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轩胡桃_卡斯兰娜(后末世的爱与诗)_后末世的爱与诗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后末世的爱与诗》是作者“胡桃_卡斯兰娜”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明轩胡桃_卡斯兰娜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末世都市+异能+轻黑暗文+双向救赎+恋爱+治愈+致郁+多cp+带刀慎入】
距离末世降临至今,那段漆黑不见光明的时代已然从人们的记忆之中淡忘,高如楼房的怪物,卑贱如草芥的生命,似乎都已经随着时间悄然埋没与悠长的河流之中
绵延的高墙将人与怪物隔绝,却也孕育了人性最本质的恶,当那世间灯火争相熄灭,黑夜悄然而至的时代,又该由谁点亮那第一缕火焰呢?

小说:后末世的爱与诗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胡桃_卡斯兰娜

角色:苏明轩胡桃_卡斯兰娜

强烈推荐热门都市小说小说《后末世的爱与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胡桃_卡斯兰娜”。小说无错版梗概:镶嵌着一枚小巧而又精致的冰蓝色宝石,像是永不融化的冰晶,沐浴在阳光之中,显得璀璨而又耀眼。“接着。”苏明轩抬手接过言秋风抛来的物件,仔细打量起来,只见是一枚做工精致的吊坠。“这玩意儿算是雪狼会的通行证,拿着这东西找雪狼会办事会方便许多。顺带一提,这东西还有储物的功能,你手上拿的这个大概,有一百立方米的空间吧,姑且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评论专区

大夏纪:兜头兜头兜你妈个哔

我真是良民:这个作者是没见过女人么,本本书都是上来女人倒贴。现在的00后不是当年的80后的,不会觉得你这种情节真实的。

大明升职记:又水又憋屈.越看越恶心.

后末世的爱与诗

《后末世的爱与诗》在线阅读

第五章:灰烬后的城区

金属制成的徽章镶嵌着一枚小巧而又精致的冰蓝色宝石,像是永不融化的冰晶,沐浴在阳光之中,显得璀璨而又耀眼。

“接着。”

苏明轩抬手接过言秋风抛来的物件,仔细打量起来,只见是一枚做工精致的吊坠。

“这玩意儿算是雪狼会的通行证,拿着这东西找雪狼会办事会方便许多。顺带一提,这东西还有储物的功能,你手上拿的这个大概,有一百立方米的空间吧,姑且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言秋风一边解释起吊坠的用途,一边用冰袋敷着自己肿起来的脸蛋,看向苏明轩的眼神满是幽怨。

“哎呦,痛痛痛,你小子下手也没个轻重。”

苏明轩没有在意言秋风的埋怨,只是自顾自地研究起吊坠的储物功能,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沟通吊坠上那颗冰蓝色的宝石,依他所见,这吊坠之所以能够拥有储物功能过半就是仰仗这枚宝石了。

也不知是不是天赋异禀,苏明轩不过研究了几分钟便掌握了这件储物道具的使用方式,只见那冰蓝色宝石的表面浮现出一闪而逝的繁复纹路,被苏明轩背在身后的剑袋便化为光点飞入其中,意念一动,便又能凭空取出剑袋,很是神奇。

“行了,别抱怨了,帮我个忙。”

研究完吊坠的苏明轩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言秋风的身上,只见对方此刻依旧是嚷嚷着指责自己下手太狠,不禁再次翻了一个白眼。

“啥事?”

听到有事情做的言秋风来了兴趣,脸上的疼痛顿时也好了大半,脸上不经意间便扬起自信的笑容。

“不是我吹,就这江城内发生的事情通通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哪怕是哪家房子里住了几窝耗子我都能给你查出来。”

“江城郊区那块儿,有个废弃的教堂,这事儿你知道不?”

苏明轩对言秋风的自吹自擂不置可否,只是提出自己的问题。

“那地方啊,我知道,十年前因为圣徒教会拿孩子做实验的事情败露被一个傻子一把火点了,那天正巧赶上寒潮过境,没了教堂的庇护,晚上倒是死了不少人。”

谈起郊区的教堂,言秋风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感慨,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往事。

“怎么?你问那地方干什么?”

没等苏明轩回答,言秋风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连忙补充道。

“哦,对,差点忘了,你是那天晚上被教堂收留的人群中唯一存活的幸存者,怎么?想查一下当年的事情?虽然我们是后来入驻的势力,但也调查过那事,资料还存在档案室里边,需要的话我帮你拿一下。”

“不是这事。”

苏明轩摆了摆手。

“废弃教堂那边,似乎有个修女经常出入,能帮我查一下她的身份吗?”

