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说清白》贺显肖瑜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难说清白)全章节免费阅读

《难说清白》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贺显肖瑜,讲述了​赵启宁追贺显,任谁都说她是痴心妄想、不自量力就连贺显本人,也只有在被她汹涌的爱意淹没时,才肯垂下手摸摸她*【前期女追男,后期男主老房子着火为爱发疯】

小说:难说清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贺显肖瑜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佚名”的新作《难说清白》,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解决眼前的事,段其舟松口气,招呼着其他人到别处去,没多余的人了,才走到贺显身边。“谢了啊三哥,要不是你我还真解释不清了。”他比贺显稍矮一些,说话时还要稍微抬眼。贺显跟他关系不算多熟络,不过家里有所走动,从各方面来说,也属于一个院里同一批长大的,该有人际来往还是有。对于段其舟的道谢,贺显反应平平,意味深长地低眸睨他,“我只是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评论专区

我的头发能创造妖国:感觉作者写崩了,对弱小的生物装逼,对强大的存在低头,典型的

旧日之书:都说有脑洞,我怎么觉得很无聊

圣母:简直就是一股清流,至今未见同类,欢迎补上,三观正!

难说清白

《难说清白》精彩片段

12:只论结果的人

解决眼前的事,段其舟松口气,招呼着其他人到别处去,没多余的人了,才走到贺显身边。

“谢了啊三哥,要不是你我还真解释不清了。”他比贺显稍矮一些,说话时还要稍微抬眼。

贺显跟他关系不算多熟络,不过家里有所走动,从各方面来说,也属于一个院里同一批长大的,该有人际来往还是有。

对于段其舟的道谢,贺显反应平平,意味深长地低眸睨他,“我只是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段其舟有模有样地点头,俨然忘记始作俑者正是他本人。

……

启宁一气之下直接回了家,她完全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一开始就是段其舟说谎把她骗过去的。

赵段两家离得不远,在同一片别墅区,启宁气鼓鼓地走回去。

家里空荡荡,赵珩和赵怀西还没回,启宁找出药酒敷手腕,多少担心晚上的事传到他们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事实证明,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启宁在房间听到引擎声,没多久,佣人叫她下去一趟。

楼下只有赵珩在,他喝了酒,正在交代一些事情,启宁站在一边等着,不见赵怀西。

等赵珩说完他的事,他看一眼启宁,自顾自坐下,“我听说你跟段家的儿子惹出点事,那么多人在,你怎么不分场合?”

启宁真不知道该怎么分场合,“事情应该不是您听到的那样。”

“我只知道带你过去,你搞砸了,”赵珩果断地下定论,“你知道会有什么影响吧?”

他是典型的不看过程,只论结果的人。

启宁想要解释的话没有机会说,尽数吞回去,霜打的茄子般,“我知道。”

“你今年多大了,连在外忍忍都做不到,还要连累别人帮你收拾烂摊子,早知道就不该带你过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赵珩训斥启宁的姿态一点儿看不出这是父女俩,说是赵珩教训做错事的员工也不为过。

启宁知道这时候她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也不是第一次,所以噤了声,低头听着,指尖深深掐着掌心。

庆幸的是,赵珩的时间宝贵,他不会逮着启宁一直说,有电话催着他去接。

启宁心口发闷,静静出了门到院子里透气。

刚好赵怀西进来,他心情挺好的,看启宁的样子也知道她肯定挨训了,跟启宁擦肩而过,罕见的没开口挑刺。

哼着的小调还是说明他在幸灾乐祸。

赵怀西是和贺显一块回来的,两个人在赵家的院子里谈了点事。启宁出来后,贺显还没走。

白衬衣清清冷冷一丝不苟,肩宽腿长,身形绰约,一手抄着兜在看手机,屏幕光映照着他的侧脸,轮廓线条分明又优越。

启宁看见他,换做平时她已经过去了,现在却没动,只有眼睛直勾勾地望向他。

贺显处理完事情,被启宁专注炙热的目光分去注意力。

与她对视上,贺显眉心略微松动,静默两秒,将手机收起来,抬手向启宁招了招,“过来。”

