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山河解安阳(大周儒生)_大周儒生精彩小说

热门小说《大周儒生》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解山河解安阳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面对疾风吧”,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在那一天,在破案前夕他倒在了血泊中
在那一天,他成为了受牵连即将满门斩首的读书人
在那一天,他直面这个人族与妖族共存又不断厮杀的陌生世界
但对于他而言只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
人刚穿越,全家即将斩首示众,怎么办?

小说:大周儒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面对疾风吧

角色:解山河解安阳

看奇幻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面对疾风吧”的《大周儒生》。概述为:很快一名中年人便是被请入内堂,看着眼前这名身穿灰袍腰间却系着一个酒葫芦的中年人张维之笑道:“十九先生,别来无恙?”“嘿,也就那样。”十九先生拍了拍腰间的酒葫芦道:“好久没去你家酒窖瞧瞧了。”“哈哈,十九先生见外了,只要你愿意来酒管够。”张维之轻笑道:“不知道十九先生此次前来刑部可是为了这场大雪?”“算是吧,这场大雪再不停的话老百姓可就遭殃了。”十九先生拿起腰间的酒葫芦拧开猛灌了一口道:“老师让我下山找你要个人……

评论专区

史上第一混搭:严肃纪实张小花

猎场:当初看了一半,现在接着看

对冲:作者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书真被404你不得高兴地跳起来~你有多希望读者去你公众号订阅老读者都知道。所以别写那些阴阳怪气的单章了。。。感觉你在把我们当傻子。

大周儒生

《大周儒生》在线阅读

第4章 书院来人

很快一名中年人便是被请入内堂,看着眼前这名身穿灰袍腰间却系着一个酒葫芦的中年人张维之笑道:“十九先生,别来无恙?”

“嘿,也就那样。”

十九先生拍了拍腰间的酒葫芦道:“好久没去你家酒窖瞧瞧了。”

“哈哈,十九先生见外了,只要你愿意来酒管够。”

张维之轻笑道:“不知道十九先生此次前来刑部可是为了这场大雪?”

“算是吧,这场大雪再不停的话老百姓可就遭殃了。”

十九先生拿起腰间的酒葫芦拧开猛灌了一口道:“老师让我下山找你要个人。”

张维之与两位侍郎对视一番随后问道:“谁?”

“我也不知道。”

十九先生打了个嗝道:“老师告诉我他在刑部天牢里面。”

刑部天牢…

张维之心中微微一沉,要知道能进刑部天牢的那可都是穷凶恶极之人啊!

“他是儒生。”

十九先生笑着道:“老师让我前来带他回书院。”

“先生意思有人在天牢成为儒生?”张维之眸孔紧缩,但心中却疑惑不断怎么会有读书人沦落为阶下之囚呢?

“京都这场突然而来的大雪便是由他而起…”十九先生慢条斯理地道:“我此番下山便是为其而来。”

“明白了。”

张伟之点了点头然后望向旁边的右侍郎洪鹤问道:“天牢当中可有读书人?”

要知道天牢那种地方关押的都是犯了死罪的穷凶极恶之辈但读书人再怎么犯错也不会沦落至天牢,那个地方进去了可就没那么容易出来。

“我印象中是没有…”

洪鹤思考片刻才开口道,不过随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改口道:“我记起来了,确实有一位读书人。”

“谁?”

十九先生也是来了兴趣询问道。

“解山河。”

“解山河是谁?”

刑部尚书张维之思考片刻才问道,这个人怎么毫无印象?

“八王爷一案凶手谢平安之子,解山河。”右侍郎洪鹤停顿片刻才是继续道。

“谢平安之子啊…”

张维之点了点头道:“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谢平安满门抄斩的日子?”

左侍郎张钧回答道:“按照程序的话今日将由锦衣卫提人前往菜市口问斩。”

“这……”

张维之顿时觉得棘手无比,若是其他案件他会毫不犹豫交人出去但解山河父亲的命案牵扯到皇亲国戚的情况下他还真不好直接交人给书院。

一旁的右侍郎张钧却开口道:“恐怕让十九先生失望了,其他人可以放唯独解平安一家不可。”

“嗯?”

十九先生微微皱眉道:“按照大周律例成为儒生者只要不是犯下什么十恶不赦之罪即可免死。”

张钧再次开口道:“十九先生兴许不知解平安乃是谋害八王爷的凶手,按照大周律例而言谋害皇亲国戚乃是诛九族的罪名。”

十九先生:……

原本他以为对方被关押进天牢最多也不过是杀人放火这般罪名,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谋害皇亲国戚这等罪名。

大周书院地位独特但也无法凌驾皇权,这般情况别说是他就算是他的老师亲自前来也无法要求刑部直接放人。

“这一切应该瞒不过老师才对…”

“但老师仍旧让我下山带人回去,也就是说其中莫非是有什么冤情?”

