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苏棠梨白屹洵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全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类型《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现已上架,主角是苏棠梨白屹洵,作者“墨染一夏”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穿书+种田+甜宠+权谋+发家致富+风趣】 苏绣世家传人苏棠梨不幸穿到了一本大女主权谋小说,且还是黑月光第一权臣的恶毒原配,恶毒凶残,害得黑月光权臣家破人亡,最终惨死  吓得苏棠梨赶紧改邪归正,抱紧黑月光权臣的大腿,赚钱养家干事业,他当权臣,她做首富,各自冲事业  只是,这位抱着她生了几个小萌娃的权臣,说好的事业型权臣呢?咋成了贤夫美父?  某位贤夫美父搂着小媳妇入怀,事业不如夫人香  苏棠梨的嘴角上扬,也是,她可是绝世好妻子呢

小说: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墨染一夏

角色:苏棠梨白屹洵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作者是“墨染一夏”。本书精彩片段:苏棠梨还在一鼓作气,想将扇面绣好,这样明天就能再去绣楼拿一副新的绣活,早日将赌债还清。不然一个月若是还不上,还得付利息,谁知道会增加多少赌债啊。只是夜晚不比白天,也好在原主住的是原先白屹洵之前住的屋子,通光好,还能坚持一会儿。但天黑了,靠着一丁点的油灯可是不成的,太伤眼睛了。绣娘的手宝贵,眼睛也格外珍贵啊……

评论专区

尸体请别说话:普雷尔对NPC不就是砍砍砍杀杀杀吗,就算是人形也是怪为了经验和金币照杀。游戏杀人形NPC和现实杀人没可比性吧,为这个给低星没意思,不过这书文笔一般开头心理阴暗,3星干草,书荒看

神秘之劫:我以为这是一本从唯我独法到灵气复苏的幕后黑手文但是1000年后直接变成了猴版诡秘+密教模拟器前后割裂极其严重,从造物主直接变成超凡届小歘歘

灵魂导游:有些小毒點, 暫時還可以, 待觀察

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

《穿成恶毒原配后,我成了团宠》在线阅读

第11章

第11章

苏棠梨还在一鼓作气,想将扇面绣好,这样明天就能再去绣楼拿一副新的绣活,早日将赌债还清。

不然一个月若是还不上,还得付利息,谁知道会增加多少赌债啊。

只是夜晚不比白天,也好在原主住的是原先白屹洵之前住的屋子,通光好,还能坚持一会儿。

但天黑了,靠着一丁点的油灯可是不成的,太伤眼睛了。

绣娘的手宝贵,眼睛也格外珍贵啊。

这可就难办了。

“咚咚咚–“

忽然响起了敲门声,苏棠梨愣了一下,但还是起身去开门,顿时清香扑鼻,她下意识摸着早就呱呱叫的肚子。

目光落在香喷喷的鸡蛋面上,又顺着纤细白泽的手往上看,入目便是隽逸的面容,即便穿着粗布衣服,在月光的倒影下,他身影上的光辉竟然比月光还要皎洁。

这脸真是无论怎么看,都是很帅气啊。

“咳咳–“

被苏棠梨一直这样看着,白屹洵有些不适,轻轻咳嗽了两声,唤醒她游离的神智,又将面递给她道。

“我听阿银说,你将鱼肉都给她吃了,那你晚上岂不是就没有吃多少。”

苏棠梨看着香气腾腾的鸡蛋面,心中比冒出来的暖气都暖,伸手笑着接过,又欣喜地说。

“所以夫君担心我饿,特意给我煮的面吗?夫君果然很好。”

听着她轻柔的夫君,又被她温柔的眉眼晃了一会儿神,白屹洵竟生出了一丝紧张,后退了半步,见她看过来,便又轻咳嗽了半声问。

“这么晚了,你还在做刺绣吗?”

苏棠梨点点头,又端着鸡蛋面进去,不然外面风大,一下子吹凉了,瞥见白屹洵犹豫片刻才进来,也只是轻笑,吃着热腾腾的面。

她确实有些饿了,但也没有狼吞虎咽,这跟前世二十年的习惯有关系。

家中长辈对餐桌上的礼仪格外注重,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是不能发出声音,且还要细嚼慢咽。

白屹洵看着眼前忽然优雅起来的女子,拧了拧眉,暗淡的油灯剪影出一道娇小娴静的身影,他竟又被晃了一会儿神。

但看着桌子旁的针线,又看向一旁的油灯,这么弱的烛光只怕没法刺绣。

“你待会儿还要做绣活?”

