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二雪里睡觉(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_(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是作者“雪里睡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二雪里睡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楚二意外绑定系统,当即被身为穿越者的公主识破并追杀
见到未来老婆的第一天,岳父当场去世
系统bug重重,为了成功激活系统,主角竟被活活打成残废
为了报仇雪恨,混成顶级大厨
若不是孟伯之女甚美,堂堂七尺男儿,又怎会认贼做父,接管数十万大军?
若不是放不下亿兆生民,我楚二又怎会登基称帝,富有四海呢?
全是公主你逼我的啊!

小说: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雪里睡觉

角色:楚二雪里睡觉

经典奇幻玄幻小说《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雪里睡觉”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楚二本能地觉得奇怪,越是不让他走动,他便越觉得危险。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悄悄将窗户开了一个缝。“吱呀”一声,小姑娘将两扇窗一齐打开了,一本正经地说道:“怕什么,又不是做贼。”楚二顿时觉得眼前的小姑娘是个魔鬼,因为孟婆汤没起效用,他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过去的往事。“我到底是在哪儿?”他喃喃道……

评论专区

轮回乐园:杀杀杀,爽!杀杀杀,好爽!!杀杀杀,爽翻天!!!杀杀杀,有点无聊。。。。杀杀杀,这套路有点眼熟。。。。。杀杀杀,跳看好像也没什么影响。。。。。。杀杀杀,弃。

无限武侠梦:老实说,个人对这书的评价始终只有干粮-,一堆没看过的副本,看得累得狠

裙下之臣[快穿]:更新太慢,再养养

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

《穿越者出现,系统绑定本地乞丐?》在线阅读

第3章 光速去世

楚二本能地觉得奇怪,越是不让他走动,他便越觉得危险。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悄悄将窗户开了一个缝。

“吱呀”一声,小姑娘将两扇窗一齐打开了,一本正经地说道:“怕什么,又不是做贼。”

楚二顿时觉得眼前的小姑娘是个魔鬼,因为孟婆汤没起效用,他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过去的往事。

“我到底是在哪儿?”他喃喃道。

“当然是听风郡咯,这儿是白河哨所。”小姑娘很认真地答道,一抬眼,楚二已从窗前消失了。

“你放开我!”楚二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被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姑娘狠狠抱住腰,自己还挣脱不了!

“我有危险!孟婆姑娘,你也不希望我有事吧?那两个黑袍修士是坏人!”楚二见过那两个家伙,他们是太子殿下的贴身护卫,曾出手捉过一只小白猫。

现在,他们正在村外白桦林的边缘与小姑娘的父亲交谈,身边还围着一圈身披甲胄的戍边兵士!

“沃日你大爷的公主!”楚二怒骂道,那两个黑袍护卫不可能会死,他也肯定还没死,一定是公主派人追杀过来了。

“你大爷的公主!”楚二拼命骂道,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孟婆姑娘的小手。

“他奶奶的,我竟然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楚二只好坐下来喘气。

“不要怕,我父亲是很厉害的人物,他一定会保护你的。”小姑娘拍着胸脯说道。

“你父亲再厉害能有公主厉害?等会我就要死了。”楚二生气,又踹了白猫几脚。

白猫委屈地“喵喵”叫了几声,慢腾腾地挪了身子,在床上躺下。

楚二心中火起,心想我打不过公主和小姑娘,难道还打不过你吗?

他正要出手,小姑娘却伸出一双纤细的小手,将白猫抱在了怀中,人猫相映成趣,十分可爱。

“你不要碰那个东西,会带来厄运的。”楚二说道。

若是平常猫狗,只要不跟他抢食,他绝对不会打杀,可这只白猫不同,自从它出现并对他紧追不舍,他就没走过好运,已经跟阎王打过好几回交道了。

“你不要瞎说。”小姑娘轻轻抚着小猫的毛,模样十分慈爱。

这时,窗外传来一声爆响,众人定睛看时,却是白河营都尉孟仲被神秘黑袍修士打伤,除了一条大腿,什么都没剩下。

“父亲?”小姑娘一愣,白猫从怀中滑落,人已经踉踉跄跄地翻窗出去了。

“父亲!”她悲呼,赶向村外。

楚二一阵惊愕,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回看屋内,白猫已然无影无踪,他便急忙追了出去。

村庄内外乱作一团,号角声由近及远传去,很快,一队装备精良的士卒翻过山坡,朝村庄对面赶来。

任谁也想不到,这儿竟是天帝国北部边境的屯兵重地,仅是驻扎在这一营中的,便有整整两千名精锐武卒。

而且这个世界灵气充裕,修士以亿万计,筑基期的修士竟有百万之众,因此精锐部队的士兵修为都在筑基期以上!

