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优优青魇(蛇咒)_(蛇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宋优优青魇是悬疑惊悚《蛇咒》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出生那天,爷爷就去世了四周的树杈上,密密麻麻全是蛇在翻涌欢腾为血衣与蛇咒的秘密,成了我最想探寻的事情我以为,我的存在只是为了帮他炼成血衣,可最后的生关头,他却抱紧了我“宋优优,你永远都是我的!”…

小说:蛇咒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宋优优

角色:宋优优青魇

热门网文大神“宋优优”的新书《蛇咒》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知道,再这么问下去,我妈也不会告诉我。于是我假装听懂了,不再问了。她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优优,妈妈不会害你的。”我当然知道她不会害我……

评论专区

十周目:来个仙草平衡平衡

我在东瀛画漫画:这类小说的一个通病,重生者的事业发展起来之后,画(抄袭)漫画真的不是什么性价比高的事情。所以主角们纷纷开始不务正业。

变身在日本卖棺材:据说作者后面复制黏贴了一百多万了骗了一波自动订阅跑路了吧

蛇咒

《蛇咒》在线阅读

第36章 我爸藏起来的秘密

  我知道,再这么问下去,我妈也不会告诉我。

  于是我假装听懂了,不再问了。

  她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优优,妈妈不会害你的。”

  我当然知道她不会害我。

  可我也想保护她,狞蛇咒的秘密,我要是不解决,以后宋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趁着我爸妈都外出的时候,我来到了卧室。

  他们有什么要紧的东西,都会藏在床头柜。

  比如存折,银行卡,以及,不想让我见到的东西。

  我偷了一串爸妈的钥匙。

  确认家里没人,我悄悄打开了抽屉。

  第一个抽屉里放着的全是存折之类,我没仔细翻找。

  翻到最下面一个抽屉,我发现了一本相册。

  那是我从没见过的相册。

  我把它拿出来,翻开。

  里面全是一些黑白照片,有爷爷奶奶的,有年幼的爸妈的。

  虽然记忆模糊,但是大多数人我都能凭记忆认出来。

  只有一个人,我怎么看都想不起来。

  那人我一定没见过。

  因为如此特别的长相,我要是见过,一定会记住。

  那是个男人,看照片上的年纪应该跟我爷爷差不多大。

  他很清瘦,两只眼睛凹陷进去,一张阔嘴紧紧地抿着。

  他长得就好像是要与这个世界为敌一样。

  我翻看着照片,突然,周围有些冷。

  我哆嗦了几下,没理会,继续找着。

  冷不丁的,一道冰凉就贴上了我的大腿。

  我嗖的一下就扔开了相册,差点往后倒去。

  一双惨白的手,贴在我的大腿上,而且还要继续摸下去。

  我吓得浑身哆嗦,满脑子都是符咒在哪里?!

  就在我吓到魂不附体的时候,一团青色火焰出现,逼退了那一双手。

  青魇挽住双臂,站在我身后,一脸的瞧不起。

  “不过就是个附在相册上的小小怨灵,这就能把你给吓住了。”

  我的腿上还残留着刚才的那抹冰凉。

  “我跟你不一样,我当然怕啊。”

  现在在面对青魇的时候,我的胆子多少大了一些。

  “话说我爸妈在家的时候,你可千万别突然出现。”

  我不想让我爸妈担惊受怕的。

  “那你就搬出去。”

  我的确是在考虑怎么搬出去。

  万一哪天我爸妈要是看到青魇,我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

  但现在还有要紧的事做。

  “你看看这本相册。”

  我把它拿给青魇。

  “有没有什么感觉不一样的地方?”

  这就跟缉毒要用缉毒犬一样,要找灵异的奇怪之处,就得上青魇。

  好在他看不穿我心里想的。

  他随手翻两页,停在了我刚才看的那个老头身上。

  “这个人气息不一样。”

  “是跟狞蛇咒相关的吗?”我追问。

  青魇摇头,“照片残留的气息不多,我判断不了。”

  “不过,这人身上阴气很重。”

  我从相册里取出那张照片,背面似乎写了什么。

  把照片翻过来,上面的字让我一愣。

  “摄于二十五号小楼。”

  又是二十五号小楼!

  看来那个地方,上次我真的找错了。

  周老太太那家人有问题,但二十五号小楼的问题我没找到!

  看照片上的年纪,这男人应该还活着。

  我决定去找他。

  可这茫茫人海,我该去什么地方找呢?

  我又低头翻找着相册,终于,在一张照片后找到了他的名字。

  洪杭一。

  他叫洪杭一,他不姓宋。

  这让我有些意外。

  我还以为,会跟狞蛇咒扯上关系的,都会是我们宋家人。

  看来我之前的想法太狭隘了。

  贸然去找,我可能找不到。

  于是我想到了一个人。

  民二婶。

  我说学校有外出调研的活动,然后一个人带着照片回了老家。

  青魇难得心情好,也陪着我一起。

  见到我的时候,民二婶一点都不意外。

  但看见我身后的青魇,她隐隐吃了一惊。

  “青爷,请喝茶。”

  民二婶恭恭敬敬给他上了茶,让他坐在上座。

  青魇面不改色,连回应她一声都没有。

  我心想,你不是不爱让人喊你青爷的么?

  我怎么看你好像还挺享受的呢?

  “你在想什么?”

  他的眼神锐利,扫了过来。

  观察力真是该死的好。

  “优优,你二爷爷的事不是解决了么,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对民二婶说,我想打听个人。

  把照片拿出来,我递给了民二婶。

  民二婶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这是洪叔呀。”

  洪杭一以前也是在村里生活的人,年纪的确跟我爷爷差不多。

  洪杭一年轻的时候,是在戏剧社做皮影戏的,听说他的皮影戏活灵活现,全国各处都有人找他去演。

  年纪大了,他就回到了村里。

  但也只是生活过一段时间,不久后,他就走了。

  “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知道是知道,不过后来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

  民二婶给了我一个地址。

  老十四中教师宿舍。

  一切的源头又回到了二十五号小楼。

  “知道他家是几零几吗?”我问民二婶。

  民二婶摇头,说当时他只给村里人留下了这么一个地址。

  我有些失望。

  过了几秒,民二婶一拍大腿。

  “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不是没有门牌号,是这栋楼就是他的!”

  二十五号小楼,是属于洪杭一的?

  “对,听说那楼旧了,他自己就拿出所有的积蓄全买下来了。”

  洪杭一,是二十五号小楼的拥有者。

  这样一来,就好找的多了。

  从民二婶家出来,我直奔回市里的车。

  要找到一栋楼的主人很简单,只需要问一下门卫老大爷就知道了。

  很快,我就找到了洪杭一的家。

  洪杭一住在一个热闹的小区,房子面积不大,但里面被塞了个满满当当,几乎全是他做皮影要用的那些东西。

  “洪爷爷您好。”

  我尽量让自己笑的亲近可人。

  他眯缝着眼睛,“你是?”

  趁着门缝开了一道,我赶紧挤了进去。

  我撒谎说,我们学校要做一个关于皮影的调研,我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来的。

  我还以为,他应该不会那么配合,没想到他一听,竟然很开心地让我进来。

  但老实说,我不是很想进去。

  因为这件屋子,阴气很重。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6:18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