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婉沈之寒(我们有一场婚要结)完结版免费阅读_《我们有一场婚要结》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霸道总裁小说《我们有一场婚要结》是由作者“林婉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林婉婉沈之寒,其中内容简介:【甜宠 互撩 总裁 苏欲】美艳飒爽女总裁VS腹黑深情大佬,双向奔赴的感情超甜旅游归来的林氏千金林婉婉刚一到家,就撞上自己的表妹搞上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大着肚子求自己成全小三更是蹬鼻子上脸挑衅到面前,这能忍?两人婚礼当天,当着全场名流,她送上一份大礼当众退婚潇洒离场,却没发现背后一双深邃的眼睛笑着看完整场大戏一个月后,掌握着A市命脉的沈氏集团继承人宣布,林婉婉是我的未婚妻,林家的事就是我沈家的事林婉婉笑的优雅又不失礼貌,是的,我们是有一场婚要结

小说:我们有一场婚要结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林婉婉

角色:林婉婉沈之寒

霸道总裁小说《我们有一场婚要结》的作者是“林婉婉”。梗概:“也好。”林婉婉点点头,跟着楠舟向灯光方向走去。直到走近,才发现远处看见的灯光实际上是屋外点燃的篝火。这是个十分原始的古寨,木头搭起的房屋高高低低的错落着,屋顶的瓦石带着斑驳的雨水冲刷痕迹,有裹着头巾的妇女背着尚在襁褓的孩子在房前烧水。时间在这里仿佛停留在几十年前,没有继续向前走……

评论专区

后宫佳丽心悦我:幽默有趣,书中后宫诸女子各有特色,幽默处让人捧腹,伤感处催人泪下。行军打仗写得不太好。

武侠世界小龙套:塑造出了一个智障型主角,遇到美女只想靠跪舔让美女变成自己老婆,作者塑造主角的时候在想什么,太愚蠢了

乱穿是一种病:肉体苦弱,精神长存(笑),如果人人精神会随机交换,肉体变成承载精神的工具,世界回怎么样。前几章看过去,后面很不错避雷:本书无严格意义主角,算群像文。

我们有一场婚要结

《我们有一场婚要结》在线阅读

第17章 抢劫?