两名黑袍修士平日里在京城作威作福惯了,见孟仲上来与他们理论,不由分说便将其打死。

“散修在我们眼中,与野狗无异。”这是他们的原话。可他们怎知孟仲并非散修,而是朝廷命官,这下子惊动了大营中的兵士,向他们寻仇来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们虽然半只脚踏入了元婴期,可也不是这么多修士的对手,顿时身形消散,湮灭于虚空中。

“他们,杀死我父亲!”小姑娘哭喊道,她年纪与楚二仿佛,却亲眼看见敬爱的父亲死在自己面前,心都快裂开了。

“孟子姑娘莫怕,我们定为都尉大人报仇。”众兵士一齐说道,随即,一张大网铺天盖地撒下,正落在黑袍修士隐去的白桦林中。

大网落下,压得白桦树纷纷倒塌,一座方圆二里的大树林,竟在顷刻之间化为平地,栖息于其中的一切生物,都灭绝了。

“收!”众兵士一齐喊道,他们常年与北方的虎狼族作战,战斗经验丰富,配合协调,转瞬间便将大网收回,楚二隐隐可看见网中有两个挣扎不休的人影。

“好家伙,孟姑娘的父亲是为我而死了。”楚二想,要是自己落在两名黑袍法师手中,下场一定远惨于孟仲都尉。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见小姑娘面容扭曲,双目哭得红肿,楚二宁愿自己去死。

可为什么黑袍修士非要杀死孟仲呢,这是他所想不明白的。

这时,战况又有了变化,两名黑袍法师不知使用了什么邪术,竟在大网中合二为一,变成头顶尖角、面容狰狞的厉鬼模样,然后活生生从大网中挣脱了出来。

厉鬼仿佛失去了心智,挣脱之后手中不停放出各种强绝无比的法术飞弹,飞弹所到之处,大地塌陷,一切化为齑粉,几间房屋转瞬间被毁,连带着无辜的群众,亦死于非命。

这时,一枚强大的法术飞弹落下,按照法阵相互配合的一支十人分队立即被轰为血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好,他们结合之后,修为已突破元婴期,我们不是对手。”有兵士说道。

“念在无知,可饶你们一命,若是继续顽抗,待我们亮出身份,定诛你们十族。”狰狞厉鬼大声说道。

“变阵!变阵!将战兽拖上来。”有人居于中军,坐镇指挥。

孟仲是他们爱戴的老将,竟毫无理由地被格杀在营房外,即使是朝廷也不敢如此,众兵士毫无顾忌,立马变换阵形,协同对敌。

见小姑娘哭得伤心,楚二犹豫片刻,放弃了逃走的想法,走上前去,摸了摸她的背,正想安抚几句,小姑娘却被一个中年贵妇抢入怀中,相拥而泣。

“我就出门打了会骨牌,你爸爸怎么就没了呢。”贵妇哭声不停,妆容散乱,虽有千般姿色,脸上却只写着悲伤。

楚二愣了片刻,认定这美妇就是小姑娘的母亲,他便倒退了几步,决定逃跑。

追杀他的势力属于皇族,地方兵士不可能是公主和太子的对手,时间一长,楚二定然遭殃。

他虽对小姑娘心怀愧疚,却也无可奈何,只因他只是个流浪汉,身无一物,没有什么可以补偿她。

“再见了,孟姑娘,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为你报仇,也会亲自来向你赔罪。”

楚二觉得,这几天真是倒了霉运了,自己受罪倒也无话可说,因为他生来便是受罪,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可牵连别人,就让他于心不忍了。

现在离开,或许可以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

楚二这样想着,心声却被中年美妇听见了。她止住哭,厉声说道:“你不能走。”

楚二纳闷,怎么是个人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我夫君不是个冲动的人,他今日有此下场,定然有特殊的隐情。既然你心怀愧疚,不如跟着我去见一个人。”中年美妇双目也已红肿,说话时却很镇静,一看便知不是平凡之人。

“见谁?”楚二大骇,觉得事情越发地不平常了。

他只是个乞丐啊!

“北方三郡的军政首脑,骠骑大将军、高国公孟伯。”

“孟伯。”楚二轻叹,在北方三郡,孟伯之名如雷贯耳,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有时候,甚至比皇帝的名号还管用些。

见楚二不答,中年贵妇依旧和小姑娘相拥而泣,哭喊声撕心裂肺,闻者无不落泪。

……

“糟了,他们还留有后手,快将平民们转移出去。”战阵中又有人叫道。

楚二极目远眺,白桦林此时已沦为一片废墟,废墟之外,一队队金盔金甲的卫士骑着战马,遥遥赶来,旌旗蔽天,声势震天,真不知有多少人马。

“这是……太子的皇家卫队……”楚二真不知说些什么,他只是一个乞丐,根本不值得如此大费周章。

除非,皇家卫士与北地边军间的火并还另有隐情。

但无论如何,这些事情暂时与楚二无关了。

白河哨所的居民并不多,二十名士兵奉命将他们转移到百里外的另一个哨所,乘着小鹏鸟,不出半个时辰,便到了。

将居民交付给当地守军后,士兵们按照中年贵妇的要求,换乘铁马,快速赶往冰陨郡。

据中年贵妇所知,冰陨郡是大将军孟伯的驻地,现在她的丈夫死了,她让孟伯给自己讨个公道。

第二日早晨,他们一行人醒来,正准备上路,突然听得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从东方传来,林间的积雪纷纷抖落,天地亦似在震颤,其威势,令众人心惊。

“看这个动静,人数不在万人之下。”一名老兵沉着地说道。

楚二自有记忆来,只在落雪城的笑柳街、芙蓉街地面上行走,出远门,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阵仗,不禁有些害怕。

不仅是他,二十名牵着铁马的士兵都屏住了呼吸,耐心等待着林中的大军出现,孟子小姑娘一路上眼睛哭得通红,目光有些呆滞,只有中年贵妇一脸冷静,仿佛看透了生死。

不多时,林木倒塌,一彪军抢先闯来,领头的白袍小将厉声说道:“是谁阻挡大将军出行?”

