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狱》程惶肆明狱全章节在线阅读_镇狱完结版免费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镇狱》,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程惶肆明狱,是网络作者“林中云鬼”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这世上存在着阴与阳都不待见的方,被称作间域而我就是下一任间域的域长,可我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
请叫我“镇狱者”谢谢

小说:镇狱

类型:都市

作者:林中云鬼

角色:程惶肆明狱

热门小说《镇狱》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林中云鬼”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万物皆有阴与阳,人也不例外。但就像太阳与月亮一样,他们不是瞬间出现,瞬间消失的。人在阳间走完一遭之后,所有的缘分就要做个了断,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寿终正寝的命运。如果生缘无可断,那就要在另一个地方结束。这就是阴阳两界的缝隙处,用外曾祖父的话说,叫“间域”……

评论专区

东晋北府一丘八:文笔水平还是写不了正剧的水准,虎头蛇尾的过程,现当代社团对话的尴尬气氛。另外月票刷的太骚了,比推荐票多几倍,现在历史类也开始一个个的学搞营销。

指南录:最后一段守土证是亮点,“持此之人曾为国守土”,“丞相当年打天下时许下的承诺,还算数么?”掩卷长叹息啊

无限拍卖:卧槽,怎么一直在卖东西?!

镇狱

《镇狱》在线阅读

第6章 拉郎配

万物皆有阴与阳,人也不例外。

但就像太阳与月亮一样,他们不是瞬间出现,瞬间消失的。

人在阳间走完一遭之后,所有的缘分就要做个了断,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寿终正寝的命运。

如果生缘无可断,那就要在另一个地方结束。

这就是阴阳两界的缝隙处,用外曾祖父的话说,叫“间域”。

这里可以理解为“人”的黄昏。从阳到阴,似阳非阴之地。

而从地理上来讲,外曾祖父就是本地间域的管理者。

他老人家正在喂鱼,轻描淡写地给我描述了这个世界的奇妙之处。

但最后,老头子拉起了我的手,并且很郑重地告诉我。

我就是下一任域长。

讲道理,我是全程懵逼的。

我还没有从懵逼的状态里走出来。老头子就递给我一杯酒。

“喝了它,我带你去个地方。”

杯中酒呛得我眯起了眼睛,我再次回过神,发现我俩居然到了黄河边。

河中站着一个小女孩,她散着头发,毕恭毕敬地走到岸边,朝着老头子跪了下去。

老头子从袖口取出一朵梅花,放在了那女孩的手里。

随后,黄河水卷起的浪幻化成一个摇篮,将小女孩装了进去,随后消失。

“这女娃的生缘还没结束,与她有牵连之人不久之后就会到这来报道,到时候如何下判词,就由你来定了。”

说罢,我与老头子又回到了家中,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回到沙发上躺下,想睡觉,却如何翻身也入不了眠。身下的弹簧咯噔咯噔地响。

再次醒来时,我闻到一股淀粉的清香。

餐桌上摆着三个碗,沈芸端着一锅稀饭放在了餐桌上。

我脑瓜子里还在播放着昨晚所看见的一切。

沈芸用筷子敲了敲碗,示意我过去吃早饭。

这难不成就是我命运的究极体,用现在的话说,我连孩子去哪个学校上学我都想好了。

“爷爷说让你别忘了喂鱼。”沈芸夹起一片馒头。

爷爷?

“你管他叫爷爷,这不乱了辈分吗?”

“那我应该叫什么?”

“叫老头吧。”

沈芸白了我一眼,没有接话。

至于她身上所发生的事,我没有细问,先让时间消化一下吧。

韩康的家人堵了校门,说什么也不让人进,非要让学校给个说法。

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在厕所抽烟时听到的对话。

韩康丧心病狂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

所以在同学们的眼中,他死有余辜。

也许年少时就是这样,但凡遇见恶人恶事,惩罚都是死刑起步。

只是后来,我发现事情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在此就先不做赘述了。

我们在校门口徘徊,不知道接下来学校会作何处理。

沈芸刻意跟我保持着距离,我则跟何凯在护栏外吹着牛逼。

“咱在这待着干嘛?先翻墙进去吧,我昨天买的烟还在书桌里呢。”

