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试验品(蒋半里萍儿灵东员外郎)_(蒋半里萍儿灵东员外郎)全集在线阅读

《修仙试验品》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蒋半里萍儿灵东员外郎,讲述了​蒋半里,是一个高中男生,因为寻找陨石,得到了一枚可以穿越的戒指
他穿越到了许多地方旅游,后来厌倦了,试着穿越到了异界,还在空中飞行,被牛头马面当做孤魂野鬼抓住了,想锁拿他去地狱
不想,牛头马面抓了一个人的魂魄抓错了,送回去的时候把他错送回了,那是一个同名同姓的男孩,是修仙家族,是受哥哥们欺负的老幺
他占据了老幺的身体后,原身一开始就有一个爷爷去世留下的瓷枕,瓷枕不值钱没人要,他要了后,瓷枕里面传出异样的声音就弃之不用了这次换了芯子,才知道里面有四个大门派的残魄,都是修仙即将飞升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躲过大劫陨落的
他们的修仙经验最丰富的,想把蒋半里当成修仙的试验品
此后,他就在四位顶级师父的教导下修仙,试验品进步神速,护着家人和恋人,惩罚恶人

小说:修仙试验品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灵东员外郎

角色:蒋半里萍儿灵东员外郎

小说《修仙试验品》是网络作者“灵东员外郎”写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以下是《修仙试验品》内容概括:刚刚张娜呆的地方空空如也,只留地面上的一滩水渍。“放开笔的那一瞬间,她就消失了。估计她只能等待下一个周目循环了。”这就意味着,张娜娜失去了各项的20点属性,相当于丢了半条命。哪怕天赋异禀,天生体质高于常人,在各项减少20点属性之后……

评论专区

武唐攻略:宫廷温情剧?

神豪无极限:挺好看的,就是关于主播的那些梗,作为不看网络直播的宅男的我根本看不懂,每看到一个梗我都得百度一下怎么回事………..

春回大明朝:好耶,杨皇帝回来了。不知道多少字被封嗷

修仙试验品

《修仙试验品》在线阅读

第5章 调查学院

刚刚张娜呆的地方空空如也,只留地面上的一滩水渍。

“放开笔的那一瞬间,她就消失了。估计她只能等待下一个周目循环了。”

这就意味着,张娜娜失去了各项的20点属性,相当于丢了半条命。

哪怕天赋异禀,天生体质高于常人,在各项减少20点属性之后。战斗力和逃跑能力也会大打折扣,生存几率直线下降。

心软一点儿的秦菲不禁为自己的好友默哀,眼里蓄起了泪水。

而坐在另一边儿的秦琼则是意识到了自己旁边这个青年的可怕之处。

就在刚刚所有人都因为灵异事件恐惧的时候,他居然还能有心思注意到张娜在不经意间已经消失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心理素质,这个人难道不会害怕的吗?

此时的秦琼已经在猜测面前青年的职业了。他打量着少年的衣领,袖口,手指,试图去寻找对方是心理医生或者是武林高手的证据。

但可惜,分析一顿下来,除了手上的茧子证明他是个做粗活的人以外,便没有其他的什么发现了。

缓过来一点的戚平倒是看着纸上血红的大字发起了愁:“难不成咱们真要去杀人吗?”

吕易履:“也不一定是人啊,是鬼也说不定。”

戚平:“我特么谢谢你。”

“先别想那么多了,眼下先等天亮吧,外面那只鬼走了再作打算。”

吕易履从桌边站起来,随后便像没事人似的爬到四号床的床位上,悠闲地躺在了上面,仿佛睡着了一般。

余下人也都各找了一个床位各自琢磨着事情。

世界又再一次沉默了下来,静静的夜色伴随着晚风缓缓流淌而过。

眼前的局面仿佛再一次陷入了僵局,一天的时间,摸清一个学校,然后干掉学校的校长。

怎么看都好像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对于吕易履来说,这个任务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自己的数据。

【玩家:吕易履

等级:lv1

速度:30(略低于常人,受某种力量影响不可提升,但也不会下降。)

san值:35(略低于常人,受某种力量影响不可提升,但也不会下降,不会产生恐惧感。)

力量:500(人形自走导弹)

防御:500(三娃再世,铜皮铁骨。)