“等等,老师真正的意图并非让我带人回去而是要阻止这场大雪!”

想到这里十九先生才明白过来一切,随后抬起头对张维之开口道:“尚书大人,可否让我前往天牢见一下解山河?”

他深知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若想要阻止这场大雪的话还是得要找到那名叫解山河的读书人。

“这倒是无妨…”

张维之没有拒绝这个要求,在这种事情上大可不必为难十九先生。

一旁的张钧微微垂下眼帘眸中掠过一丝让人难以捕捉的焦虑,不过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随着一行人前往天牢。

而此时在天牢中解山河仍在思索着如何离开天牢,奈何一旁的狱卒任凭他说什么都不为所动。

“这场大雪怎么还没停,都快冻死老子了。”

狱卒埋怨道:“你就偷着乐吧,若不是这场雪你的脑袋都已经落地打了好几个滚。”

“这场大雪因我而起…”

“啊对对对,你是儒生。”

解山河:……

这狱卒怎么就不肯相信自己真的是儒生呢?不过也庆幸因为这场大雪的缘故行刑也被终止了。

随后一阵阵脚步声自外面传来,解山河与狱卒都微微偏过头顺着声音来源方向望过去。

“是谁?”

狱卒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还不止一个人?

火光骤起,一行人举着火把从黑暗的尽头走过来。

以张维之为首的一群人出现在了解山河面前,看清来人容貌后狱卒当下一个激灵跪在地上。

乖乖,这可是刑部尚书啊!

“小的见过尚书大人。”

面对刑部尚书与两位侍郎的时候狱卒忍不住瑟瑟发抖,他哪见过这般阵势?

“解山河关押在何处?”

右侍郎洪鹤沉声问道,天牢中过于黑暗哪怕是举着火把他也没注意到一旁牢狱中的解山河。

“这…这位便是解山河。”

狱卒心惊胆战举起手指向了旁边解山河所在的地方,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便引来杀身之祸。

闻言有人举着火把往前走了几步,直至此时张维之众人才是注意到旁边的牢狱中竟还有囚犯。

解山河隔着冰冷的铁栏注意到来找自己的人除了一群官员之外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人,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袍服还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喝酒的人居然能站在刑部尚书的身边?

他是谁?莫非是书院的人?

解山河心中有所猜测但也并未作声,毕竟眼前这个人与自己想象的书院之人有点不太一样…

“你就是解山河?”

张维之凝视着眼前的解山河沉声问道,虽说容貌颇为英俊也有几分书生气息但很难让他相信就是眼前这个人能够在天牢中成为儒生。

“我..正是学生。”

解山河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心中却是在想这个老头是刑部尚书?

                       

小说:大周儒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面对疾风吧

角色:解山河解安阳

看奇幻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面对疾风吧”的《大周儒生》。概述为:很快一名中年人便是被请入内堂,看着眼前这名身穿灰袍腰间却系着一个酒葫芦的中年人张维之笑道:“十九先生,别来无恙?”“嘿,也就那样。”十九先生拍了拍腰间的酒葫芦道:“好久没去你家酒窖瞧瞧了。”“哈哈,十九先生见外了,只要你愿意来酒管够。”张维之轻笑道:“不知道十九先生此次前来刑部可是为了这场大雪?”“算是吧,这场大雪再不停的话老百姓可就遭殃了。”十九先生拿起腰间的酒葫芦拧开猛灌了一口道:“老师让我下山找你要个人……

评论专区

史上第一混搭:严肃纪实张小花

猎场:当初看了一半,现在接着看

对冲:作者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书真被404你不得高兴地跳起来~你有多希望读者去你公众号订阅老读者都知道。所以别写那些阴阳怪气的单章了。。。感觉你在把我们当傻子。

大周儒生

《大周儒生》在线阅读

第4章 书院来人

很快一名中年人便是被请入内堂,看着眼前这名身穿灰袍腰间却系着一个酒葫芦的中年人张维之笑道:“十九先生,别来无恙?”

“嘿,也就那样。”

十九先生拍了拍腰间的酒葫芦道:“好久没去你家酒窖瞧瞧了。”

“哈哈,十九先生见外了,只要你愿意来酒管够。”

张维之轻笑道:“不知道十九先生此次前来刑部可是为了这场大雪?”

“算是吧,这场大雪再不停的话老百姓可就遭殃了。”

十九先生拿起腰间的酒葫芦拧开猛灌了一口道:“老师让我下山找你要个人。”

张维之与两位侍郎对视一番随后问道:“谁?”

“我也不知道。”

十九先生打了个嗝道:“老师告诉我他在刑部天牢里面。”

刑部天牢…

张维之心中微微一沉,要知道能进刑部天牢的那可都是穷凶恶极之人啊!

“他是儒生。”

十九先生笑着道:“老师让我前来带他回书院。”

“先生意思有人在天牢成为儒生?”张维之眸孔紧缩,但心中却疑惑不断怎么会有读书人沦落为阶下之囚呢?

