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无月赢律(激斗雨夜)全本在线阅读_《激斗雨夜》全集免费阅读

长篇军事历史小说《激斗雨夜》,男女主角赢无月赢律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池非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想不到千年后的今天,她这个女魔头还能重活一世;只是如今这原主也太狼狈了些,还是个

小说:激斗雨夜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池非墨

角色:赢无月赢律

经典小说《激斗雨夜》是网络作者“池非墨”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这下发财了!等到了燕城,把这废物卖去小倌馆,我们就能干赚三万金!”“老二,你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老大你就放心吧,我都调查清楚了,赢无月就是个废物,不学无术还好男色,丢尽了他们赢家人的脸。听说,他当街公然向太子示爱,惹恼了太子,犯了众怒,逼得他爹辞官避走云城,早就被赢家除名了。不会有人追上来的。”“还是快点走吧,早到早收钱,免得夜长梦多!驾!”……一队蒙面黑衣人,护送一辆马车,在官道上打马急行。颠簸马车内躺着一个男人……

评论专区

魔炼:作者实在是幼稚的可笑

集结之园:裸放atf…

终极凶器:,,封面的本子我看过

激斗雨夜

《激斗雨夜》精彩片段

第1章 01激斗雨夜

“这下发财了!
等到了燕城,把这废物卖去小倌馆,我们就能干赚三万金!”
“老二,你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都调查清楚了,赢无月就是个废物,不学无术还好男色,丢尽了他们赢家人的脸。
听说,他当街公然向太子示爱,惹恼了太子,犯了众怒,逼得他爹辞官避走云城,早就被赢家除名了。
不会有人追上来的。”
“还是快点走吧,早到早收钱,免得夜长梦多!
驾!”
…… 一队蒙面黑衣人,护送一辆马车,在官道上打马急行。
颠簸马车内躺着一个男人。
一个极其美艳的男人。
红衣,长发,一身的血污也遮盖不住他那张雌雄莫辨的绝艳容颜。
只是,这张细腻如锦缎的白皙面孔,如今像是刷上了一层灰白的釉,泛着死气。
忽然,不远处漆黑天幕“咔嚓嚓”劈下一连串紫色雷电。
无人察觉,一缕闪着淡金色的暗红色烟雾丝丝缕缕顺着马车缝隙钻了进去。
男人僵硬手指忽而轻颤。
头疼欲裂的赢无月,下一秒徒然睁开了眼睛。
血红色瞳仁如烈火一般烧起熊熊火焰。
四周昏暗无光,耳边雷鸣声滚滚。
这是哪儿?
她活了?
“老大,下雨了,咱们找地方避避雨吧?”
“不行,这雨来得蹊跷,继续赶路,天明之前,必须要将肉票送到!”
肉票?
赢无月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下一刻,一股尖锐刺痛瞬间袭击她大脑。
光怪陆离的记忆蜂涌而入,填鸭一般塞进她的脑子。
赢无月下意识动了动身体,发现她双腿被断,腰部以下锥心噬骨的疼。
想不到,曾经叱咤六道,令一众名门正派闻风丧胆的女魔头,也有如此狼狈之时,真是造化弄人!
千年前,她死后,魂魄四散。
无魂不得入轮回,这是规矩。
于是,她拖着破败的残魂,在空无一鬼的虚空中飘荡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把魂补齐,地府阎王又来传话。
说她魂力太强,人界母胎无法承受,强行轮回,必会落得个非死即残的下场。
无奈,为了顺利转世,她只好舍弃一魂,送入异世。
若不是因为她失去一魂,致使脑子愚钝,也不会成了这么个不学无术,连字也不识的废物,受家人嫌弃、世人唾骂!
罢了。
如今那一魂已在异世暴毙,她三魂七魄归位,便是当下,最令她开心的事。
她的腿还在流血,可赢无月仿佛没有痛觉一般,伸手覆在断腿处用力一拧。
“咔咔”几声骨头归位的脆响,她面无表情撕开外袍,随便将腿上伤口包好。
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剧烈震颤。
“避!”
打头黑衣人第一时间弃马腾空而起,惊马高悬前蹄,引颈嘶鸣。
“咔嚓!”
一声巨响。
又一道耀眼紫色电光霎时穿透云层,将灰暗的天空与大地照得通亮,直直劈向了马车!
瞬间,那马车连带着马匹被雷电劈得四分五裂!
“快!
快去看肉票!”
众人纷纷下马寻找。
然,除了已经死去的马匹外,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找到。
刚才那雷电是照着车厢的位置劈上去的,难不成,人被雷电给劈碎了?
一时间,周遭气氛说不出的凝重。
这次任务,雇主开价极高。
要求他们掳劫燕城赫赫有名的傻子断衤由——赢家小七爷,毁他容,打断双腿,卖去燕城小倌馆,终身不得出!
如今他们好不容易抓到人,现下却死了。
任务失败,他们这些做死士的只有当众自裁,才能保全门派在江湖上的地位。
“你们是在找我吗?”
忽然一阵北风吹来,一只乌鸦落在不远处的枝头,“嘎嘎”叫了两声,在这静谧夜色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渗人。
全场寂静。
足足过了几息,众人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头皮都炸了起来。
“铿铿铿!”
抽出腰间佩刀。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我们也是拿银子办事,没想害你性命!”
“咔嚓!”
