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卿澜君无凌)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是作者““捧个聚宝盆”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卿澜君无凌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死前她还对君无凌恨得咬牙切齿,重生之后,却一心想着做男人的王妃只是这君无凌似乎

小说: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捧个聚宝盆

角色:苏卿澜君无凌

《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小说是作者“捧个聚宝盆”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爹爹,大哥,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阴暗的暴室内。男人被锁了琵琶骨绑在带有倒刺的木架上,血将他身上的白衣染成殷红,本该桀骜的双眸此时完全失去光亮。苏卿澜跪倒地上掩面而泣,这些年压抑的悲痛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这个男人以爱为名帮她绑在身边,整整囚禁了她三年!她为了家人忍辱负重,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满门被灭!凌迟处死!她真的后悔当初救了他。那个时候自己就该在那些人要杀他的时候狠狠补上一刀,苏府也不会被污蔑叛国罪灭了满门!“唔~这里的血腥味真是熏人,姐姐动作也太慢了……

评论专区

这个武圣超有素质:期待,养肥

超级生物工厂:优书网评分的可信度进一步降低,是因为有你们的贡献

茅山职业技术学院欢迎您:想起来为啥没有看下去了,不喜欢秋生式的熊孩子淘气放出老妖推动剧情的模式。

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

《重生后团宠王妃她追夫忙》精彩片段

第一章

“爹爹,大哥,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
阴暗的暴室内。
男人被锁了琵琶骨绑在带有倒刺的木架上,血将他身上的白衣染成殷红,本该桀骜的双眸此时完全失去光亮。
苏卿澜跪倒地上掩面而泣,这些年压抑的悲痛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
这个男人以爱为名帮她绑在身边,整整囚禁了她三年!
她为了家人忍辱负重,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
满门被灭!
凌迟处死!
她真的后悔当初救了他。
那个时候自己就该在那些人要杀他的时候狠狠补上一刀,苏府也不会被污蔑叛国罪灭了满门!
“唔~这里的血腥味真是熏人,姐姐动作也太慢了。”
女人一身绫罗头戴凤冠从外进来。
苏卿澜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站起来:“沫盈,陛下,你们怎么来了?
封后大典要开始了?
我现在去换衣服。”
苏沫盈扬了扬自己的红衫,轻笑:“姐姐糊涂,衣服我不是已经穿好了。”
苏卿澜有种不好的预感。
“陛下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杀了君无凌证明清白你会封我为后的!”
苏沫盈讽刺一笑:“姐姐要用你肚子里八个多月大的孽种证明吗?”
苏卿澜身子一僵,看着自己挺着的肚子变了脸色。
她慌乱的跑过去攥住男人的手:“陛下你信我,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你应该最清楚啊!”
当初自己被囚禁玷污后,是他告诉自己将计就计。
他说只要自己帮他除掉君无凌,那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妨碍他们。
他亲口许诺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嫌弃,现在大业已成,他不能不守信用!
君衍俞甩开她的手,眼底厌恶不加掩饰:“别用你的手碰朕,脏死了。”
苏卿澜看着当初那个温润如玉的公子脸上再不见任何深情爱慕,心一点点沉下去。
“君衍俞!
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脏,那一晚的酒是你亲手递给我的!”
他明知那个男人在房间却还是把自己送过去,他说是下人的失误。
这些年自己看着他把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娶进府,其中还包括自己的亲妹妹,他何尝替自己想过!
自己背负着骂名和耻辱帮他登上皇位,难道换来的就是一句‘脏’吗?

君衍俞居高临下看着她。
“若你还是处子之身,朕或许还可以把你收入宫中做个贵人,只可惜你天生浪荡不贞不忠,若不是盈儿的法子,朕或许还不知你早就跟乱臣贼子苟合。”
法子 难道 苏卿澜瞳孔骤缩,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好一会后疯了一般扑过去。
“是你们,竟然是你们!”
两个下人将扑过来的苏卿澜压跪在地。
“是我们又如何?
我做了很多事,旁的只怕姐姐还不知道。”
当然,她也没机会知道了。
苏沫盈走过去踩在苏卿澜肚子上:“如今我也有了身孕,姐姐医术高明,可知体虚肾亏如何能解?”
君衍俞冷漠:“自然是人血为补,她当年亲手开的药方,岂会不知。”
苏卿澜身子一僵,眼底划过一抹恐慌:“你们想干什么?”
外面有两个太医进来。
苏沫盈:“我从书上看过,未出生的胎儿最补,为了我的孩子,姐姐就牺牲一下吧,只当我封后大典的贺礼了。”
太医拿着刀向苏卿澜走来。
苏卿澜满眼惊恐拼了命挣扎:“不要,滚开!
别动我的孩子,滚开啊!
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啊!”
刀子划破她的肚子。
她浑身渐渐失去力气,所视之处一片血红,耳边响起苏沫盈的声音。
苏沫盈:“哎呀我记错了,这是男胎,书上说只有女胎才补气血呢。
真是可惜。”
君衍俞:“怎么会可惜,让她自己吃下去也可以补一补气血。”
大量流失的血液带走她的体温,恨意疯狂涌上心头。
苏卿澜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两人,眼前一点点黑了。
君衍俞,苏沫盈!
若有来世我定将你们挫骨扬灰,千刀万剐!
哪怕让我堕入地狱,我也一定要报仇!


痛,全身的骨头都像被碾碎一样,血液里似乎都灌进辣椒油。
“苏小姐若是睡够了就请起吧,王爷叫您过去。”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苏卿澜努力睁开眼,猛地坐起身。
眼前是明亮干净的房间,窗户下立着铜镜妆台,不远处是一张古琴。
这是凌王府自己住的房间?
苏卿澜错愕。
自己不是死在皇宫暗牢中了吗?
她下意识去摸肚子,肚子很平也没有伤口,反倒是袖口翻出的地方有吻痕。
青紫斑斓。
司雀站在一旁冷冷看着她,语气恭敬,但这敬重不达眼底。
“二小姐已经到前殿去,要放多少分量的血还得您说话。”
苏卿澜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她想起来了,她刚被困在府上时曾跟君无凌做过交易。
只要他每天放血给君衍俞治病,自己就留下陪他。
其实君衍俞的病根本不是血能治疗的,自己只是故意为难他而已。
可君无凌为了这种愚蠢的承诺,竟然心甘情愿放了三年的血,最后身体羸弱连最爱的兵器都拿不了。
自己没有死,自己回到一开始的时候了!
“司雀,快把衣服给我!”
苏卿澜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记得那个时候苏沫盈趁机搞鬼提前让君无凌放血,当自己过去的时候,他被折腾的差点没命。
自己要去阻止才行!
司雀眼底划过一抹嘲讽,冷着脸将衣服拿来扔给她。
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想着自家王爷,真不明白王爷到底喜欢她哪里。
苏卿澜随手将衣服披在身上,踉跄穿了鞋子往外跑。
远远的,还没到殿门口,便听见里面传出碗砸在地上的声音。
殿内。
苏沫盈站在桌边。
她手里拿着匕首,脚下满是碎碗片,一脸无奈:“哎呀,抱歉,手又滑了。”
侍卫司钟手里握着绷带,咬牙切齿。
又是这个借口,她到底想让王爷放多少血才满意!
门被人从外踹开。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苏卿澜看到殿内情况,整个人僵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