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吧她回来了)江姒季川翊_《离婚吧她回来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以霸道总裁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离婚吧她回来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暮尔尔”大大创作,江姒季川翊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人人都说江姒是草包,配不上天之骄子的季川翊,都盼着他们两个离婚……离婚之后,江姒

小说:离婚吧她回来了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暮尔尔

角色:江姒季川翊

《离婚吧她回来了》小说是作者“暮尔尔”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离婚吧!”时隔半个月,季川翊回家对江姒说的第一句话,不留情面,甚至语气还带着恨意。江姒有些莫名其妙,即使知道是宋天依回来了,但自认为这三年,她乖乖的坐着季太太的位置,洗手做羹,全身心的围着季川翊转,也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不至于宋天依一回来,她就得乖乖让位。于是,她问:“为什么?”季川翊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玉佩,带着怒意问:“你说这枚玉佩是你当年救我的时候,我给你的?”江姒一愣。她的恍神在季川翊看来就是心虚。季川翊冷哼:“这枚玉佩是你从天依那里偷拿来的吧?”“三年前,因为你被宋家找回来,但是自小生活在乡下,自知卑微,嫁给我害怕受委屈,所以在知道天依救过我后,偷偷拿了这枚玉佩,并且在新婚夜的晚上迫不及待的跟我相认,就是为了让我抱有感激之心,想让我爱上你!”“江姒,你真的是好有算计!”“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真相,你还想利用这份感激之情,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江姒面容平静,冷着眼看向季川翊,问:“谁告诉你的?宋天依?还是宋家的谁?”季川翊眼眸中有厉色闪过,嘴角有自嘲:“谁告诉的我重要吗?江姒,从一开始你就是耍了心机靠近我,三年来处处顺着我,让我觉得从很久之前你就爱上我!”“你可真会演戏!”“季川翊,我……”季川翊猛地扯住她的手,指着手腕儿的地方说:“江姒!这里没有疤痕!你还想狡辩什么?当年,为了护住他从山坡上摔下去的时候,手腕儿被砾石割伤,只差几厘米就到大动脉,血沁染了几条纱带,怎么会没有疤痕呢?江姒一愣……

评论专区

我给万物加个点:这是真的不怎么样,这么厉害的金手指,主角跑去开奶茶店,玩抖音,什么毛病???中间还强行加入一些脑子有病的二代。

女装大佬:111111 【已转移17.8.18】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前面把它当作无脑后宫爽文看还不错。后来被97章主角的恶趣味恶心到了。主角明明知道有一个恶鬼寄身在布娃娃,却在找钥匙的时候故意在布娃娃下身来回抓几次,还要缓缓从缝中把钥匙拉出来。。。。。。