“也好。”林婉婉点点头,跟着楠舟向灯光方向走去。直到走近,才发现远处看见的灯光实际上是屋外点燃的篝火。
这是个十分原始的古寨,木头搭起的房屋高高低低的错落着,屋顶的瓦石带着斑驳的雨水冲刷痕迹,有裹着头巾的妇女背着尚在襁褓的孩子在房前烧水。
时间在这里仿佛停留在几十年前,没有继续向前走。楠舟将林婉婉领到一间二层小楼前,进门用林婉婉听不懂的语言打了招呼,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奶奶从室内走出来,对着林婉婉很和蔼的笑。
“这是我阿奶,不会普通话的,林小姐你坐,姐姐和妈妈很快回来,就可以开饭了。”楠舟找出一把木凳擦干净,摆在林婉婉身边招呼她坐下。
“奶奶好。”虽然知道眼前和蔼的奶奶听不懂,她还是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楠舟跟奶奶小声的解释,奶奶答应着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开了花,嘴里嘟嘟囔说着些什么。
“我阿奶会看相,你要不要让阿奶看看?”楠舟给林婉婉解释,“阿奶年轻时候跟村子里的老人学过,也不是谁都给看的,要有眼缘才行。”
“好啊。”林婉婉笑笑,老人看她的眼神像看一个孩子,她不忍心拒绝。
楠舟的奶奶看林婉婉点头,不用楠舟翻译也明白林婉婉答应了。她拉过林婉婉的手细细的看她的手心,嘴里念念有词,旋律古老而低沉,翻来覆去过手,老人额上的褶子更深了点,她喃喃自语几句,又摸了摸林婉婉的脸。
老人粗糙的手划过,林婉婉看她面色凝重,似乎不是什么好消息,探究的眼神望向楠舟。楠舟跟老人低声的交谈着,比比划划,林婉婉愈发的好奇起来。
“林小姐,我奶的话姑且一听,也不一定准的。”楠舟的脸色有点迟疑,“阿奶说,你近期事情多,不顺利,以后可能会个大劫,只要过了劫,就事事顺利了。”
“如果过不了呢。”
“这个……”楠舟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林婉婉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不一定的,林小姐,你不要放在心上。”楠舟急忙跟林婉婉补充。林婉婉笑笑,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个。
正在这时,楠舟的姐姐和妈妈回来了。两个人白天在庄园已经见过林婉婉,放下背上的筐,跟林婉婉打了招呼就开始烧菜。
晚餐因为林婉婉的加入要比平日丰盛些,除了当地的青菜,还有油亮亮的炒腊肉配着柴火蒸出的米饭,卖相并不算好,却十分香。几个人围在一桌十分热闹,楠舟的姐姐和妈妈汉语没有楠舟好,却也能日常交流。
楠舟奶奶只是笑眯眯的吃饭,不说话。
等吃完饭,楠舟家也多了几个门外探头探脑的小孩,来看林婉婉这个穿着打扮跟他们不同的外乡人。
一个穿着当地裙褂的小女孩羞涩的把身子躲在门后,只露出脑袋好奇的打量着林婉婉,身后几个孩子嬉笑着推推嚷嚷,把她拱进了楠舟的家里。
林婉婉看她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的甜甜的,忍不住把她叫过来,从背包里掏出随身带的巧克力拿给她,小女孩很不好意思的接过去,跑回孩子堆里。一群小孩叽叽喳喳小鸟一样分起糖果。
没一会,小姑娘又跑过来拉拉她的袖子,把她带出房间。
门前空地上有不少围坐着火堆聊天唱歌的女人和孩子,这边成年男性大多数出门打工,留下的老人妇女和孩子居多。
小姑娘把她带进跳舞的队伍,火堆烧的劈啪作响,女人和孩子们围成圈,唱着她听不懂的歌,笑笑闹闹打成一团。
这是她很少有机会见到的风景,林婉婉不由得庆幸今天选择留下。
第二天一早,林婉婉早早的被楼下的公鸡中气十足的叫声吵醒,楠舟的家人已经去了种植园,只剩下奶奶在家做着针线活。
她看林婉婉走下楼梯,和蔼的笑笑,指了指桌子上扣着的碗。那是留给她的早餐,林婉婉洗漱后吃完饭,正好遇见楠舟回来。
“林小姐,我跟司机联系好了。现在送你回去坐车。”楠舟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又去跟奶奶嘱咐。
老人听了楠舟的话,停下手里的针线活,拿出一个东西塞进林婉婉手里。
“这个是阿奶绣的,保平安,阿奶说让你随身带着,你是好人,会平平安安长命百岁的。”楠舟逐句逐句的向林婉婉翻译着老人的话。
林婉婉看着手中一针一线缝出的小香包,心里一阵感动,她轻轻地抱了抱楠舟的奶奶,跟她道谢。
两个人走回到昨天下车的地方,楠舟也跟着上了车,他想顺路去镇上买点东西。林婉婉没见过这种村镇的集会,也想跟着凑凑热闹。
两个人在镇上下了车,林婉婉第一次逛这种地方,看什么都新鲜。集市上卖的多是些土特产和手工品,她越看越喜欢,想带几件回去给夏晓音。
她看得入神,完全没注意到在自己身边徘徊了三四圈的摩托车,正当她拿起一个手缝的虎头帽的时候,她背上突然一紧,整个身体被拽了出去。
背后双肩包被人狠狠的抓住,强大的拖拽力拉的她向后一倒,林婉婉整个人被拉倒在地。摩托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想法,在摊位之间横冲直撞。
双肩包减轻了一些摩擦,保护了她的头部,林婉婉大脑迅速的反应过来,有人抢劫。
