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寻易念(南寻)全集免费阅读_《南寻》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南寻》,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南寻易念,是著名作者“墨倾辞”打造的,故事梗概:【校园+甜虐+纯情,清新诗意风,真实故事改编】
易念是南寻的网恋男友,却机缘巧合成为了她的同班同学,而南寻并不知道他的存在,还稀里糊涂认错了人果不其然,一番虐恋纠葛接踵而来……

小说:南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墨倾辞

角色:南寻易念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南寻》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墨倾辞”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西洲是南寻在K歌软件上认识的歌友,有聊过挺久了。他是南寻在网上遇到的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理想型”,但最近,南寻却突然发现,他们的距离并不远。南寻第一次认识西洲时,少说也是小半年以前了。那时他还叫“前引号”。追溯起来,那还是今年冬天,二月……

评论专区

龙魂武士:上古盟约产生的龙魂武士构成了诺兰德人类社会的基石,散落异域的明人后裔只能以炮灰的身份苟延残喘,在这个世界面临着毁灭的危机时,现代灵魂穿越而来的主角作为一个明人要力挽狂澜。

吾皇万岁:第一个评论!

无限死亡领域:内容不多,主题深刻。 掐头去尾,从主角无记忆开始,一个封闭房间被要求接受任务穿越世界,获得点数,写任务报告。其实就是缸中之脑的体现,他是本人的记忆副本。被要求做枪手代笔。

南寻

《南寻》精彩片段

第5章 西洲(上)

西洲是南寻在K歌软件上认识的歌友,有聊过挺久了。他是南寻在网上遇到的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理想型”,但最近,南寻却突然发现,他们的距离并不远。

南寻第一次认识西洲时,少说也是小半年以前了。那时他还叫“前引号”。

追溯起来,那还是今年冬天,二月。大冷天的,南寻也懒懒的,只想待在家里,便无聊玩起手机K歌软件。南寻虽然不喜热闹,但偶尔会哼唱些歌。于是随便点了几首歌唱了,听了一听,倒觉得还不错,又不好意思分享给家人朋友,就只好让那些歌待在个人主页自生自灭了。

南寻正不知唱什么歌,翻翻找找时,无意间点开了一首《青柠》,欣喜道:“这首歌好甜。”便扶好耳麦,唱了一段。

忽然一阵男声传来,低沉通透却又偶尔喑哑。

南寻闭上眼听了几句,点头欣赏,忽然惊道:“怎么有别人的声音?”仔细看时,才发现自己是不小心加入了其他人的合唱。南寻正唱得兴起,也便不退出了,轻轻柔柔地唱完,发布了出去。

明天就是“2·14”西方情人节了,南寻懒散地扫视着朋友圈里纷纷扰扰的“小情侣”们蓄势待发的姿态,而自己从未体验过那丝毫心动的感觉,只能在寒夜吁吁中独自把玩手机,忍不住也发了一条:

“最让人伤心的事,大概就是明天的情人节了吧。”

“要合唱一首《因为爱情》吗?”朋友圈刚发出去,忽然K歌软件弹出了消息,发信人是昨天《青柠》里的那个男生。

南寻见了,心中稍稍宽慰,便回复道:“好呀,我们一起吃狗粮。”

在这之后,男生加上了南寻的QQ,南寻正愁没有人聊天解闷,也就同意了请求。

“你叫南风,那我怎么称呼你好呢?/调皮”男生问道。

“你可以叫我男人哥,也可以叫我疯子姐。噗哈哈哈哈!”南寻忍着笑,敲下了这些不太像她的话。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意姐?大意?小意?哈哈哈哈。”

“那你的名字是啥意思呢?怎么只有一个前引号?/疑问”

南寻发现,一到了网上,她就会比现实中的话更多得多。

“因为我感觉人生就是一个故事,需要本人亲自去讲。在没有遇到我的那个她之前,我只是一个前引号。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时候变成双引号。/呲牙”