离婚吧她回来了

《离婚吧她回来了》在线阅读

第1章 离婚吧,她回来了

“离婚吧!”
时隔半个月,季川翊回家对江姒说的第一句话,不留情面,甚至语气还带着恨意。
江姒有些莫名其妙,即使知道是宋天依回来了,但自认为这三年,她乖乖的坐着季太太的位置,洗手做羹,全身心的围着季川翊转,也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不至于宋天依一回来,她就得乖乖让位。
于是,她问:“为什么?”
季川翊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玉佩,带着怒意问:“你说这枚玉佩是你当年救我的时候,我给你的?”
江姒一愣。
她的恍神在季川翊看来就是心虚。
季川翊冷哼:“这枚玉佩是你从天依那里偷拿来的吧?”
“三年前,因为你被宋家找回来,但是自小生活在乡下,自知卑微,嫁给我害怕受委屈,所以在知道天依救过我后,偷偷拿了这枚玉佩,并且在新婚夜的晚上迫不及待的跟我相认,就是为了让我抱有感激之心,想让我爱上你!”
“江姒,你真的是好有算计!”
“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真相,你还想利用这份感激之情,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江姒面容平静,冷着眼看向季川翊,问:“谁告诉你的?
宋天依?
还是宋家的谁?”
季川翊眼眸中有厉色闪过,嘴角有自嘲:“谁告诉的我重要吗?
江姒,从一开始你就是耍了心机靠近我,三年来处处顺着我,让我觉得从很久之前你就爱上我!”
“你可真会演戏!”
“季川翊,我……” 季川翊猛地扯住她的手,指着手腕儿的地方说:“江姒!
这里没有疤痕!
你还想狡辩什么?
当年,为了护住他从山坡上摔下去的时候,手腕儿被砾石割伤,只差几厘米就到大动脉,血沁染了几条纱带,怎么会没有疤痕呢?
江姒一愣。
是啊!
这里没有疤痕!
江姒眼底闪过纠结,话快过大脑:“季川翊,你听我解释,我是……” 季川翊突然甩开她的手,接着把手机的一张图放大,抵到了江姒眼前:“那么大的伤口,就算是过了七八年,即使这些年想尽办法修复,也不可能没有一点疤痕!”
照片是一张手腕儿的特写,手腕儿纤细,皮肤白皙,一道狰狞的疤痕凸显。
江姒第一反应是,宋天依可真舍得下手!
江姒突然冷静下来,她低低的笑了两声,伸手将耳边的发丝拢到了耳后,嘴角挂着温和的笑。
季川翊眼底闪过一丝挣扎,随后偏过头,强迫自己不去看江姒,眼尾的位置因为压抑情绪而变得殷虹。
许久,他听到江姒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季川翊,三年来,你爱过我吗?”
“如果,我说如果,五年前没有出那件事,不管我有没有救过你,嫁给你三年,你……爱我吗?”
季川翊皱眉,刚想说话,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季少!
宋小姐刚刚咳血,进了急诊室!”
“我马上来!”
季川翊挂断电话,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
刚要出门,被江姒叫住, “季川翊,我不会!”
他一愣,顿在了原地,似乎是陡然一下没明白江姒话里的意思。
江姒一字一句,字字清晰说:“如果没有五年前的事情,我不会被宋家找回来,不会代替宋天依嫁给你,更加不会爱上你!”
季川翊背对着她,许久,声音冷漠:“江姒,我不会爱上一个骗子!”
骗子?
江姒闭眼,扇子般的睫毛颤抖着,两行清泪顺着精致的小脸滑落下来。
所以出差半个月,他是陪着宋天依去了?
别人一个电话,只要事关宋天依,就能瞬间破了季川翊惯有的镇定。
而她,睡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电话拨了一个又一个,无法拨通季川翊的电话,让他在家属栏上签上名字。
宋天依消失三年,说的话是真相!
江姒三年来真心付出,得来的是漠然,讥讽,打上‘骗子’的标签!
“既然如此,那我不要你了,季川翊!”
江姒低着头,长发盖住了小脸,她用了全身的力气握住笔。
离婚协议书的尾页,‘江姒’两个字落笔遒劲,力透纸背。
…… 一个月后。
紫宸会所。
刚到十点,就有一群富家小姐结伴而来。
江姒昨晚没睡好,这会儿哈欠连天,眼尾都溢出泪珠,一边开门一边迎宾:“欢迎光临,紫宸!”
“江……江姒?
你怎么穿成这样?”
娇滴滴的惊呼声,江姒哈欠打到一半,顾及现在迎宾的身份,迫不得已噎了回去。
她眯着眼看,被富家小姐簇拥在中间的女人,一身华衣,画着精致的妆容,正是宋天依。
该死!
冤家路窄!
她面无表情,不想接话。
宋天依身边的小姐妹瞪大了眼,好奇的来回扫视江姒:“呀,依依,这就是你那个便宜姐姐?
前不久被季少扫地出门,这是没钱生活,来会所当迎宾了?”
讥讽的笑声三三两两。
宋天依娇嗔般的瞪了一眼说话人,靠近了江姒几步,小声说:“江姒,你……你要是有困难就回家,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你跟季哥哥离婚了,都挺担心你的。”
“服务员的工作这么辛苦……” 江姒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打断:“宋天依,你在自顾自的放什么狗屁?
我跟你很熟吗?”
宋天依满脸受伤,戚戚艾艾的想哭。
一边的小姐妹看不过去了:“江姒,依依也是担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要不是当年你欺骗了季家,骗了季川翊,你能走出大山?”
江姒睨着眼盯着说话的,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
呵,蠢货!
那人本来梗着脖子,这会儿被那凉悠悠的视线扫着,顿时觉得后背升起一股凉意。
恰时,有人小跑过来,一脸紧张的说:“九姐,救命!
大少醒了,这会儿正找你找不到,发脾气呢!”
江姒:“……” 她抬手腕儿看了下时间,吃下药才睡下一个小时,看来药量下的不够足。
啧,这会儿去,白宸肯定要笑话自己,辱没了‘神医’的名头!
江姒转身离开,半个余光都没落下。
宋天依身边的小姐妹一个个气成了河豚,对着江姒的背影喊:“我要投诉!
刚刚那个门童,服务态度极差,我要见你们经理!
必须马上把她开除!”
刚刚跑来的服务员一脸‘看着傻子般的表情’看向叫嚷的富家小姐:“客人,九姐不是门童。”
“她穿着你们紫宸服务生的衣服!”
“客人,不是穿着我们工作服就是紫宸的服务生,紫宸在全燕京,工作服是公认的好看,每个月都有哪家的小姐,少爷从我们这里拿走一两件工作服回去,难不成那些少爷小姐都成了我们紫宸的服务生?”
争执声中,只有宋天依若有所思的盯着江姒的背影。
“依依,你在想什么?”
宋天依小声说:“刚刚服务生说,大少找江姒,像是有急事,已经到了找不到发脾气的程度。”
“大少?
在紫宸被称作大少的只有白家的那位了……依依,你的意思是……江姒她抱上了白家大少?”
宋天依莞尔一笑,面色无辜,看向跟她对话的人,低声否认:“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奇怪,江姒从小生活在乡下,怎么会认识大少。”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4:20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