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落红尘)落璎枫南慕清越_星落红尘完整版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类型《星落红尘》,现已上架,主角是落璎枫南慕清越,作者“九慕”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跨北海,越南僵,少年执刀仗四方
星空落,战魂起,卿人殇,浊酒饮
长刀斩尽英雄泪,天下何人共九州
一本刀谱残卷,一把尘封千年的断刀
谁能悟其道、练其招,踏平星宫

小说:星落红尘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九慕

角色:落璎枫南慕清越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星落红尘》,它的作者是“九慕”。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耀眼的阳光穿透浮云,暗夜已去。酒楼外的长街中一妩媚少女从人群中走过,路过之地,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盯着少女身体。只见一条黑带横胸而过,双峰高耸、呼之欲出,黑色披风下仅有一小块黑布遮挡。这等装扮,一看就不是华东圣域人士。熟读圣贤书的落璎枫只看了一眼,便难为情的低头默念:“相由心灭,若无色心,色相自灭……

评论专区

甲壳狂潮:都能星际旅行,不会推陨石撞地球?脑残?能修改基因造巨大化虫子了,造不了针对人类的基因病毒细菌武器?完全可以无伤亡干掉地球人,非要脑残降智商玩肉搏战,是不是中了主角的弱智光环了啊?

宝鉴:打眼的每部作品我都看了,其他几部都看了一半多就败退了,偏偏字数最多,而且评分最低的这本被我看完了,印象还挺深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6分

异世界之宅神物语:当年还等着那个大好青年怎么逆袭男主,把男主娶回家呢。可惜作者不给这个机会,这本书回忆分加一分,毒草,让我顺手找到流氓女神这本神作,加一分,干粮

星落红尘

《星落红尘》在线阅读

第6章 无尽魅惑

耀眼的阳光穿透浮云,暗夜已去。

酒楼外的长街中一妩媚少女从人群中走过,路过之地,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盯着少女身体。

只见一条黑带横胸而过,双峰高耸、呼之欲出,黑色披风下仅有一小块黑布遮挡。

这等装扮,一看就不是华东圣域人士。熟读圣贤书的落璎枫只看了一眼,便难为情的低头默念:“相由心灭,若无色心,色相自灭。”

人头攒动,翘首以盼。少女嘴角上扬满脸邪笑,媚眼环顾四周竟故意撩起披风,背后迷人景象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众人眼中。

现场所有男人都被这香艳场景迷倒,丢了魂失了魄般目不转睛盯着少女身体,生怕一不留神错过什么。

南慕清越拍案而起,她并不知女人这种行为是何意,只是单纯觉得作为女孩子如此衣不遮体成何体统。再不经人事,小清越也知道何为羞耻。

南慕清越对着街上少女一顿痛斥,哈刚达见小清越发怒双拳紧握,随时准备挥拳打去。

少女媚眼瞟过置之不理,非但没有收敛竟在人群中翩翩起舞,不知何时手中也多了一把骨琴。

只是这骨琴十分怪异,琴头雕一怪兽,众人皆辨不出此兽为何物。

通常琴有七弦,但少女手中的骨琴却只有六弦。

少女扭动腰肢,卖弄香肩。尽其所能的勾引着众人的**,芊芊细手扫过琴弦,顿时琴音悠扬。

落璎枫只觉一阵琴音灌进耳朵,脑袋里竟出现少女搔首弄姿的情形。琴音渐近,那少女仿佛也来到眼前。

落璎枫紧闭双眼嘴里不停念叨:“若无色心,色相自灭。”

南慕庄主察觉出异样赶紧用碧霞心经护住心脉。

“此琴音有迷魂之功,大家小心。”

听到南慕庄主的提醒,酒楼里众人纷纷催动内力护住心神。可大街上的众人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

白逸鹤转动银枪,一道银光冲出将琴音阻断。

“早就耳闻魁北寒僵有一门萧瑟琴音的音波功法,今日一见真是大开眼界。”白逸鹤已经认出,少女正是魁北寒僵之主,有“鬼母”之称的魁若悠。

落璎枫听到这个名号颇感惊讶,相传这鬼母已是年过半百的老妇人。怎会是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少女?