众兵士见是自己人,顿时松了口气,楚二见此,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心想这几天怎么总出新鲜事。

“可是骠骑大将军、高国公孟伯出行?”中年贵妇沉着问道。

“你是何人?竟敢直称大将军名讳!”小将枪一横,出言叱问,很是不悦。

“我是他的弟媳,孟仲的妻子崔怡。”

“原来如此,请夫人恕罪。”小将翻身下马,向崔怡请罪,嘴里说道:“听闻都尉大人噩耗,大将军星夜起兵,正要去报仇雪恨。”

“我要见大将军一面。”

不多时,大军赶来,中间的一个跨坐在金黄猛虎上,身穿白盔白甲,身材魁梧,气度不凡,正是骠骑大将军孟伯。

贵妇见了孟伯,身子立即一倒,正好被他接住,红肿的眼睛中早已涌出泪水,大声哭诉着,要大哥为他们报仇。

“这是自然。据情报所说,太子的皇家卫队出手,救走了两名黑袍修士,我现在亲率大军,明日便可进抵落雪城下。”孟伯声音雄浑,目光锐利如鹰,一面安抚好弟妹,顺带着往楚二身上扫了两眼。

楚二仿佛羔羊入了狮虎的口中一般,差点在孟伯目光的逼视下倒退了两步。

“情况我都已了解,现在赶紧行军,不要让那两个贼子逃掉了。”孟伯正要翻身上马,却看见一旁的孟子小姑娘,脸上立即露出慈爱之色,说道:“孟子小姑娘都长这么大了。”

他伸出一张巨大的铁手,慈爱地在孟子小姑娘脸上摸了摸,随即将她抱起身,置于马鞍上,与她同骑,随即下令道:“急行军,必须在一日一夜内赶到落雪城下。”

秋日的上午,空气肃杀,落雪城的护城河比往日宽了两倍,吊桥被高高抬起,城门紧闭,城头上站满了金盔金甲的卫士,他们神情严肃,一动不动,令人望而生畏。

城外,黑盔黑甲的精锐戍边大军分四路围住了小小的落雪城,即使飞鸟也不能出城。

“他们竟将朝廷派驻的守城军队赶了出来?”孟伯在自己的中军大帐中,随手摔碎了一个酒杯。

“是的,公主殿下她……”

“她怎么了?别在大将军面前吞吞吐吐!”帐前的白袍小将出言叱道。

“公主殿下说大将军久怀异心,图谋不轨,孟仲将军的死只是一个下马威,劝将军自重。”这人是落雪城中的守备,楚二见他平日里威风八面,觉得大丈夫无过于此,今日却在孟伯将军面前抖得跟糠筛似的,顿时觉得他不过如此。

众人的注意力却在另一件事上。

这公主是什么来头,敢如此出言不逊?怕是他老子来了也不敢这样乱说吧!

出乎众人意料,大将军并没有一巴掌拍碎帅案,而是颇为冷静地下令:“不必等待交涉的结果了,令大军四面攻打,一个金盔金甲的人也不要放过。”

众人心中惊呼:朝廷果然对北方三军下手了,对他们这些戍边的将士们下手了,而大将军如此做,无疑坐实了反叛之名。

可当今皇帝昏庸,边军与朝廷间早有嫌隙,这一仗,终有一日是要爆发的,可谁也没想到,战争来得这样之快。

“将军,我们对虎狼国的进攻怎么办?”白袍小将出列问道。

经过数年的精心准备,北方边军终于积聚了足够的力量,准备对虎狼国发动全面进攻,一举捣入狼窝虎穴,永久清除这个强大的边患。

太子出行至北方,正是为了劳军,以缓和朝廷与边军的关系,同时商谈具体事宜。

可太子住入落雪城行宫不足五天,北方三郡的大将军的亲弟弟就被人杀死了,而且证据确凿,正是太子的皇家卫队所为。

这不是劳军,这是挑衅,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行为早已超出了挑衅的范畴。

——这是摆明了来告诉你:朝廷要收拾你了!

“报!城内的皇家卫队分四面突围,攻势甚猛!”城池四面各有探子来报,太子的人抢先发动了攻击。

“欺人太甚!”孟伯终是没忍住,一掌劈碎帅案,说道:“看来朝廷是拿我当反贼了,诸位将士们,诸位兄弟们,我们共举大事如何?”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4:10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