闻言,言秋风沉默了片刻,手指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嘶~”

不巧摸到伤口的言秋风倒吸了一口凉气,摇了摇头,这才开口说道。

“没什么印象,我帮你查一下吧。”

言秋风在笔记本上写下废弃教堂的修女这样几个字,随后又在后面补充上了一个问号。

“确认对方身份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知会我一声就行,可能的话,还是不要打扰到她比较好。”

“行,交给我了,等有结果了爪机联系你。”

离开雪狼大厦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此刻的太阳已然高高地挂起,再也没了早晨时的和煦,此刻所能带给人的感受便只剩下了炎热。

耳畔不时能听见蝉鸣,少年摊开江城的地图,重新规划起前往江城五中的路线。

江城,在其他城区其实是有个外号的,叫什么,从灰烬中重生的城区,看着眼前林立的高楼,占地广阔的校区,这都是过去所不出有过的繁荣光景。

苏明轩觉得,这个外号挺贴切的。

“大爷,看门呢?”

门口的保安室里有俩人,一个老大爷一个青年男子,男子正坐在电脑前敲打着什么,倒是那大爷端着保温杯听着小曲儿,显得悠闲。

听到声音,那青年只是瞥了眼苏明轩,也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忙活起了工作。

“小伙子,什么事儿啊?”

老大爷啪嗒一声关了自己的老古董,老一辈人似乎都挺喜欢收音机的,或许是对那个生存都显得困难的时代的缅怀吧?

“大爷,抽烟不?”

苏明轩抽出一根烟来,大爷也不客气,接过烟叼在嘴里,便用他那皱巴巴的手去掏抽屉,半响,这才从抽屉里掏出来一只打火机,苏明轩多瞧了两眼,似乎是个老牌子了,曾经是做一些小玩意儿的厂子,现在转型做了玩具厂,苏明轩小的时候还收到过这个厂家生产的小玩具,那是一个戴着棉帽抱着步枪的毛绒玩偶。该说不愧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厂子吗?玩具形象都设计地这么彪悍。

“哥们,你抽烟不?”

苏明轩和大爷唠了几句家常,便瞧见了青年的不自然,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朝着青年扬了扬。

“那,多谢了。”

青年似乎是有些腼腆,苏明轩也浑不在意,只是轻轻地抛起手中的烟,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后便是稳稳地落在青年的手中。

“大爷,能开个门不。”

见关系也拉的差不多了,苏明轩便掐了烟,说明了来意。

“迟到了?小伙子还挺会取巧的。”

大爷笑了笑,从抽屉里掏出一本花名册来,继续说道。

“叫什么?我看看你是哪个班的,这次就不记你名了,下次注意。”

大抵是苏明轩年纪的原因,大爷理所当然便把他当成了迟到的学生,苏明轩干笑两声,解释起来。

“那个,大爷,我其实是新来的老师。”

看着大爷怀疑的表情以及青年脸上藏不住的惊愕,苏明轩只好继续开口解释起来。

“不信的话,我跟校长打个电话。”

说完,不等大爷做出反应,苏明轩便掏出爪机给江城五中的校长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你哪位?”

“喂,校长你好,我是苏明轩,新来的老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小苏啊,怎么了?”

“劳烦你跟门卫知会一声,好放我进去。”

“行,你等会儿。”

踏入校园,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抬头望去,这才瞧见通往教学楼的小路两侧竟是整齐排列着两行阳炎花树,金色的花瓣包裹着赤红色的花蕊,像是落入翠绿海洋中的曜日,算是夏季常见的观赏花了。

“竟然还搞的有绿化,环境挺不错的。”

苏明轩暗自点了点头,继续迈着步子踏入这一条充斥着花香的长廊,偶尔会有几片花瓣落下,恰巧落在漫步少年乌黑的发上,多少是有些校园动漫开场时的梦幻意境。

踏过花廊,眼前的便是崭新的教学楼了,只是站在楼前的空地,便能听见学员的或是读书,或是对答的声音,充满青春的活力,充满生机乃至希望,这便是那些文学作品中常常歌颂的末世前的校园生活么?