魁若悠收起骨琴,披风遮住玉体定睛看向白逸鹤。

“好一个俊俏少年郎。”这句话透着骨子里的骚劲,已有男人听到这声音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再无更多交流,魁若悠扭动腰肢骚里骚气的离去。

只是刚才这一琴音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萧瑟琴音,到底用了几成功力所有人不得而知。年龄成迷,武功成迷众人皆叹这鬼母果然高深莫测。

今晚的夜色格外漆黑,月亮也褪去光芒隐蔽起来。

一位大汉拎着酒壶摇摇晃晃走着,路边一条雪白的**在这漆黑的夜里散发出诱人白光。

大汉迷迷糊糊走近一瞧,正是一妙龄少女,黑纱掩面。

一身黑色披风下竟然无任何衣物,一片洁白。大汉晃了晃脑袋确定不是在做梦,一脸淫笑,口水都流了出来。

披风滑落,柳腰花态尽显。大汉早已把持不住疯狗一样扑来,贪婪享受着玉颈香肩上每一寸肌肤。

“这么想要我,你可知我想要什么?”

“要啥,你尽管,尽管拿去。”大汉早已神魂颠倒,哪里还顾得上答话。

女人闻言大笑,整个街巷都充斥着那**的笑声。

就在大汉欲仙欲死时,他双目怒睁眼球随时可能夺眶而出,浑身剧烈颤抖,脸颊在一点一点变黑。

第二天,便有人在街上发现大汉的尸首,落璎枫一行人也赶过来一看究竟。

南慕庄主只一眼便看出这人是被至阴的武功吸尽阳气而亡。落璎枫心生疑虑,南慕庄主所说的这种邪门武功,虽然古籍中有提及,但书中也明确说了,这等武功因太过阴险毒辣被列为禁术,已经失传几百年。

这时落璎枫想到了昨天的鬼母魁若悠,如果她真的年过半百又有如此容颜,那一定是修炼了此等邪术。

古籍中有记载,修炼至阴邪术可保容颜不老,但每月月缺之日必须找一成年男子吸光他身上的阳气才能继续维持容颜。月缺之日为每月至阴日,而昨天刚好就是至阴日。

落璎枫欲把此事告之众人,转念一想并没有人看到是魁若悠所为,而且以南慕清越的性格肯定又会大打出手,魁若悠到底什么修为众人皆不清楚,贸然说出只怕弊大于利。

而此时魁若悠再一次搔首弄姿的赶来,还好这次用披风包裹着身体,也并未弹琴。

“这等死相,莫不是昨夜里同房过度,精尽而亡。”依然是那骨子里的骚气。

南慕清越翻起大大的白眼,要不是南慕庄主在身旁,估计早就一巴掌扇去。

不过魁若悠似乎能看透落璎枫心思一般,朝着落璎枫抛了个媚眼,眉宇中带有一丝杀气。

离开人群身旁侍女低声说道:“主母,您昨夜确实不该亲自行动,倘若被人发现我们寒僵大计何以实施。”

“有何惧!想我魁式一族在寒僵隐忍上千年,如今星落神话已破,我势要整个华东圣域臣服在我寒僵之下。”

众人散去,南慕清越跌不跌跑过来问道:“落哥哥,啥叫精尽而亡?”

落璎枫歪着脑袋疯狂组织着语言,不能直说但也得搪塞过去啊。

小清越眨动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等着答案,她自然知道落璎枫饱读诗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小妹,这种事你让落公子如何回答,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懂。”

南慕清凤这话既帮落璎枫解了围,也在暗示落璎枫,清越只是小孩子,还不懂男欢女爱。这话多少带点心机,让落璎枫颇感不爽又不好发作。

南慕清越一脸无辜自言自语道:“我已经长大了,为何还是不懂?”