技能:无

武器:无

点数:无】

两个固定属性,两个超高属性,就算一次扣20点,那他也有25次机会。

也就是说,对于他而言,这个游戏的时间可远远不止一天,他可以花将近一个月耗在这里,直到完美通关为止。

足够了。

这么长时间,就算没办法完全查清楚真相,也完全可以及时完成主线全身而退。

吕易履一边合计着刚刚的笔仙,一边盘算着支线的任务。

其实在刚刚,笔仙写下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愣了。因为这个字迹他认得,和写在四号床铺底下的字迹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个笔仙就是曾经住在四号床铺的受害人。

床底下写着“我是冤枉的。”

那个笔仙之所以在这里当孤魂野鬼,很可能是因为当初的冤屈未平,甚至他就是因为这件事死掉的。

他提出的愿望是杀掉校长张富成,很可能是校长参与并促成了整个冤案的形成。

那这一条线就比较明晰了,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门外的那只鬼。

那只鬼,是学校的主任申哥派来的,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派来的这只鬼呢?

显然他两个月前就知道会有外人以这种方式来到这个学校,那他为什么不跟宿舍里的孩子们或宿管大妈提前打点,而是派来这么一个脑瓜子不太聪明,实力也不太行的鬼来偷偷解决玩家们呢?

吕易履有些捋不明白了。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的可能性一种又一种的闪过。最后化为平静。

算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线索就只能到这儿,再多的猜测也只是猜测罢了。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会儿,白天再去那个教学楼跟这个关键人物碰一碰吧。

天光大亮时,吕易履翻了个身,从床上醒来。多年的打工生涯,让他已经养成了规律的早起习惯。

他伸了个懒腰,慢慢下床,下床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出外回来的秦琼。

“哟,你也醒了,小兄弟。”

“嗯。”吕易履点点头,看样子外面那只鬼是已经走了。

“我刚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走廊上看到好多血迹,估计是其他玩家的,看来这里有真的会致人重伤或死亡的鬼物。”

秦琼从兜里掏出湿巾擦擦脸,随后又顺手递给吕易履一张。

“你也擦擦吧,大早上的,正好精神一点。”

“不用了,我过会出门洗脸。”

吕易履婉拒,随后踹了一脚旁边的床,戚平嗷嗷一声挺起来。

“鬼来了,鬼来了!”

“鬼你妈,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我特么。”

戚平恨不得下去就给吕易履一顿胖揍,可惜他最后还是一脸幽怨地从床上下来,跟着吕易履去外面。

“大清早的,上课铃都没响呢,你拽我出来干嘛?!”

“拉屎。”吕易履转头进了厕所,只留脸黑如铁的戚平留在外面。

好家伙,大早上给自己从床上撬起来就是为了为了给他来厕所当门童。

缺德不缺德啊!

也不管戚平是怎么把吕易履祖宗十八代问候一个遍。

空无一人的厕所里,吕易履找到一个隔间,检查了一遍周围后,把兜里的笔记本掏了出来。

之前人多眼杂,他也不好半夜独自开手电,这次总算能仔细翻一翻了。

而这一次,他发现本子里有很多缺页的地方,吕易履皱眉,轻轻抚摸纸张,随后每天舒展。

幸好,很多地方只撕掉了前页,只要能有铅笔,涂黑后看出之前的字迹应该不难。

他一页一页地翻找,总算让他找到了本子的某页没被撕掉的一行字。

“对不起,阿琪,我不是故意的,——(划掉)说这样才能保住你,我真的不知道原来——(划掉)会造成这样的后果,阿琪,原谅我,我为你赔罪。

终有一天,我会弥补罪过,还你清白。

——2015年6月30日”

这一次的字迹和上一次的字迹完全不一样,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吕易履凑近,想要去看清楚划掉的字写的是什么,却只能模模糊糊的分辨出“告诉”这两个字。

谁对日记的主人说这样才能保住你?

告诉谁?又告诉了什么?

关键信息都被抹去,日记本的主人应该也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透露。

可是因为对受害者有愧疚,他又写下了这些文字来道歉。

从字里行间可以判断出两人关系很近,绝不仅仅是普通室友,更像是好朋友。

受害者名字里有一个琪字,那么现在就要找到那几届名字里带琪的所有人。然后再慢慢排除。

2015年记录,那就是代表是2015届包括在内的前三年入学的学生是排查对象。

……

吕易履收起本子,他提上裤子,走出卫生间。

“去档案室。”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12:11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