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旺可口大梨)乡村妙手庸医完整版在线阅读_(乡村妙手庸医)全集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小说《乡村妙手庸医》,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王健旺可口大梨,是作者“可口大梨”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本手是基础,是初心,
俗手是困境,是历练,
惟有妙手频出,方能人生开挂
都说妙手偶得,妙手能丹青,妙手能回春……
然,
妙手也有喝醉的时候,居然和一技艺不精的庸医,混在一起
犹如:猫山王榴莲放进了微波炉里,烤了一个满屋子飘香……
你还看?还要坚持到底?
好吧!
看来你对烤榴莲很感兴趣,或者,已经做好了垂涎三尺,菊花一紧的准备
也罢!
那就从一个倒霉蛋,千里送人头的故事讲起……

小说:乡村妙手庸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可口大梨

角色:王健旺可口大梨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乡村妙手庸医》,它的作者是“可口大梨”。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夕阳真美啊!”“嗯!就像你一样!”“你的意思是,我马上就要不美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冷冷地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子。男的赶忙解释,“不,不,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在我心中,就像晚霞般,绚烂多彩,美艳,不可方物!”女孩勉强笑笑,起身,缓步走到山坡堡坎边沿,抬头,仰望着天空。她太美,一袭黄色连衣裙,衬托出婀娜的身姿。披肩长发,随风轻轻飞舞,仿佛是那天使的翅膀,拍动人的心房,让人神魂飞越,又如醉如痴……

评论专区

第九特区:大碴子味挺重,末世重建黑社会流?看了百来章,先缓缓,感觉跟主流的网络小说不太一样,有上一个十年的味道,让我想起当年看《黑道学生》的岁月。

国医高手:香艳是很香艳尺度也很大,官场写的就太差了,就跟小学生自说自话一样,描写太浅薄,大量灌水状态,还是yy仲马文,女人多也量大管饱,书荒可看ps:后宫+少妇

大替身时代:剧情人物说话啰嗦,正常人谁会一口气说那么多,都不带换气的 -_-|| 还有作者习惯用复杂的话讲简单的事 这就导致了看这本书的时候,很难爽起来无奈弃之……

乡村妙手庸医

《乡村妙手庸医》精彩片段

第1章 别了,初恋

“夕阳真美啊!”

“嗯!就像你一样!”

“你的意思是,我马上就要不美了!”

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冷冷地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子。

男的赶忙解释,“不,不,我不是那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在我心中,就像晚霞般,绚烂多彩,美艳,不可方物!”

女孩勉强笑笑,起身,缓步走到山坡堡坎边沿,抬头,仰望着天空。

她太美,一袭黄色连衣裙,衬托出婀娜的身姿。披肩长发,随风轻轻飞舞,仿佛是那天使的翅膀,拍动人的心房,让人神魂飞越,又如醉如痴。

远远看着,更像是一朵盛开的黄色郁金香。

再细看,连衣裙中间,有一根大红色的腰带,把她纤细的腰身,系出别样的美来。说是楚腰卫鬓,一点儿也不为过;说是盈盈一握,他更恨不得冲上前去,环抱握住,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美丽的背影杀,让男的,情不自禁地从石凳上起身。

他叫王健旺,她叫林红。

俩人都是悬崖村的,年龄都在20出头。

曾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村小到镇上读初中,再到县城里读高中,俩人都是同班同学,关系好得来,被同学们笑称是神仙眷侣,新时代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毕业晚宴上,好多同学纷纷祝福她俩,今后,一定要在一起,给他们班的男女生,带个好头。

只是,高考和上大学,让两人的路,平行了。

“林红,看,前方那条小路。”

“你还记得吗?以前,我们两个背着书包,提着红薯咸菜,走十几里山路,到镇上,再乘车去县城。”

那时,或沐浴夕阳霞光,或享受雨点欢情,一路上,俩人都是有说有笑,快快乐乐的。

曾经,暴雨中,小路上雨雾茫茫,俩人只打一把伞,大胆地把手儿,牵在了一起。

都红着脸,走了老长的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小鹿乱撞的心脏,通过手心里的汗,把彼此的情谊,连在了一起。

那年,王健旺清楚记得,读高二下期,八月补课,返校的一个下午。阳光正好,突然就下起了暴雨。

“那时候,你读书一直名列前茅,也一直是我学习的偶像。”林红没有顺着王健旺手指的方向,看向那条曾经的小路。

她的美眸双眼,仍旧欣赏着变幻莫测的晚霞。

“哎!”

