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湛风云枣核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湛风云枣核子精彩小说

长篇游戏动漫小说《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男女主角湛风云枣核子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枣核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慢节奏➕日常(小热血)➕成就系统+前期在山贼寨营皮,后期全世界皮】
“五年,整整五年了………..嗐~~”
湛风云靠在木栅栏上,望着空中飘落而下的皑皑霜花,不禁感叹一声
雪地上陆陆续续地有人踏着冰雪走进一栋散发暖光的屋子里,冬冰麻鸟点立在树梢上,叽叽喳喳地叫唤着
从北方冰原袭来的寒风让站在高处的湛风云全身打颤
他合拢双臂放于胸口,急匆匆地推开破旧的木门
“嘎吱——”年迈的木门发出喑哑哀鸣声,狭小的屋内只有一张木床和一张书桌
木床上的白色棉被忽然动了一下,随即一个小脑袋从棉被中探出,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湛风云坐在床边思付着,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亚麻长袖,里面套着一件亚麻短袖
裤子也只穿了一件鹿毛长库,还有些短小,露出他的苍白的脚裸………..

小说: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枣核子

角色:湛风云枣核子

《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小说是作者“枣核子”的倾心力作。以下是《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内容介绍:“你不是参加狩猎测试了吗?那个山贼教头把你送到这里。说是如果你活下来,5个银币就作为你这次参加测试及格的奖赏。你躺在这里治病也要钱吧,所以我看你年纪小的份上还特意给你打了五折。”大叔坐在木藤椅上悠哉悠哉地说着。“我靠,这么黑心的吗?大叔,5银币㖿!”湛风云很是抱怨,5银币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的500rmb,虽然一个月不能顿顿吃到肉,但也能稍微改善点伙食……

评论专区

超级U盘:丫的这个书由于通篇的借用资料成了干草,想评个毒草都不行啊,什么坑爹玩意,已经干出了境界

指南录:更愿意看他的穿越书,可惜这本只搭了个边,这本之后更加没影了

帝国与权杖:女强文,非言情。女主三无少女,主要讲军队战争。

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

《海贼!从山贼开始称雄》精彩片段

第四章,莉莉安娜

“你不是参加狩猎测试了吗?那个山贼教头把你送到这里。

说是如果你活下来,5个银币就作为你这次参加测试及格的奖赏。

你躺在这里治病也要钱吧,所以我看你年纪小的份上还特意给你打了五折。”

大叔坐在木藤椅上悠哉悠哉地说着。

“我靠,这么黑心的吗?大叔,5银币㖿!”

湛风云很是抱怨,5银币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的500rmb,虽然一个月不能顿顿吃到肉,但也能稍微改善点伙食。

在山贼寨营里自己是不允许随便外出的,货币是自己唯一能够搞到食物的方法。

也不算是唯一,还可以从垃圾堆里捡一些食物过来吃。

瘦小的湛风云又打不过别人,抢不来食物,也只能依靠捡垃圾吃为生。

“你在跟我讲价格?赶紧给我滚!待在这个诊所每一分钟都要算钱的。”

大叔霎时就不高兴了,怒斥着湛风云,告诉他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主。

“狗日的,狗娘养的……..”湛风云咽下这口恶气,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捡起穿上。

临走前还不忘对着床上的白发老奶骂一句:“我穿你奶奶个腿!”

随即赶忙逃离这个坑人的诊所。

穿过热闹的街道,湛风云来到自己报名的狩猎测试的小屋。

屋内热烘烘的,湛风云苍白的手臂开始开始慢慢变得红润。

教头一如既往地坐在木扎子上,吃着烤好的动物肉肠。

待在篝火旁的众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眼神扫视着湛风云,像是要用眼神将他身上的衣服扒掉一样。

还没等到湛风云开口,教头便说道:“小子,你居然还活着?我还以为你死掉了。”

“教头我现在很渴,先给我一杯水喝好不好?”湛风云嘴里干干巴巴的很是难受。

教头也不是吝啬的人,叫住一个山贼青年:“你,去给他倒一杯麦芽酒。”

