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冤家休想逃)陈偲曼苏瑾衍_(陈偲曼苏瑾衍)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致命冤家休想逃》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陈偲曼”,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猫鼠游戏是他俩的宿命,你来我往间连呼吸都火星四溅爱和恨的交织,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贪婪与阴谋的角逐,都成了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天生宿敌,致命游戏,有种你就搞死我!

小说:致命冤家休想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陈偲曼

角色:陈偲曼苏瑾衍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陈偲曼”的新书《致命冤家休想逃》,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苏瑾衍微微一愣,须臾也低低笑了起来,抬眸亦是一副倨傲的样子,“陈偲曼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想让我爱上你,做梦去吧!”他不由分说的拉起陈偲曼的手腕,将她塞到车里,将几个纸袋砸到她的身上冷道:“把衣服换了,奶奶要见你,要是你敢乱说话,会有什么下场不用我说了吧!”陈偲曼也在气头上,哪有那么听话,反手就将纸袋砸到了苏瑾衍的身上,“我不穿,我这件衣服好得很!”苏瑾衍火蹿了三尺高,他想直接掐死陈偲曼一了百了,可对上陈偲曼视死如归的表情时,却不想如她的愿!他阖眸冷静了一下,扯了扯领带,随手解开了领口一颗扭扣。只要跟陈偲曼在一个空间里,就好像空气都变得稀薄了,他总感觉喉咙紧的喘不过气来。苏瑾衍深呼吸从储物箱中取出一份文件扔了过去,“把衣服换了,我给你一次跟我讨价还价的机会。”本来陈偲曼是非常不买账的,可是那文件上的一张照片瞬间让陈偲曼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她手忙脚乱的打开文件袋,迅速的翻阅了一下资料顿时脸色煞白,想都没想就将纸袋取了过来……

评论专区

我有一个大世界:装逼装的我尬的说不出话来,一亿多拿来买b站会员抽奖送人,,,恶心的说不出话来,我本人也是B站年度大会员,但是真的,跟吃了*一样。哪怕说老套点,做慈善也好,,,

我是大反派[快穿]:超级好看的…………好看到不知道怎么形容,大家去看吧。

我的大宝剑:好多恶俗烂梗,好多章给我一种宅臭味,总评干粮-,但作者我很敬佩,就凭他上本起点和谐跑贴吧,贴吧被封上微信连更八月的精神,就值得加分,个人干粮,但注意,要是不喜欢书的风格,就不要在折磨自己了,赶紧点×。

致命冤家休想逃

《致命冤家休想逃》在线阅读

第20章 车祸

苏瑾衍微微一愣,须臾也低低笑了起来,抬眸亦是一副倨傲的样子,“陈偲曼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想让我爱上你,做梦去吧!”
他不由分说的拉起陈偲曼的手腕,将她塞到车里,将几个纸袋砸到她的身上冷道:“把衣服换了,奶奶要见你,要是你敢乱说话,会有什么下场不用我说了吧!”
陈偲曼也在气头上,哪有那么听话,反手就将纸袋砸到了苏瑾衍的身上,“我不穿,我这件衣服好得很!”
苏瑾衍火蹿了三尺高,他想直接掐死陈偲曼一了百了,可对上陈偲曼视死如归的表情时,却不想如她的愿!
他阖眸冷静了一下,扯了扯领带,随手解开了领口一颗扭扣。
只要跟陈偲曼在一个空间里,就好像空气都变得稀薄了,他总感觉喉咙紧的喘不过气来。
苏瑾衍深呼吸从储物箱中取出一份文件扔了过去,“把衣服换了,我给你一次跟我讨价还价的机会。

本来陈偲曼是非常不买账的,可是那文件上的一张照片瞬间让陈偲曼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她手忙脚乱的打开文件袋,迅速的翻阅了一下资料顿时脸色煞白,想都没想就将纸袋取了过来。
也顾不得是在车上,迅速的换了衣服,苏瑾衍磨着后槽牙看陈偲曼惊慌失措的样子心底五味陈杂!
前男友,霍家少爷,还有这个,叫萧白的男人。
只有提到这些男人时,陈偲曼才能被他抓到软肋,乖乖的听他的话。
虽然威胁陈偲曼这件事还是成功了,苏瑾衍却感觉自己心情更加烦躁了。
陈偲曼换好了衣服便开门见山道:“我可以听你的话,放过萧白,他不过是个单纯的生物学家,东西也不是他给我的,是我骗他我喜欢颜色艳丽的蜘蛛求他送我一只养,软磨硬泡来了蜘蛛,毒素是我另外找人提取的,跟他没关系,你冲我来。