王健旺一声叹息,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说起这茬儿,他学习一直很好,只是,也不知怎么搞的?连续两次高考,成绩都一塌糊涂,就连专科线的分数都没上。

所以,他现在成了高中母校里的一个奇葩,一个笑话。

“假学霸”、“考场综合症患者”、“训练英雄,打仗狗熊”等等标签,也成了他心中的痛。

“或许,每次高考的时候,都衰神附体了。”王健旺自嘲道。

“也或许,我没有上大学的命吧!”

王健旺上前来,站在林红身旁,两人的距离,隔开了有半米远。

王健旺没有信心靠她更近些。

她高考后,到了省城上大学,现在回来,整个人的气质容貌全变了。烫了波浪卷,吊起了一对银亮亮的耳环,脚踩一双细跟皮鞋,怎么看,都不再是以前那个可爱活泼,总爱傻笑的女孩子了。

特别是她今天穿的黄色连衣裙,前面是一浅V型开口。

那开口,恰到好处地,把女孩的性感与羞涩,矛盾地展露无遗。

不看嘛,白皙滑嫩的锁骨,如鱼钩一样,牢牢地勾住你;

想多看嘛,却又看不透彻,只见着胸前的高耸,如同村子对面的山峦,看得见形,看不见山峦里,更美丽的事物。

“林红,你看咱们的村子多美!”

王健旺手指着傍晚的村庄,错落有致地散开在山坳间,村庄前是条河,村庄后面,有一高耸雄伟的悬崖。

悬崖村,也因此得名。

“袅袅炊烟,点点蛙声,还有村旁的荷花池,大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村山色半村湖的意境。”

“这样的美,你喜欢吗?”

林红顿了顿,美眸眨了下,说道:“村子当然美,也是我心中永远的天堂。”

“只是,我觉得这种宁静的自然美,更适合人养老。而年轻人,就应该闯出去,到城市森林里,感受繁华之美。”

“你觉得呢?”

林红把问题抛了回来。

王健旺尴尬了一下,他去得最远最繁华的地方,就是县城。

“读高中时,县城里,车水马龙的,是很繁华。”

“县城?”

林红终于放低眼睑,侧头看了看身旁的王健旺,脸上,浮现出别样的笑容,“我们读高中的县城,充其量,叫热闹吧!”

“你没去过省城,那里高楼林立、霓虹闪耀、科技发达,那才叫繁华。”

林红轻描淡写的一说,犹如一根刺,扎入了王健旺心里。

的确,如果自己考试时,发挥正常些,也应该和她一起,在省城上大学了。

记得,第一次高考前,两人还商量好了,填报支援,要一模一样。

一起大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直到……一起让爱结果,走进婚姻的殿堂。

林红见着王健旺脸有难色,也不安慰,再次远眺远方,说道:“你看,夕阳和晚霞,夕阳是晚霞的灵魂,晚霞是夕阳的翅膀,它们,多么相得益彰的一对啊!”

“只不过,时间再往后,夕阳西下,晚霞不再。它们,都得各走各的路,从此,不再是彼此。”

话里有话,王健旺一听,已然明白了。特别是,林红手指夕阳的时候,手腕上铮亮的手表,乖巧的造型,锦上添花一般,把她的整条手臂,衬托得更加别致。

再看自己,穿着一件花格短袖衬衣,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原本白如雪的运动鞋,穿了好几年,现在怎么洗,都是灰白色的。

林红侧过脸,见着王健旺一脸的木然,一言不发。摇了摇头,双手环胸,冷冷地说道,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了。”

“所以,别给我写信了,我们分手吧!”

王健旺怔忡地看着她,点了点头,一切,如自己预料,在第二次拿到高考失利的成绩后,就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她上午才回家,下午,便迫不及待的约他出来,提出了分手。

仿佛,她放暑假回来,就是特地来告诉他,彼此,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了!

奇了怪!

不是一个世界的,难不成,她上学上到外星去了?今后要到外星上去工作生活?

“你先回去吧!我想再多看会儿晚霞。”

林红早已经侧过脸,冷冰冰的,俏脸上抬,觑看着远方。

“那,我先回了,山风夜凉,你也早点儿回去。”

王健旺怔怔地看着她的侧颜,他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

“林红,咱们后会有期!”

“啊!”

“王健旺,忘了我吧,因为,我们后会无期!”

她冷语,还是没有侧过脸,正眼看他一下。

悻悻然……

王健旺心情沉重地下山去。

再抬头看夕阳,还是那么美: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只是,

夕阳无限好,如同美味青涩的初恋,命中早已注定,那只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殇:还未开始,就已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