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肖文渊(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全本阅读_(顾安安肖文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墙外行人”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顾安安肖文渊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内容介绍:穿越新婚夜,顾安安穿成了一手好牌打稀烂的炮灰女配
按照书里的剧情,顾安安婚后会和父母离心,被丈夫不喜,婆家嫌弃而她的女主表妹会踩着她的尸骨,安慰失去女儿的姑姑姑父,安慰失去妻子的姐夫,让他们从痛苦中走了出来
最后,男主丈夫一路高升,女主表妹成为团宠,而她已经被人遗忘
顾安安:这厂长夫人谁爱当谁当!我不干了!
离婚打脸搞事业,至于厂长老公,你谁?
肖文渊:别,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

软萌清醒小白兔X千层套路大灰狼的幸福日常!

小说: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墙外行人

角色:顾安安肖文渊

小说《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是著名网文作者“墙外行人”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我已经收拾好了,我们现在下去吗?我看都四点半了。时间应该差不多了。”顾安安见他怔住了,主动开口打破一室寂静。肖文渊从怔愣中回神,“好,我去穿个外套。”顾安安见他进了卧室,忍不住悄悄吐出一口气……

评论专区

真理之扉:作者改了几遍啦,我都不想看下去了,这本书我估计是永远写不完了

纽约侦探肖恩维尔德:退役兵王重归都市,游戏人生。紧张刺激的冒险之余,更有冷艳律师、富家千金、火热女星、可爱萝莉等一众美女投怀送抱。以上就是本书的主要内容。

卡洛斯的烛光晚宴:比较喜欢土著虐杀穿越者的剧情,虽然这书只是沾点边,不过也还行了

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

《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在线阅读

第6章 女配命运的转折点:要敬酒了

“我已经收拾好了,我们现在下去吗?我看都四点半了。时间应该差不多了。”顾安安见他怔住了,主动开口打破一室寂静。

肖文渊从怔愣中回神,“好,我去穿个外套。”

顾安安见他进了卧室,忍不住悄悄吐出一口气。不愧是书里的男主,颜值确实很可以,她在现代遇到的男人都比不过:目测大概有一米八几,不是现下时兴的国字脸,剑眉星目,面容冷峻,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压在。身材应该很可以,从刚才的接触来看很有料。

见肖文渊出来后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顾安安很想问你为了装逼不怕热吗?想到要维持原主的温婉人设,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走吧,我挽着你。”未等顾安安说出反对的话,肖文渊直接上手挽住了顾安安的胳膊,“放轻松,都是同事和亲戚,就敬一圈酒一起说个誓词就行。”

顾安安在心底不停翻着白眼,你说你倒是放开我啊,我这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还不允许我紧张一下了?心理活动很活跃,但是嘴上一句都不说,整个人在外人看来就是大方温婉。

因为今天他们办婚礼,所以楼里面都没人,都去院子里凑热闹去了。所以整栋楼现在唯一的声音只有他俩的脚步声。

分的房子在三楼,关门下楼的过程中肖文渊简单和她说了一下邻居的情况:每层楼有六家住户,屋子的格局都是大差不差的。这边住的都是厂里的高层,因为都接受过教育,相对来说素质会高一点。

她家左边是厂里的会计小刘和工会杨主任,两口子目前只生了一个孩子,小男孩杨帆还正是调皮的阶段,现在院子里声音最大的就是他了。

她家右边是厂里的人事科王主任,她媳妇杨大美纺织厂的工作给了她家姑娘,这样就避免了下乡。至于老二现在还是小学刚毕业,整天带着一群小萝卜头院子里疯玩。

她家对面是副厂长杨立新,他媳妇王美娟是厂里妇联的干事,两口子都是大忙人,所以杨立新父母就过来照顾孙子孙女。俩小孩就差了两岁,都在上小学。他家是整层楼住房比较紧张的的了。

还有两户是厂里另外两个高层,家里妻子都没有工作,走得比较近,而且这俩媳妇都有点碎嘴子,说这个的时候肖文渊有点不太自然。可能是第一次背后说别人,他努力保持镇定继续说道:“这俩个嫂子你就保持明面的关系就行,别走太近。”

顾安安稍一侧头看出了肖文渊的不在然,这样背后说人对于一个素来严肃的人来说,是一个难得的破例了。虽然这些对于一个混迹过现代职场的人来说,人际沟通就不是个大问题。但是肖文渊肯和她说这些,顾安安心里还是一暖。

心里舒服了,顾安安自然脸上也很是欢喜。扬起笑脸对着肖文渊说:“你放心吧,你说的我记着呢,要是有啥不懂的我就来问你。”

见顾安安都听进去了,肖文渊也是略微放下心,“好!欢迎顾安安同志随时和我交流!”

两人四目相对,眼里都是笑意。最后还是顾安安忍不住害羞率先挪开了视线。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这就到了一楼。顾安安瞬间战意昂扬,走入了这辈子第一个战场!

敬酒当天是女配开始发疯的第一个点,如果今天不按照这些来。是不是说明书里的剧情也是可以改变的?越想这些顾安安越是有斗志,能不能活命就看这一天了!拼了!

下了楼来到院子里,他俩还没出声瞬间就被人看见了。“新郎新娘子来啦!”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大喊一声。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顾安安便觉得满院子的人都瞅着他俩,眼神里全是揶揄。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顾安安觉得自己像是个动物园里的猴子,全是围观看热闹的人。

虽说也算是见过现代大场面的人,但顾安安也忍不住羞涩,脸颊慢慢变红,她也情不自禁低下了头。

“哎呦,新娘子怕是害羞了!”

“你这话说的,这新媳妇肯定羞啊。你还以为像是我们这样的老大妈啊哈哈哈……”

“哎哎哎,你是大妈我可不是啊!”

“般配的唉!听说是制衣厂的干事呢,工作也好,家里听说也不错的。”

“她爸啊,是技术科顾主任,八级工工资!亲哥在部队里,这家里还不好啊!诺,她爸房子分的早,不在这边。就二号家属区那边呢!”

“呀,这离得近,娘家也能顾上她!再说公婆自己分房子了,也不和小夫妻住一起。真好命啊。”

“可不是呢,李医生说了不管小两口怎么过日子,只要给她生个孙子孙女就行!”

“哈哈哈,这上面没人管着,这孩子还不说来就来啊。嘿嘿……”

“哈哈,你这老太婆净是说些不着调的话……”

也有女同事开始讨论顾安安裙子的款式了,显身材不说,又不会太出格,这结婚穿肯定又好看又有面儿。这马上结婚的人顿时心动了,想着之后打听一下顾安安是哪家百货商店买的。

“……”

眼见周围的声音越来越**,顾安安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原地爆炸了!她不由得轻轻拽了拽肖文渊的袖子。

肖文渊略微俯身,用只能她听见的声音问:“怎么啦?”

顾安安也是小小声,“我们要不去爸妈那里吧。”

一低头就是她两个网站色的小耳朵,肖文渊一细听周围的动静便明白了。轻笑出声,“好,听你的。”

说完便揽着她的腰穿过人群往主桌那里去。人群自动给他们留出一条小道,一边看着他们走,一边兴高彩烈的继续讨论着。

实在是这个年代的娱乐太少了,一件事就能使人们讨论很久。更何况是机械厂家属院响当当的两个人定亲了,这桩婚事从刚开始定亲就在两个厂子里一直被人热议。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10:10
下一篇 2022年7月30日 pm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