道外面事的苏清辞此时正站在柴房门口,听着秋桐的哭诉。

“小姐,小姐您是知道的,秋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这种事啊……”

“不敢放火,却敢叛主。你的胆子可没你说的那么小啊。”

被她的话惊到,秋桐哭丧一般的哀嚎瞬间停了,她不可能知道,应该只是试探试探她罢了,意识到不对,秋桐立马又要高喊,却被苏清辞开口打断。

“这里不过你我二人,何必再装呢?”

进来的时候苏清辞便让绿菀留在了外面望风,见她笃定,秋桐也心知败露,收起了表情。

“小姐真是聪颖过人。”

“不必挖苦我,毕竟,谁能想到当年不顾自己的性命为主子挡箭的侍女,竟是别人悉心培养了几年的细作呢。”

“如此想来,当年的挡箭,也是早有预谋吧。”

秋桐偏过了头,避而不答。

苏清辞轻笑一声:“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如你告诉我,白氏许给了你什么,才让你倒戈?”

沉默了许久,久到苏清辞以为秋桐不会开口,她才缓缓说道:“她许了我张三公子的贵妾之位。”

只是一个贵妾之位?

苏清辞看着她,眼光冰冷。

秋桐看着她,忽然扬唇一笑:“小姐,秋桐不傻,既然你来找我,便说明我已被白氏弃了,眼下,秋桐也惟有再投靠小姐,才能活命,自是不会骗小姐。”

“不过一个贵妾而已……”

“而已?”秋桐打断她,眼里刻骨的恨意藏都藏不住:“您是小姐,自然不会懂奴籍对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您多命好啊,锦衣玉食的活着,你试过被人呼来喝去的滋味吗?”

苏清辞轻叹一声:“依照白氏的性格,你也知道,你活不过今天。”

秋桐瞳孔一颤。

“所以,”苏清辞抬手掐住她的喉咙:“你还打算说谎装傻到什么时候?”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pm6:13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pm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