苏明轩只觉得像,这是好事,是一个好兆头,寓意着人们正在向着曾经的美好努力。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旁的另一栋楼,行政楼中,大部分教师的办公室也都坐落于这一栋楼中,算是教职工专用的休息处了。

大抵是因为真在上课的缘故,一直到校长办公室前,途径许多教师办公室,都没能见到几位今后同事的身影。

“扣扣。”

苏明轩轻轻地扣响门扉,片刻后,门内便传来校长那沉稳厚重的声音。

“请进。”

校长室并不算太大,至少和言秋风的办公室比起来这里算得上小了,不过苏明轩对此并不在意,和校长相互点头示意后便落了座。

“您好,苏明轩先生,作为新报到的教师,这是对你的安排,请先过目。”

说着,校长便从抽屉中掏出一沓文件推给了苏明轩,示意对方可以先自己看一下上面的内容。

苏明轩接过文件,仔细地阅读起上面的内容来。

“担任五班的武道老师和班主任吗?没有问题。”

阅读完文件内容后,苏明轩并没有对校方的安排有什么不满,他这次来到江城任务本来就是挑选合适的学员作为曙光军校新生候选人,班主任的身份对他的任务而言大有裨益。

“对了,师傅让我把这个给你。”

说着,苏明轩便从吊坠的储物空间内取出来一封尚未开封的文件袋。

“竟然还有给我带话?倒是挺意外的。”

校长挑了挑眉,从他调侃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似乎是认识江语琳的,甚至于关系可能还不错。

拆开文件袋的封口,校长从中抽出一沓文件来,不禁撇了撇嘴。

“啧,看起来并不像是叙旧的话啊。”

视线下移,当校长瞧见那文件最顶端的一行字的时候,校长原本调侃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苏明轩江城任务附录,亲启五中校长梁文殊先生。

“看起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啊。”

梁文殊暗自思忖着,继续向下看去,只是,这不看是不打紧,这一看,梁文殊却是忍不住抬起头来望向正坐在自己正对面研究教职安排文件的苏明轩,神色变得怪异了起来。

【情报公开】

【狼晶吊坠:独属于雪狼会的特殊信物,其外形为银制的狼头口中咬合处嵌入一枚通体冰蓝色,铭刻有魔纹(储存空间)的冰原石,据说,只有在雪狼会中达到一定阶级才能够得到一枚吊坠作为信物。而其中最为特殊的,其狼头顶铭刻有皇冠印记的,则是头狼所独有的狼王吊坠。(小知识,狼王吊坠总计两枚。)】

【魔纹:储存空间:序列三,神秘:低危魔纹。激活效果,扩展出一片可以进行存储物品的特殊空间,空间内时间停止流动,生命体禁止存入。】

                       

小说:后末世的爱与诗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胡桃_卡斯兰娜

角色:苏明轩胡桃_卡斯兰娜

强烈推荐热门都市小说小说《后末世的爱与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胡桃_卡斯兰娜”。小说无错版梗概:镶嵌着一枚小巧而又精致的冰蓝色宝石,像是永不融化的冰晶,沐浴在阳光之中,显得璀璨而又耀眼。“接着。”苏明轩抬手接过言秋风抛来的物件,仔细打量起来,只见是一枚做工精致的吊坠。“这玩意儿算是雪狼会的通行证,拿着这东西找雪狼会办事会方便许多。顺带一提,这东西还有储物的功能,你手上拿的这个大概,有一百立方米的空间吧,姑且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评论专区

大夏纪:兜头兜头兜你妈个哔

我真是良民:这个作者是没见过女人么,本本书都是上来女人倒贴。现在的00后不是当年的80后的,不会觉得你这种情节真实的。

大明升职记:又水又憋屈.越看越恶心.

后末世的爱与诗

《后末世的爱与诗》在线阅读

第五章:灰烬后的城区

金属制成的徽章镶嵌着一枚小巧而又精致的冰蓝色宝石,像是永不融化的冰晶,沐浴在阳光之中,显得璀璨而又耀眼。

“接着。”

苏明轩抬手接过言秋风抛来的物件,仔细打量起来,只见是一枚做工精致的吊坠。

“这玩意儿算是雪狼会的通行证,拿着这东西找雪狼会办事会方便许多。顺带一提,这东西还有储物的功能,你手上拿的这个大概,有一百立方米的空间吧,姑且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言秋风一边解释起吊坠的用途,一边用冰袋敷着自己肿起来的脸蛋,看向苏明轩的眼神满是幽怨。

“哎呦,痛痛痛,你小子下手也没个轻重。”

