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的娇弱对象是个疯批》沈苏禾赵柔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沈苏禾赵柔儿)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沈苏禾”的《救命!我的娇弱对象是个疯批》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沈苏禾穿越睁眼,就见一娇柔女子以头撞柱宁死不从,还骂她畜牲混蛋当街霸占民女!  沈苏禾:“???”我也是女孩子,我没想辱你清白啊!  原身名声烂的一批,好色、蛮横、人人唾弃!  沈苏禾穿来后努力挣扎,奋力改造名声直到一日,她榻上多了个柔弱美男  美男孱弱,浑身带伤,被人刻字,走到哪儿还有铃铛声响  众人炸了  “沈苏禾,畜牲!如此绝色也这般虐待!”  “沈苏禾不…

小说:救命!我的娇弱对象是个疯批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沈苏禾

角色:沈苏禾赵柔儿

穿越重生小说《救命!我的娇弱对象是个疯批》的作者是“沈苏禾”。故事梗概:[修]话音落,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从少年体内溢出,直接覆盖了方圆百米。上古凶兽,蜚,生而不祥,天生便有散播瘟疫天花的能力.南柳眼神一缩,她急忙上前阻止:“阿蜚!不要!”然而,晚了。就看到几十米外驻扎的官兵,近处的苏情,浑身上下长满了红点,并且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这样的症状,甚至出现了魔兽独角羊的身上。独角羊的毛发迅速开始掉落,大片红点溃烂形成……

评论专区

仙路至尊:虽然被很多人吐槽乡村争霸记,但如果把乡村想像的更大一点,还是可以看下去的好书

限制级巨星:从开局有特点的粮草迅速退化成流水帐垃圾。

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抖m跪舔,很讨厌女角.

救命!我的娇弱对象是个疯批

《救命!我的娇弱对象是个疯批》在线阅读

第19章 你竟然相信一只凶兽?

  第19章[修]

  话音落,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从少年体内溢出,直接覆盖了方圆百米。

  上古凶兽,蜚,生而不祥,天生便有散播瘟疫天花的能力.

  南柳眼神一缩,她急忙上前阻止:“阿蜚!不要!”

  然而,晚了。

  就看到几十米外驻扎的官兵,近处的苏情,浑身上下长满了红点,并且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

  这样的症状,甚至出现了魔兽独角羊的身上。

  独角羊的毛发迅速开始掉落,大片红点溃烂形成。

  它趴在地上咩咩咩的叫着,无助的刨地,却毫无办法。

  苏情崩溃了:“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染了天花?

  沈苏禾手里的梵银扇剧烈震动,她面色严肃,快速飞奔过来,一把将苏情推开:“走开”

  说完,她面色严肃弯腰,用力将梵银扇**了地里。

  轰!

  梵银扇迅速爆发银光与厌世少年的能量相撞。

  谁都不让谁。

  霍白面色漠然,意识到事情不对,一把长剑抽出,已经提剑而来。

  宋宁远躲在旁边,内心一阵骂娘,看到周围官兵满脸溃烂,倒地抽搐不起,他连忙去摸自己的脸,心惊胆战。

  摸了一会儿发现,咦?他身上没有红点,没有得天花哎。

  宋宁远松口气,还挺幸运啊。

  霍白与沈苏禾配合。

  霍白手里的长剑瞬间变成无数把,直直朝着厌世少年刺去。

  厌世少年那巨大的能量倾泻终于被打断。

  少年一头黑发,眼神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眼中毫无朝气。

  凝视着他的眼睛,就像是在看绝望的深渊。

  少年扭动了一下脖子,脑袋扭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像是在酝酿一场更大的灾祸。

  通过他的动作,你能够一眼看出,这少年不是人类。

  只是很快,少年灰蒙蒙的眼睛望向沈苏禾。

  那张充斥着厌世的脸庞,在看到梵银扇的时候,顿了顿。

  他忽而开口:“梵银扇。怪不得能压制我。”

  这时候南柳也急忙跑了过来,她面色发白:“阿蜚!真的会死很多人的!”

  少年毫不掩饰,一字一句:“他们救不了你,还骗我说可以救你,这么虚伪自私,不该死吗?”