话分两头,华东圣域某处山洞内,凌千睿正闭目调养。洞口外凌南冰地的部下高度警惕帮少主护法。

自从被狂浪斩落,凌千睿就一直在山洞内闭关,其实他的六十四路无极化形手终极一路“千手幻形”并未修到顶峰。

这三个月他没日没夜的俢练,就是想在四方精武会开始之前将千手幻形修到顶峰,已报狂浪之仇。

震华东武林,扬冰地之名,这是他从出生那一刻便肩负的责任。

此时距离精武会开始已不足两日,凌千睿能否在这最后关头登顶千手幻形。

只见他凝神聚气,嘴唇的黑色愈发浓烈。

猛然,寒气从他身体四周散出,寒气所及皆冰冻,就连嶙峋的岩石都未能幸免。一股寒气冲出山洞,部下们纷纷大喜。

原来凌千睿不光修到千手幻形最高境界,还将极地的寒气融入到掌法之中。真不愧是武学奇才,三月时日竟又修至另一境界。

“你们且让一让。”说话的凌千睿嗓音变得更细。

说完这话,凌千睿咆哮一声。一股寒气竟直冲云霄,浮云瞬间成冰,整座山体都化为冰雕。

走出冰雕的凌千睿面如死灰,整个身体微微散发着寒气,头发已由银色彻底变白就连眉毛都变成白色,加上满唇的黑色,整个人都透着阴森恐怖。

凌千睿带人奔向璎落城,只是部下们都没发现凌千睿走过的地方,花草正在慢慢枯萎。

远在清风山巅的南慕清傲被刚才的冰冻异样吸引,一道霞光落于冰雕面前,看着正在融化的冰山,南慕清傲甚为大惊。

“怪哉!竟有如此之修为能将整座山峰冰冻。此等邪术恐只有星落刀法能与之匹敌,看来这精武会必将是血雨腥风。不过这不关我老头子什么事喽。”

喃喃自语完南慕清傲拂袖而去继续过他逍遥自在的隐世生活。

凌千睿队伍后,一男一女正运用轻功加快脚力,想必也是赶往璎落城参加四方精武会的。

女人飘过发现地上有一排踩过的脚印,脚印中花草枯萎还残留着些许冰碴。

“大哥,又有邪魔歪道偷练禁术。”

男人驻足定睛一看,脱口而出:“必是南北两处极寒之地的邪术功法。”

两人相视点头,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凌千睿已然觉察出队伍后面有两股真气袭来,挥手示意停止前进。

在极地众人的注视下,一男一女执剑落于队伍前方。

“敢问你们是南北哪一处。”

“寒疆弹丸之地,怎能与我辽阔冰地相提并论。”凌千睿身后随从大声说道。

自从冰雕内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纤细,凌千睿就刻意减少话语,身后的随从成了代话工具,自己则在黑袍中闭目养神。

从交谈中得知,这一男一女正是秦岭邱氏兄妹,邱子阳、邱子月。

两人的日月剑法,双剑合璧威力无穷。

当听闻邱子月一口一个邪魔歪道,凌千睿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神功初成刚好用这邱氏兄妹试一下水。

寒气穿透黑袍,两兄妹也第一次看清凌千睿那张煞白的脸。

毫不迟疑两人拔剑袭来,雌雄双剑一左一右与凌千睿打作一团。

之前凌千睿的无极化形手出掌成黑色,可如今他每一掌都带着无色透明的冰渣。挥掌瞬间仿佛无数碎冰从掌间滑落,要不是整个人阴森邪魅,这套掌法应是美轮美奂。

邱氏兄妹齐跃半空,剑招飞舞两人好似化为一人,长剑自上而下刺之。凌千睿双手幻化成剑与刺下来的长剑迎头对拼。

不知不觉双方已交战两百余回合,邱氏兄妹并未用尽全力日月剑法很多高深剑招也未施展。只是他俩也发现,从开始打斗到交手两百招凌千睿站立的位置始终没有变化。

落日余晖中,双方罢手言和。都未拼尽全力,并不是不想分出高低,奈何双方都需要赶到璎落城实在不愿多耽搁时日,消耗真气。

踏着最后一抹夕阳,凌千睿带领一众黑袍赶到璎落城。刚一进城落璎枫就瞧见那个让他家破人亡的凌千睿。

紧攥的双拳藏于桌下,指甲都快嵌入皮肉。要不是凌千睿多次相逼,他落家也不会名誉扫地沦为江湖笑柄。

南慕清凤看出了落璎枫心思,玉手放在落璎枫紧绷的手臂上。在接触的一瞬间,落璎枫赶忙松开拳头朝着清凤尴尬一笑。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5:21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