她慌张的伸手去够周围一切能够抓住的东西,去减缓自己的速度。同时尽量拱起身子想站起来。摩托车上的人见状没有放弃,而是死死的拉住背包,似乎生怕她站起来,缠斗之间,林婉婉被拖拽出十几米远。
林婉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从背包中挣脱,身子一松,被惯性带出去一两米,摔在地上。
摩托车上的两人见状加大油门立马开溜。
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林婉婉久久回不过神来,她浑身颤抖,只听见楠舟焦急的呼喊声,才反应过来身上火辣辣的疼。
她原本担心山里蚊虫多穿的厚,衣服帮她负担了不少摩擦,即使这样,她的后背上也火辣辣的疼,牛仔裤上磨破不少,露出里面的皮肤。
楠舟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她身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背上,大声的喊她。她只觉得脑袋发懵,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突然,大腿上的震动让她慢慢的捡回一点神智,裤兜里的手机正嗡嗡的震动着,她茫然的掏出手机,接通电话。
“小婉婉,什么时间回来呀。”夏晓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在她听来却像是天外之音,她鼻子一酸,突然间一股酸涩感涌上鼻尖,哇哇的大声哭起来,精致的面庞上鼻涕眼泪一起奔涌,毫无形象。
楠舟被她吓得手足无措,“林小姐林小姐,不要哭。林小姐你哪里疼?我送你去医院。”
林婉婉到医院清洗完伤口准备回酒店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之寒脸色冰冷的站在医生的办公室,听着医生嘱咐注意事项,手上提着一袋刚刚开好的药。看见楠舟扶着林婉婉一瘸一拐的出来,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林婉婉有些诧异,没想到他会出现在一间镇上的小医院里,这么巧,也是来看病的?
沈之寒快步的走到林婉婉身边,不动声色的从楠舟怀里接过林婉婉,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晓音打电话给我,说你出了事。”
林婉婉恍然大悟,接到夏晓音电话的时候自己哭的昏天黑地,话都说不清,还是楠舟接过了电话跟夏晓音解释的。估计是是在放心不下,打给了同在当地的沈之寒。
“唉唉,小伙子我没说完呢。”大夫有些年纪了,对沈之寒无视他的行为很不满,“我跟你说这个药一天三次按时擦,不然感染了很麻烦的。还有那个是清洗伤口的。”老大夫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
沈之寒脸色不善却没打断大夫的话,而是认真的听着大夫解释每种药的用途,林婉婉难以想象看起来风光的沈之寒居然在一个普通的老大夫面前吃瘪,觉得有些好笑,她一动,扯得后腰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她嘶的一声,沈之寒环在她腰上的手臂一紧,低头看她。
老大夫抬眼从老花镜上方看了一眼两个人,摇摇头,“好在没伤到骨头,都是皮肉伤,回去好好养两天就是了。”
沈之寒扶着林婉婉出门,老大夫端起茶杯悠悠的感叹,“现在的小情侣呀,真黏糊。”
林婉婉听着这话脸一红,又没法转身解释,她抬头看向身侧的沈之寒,对方像是没听见一样牢牢地半拥着她,把她送到车上,又十分有礼貌的跟楠舟告别。
“真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林婉婉坐在沈之寒车上,向他道谢。
“没什么好客气的。”沈之寒紧皱的眉头此刻微微松开,“我先送你回酒店,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别的还好,只有身份证在背包里,有点麻烦。”林婉婉轻轻叹口气,看来考察计划得先放一放了。
“我不是住二楼的?”站在101门口的林婉婉一脸疑问,她的房间在二楼。
“我帮你换了房间。”沈之寒语气淡淡的,帮她刷卡开了门,行李已经摆在了玄关处。
一楼的房间是套房,映入眼帘的是带着落地窗的客厅,一望无际的湖面在湛蓝的天空映衬下波光粼粼。阳光照进暖白色调的房间,一扫阴霾。
林婉婉感受着阳台吹进来的微风,深深的吸了口气。
沈之寒没有走,静静地站林婉婉在身后。看了好一会,林婉婉才恋恋不舍的从湖面上收回目光,她退后一步,正正撞进了沈之寒坚实的怀里。
“小心点。”沈之寒扶住她的肩膀,低头在她耳边低声嘱咐,这是第二次跟他靠得这么近,林婉婉一下红了脸,声音有些结巴。
“沈先生,您可以回去休息了,我想换件衣服。”
“好,那我先回房间,你换好叫我。”沈之寒有些留恋的松开她的肩,转身走进了右手边的卧室。
林婉婉一时目瞪口呆,他这是回的哪门子房间。他去卧室那自己要去哪儿换衣服?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5:16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