“求?”苏瑾衍眯了眯眼睛,语气中散出不明所以的怒意来,“你这么喜欢求男人?”
陈偲曼冷淡道:“设计陷害你的人是我,你要怪也该怪到我头上,萧白单纯善良,别用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脏了他的生活!”
苏瑾衍一脚刹车,车子在极高的速度下突然停下来惯性惊人,即便是系着安全带,陈偲曼已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甩出去了,疼痛席卷而来感觉肋骨都断了!
她忍不住转头喊了一句,“苏瑾衍你疯了?”
就在她怒吼的当下,隔着车窗,陈偲曼骤然瞪大了眼睛,一辆卡车正朝他们飞奔而来。
陈偲曼惊声喊道,“开车,苏瑾衍快开车!”
苏瑾衍撇过头去看,周围已经有人开始失声尖叫,硕大的卡车穿过宽阔的柏油路猝不及防的朝着他们的车子撞了过来。
他踩了一脚油门,车子蹿了出去,而那卡车竟然急转弯追尾过来,苏瑾衍眸色微寒沉道:“握着把手。

陈偲曼赶紧抬手抓住了把手,身体紧靠在椅背上,嘭的一声巨响,那卡车直接撞了上来。
剧烈的撞击声震得人心肝俱颤,猛烈的冲击力推着车子前行,即便苏瑾衍已经将刹车踩到底,轮胎与地面摩擦升起污浊的浓烟,车子的速度依旧不减。
前面不足两百米,便是一处加油站,若是被卡车推进去,就真如了陈偲曼的愿,想不同归于尽都难。
苏瑾衍迅速拨通了乔杉的电话,冷声道:“乔杉,联系医院!”
他突然转头看着脸色煞白的陈偲曼唇角牵出一丝笑意哂道,“如你所愿,这回真要同归于尽了!”
“苏瑾衍你看,不止是我,多少人想你死!”
与此同时,苏瑾衍突然转动方向盘,车轱辘跟着方向盘的方向迅速的转弯,车身猛地从地面上划出一个九十度的直角,一瞬间原本粘结在一起的两辆车瞬间背道而驰。
卡车巨大的推力加注在车尾上,车子便在浓烟中撞向了身后的花坛……
随即轰隆一声巨响,卡车不偏不倚的撞进了加油站,爆炸以卡车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出巨大的冲击波,浓烟四起,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
乔杉带着救护车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来了一辆救护车,苏瑾衍和陈偲曼正巧被从撞得变形的车子中抬了出来送到那辆来路不明的救护车上!
乔杉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一把拉住了其中一位医生,“你们是哪个医院的?”
余光中,车上的人正拿着一根针管要往苏瑾衍的手臂上注射,乔杉便猛的冲了上去抓住那人的手腕,那人受了惊吓,就听方才的医生喊道,“快开车!”
乔杉带来的医生们纷纷从救护车上跑了过来,意识到事情的复杂乔杉急忙大喊道,“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带走苏总!”
去路被乔杉这边的车挡住,不明来路的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纷纷跳下车,鸟兽般四散逃窜,乔杉派人去追,自己护送苏瑾衍去了苏家的医院。
让乔杉没想到的是,与此同时江城各大媒体竟然不约而同的报道了苏氏集团掌门人苏瑾衍在一场车祸中重伤至今生死未卜的消息,苏氏集团的股票瞬间受到了影响。
似乎所有事情都恰到好处的撞到了一起,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有人暗中操纵,一切的事情都是有备而来!
苏瑾衍昏迷了三天,苏氏群龙无首,一时陷入了混乱,不仅如此,董事会也开始蠢蠢欲动,重新选定集团CEO的提议接连被送到了苏董事长面前。
“董事长怎么说?”苏瑾衍悠闲的躺在病床上一边翻着写满苏氏陷入巨大危机的报纸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乔杉推了推眼镜,“董事长似乎有些动摇,也召集了几个大股东在老宅共进晚餐,只是席间交谈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些日子三叔那边倒是风生水起的很,苏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苏瑾贤去过公司吗?”
乔杉摇头,“目前还没出现。

苏瑾衍目光微沉,轻笑道,“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人家白忙活一场,要是老爷子真能把苏氏交给苏三家倒是件好事,注射器里的东西查清楚了吗?”
乔杉点头,“查清楚了,苏总猜的没错,氰化物。

“呵。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5:14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