何凯看样子是烟瘾犯了。

我俩走到学校旁边的小道上,一直往前走。

在学校锅炉房外停下脚步。

这里是锅炉房存放煤的地方,一般就只有两个校工在这。

我俩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

也许都去校门外看热闹去了。

何凯先把书包扔了进去,随后几步踏上煤堆。

“这,结实。”

何凯用脚试了试煤堆的结实程度,以免有掉进去的危险。

我跟着何凯,一起站在了墙头。

跳进校园之后,我俩甩着胳膊往教学楼走去。

整一个二逼青年。

教学楼下传来哀乐的声音。

他们把灵堂设在了主席台上。

这也是够二的啊。

何凯嫌晦气,我俩从侧门进了教学楼。

不知是从哪看来的,人们说阴气最重的地方一个是医院,另一个就是学校。

往常校园里人多并不觉得,可今天整个教学楼里就我们两个人。

我顿时有一种心慌慌的感觉袭来。

更何况大门外还摆着个灵堂。

何凯打开教室的门,我俩第一次大摇大摆地坐在教室里抽烟。

感觉非常妙。

我把脚搭在书桌上,顿时感觉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了。

“啪!”

教室门突然被推开,我差点滚到地上去。

仔细一瞧,居然是沈芸。

“卧槽!”

何凯脸都吓白了,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

沈芸关上门离开了。

何凯缓过神来之后看了我一眼。

“你俩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我俩互相损了几句,就觉得眼皮有些沉重。

在我趴桌上准备补觉的时候,我听见了沈芸的尖叫声。

但我此时什么也做不了了。

无尽的黑暗。

我的四肢仿佛被钉在了桌椅上。

不论我如何挣扎,身体都纹丝不动。

接着,我就像一只小鸡一般被人提到了一个有光亮的地方。

光亮很微弱,有两个光源,看着像蜡烛,左右各一。

下一秒,又一个人被丢到我身边。

何凯?

“兄弟,这他妈是哪啊?”

何凯颤抖着声音。

光亮突然爆燃,闪的我眯起了眼睛。

这他妈是在灵堂里?

在白布笼罩的桌子前,跪着一个人。

沈芸?

“她是你什么人?”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你谁啊?”我扯着嗓子喊。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就告诉我她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兄弟。”

“我没问你旁边那个尿裤子的,我问你面前的那个女孩。”

“女同学。”

“哦?你在一众恶人手中抢来的人仅仅是你的同学?”

沈芸抬头看了我一眼。

何凯倒在一边,还真就吓尿了裤子。

“那你说,她是我什么人,你说啥就是啥。”

“他是你结发妻。”

啥?

“我他妈不到法定年龄呢,哪来的结发妻。”

我现在只想着,家里那个老头能来救我一遭,他肯定有办法的。

“这个女娃我且问你,对面这个没尿裤子的是你什么人。”

“夫君。”

空气凝结了很多秒,何凯坐起身,一脸惊恐的他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聊八卦的表情。

“那个尿了裤子的,你做人证。”

何凯立马直起了身体。

“他俩刚才的话你听见了,给我重复一遍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他俩是一对夫妻。”

“很好,你现在回教室去吧。”

我看着何凯离开,灵堂里就剩下了我和沈芸。

这不是扯淡吗?

“大哥,有话好好说。”

“这里是间域,有人跟你说过这里吧。”

间域?

我看着不停颤抖的沈芸回想起家里老头的话。

但此时我俩如此处境,到底是谁的手笔。

这场无厘头的对话让我一头雾水。

沈芸和我面对面跪着,谁也没有开口说第一句话。

“我叫肆明狱,是这片间域的掌控者,你要记得我的名字,和我喜欢拉郎配的习惯你一并记好,等缘分到时,我自会给你一个解释。”

“程惶,珍惜眼前的一切吧。”

肆明狱又他妈是谁?

我为何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间域呢?

再次醒来时,我依旧趴在书桌上,何凯却已经不见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脑子里翻腾,讲道理,我很烦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

但所谓的间域里,他们二人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说只是一个幻象呢。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6:10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