  南柳一气:“你!你快停下。”

  说着,拽着少年怎么都不撒手。

  少年眼眸灰白,盯着南柳,固执依旧:“你说不可以随便杀人类,我现在杀的,可是坏人。”

  平常少言寡语的少年这会儿格外能说。

  而且句句都戳的南柳一个字也反驳不出来。

  霍白收起剑,吐露:“你是上古凶兽,蜚。”

  沈苏禾听到这个名字,也想起了她爹给的卷轴上记载的东西。

  蜚,独眼,蛇尾,牛状。

  所到之处,瘟疫病灾泛滥,视为不祥。

  苏情倒在地上,溃烂的肌肤,高热的身体让她崩溃,她也明白了,这村子里的天花是这个少年搞的鬼,她现在身上的天花,更是这少年的恶意报复。

  她怒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仅仅是因为我没治好那个女人??”

  蜚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厌世脸依旧:“不该死吗?”

  宋宁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笑的没心没肺,整片区域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早看这个叫苏情的不顺眼了,一天天的嚣张什么?

  就会看个病,又治不了一村子的人,到底在这儿装什么呢。

  他倒要看看,她还怎么嚣张。

  这对峙的氛围下。

  沈苏禾拔出梵银扇,站起身,走到蜚面前,开口:“天花可以救,她不会死。”

  蜚开口:“你们人类,总是轻而易举许诺。我不相信。”

  沈苏禾犹豫一瞬:“那我换个人来?”

  她将梵银扇别在腰间,转身就往马车上走。

  没想到,那凶兽还有用到的时候。

  她三步并两步跳上马车,掀开帘子。

  马车里,馥郁的魇魔花香气飘荡,夙夜被绸缎绑住一只手,拴在了马车座椅上。

  白发黑袍,靠坐在马车一侧,衣衫有些散乱,再配上他这张脸······。

  这真像是沈苏禾在搞强制囚禁,人家宁死不从的架势。

  她上车,将那绸缎解开,一边解一边开口:“遇到了一点麻烦,要你去说服一只化形的凶兽。”

  夙夜慢幽幽:“阿禾这会儿想起我来了?将我绑在马车上冷落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沈苏禾解开的动作稍稍停顿,她不想跟他掰扯这个。

  这人总是有道理。

  她出声:“那你帮吗?”

  夙夜没再说话。

  在沈苏禾眼里,这就是默认了。

  她快速解了他手腕上的绸缎,将人带下了马车。

  很快,蜚看到了沈苏禾带来的人。

  蜚那张厌世脸,终于出现了一点变化。

  蜚先是看看夙夜随后又看看沈苏禾。

  目光在他俩交握的手上定住。

  沈苏禾出声:“他叫夙夜,你可以相信他。”

  蜚眼中雾蒙蒙消散,恢复了正常的黑色眼珠,他忽而一句:“你让我相信他?”

  沈苏禾沉默一瞬,她竟然从那毫无起伏的语调里,听出了点不可置信的意味。

  仿佛信任夙夜,是在说个笑话。

  蜚盯着沈苏禾一会儿,道:“人类,还挺单纯。”

  有了夙夜做对比,在蜚眼里,沈苏禾一下子变得可信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夙夜出现后,气氛突然缓和下来。

  这搞的,倒像是夙夜才是那个坏的。

  众人目光齐刷刷在夙夜身上聚集。

  对此,夙夜一言不发,苍白的面色,俊美的模样,那单薄的身体看上去羸弱不堪。

  实在,毫无攻击性。

  沈苏禾将夙夜护在身后,开口:“我们坐下来,谈谈。”

  蜚没说话,而是看向了南柳。

  南柳笑笑:“好。”

  夙夜察觉到沈苏禾在护着她。

  他嫣红的唇瓣勾了勾,眼皮低垂,稍稍弯腰,下巴磕在沈苏禾的肩头,大半个身体压在她身上,低喃:“阿禾,手腕疼。”

  说着,他举起自己的手腕,上面一道道青紫勒痕,在那手腕上格外显眼,可怜兮兮的。

  宋宁远远远看着,终于没忍住:“兄弟,你还没消气呢?”

  这么说着,宋宁远看了夙夜一眼。

  夙夜黑长的睫毛颤颤,靠在沈苏禾身上,浑身上下仿佛充斥着无辜与不安。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6:18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