苏明轩没有在意言秋风的埋怨,只是自顾自地研究起吊坠的储物功能,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沟通吊坠上那颗冰蓝色的宝石,依他所见,这吊坠之所以能够拥有储物功能过半就是仰仗这枚宝石了。

也不知是不是天赋异禀,苏明轩不过研究了几分钟便掌握了这件储物道具的使用方式,只见那冰蓝色宝石的表面浮现出一闪而逝的繁复纹路,被苏明轩背在身后的剑袋便化为光点飞入其中,意念一动,便又能凭空取出剑袋,很是神奇。

“行了,别抱怨了,帮我个忙。”

研究完吊坠的苏明轩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言秋风的身上,只见对方此刻依旧是嚷嚷着指责自己下手太狠,不禁再次翻了一个白眼。

“啥事?”

听到有事情做的言秋风来了兴趣,脸上的疼痛顿时也好了大半,脸上不经意间便扬起自信的笑容。

“不是我吹,就这江城内发生的事情通通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哪怕是哪家房子里住了几窝耗子我都能给你查出来。”

“江城郊区那块儿,有个废弃的教堂,这事儿你知道不?”

苏明轩对言秋风的自吹自擂不置可否,只是提出自己的问题。

“那地方啊,我知道,十年前因为圣徒教会拿孩子做实验的事情败露被一个傻子一把火点了,那天正巧赶上寒潮过境,没了教堂的庇护,晚上倒是死了不少人。”

谈起郊区的教堂,言秋风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感慨,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往事。

“怎么?你问那地方干什么?”

没等苏明轩回答,言秋风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连忙补充道。

“哦,对,差点忘了,你是那天晚上被教堂收留的人群中唯一存活的幸存者,怎么?想查一下当年的事情?虽然我们是后来入驻的势力,但也调查过那事,资料还存在档案室里边,需要的话我帮你拿一下。”

“不是这事。”

苏明轩摆了摆手。

“废弃教堂那边,似乎有个修女经常出入,能帮我查一下她的身份吗?”

闻言,言秋风沉默了片刻,手指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嘶~”

不巧摸到伤口的言秋风倒吸了一口凉气,摇了摇头,这才开口说道。

“没什么印象,我帮你查一下吧。”

言秋风在笔记本上写下废弃教堂的修女这样几个字,随后又在后面补充上了一个问号。

“确认对方身份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知会我一声就行,可能的话,还是不要打扰到她比较好。”

“行,交给我了,等有结果了爪机联系你。”

离开雪狼大厦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此刻的太阳已然高高地挂起,再也没了早晨时的和煦,此刻所能带给人的感受便只剩下了炎热。

耳畔不时能听见蝉鸣,少年摊开江城的地图,重新规划起前往江城五中的路线。

江城,在其他城区其实是有个外号的,叫什么,从灰烬中重生的城区,看着眼前林立的高楼,占地广阔的校区,这都是过去所不出有过的繁荣光景。

苏明轩觉得,这个外号挺贴切的。

“大爷,看门呢?”

门口的保安室里有俩人,一个老大爷一个青年男子,男子正坐在电脑前敲打着什么,倒是那大爷端着保温杯听着小曲儿,显得悠闲。

听到声音,那青年只是瞥了眼苏明轩,也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忙活起了工作。

“小伙子,什么事儿啊?”

老大爷啪嗒一声关了自己的老古董,老一辈人似乎都挺喜欢收音机的,或许是对那个生存都显得困难的时代的缅怀吧?

“大爷,抽烟不?”

苏明轩抽出一根烟来,大爷也不客气,接过烟叼在嘴里,便用他那皱巴巴的手去掏抽屉,半响,这才从抽屉里掏出来一只打火机,苏明轩多瞧了两眼,似乎是个老牌子了,曾经是做一些小玩意儿的厂子,现在转型做了玩具厂,苏明轩小的时候还收到过这个厂家生产的小玩具,那是一个戴着棉帽抱着步枪的毛绒玩偶。该说不愧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厂子吗?玩具形象都设计地这么彪悍。

“哥们,你抽烟不?”