“京都这场突然而来的大雪便是由他而起…”十九先生慢条斯理地道:“我此番下山便是为其而来。”

“明白了。”

张伟之点了点头然后望向旁边的右侍郎洪鹤问道:“天牢当中可有读书人?”

要知道天牢那种地方关押的都是犯了死罪的穷凶极恶之辈但读书人再怎么犯错也不会沦落至天牢,那个地方进去了可就没那么容易出来。

“我印象中是没有…”

洪鹤思考片刻才开口道,不过随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改口道:“我记起来了,确实有一位读书人。”

“谁?”

十九先生也是来了兴趣询问道。

“解山河。”

“解山河是谁?”

刑部尚书张维之思考片刻才问道,这个人怎么毫无印象?

“八王爷一案凶手谢平安之子,解山河。”右侍郎洪鹤停顿片刻才是继续道。

“谢平安之子啊…”

张维之点了点头道:“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谢平安满门抄斩的日子?”

左侍郎张钧回答道:“按照程序的话今日将由锦衣卫提人前往菜市口问斩。”

“这……”

张维之顿时觉得棘手无比,若是其他案件他会毫不犹豫交人出去但解山河父亲的命案牵扯到皇亲国戚的情况下他还真不好直接交人给书院。

一旁的右侍郎张钧却开口道:“恐怕让十九先生失望了,其他人可以放唯独解平安一家不可。”

“嗯?”

十九先生微微皱眉道:“按照大周律例成为儒生者只要不是犯下什么十恶不赦之罪即可免死。”

张钧再次开口道:“十九先生兴许不知解平安乃是谋害八王爷的凶手,按照大周律例而言谋害皇亲国戚乃是诛九族的罪名。”

十九先生:……

原本他以为对方被关押进天牢最多也不过是杀人放火这般罪名,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谋害皇亲国戚这等罪名。

大周书院地位独特但也无法凌驾皇权,这般情况别说是他就算是他的老师亲自前来也无法要求刑部直接放人。

“这一切应该瞒不过老师才对…”

“但老师仍旧让我下山带人回去,也就是说其中莫非是有什么冤情?”

“等等,老师真正的意图并非让我带人回去而是要阻止这场大雪!”

想到这里十九先生才明白过来一切,随后抬起头对张维之开口道:“尚书大人,可否让我前往天牢见一下解山河?”

他深知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若想要阻止这场大雪的话还是得要找到那名叫解山河的读书人。

“这倒是无妨…”

张维之没有拒绝这个要求,在这种事情上大可不必为难十九先生。

一旁的张钧微微垂下眼帘眸中掠过一丝让人难以捕捉的焦虑,不过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随着一行人前往天牢。

而此时在天牢中解山河仍在思索着如何离开天牢,奈何一旁的狱卒任凭他说什么都不为所动。

“这场大雪怎么还没停,都快冻死老子了。”

狱卒埋怨道:“你就偷着乐吧,若不是这场雪你的脑袋都已经落地打了好几个滚。”

“这场大雪因我而起…”

“啊对对对,你是儒生。”

解山河:……

这狱卒怎么就不肯相信自己真的是儒生呢?不过也庆幸因为这场大雪的缘故行刑也被终止了。

随后一阵阵脚步声自外面传来,解山河与狱卒都微微偏过头顺着声音来源方向望过去。

“是谁?”

狱卒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还不止一个人?

火光骤起,一行人举着火把从黑暗的尽头走过来。

以张维之为首的一群人出现在了解山河面前,看清来人容貌后狱卒当下一个激灵跪在地上。

乖乖,这可是刑部尚书啊!

“小的见过尚书大人。”

面对刑部尚书与两位侍郎的时候狱卒忍不住瑟瑟发抖,他哪见过这般阵势?

“解山河关押在何处?”

右侍郎洪鹤沉声问道,天牢中过于黑暗哪怕是举着火把他也没注意到一旁牢狱中的解山河。

“这…这位便是解山河。”

狱卒心惊胆战举起手指向了旁边解山河所在的地方,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便引来杀身之祸。

闻言有人举着火把往前走了几步,直至此时张维之众人才是注意到旁边的牢狱中竟还有囚犯。

解山河隔着冰冷的铁栏注意到来找自己的人除了一群官员之外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人,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袍服还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喝酒的人居然能站在刑部尚书的身边?

他是谁?莫非是书院的人?

解山河心中有所猜测但也并未作声,毕竟眼前这个人与自己想象的书院之人有点不太一样…

“你就是解山河?”

张维之凝视着眼前的解山河沉声问道,虽说容貌颇为英俊也有几分书生气息但很难让他相信就是眼前这个人能够在天牢中成为儒生。

“我..正是学生。”

解山河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心中却是在想这个老头是刑部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