本是为了解闷,可聊过几天后,南寻惊讶地发现,这个叫前引号的歌友,也是网友,与自己有着一些“异曲同工”之妙。比如聊到性格,二人都是那样被动的人,都喜欢唱歌,一些汇演时却从不主动报名,往往是在周围同学的撺掇之下才勉强上台。

“说来勉强,其实也并不勉强。”前引号常用一种戏谑的口气说,“很多时候,被拥上去展示反倒顺了自己内心的意,但就是不主动出手。/滑稽”

“所以呀,我们这样的人,本就是矛盾的统一体。”南寻慨叹道。

“是吗?那我考考你,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坏笑”

“啊……啊啊,我好像忘得差不多了。/委屈”

“所以啊,矛盾的对立统一归根结底你知道是啥嘛?”

南寻一愣道:“是啥?”

前引号的语气似在莫名狂笑:“归根结底,你是个小怂蛋!小怂蛋!”

南寻噗嗤笑了,娇嗔道:“不正经!不正经!”

聊到此处,南寻突然发现自己在“娇嗔”,自己好像说了好多的话。果然,在网络上,一切都能放得开了。她和前引号天南海北、天涯海角的聊,一些现实生活中说得出口的说不出口的,通通都涉猎了。

虽说日常生活也没什么太大的不顺,也说不上压抑,但总觉得不畅快,这些天来,南寻第一次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彻底通透与愉悦。那些日子快乐而纯粹,现在回想起来如梦似幻。

“你也是新开省的?/惊讶”前引号有些意外。

“我是兰城的,你是哪儿的?”

“你是哪个学校的?”

“兰城一中。你呢?”

“我是春城的。哈哈哈,可惜我们没有在同城。”

数不清是哪一天了。总之有一天,屋内飘进来很多白绒绒的柳絮。前引号忽然问:“小意,你说有生之年,我们有可能见一面吗?”

“见面?”南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定格了,她从没想过这么务实的一道问题。“我们?”

“我们如果同城,同校,甚至同级,就好了……如果我们不异地,是不是就没这么多阻碍了?”

南寻有些懵,看着这些混乱而又深情的话,尤其是看到那个“异地”,她有些惊诧,但眼眶又酸酸的。

已经从冬天到春天了。这几个月里,他们虽然仅限于文字交流,却聊了很多很多。唯一的照片是她“年轻”时传到K歌软件里的一张“非主流”自拍,加上前引号好友后,就匆匆删掉了,但前引号声称已经保存。具体保没保存,南寻也便不清楚了。

在南寻心里,前引号只是一个虚拟的网友,充其量是一个人生的过客。

她虽然也沉浸于和他谈天说地,和他聊到深夜,和他分享日常,他们隔得也并不远,但当他说到“见面”“异地”等一些于她是里程碑式的词汇时,她一时反应不过来。看向窗外,就仿佛天上的云团忽然握在手中一样的虚幻,一样的不可能。

“小意,你的‘理想型’是不是身高180+,体重恰到好处,做事温和细心,做饭是个大厨?”

南寻见他都押韵了起来,不禁在三次元世界中噗嗤一笑,然后打字道:“是呀。”

“我这张图满足你吗?”前引号发过来一张照片。

点开看时,是一片寥廓的苍空旷野之间,钉着一位高而清瘦的少年背影。身后的乱草中,摆着一个水果大蛋糕,蛋糕中间,绘了一个正可爱微笑的小南瓜。

南寻脑中一片空白,不知怎地发过去一条消息:“你很好,但我们终究只是网友。”

那边静默了十几秒,缓缓显示出“对方正在讲话”。

一条语音凭空而至。

“小意,生日快乐。不知何时,我便已为你沦陷了。”

南寻浑身一震,她自己都忘了这件事。她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心中一片大乱,不知是惊是怕,是悲是喜。

“我也真的,挺喜欢你。”她呜咽着发送过去这条语音。

“我衷心祝福我的小意,早日找到她的‘理想型’。”前引号的这条语音居然带着一丝哭腔。

从那天以后,二人仍然断断续续地聊天,但频率愈发少了,前引号的玩笑话也少了,愈发矜持了。

南寻知道他也在难过。

她有些悲伤,却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