又一声紫电兜头劈下,雨势一瞬变大。
暴雨滂沱,赢无月就那么立在雨中,一身红衣浸湿黏在身上,瘦弱身躯宛如一柄利剑,身姿挺拔,直直戳在地上!
血色瞳仁掩盖在鸦羽般的睫毛下,嘴角噙着一抹邪佞的笑,浑身上下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戾气。
“呵!”
她笑容放大,脸颊边一缕碎发浸了水,正好勾住她右眼角下一颗红色泪痣。
那娇艳欲滴的红在她苍白面容的映衬下,压不住的邪魅狂傲。
“是你祖宗!”
说罢,只见她脚尖一勾,满地的枯枝残叶“嗖”的一声飞了起来,直直朝着一众黑衣人刺去。
一时间,狂风大作,鸟兽惊散。
“不不不,别杀我,别杀我,不是我要针对你的,是、是有人找我们苍龙派下单。
这一切都跟我无关,求你!
求你饶了我吧!”
最后一位幸存的黑衣人,已然吓疯了,对着赢无月“咣咣咣”疯狂磕头求饶。
赢无月掐住那人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想我留你一命,就找出下单之人。
把他对我做的事,全部对他做一遍!”
“好,好……” “如果这回又失手了……”赢无月淡笑无害的绝艳面容下,语调阴沉得让人不寒而栗:“我便屠你苍龙派满门!”
那人吓得狂抖不止:“不不不,不会的,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保证……” “口说无凭。”
话毕,她手起刀落。
“啊!”
惨绝人寰的叫声过后,那人脸上被刻下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
给赢无月磕了三个响头后,屁滚尿流的跑走了。
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赢无月这才松下一口气,全身上下的骨头仿佛碎了一般,一头栽倒在地上。
她早已是强弩之末,之前,不过是在硬扛着罢了。
刚经过一场恶战,这具身子孱弱的厉害,这里荒山野岭不像有人家的样子,得想办法尽快出去才是。
赢无月将中指与拇指相搭,放在嘴边,吹出一道音色低沉,有些像马匹嘶鸣的古怪口哨声。
刚才打斗时,马匹受惊,四散一空。
现在只能祈祷,马儿还没跑出这片山林,听得到她的口哨召唤。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不远处果然传来了马蹄踢踏声。
来了!
赢无月心中一喜,艰难起身,就看到,正前方漆黑树林中,缓缓走出一辆——马车?
她跌跌撞撞走过去。
此刻,雨势渐微,银白色月光从乌云后钻出来,投射在地面,将面前通体乌黑的马车照得明亮清晰。
赢无月上前,敲了敲车门。
“兄台,可否行个方便,带我出林子,必重谢。”
微风阵阵,吹起整片树林沙沙作响。
月光将她纤细身影越拉越长,她等了半刻,车中之人没有半点反应,仿佛死了一般。
赢无月眉眼微眯,淡然面容下,眸底升起了全然戒备。
就在这时,四周忽然响起不属于树叶随风摆动的怪异声响,犹如野兽苏醒后的低吼咆哮。
赢无月冷艳眉眼蓦的一蹙!
下一秒,车厢门“咚”的一声大开,一股极强大的力量震慑开来,植被震得左右狂颤,鸟兽惊散。
旋即,一只手背上布满银色麟片的劲瘦大手,飓风一般直取她手腕!
陡然间,赢无月眼中杀意毕现!
她反手摸向腰间匕首,刀刃在月光的映照下折射出慑人的锐利寒芒。
赢无月眉峰一沉,直直刺向那劲瘦手腕上的命门!
死死钳住她的大手果然松了两分,鲜血喷洒在那银灰色鳞片上,泛起诡异光泽。
赢无月提在心口的气刚准备松,下一刻!
车厢里的“东西”仿佛被她激怒,手腕一拧,直接卸了赢无月的腕关节。
赢无月眼皮猛烈一跳,喉咙里溢出闷哼,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紧跟着,她整个人腾空而起,被拖入了车中!
车厢里,一片漆黑!
剧烈的打斗声像是要将整辆车移为平地。
两人交手足足半个时辰,车顶断裂,破了一个老大的窟窿,车窗被两人打得不知去向,车内物件,无一幸免,一地狼藉。
赢无月渐渐不敌,本就没了力气,能强撑着一口气,打到现在,命都去了一半。
她忽然就想起了千年前,还是六道闻之色变的女魔头,叱咤江湖的日子。
那个时候,她是真风光啊。
任六界多少名门正派想将她除之而后快,可到最后,不知道被她干死了多少波。
而她,依旧好好的活着,活得风生水起、得意洋洋、臭名昭著!
哪像现在!
重生第一天,先是差点被雷劈死,后又被这个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儿,按在地上打,还还不了手。
真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说出去,让她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太丢人了!


最终,她没打过对方,让人掐着后脖颈摁在车厢的地上!
身后人弓虽势压了过来,巨大黑影将她禁锢,混合着泉水清甜的木香味霸道逼入她的呼吸!
赢无月被捆猪一样捆住了手脚。
“……你、敢——” 屈辱感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头。
她只恨手中无刀,否则,就算是拼掉这条命不要,她也要将此人不弄死,以泄她心头之恨!
然而—— 她敢字还未出口,那人忽然掰过她的脑袋,霸道抢走了她口中空气。
“唔……” 赢无月被对方禁锢,疯了一样的挣扎。
狭小车厢内,一黑一红两道身影暴戾的纟丩缠在一起。
那人忽然间戾气大盛。
猛的掐住她脖子,覆在她耳边,低沉磁性的声线裹挟着一丝不异察觉的异香,热烈而蛊惑地喷洒在她耳廓。
“乖,听话。”
下一秒,赢无月猝然瞪大眼睛,指尖狠狠绞紧了捆住她的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