苏明轩和大爷唠了几句家常,便瞧见了青年的不自然,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朝着青年扬了扬。

“那,多谢了。”

青年似乎是有些腼腆,苏明轩也浑不在意,只是轻轻地抛起手中的烟,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后便是稳稳地落在青年的手中。

“大爷,能开个门不。”

见关系也拉的差不多了,苏明轩便掐了烟,说明了来意。

“迟到了?小伙子还挺会取巧的。”

大爷笑了笑,从抽屉里掏出一本花名册来,继续说道。

“叫什么?我看看你是哪个班的,这次就不记你名了,下次注意。”

大抵是苏明轩年纪的原因,大爷理所当然便把他当成了迟到的学生,苏明轩干笑两声,解释起来。

“那个,大爷,我其实是新来的老师。”

看着大爷怀疑的表情以及青年脸上藏不住的惊愕,苏明轩只好继续开口解释起来。

“不信的话,我跟校长打个电话。”

说完,不等大爷做出反应,苏明轩便掏出爪机给江城五中的校长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你哪位?”

“喂,校长你好,我是苏明轩,新来的老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小苏啊,怎么了?”

“劳烦你跟门卫知会一声,好放我进去。”

“行,你等会儿。”

踏入校园,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抬头望去,这才瞧见通往教学楼的小路两侧竟是整齐排列着两行阳炎花树,金色的花瓣包裹着赤红色的花蕊,像是落入翠绿海洋中的曜日,算是夏季常见的观赏花了。

“竟然还搞的有绿化,环境挺不错的。”

苏明轩暗自点了点头,继续迈着步子踏入这一条充斥着花香的长廊,偶尔会有几片花瓣落下,恰巧落在漫步少年乌黑的发上,多少是有些校园动漫开场时的梦幻意境。

踏过花廊,眼前的便是崭新的教学楼了,只是站在楼前的空地,便能听见学员的或是读书,或是对答的声音,充满青春的活力,充满生机乃至希望,这便是那些文学作品中常常歌颂的末世前的校园生活么?

苏明轩只觉得像,这是好事,是一个好兆头,寓意着人们正在向着曾经的美好努力。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旁的另一栋楼,行政楼中,大部分教师的办公室也都坐落于这一栋楼中,算是教职工专用的休息处了。

大抵是因为真在上课的缘故,一直到校长办公室前,途径许多教师办公室,都没能见到几位今后同事的身影。

“扣扣。”

苏明轩轻轻地扣响门扉,片刻后,门内便传来校长那沉稳厚重的声音。

“请进。”

校长室并不算太大,至少和言秋风的办公室比起来这里算得上小了,不过苏明轩对此并不在意,和校长相互点头示意后便落了座。

“您好,苏明轩先生,作为新报到的教师,这是对你的安排,请先过目。”

说着,校长便从抽屉中掏出一沓文件推给了苏明轩,示意对方可以先自己看一下上面的内容。

苏明轩接过文件,仔细地阅读起上面的内容来。

“担任五班的武道老师和班主任吗?没有问题。”

阅读完文件内容后,苏明轩并没有对校方的安排有什么不满,他这次来到江城任务本来就是挑选合适的学员作为曙光军校新生候选人,班主任的身份对他的任务而言大有裨益。

“对了,师傅让我把这个给你。”

说着,苏明轩便从吊坠的储物空间内取出来一封尚未开封的文件袋。

“竟然还有给我带话?倒是挺意外的。”

校长挑了挑眉,从他调侃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似乎是认识江语琳的,甚至于关系可能还不错。

拆开文件袋的封口,校长从中抽出一沓文件来,不禁撇了撇嘴。

“啧,看起来并不像是叙旧的话啊。”

视线下移,当校长瞧见那文件最顶端的一行字的时候,校长原本调侃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苏明轩江城任务附录,亲启五中校长梁文殊先生。

“看起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啊。”

梁文殊暗自思忖着,继续向下看去,只是,这不看是不打紧,这一看,梁文殊却是忍不住抬起头来望向正坐在自己正对面研究教职安排文件的苏明轩,神色变得怪异了起来。

【情报公开】

【狼晶吊坠:独属于雪狼会的特殊信物,其外形为银制的狼头口中咬合处嵌入一枚通体冰蓝色,铭刻有魔纹(储存空间)的冰原石,据说,只有在雪狼会中达到一定阶级才能够得到一枚吊坠作为信物。而其中最为特殊的,其狼头顶铭刻有皇冠印记的,则是头狼所独有的狼王吊坠。(小知识,狼王吊坠总计两枚。)】

【魔纹:储存空间:序列三,神秘:低危魔纹。激活效果,扩展出一片可以进行存储物品的特殊空间,空间内时间停止流动,生命体禁止存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