苏棠梨吃着喜欢的蛋黄,闻言点点头说,眉眼中也有一些为难,”嗯,我打算将扇面早点绣好,这样就能再接一个绣活,能早点将赌债还清。”

但这个油灯都快枯了,她有些难办呀。

白屹洵察觉屋子里的光辉越来越暗,看向吃着鸡蛋面十分满足的苏棠梨说,”我屋子里还有一点油灯,我拿过来给你。”

“可是夫君不是还要温书?”

原主平常睡觉早,所以用不上多少油灯。从前原主的屋子倒是油灯管够,还有蜡烛用呢。

但白家给原主还赌债,哪里还用得起蜡烛啊。这古代的蜡烛可贵着呢,起码都得四五百文钱一对。

这个朝代,一两银子就是一吊钱,一贯钱,也就是一千文。

所以蜡烛可是稀罕物,一般的村民是用不起的。

而油灯分为动物油和植物油,相对而言,植物油就便宜很多,但家家户户都会紧着用。

所以村民天黑就入睡,但白屹洵可是每晚都要读书的,白家的油灯基本是他用的。

若是将油灯给她了,耽误他读书,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自己也倒是可以白天再做,不过…..

苏棠梨忽然勾了勾嘴角,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她看向又白屹洵提议道,”不如,咱们一起用吧?”

“啊,一起?”

见白屹洵愣住,似乎不解,苏棠梨就笑着解释,”我去夫君的屋子里,借用你的烛光,你读书,我做刺绣,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

去他的屋子?

这话为什么听着怪怪的。

白屹洵有些犹豫,又听苏棠梨柔声保证,”夫君,我也是想早点将绣活做好,就安静地坐在旁边,绝对不会打扰夫君温书的!”

“那,好吧。”

“多谢夫君,就知道夫君最好了!”

瞧见苏棠梨甜美的笑容,白屹洵又被吓得后退了半步,有种想逃离的感觉,但见她将面也吃完了,就伸手接过,又拧眉说。

“那你待会儿去我的屋子吧。”

“好嘞!”

见白屹洵转身就走,苏棠梨抿唇笑了笑,看着自己绣了一半的扇面,伸了个懒腰,又揉着肩膀,将东西都放在一个绣篮子里,抱着就去白屹洵的屋子。

原主虽然跟白屹洵是夫妻,但两人从新婚之夜开始就没有同房,分开住着的。

白屹洵将自己的房间给了原主,他自己住在了他大哥的房间,也就是白大郎。

两人的屋子隔得近,出个门左拐就到了。

她进去的时候,白屹洵还没有回来,就先站在门口,借着皎洁的月光看过去。

他的屋子很简朴,就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书案,再是柜子,再无其他东西。

床铺整洁干净,其他地方也是一尘不染,书上是有说,白屹洵有洁癖的。

苏棠梨只是打量了几眼,就走到书案前,偏离了月光,虽然视线模糊,但也能依稀看到摆放整齐的书,但是个啥,她就不认识了。

哎,原主要是会认字多好,但这里是乡村,会读书识字的女子可没有几位,女主也是女扮男装才能入学堂读书的。

但她往后是要当首辅夫人的,若是不识字有些不太好,主要也是不方便啊。

寻个机会,她还是开始认字吧,不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心中感慨,也只是抱着绣篮坐下来,等白屹洵回来。

“你,你为何不燃灯?”

“等夫君啊,家里油灯本就不多,我本来是借烛光的,自然要等夫君温书一起用啊。”

白屹洵看着黑暗中的身影,这样跟她说话怪怪的,但好在有微弱的月光,便立即点燃了油灯,又放在书案上。

瞬间照亮了一角,苏棠梨的身影也缓缓印入眼帘,她就抱着绣篮静坐在一旁,瞧着她拿出来的绣品,白屹洵还怔了一下。

他看过花样,所以知晓她已经绣了一大半,而且两面都有精致的图案,分不清正反面。

仍然还是双面绣。

回来不过两个时辰,她便已经快绣完了,所以刚刚在屋子里,她一直这样坐着刺绣?

脖子不酸吗?

苏棠梨将针线都拿好,借着烛光刺绣,见白屹洵站着没动,还愣了一下,以为他担心自己打扰他,便忙说。

“夫君,你温书吧,我刺绣没有声音的,不会干扰夫君读书的。”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6:13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