“好的好的。”山贼青年虽然鄙夷湛风云这个穷小子,但还是照着教头的命令去做了。

很快一杯冒着气泡的麦芽酒就递到了湛风云的手上。

欧洲这边还像是不喝热水的,一般只喝量酿酵好的酒类。

口渴的湛风云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一口闷了,发酵的酒气让湛风云不禁打了个饱嗝。

麦芽酒里的酒精让湛风云有点胃痛,估计是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一口气喝掉这么多酒导致肠胃也不舒适。

以前都是自己找点柴火,去舀点溪流水来烧白开水喝的。

毕竟酒精不是好东西,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果汁也喝不起,只能烧点白开水养养身子了。

湛风云缓了缓神表示:“是不是你把我带到诊所治疗的?”

教头嚼了口肉肠,想了想,说道:“没有啊,不是我带你去的。”

“是吗?那是哪个教头带我去的?诊所的医生太黑了,坑掉我五个银币,这次狩猎测试我才一共就赚五个银币。”

湛风云蹲在地上,抱怨着。

“山鹰队的教头是克洛洛,应该是他带你去的,至于五个银币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教头和湛风云有声有色地聊着,这让周围的山贼青年很是惊讶。

要知道这位教头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坏家伙,就连他的亲生母亲都给他一刀咔嚓掉。

平时还真没有几人敢这样和他讲话。

纽扣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湛风云见周围的人都说话了,突然有些不适应。

大家都是怎么了吗?突然安静下来的环境整得湛风云有些不知所措。

教头吃着肉肠,酥脆的咀嚼声从他的口中传出,周遭的人依旧沉默不语,似乎都等待着湛风云的开口。

湛风云也不知道该说些啥,只能战术挠头:“那啥,我我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湛风云就拿着酒杯溜出大门。

踏过茂密的竹林,湛风云来到一座破旧的木楼前,这是自己居住的地方。

山贼长老们也不想修理这个地方,于是这里就荒废了。

当然住在这边也是不安全的,夜晚有时也会有其他的流浪山贼过来睡宿。

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湛风云来到三楼,将鹿毛长裤里的黄铜钥匙取出。

打开防盗门锁,屋里空荡荡的,哑巴女孩莉莉安娜也不知去了哪里。

湛风云将凌乱的被褥整理好,便坐了上去。

“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贫穷。”湛风云握了握自己的手掌,似乎比以前更加有力了。

“哐啷——”破烂的天花板上传来声响,清脆的脚步声延续到墙角。

一位瘦弱的女孩从墙角的窟窿洞里钻出。

“莉莉安娜,这几日还好吗?”湛风云从床上起来,想要去搀扶她。

女孩全身结满了冰霜,枯黄的棕发也被冻成冰棍,湛风云连忙将其抱到床上,为她盖上棉被。

女孩从破烂的亚麻长袖里掏出被咬过一口的粗粉面包递给湛风云。

“我不用,你自己吃吧。”湛风云将面包掰成小块喂到她的嘴里,又将自己身上的毛绒衣物脱下为她穿上。

没有衣物保暖的湛风云也只能躲进被窝里保暖。

女孩侧过身子比划起手语表示:你这几天去哪了?不是说会很快回来的吗?

“抱歉,莉莉安娜让你担心了,我下次一定会早点回来的。”

这个女孩和湛风云的处境差不多,她也是被家人无情抛弃,每天只能在垃圾堆里捡点垃圾吃。

二年前,那时刚刚出道捡垃圾的湛风云看她可怜兮兮的,于是就上前搭几句话。

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哑巴,能听懂别人说的话,自己却因为身体各方面的原因不能说话。

于是和湛风云打起了手语,虽然她做的手语毫无章法,但多多少少能够看懂一些。

于是湛风云便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从那天以后她就把自己带到这间屋子里来住。

湛风云从她的身上的疤痕看出,她经历的风雨不比自己少,同病相惜的他不由地伸出手轻抚着她白皙的脸庞。

有了湛风云的陪伴,莉莉安娜安心不少。

她闭上了棕榈色的眼眸,像只猫咪沉入夜的怀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