                       

小说:难说清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贺显肖瑜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佚名”的新作《难说清白》,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解决眼前的事,段其舟松口气,招呼着其他人到别处去,没多余的人了,才走到贺显身边。“谢了啊三哥,要不是你我还真解释不清了。”他比贺显稍矮一些,说话时还要稍微抬眼。贺显跟他关系不算多熟络,不过家里有所走动,从各方面来说,也属于一个院里同一批长大的,该有人际来往还是有。对于段其舟的道谢,贺显反应平平,意味深长地低眸睨他,“我只是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评论专区

我的头发能创造妖国:感觉作者写崩了,对弱小的生物装逼,对强大的存在低头,典型的

旧日之书:都说有脑洞,我怎么觉得很无聊

圣母:简直就是一股清流,至今未见同类,欢迎补上,三观正!

难说清白

《难说清白》精彩片段

12:只论结果的人

解决眼前的事,段其舟松口气,招呼着其他人到别处去,没多余的人了,才走到贺显身边。

“谢了啊三哥,要不是你我还真解释不清了。”他比贺显稍矮一些,说话时还要稍微抬眼。

贺显跟他关系不算多熟络,不过家里有所走动,从各方面来说,也属于一个院里同一批长大的,该有人际来往还是有。

对于段其舟的道谢,贺显反应平平,意味深长地低眸睨他,“我只是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段其舟有模有样地点头,俨然忘记始作俑者正是他本人。

……

启宁一气之下直接回了家,她完全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一开始就是段其舟说谎把她骗过去的。

赵段两家离得不远,在同一片别墅区,启宁气鼓鼓地走回去。

家里空荡荡,赵珩和赵怀西还没回,启宁找出药酒敷手腕,多少担心晚上的事传到他们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事实证明,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启宁在房间听到引擎声,没多久,佣人叫她下去一趟。

楼下只有赵珩在,他喝了酒,正在交代一些事情,启宁站在一边等着,不见赵怀西。

等赵珩说完他的事,他看一眼启宁,自顾自坐下,“我听说你跟段家的儿子惹出点事,那么多人在,你怎么不分场合?”

启宁真不知道该怎么分场合,“事情应该不是您听到的那样。”

“我只知道带你过去,你搞砸了,”赵珩果断地下定论,“你知道会有什么影响吧?”

他是典型的不看过程,只论结果的人。

启宁想要解释的话没有机会说,尽数吞回去,霜打的茄子般,“我知道。”

“你今年多大了,连在外忍忍都做不到,还要连累别人帮你收拾烂摊子,早知道就不该带你过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赵珩训斥启宁的姿态一点儿看不出这是父女俩,说是赵珩教训做错事的员工也不为过。

启宁知道这时候她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也不是第一次,所以噤了声,低头听着,指尖深深掐着掌心。

庆幸的是,赵珩的时间宝贵,他不会逮着启宁一直说,有电话催着他去接。

启宁心口发闷,静静出了门到院子里透气。

刚好赵怀西进来,他心情挺好的,看启宁的样子也知道她肯定挨训了,跟启宁擦肩而过,罕见的没开口挑刺。

哼着的小调还是说明他在幸灾乐祸。

赵怀西是和贺显一块回来的,两个人在赵家的院子里谈了点事。启宁出来后,贺显还没走。

白衬衣清清冷冷一丝不苟,肩宽腿长,身形绰约,一手抄着兜在看手机,屏幕光映照着他的侧脸,轮廓线条分明又优越。

启宁看见他,换做平时她已经过去了,现在却没动,只有眼睛直勾勾地望向他。

贺显处理完事情,被启宁专注炙热的目光分去注意力。

与她对视上,贺显眉心略微松动,静默两秒,将手机收起来,抬手向启宁招了招,“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