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囚(陆昭尧洛初)全本在线阅读_(陆昭尧洛初)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以爱为囚》,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陆昭尧洛初,也是实力派作者“容晚”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飞来横祸,让她记忆尽失,遇上了救命恩人,从此奉若神明
心软的神,却对她有着莫名的恨:“朋友?恋人?你都不配!这辈子,你只能孤身一人赎罪致死!”
嫌恶,诋毁,不屑过后,她身心俱疲,在试图逃离时,被他一纸婚约再度束缚
而这一次,她决意为自己而活,离开江城的那天,他却疯魔了……
(双洁 1v1)

小说:以爱为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容晚

角色:陆昭尧洛初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以爱为囚》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容晚”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最先冲进来的人是顾嫂。她看到洛初躺在地上,双眼空洞的画面,下意识就想冲过去搀扶,却被苏若薇拦住了。“看你这年纪,在陆家也工作挺久了吧?阿尧厌恶的人,你再这么护着,最后倒霉的是谁,想过么?”“我……”“像陆家这么好的雇主可不好找呀~如果为了一个小贱人,丢了工作,那就得不偿失咯~”苏若薇理了理长发,满意的打量顾嫂的脸色,这才施施然离开。“初初?初初!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顾阿姨,你早就知道了是吗?”洛初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家没了,洛家散了,所以才会像打发落水狗一样对我,是吗?”“不是这样的!”顾嫂匆忙过来拉住她的手,“在我心中,不管上一辈人做错了什么,初初还是那个小丫头,没有坏心眼的!只要你愿意低个头,向少爷认错,我想……我想很快就可以恢复大小姐待遇的!”待遇?爸妈都已经不在身边了,她还奢求什么千金待遇?洛初一滴泪都流不出来,只是怔怔看着天花板:“所以,顾阿姨,你能告诉我,他们是为什么要自杀吗?”“……初初,你不知道?!”是啊,她不知道!作为爸妈放在心上宠的女儿,她居然忘记了一切!看她沉默,顾嫂迟疑半晌,委婉说了句:“可能是因为少爷吞并了洛氏的企业,他们想不开,所以……”“谁?!”她有过一万种的猜想,唯独没有想过,背后真正的始作俑者居然是陆昭尧!她曾经是那么信任这个男人,可是,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他居然借助婚姻契约,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洛家的信任,然后再吞并了家族企业,逼着她的父母自杀!“初初,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背后的事情,我是一个佣人,我也听不懂!两家人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不然少爷也不会……”还没有说完,洛初就爬了起来,双眸中的怒火再也掩盖不住。“他对我有任何不满,完全可以冲着我来!我爸妈对他有多好,顾阿姨你也记得的,不是吗?”恼怒到了最后,徒留悲伤,“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从一开始,他就想毁了我的家?!”看到女孩眼中的泪水,顾嫂心中也不好受……

评论专区

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手套:真的很无聊 漫威全息游戏 这什么狗屎设定 作者还洋洋得意 唉

退役救世主:戴海燕

星际盗墓:一等机动列兵,轩辕羽鹤,安葬于梦开始的地方

以爱为囚

《以爱为囚》精彩片段

第3章 就连你也是帮凶

最先冲进来的人是顾嫂。

她看到洛初躺在地上,双眼空洞的画面,下意识就想冲过去搀扶,却被苏若薇拦住了。

“看你这年纪,在陆家也工作挺久了吧?阿尧厌恶的人,你再这么护着,最后倒霉的是谁,想过么?”

“我……”

“像陆家这么好的雇主可不好找呀~如果为了一个小贱人,丢了工作,那就得不偿失咯~”

苏若薇理了理长发,满意的打量顾嫂的脸色,这才施施然离开。

“初初?初初!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

“顾阿姨,你早就知道了是吗?”洛初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家没了,洛家散了,所以才会像打发落水狗一样对我,是吗?”

“不是这样的!”顾嫂匆忙过来拉住她的手,“在我心中,不管上一辈人做错了什么,初初还是那个小丫头,没有坏心眼的!只要你愿意低个头,向少爷认错,我想……我想很快就可以恢复大小姐待遇的!”

待遇?

爸妈都已经不在身边了,她还奢求什么千金待遇?

洛初一滴泪都流不出来,只是怔怔看着天花板:“所以,顾阿姨,你能告诉我,他们是为什么要自杀吗?”

“……初初,你不知道?!”

是啊,她不知道!

作为爸妈放在心上宠的女儿,她居然忘记了一切!

看她沉默,顾嫂迟疑半晌,委婉说了句:“可能是因为少爷吞并了洛氏的企业,他们想不开,所以……”

“谁?!”

她有过一万种的猜想,唯独没有想过,背后真正的始作俑者居然是陆昭尧!

她曾经是那么信任这个男人,可是,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他居然借助婚姻契约,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洛家的信任,然后再吞并了家族企业,逼着她的父母自杀!

“初初,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背后的事情,我是一个佣人,我也听不懂!两家人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不然少爷也不会……”

还没有说完,洛初就爬了起来,双眸中的怒火再也掩盖不住。

“他对我有任何不满,完全可以冲着我来!我爸妈对他有多好,顾阿姨你也记得的,不是吗?”恼怒到了最后,徒留悲伤,“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从一开始,他就想毁了我的家?!”

看到女孩眼中的泪水,顾嫂心中也不好受。

她只能无措的看向地面,重复强调:“初初啊,那些旧事,不是我这种外人可以打听到的,或许你和少爷沟通一下……”

“是,我必须得找他问清楚。”

洛初逐渐稳住心神,拢了拢长发,才发现手掌心是一片鲜红的血迹。

“哎呀,你受伤了!快!我我我去找医疗箱帮你包扎一下!”

看到那片暗红色,不知为何,洛初的心中产生了荒谬的想法:陆昭尧看到她受伤了,会有一点点难过么?

随即,又摇了摇头。

他巴不得洛家全部自尽,无人生还才对吧?看她痛苦,看她流血,应该只会觉得畅快。

陆家别墅里的人,各个像约定好的那样,把洛初当空气,没人上前搭理她。

此刻的她,就像孤魂野鬼一般在人间游弋。

头发蓬乱,血迹脏污,哪里有半分洛氏千金的模样!

程爷在楼梯口俯瞰,四目相对时,禁不住开口:“你要去哪?”

“我要见他,程伯伯,求你带我见他,好吗?”

“……”

耳机里传来女人的娇笑声,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点头答应。

眼前的女孩虽然一身破败,眸中熟悉的坚定却没有褪色,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让步。

洛初就这么跟在他身后,一路走向陆昭尧的书房。

“你怎么来了?!吓我一跳!”苏若薇刚好开门出来,看到她这副模样,顿时委屈的看向室内,“阿尧,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苦肉计来咯~这女的不惜自残来演戏,真有她的呀!”

洛初无视了对方的嘲讽,径直走进去,直视男人的脸。

如果眼神中没有恨意蔓延,他还是那个爱她胜过性命的陆昭尧。

她按下脑中流窜的甜蜜回忆,开口询问:“我父母,是因为你才自杀的,对吗?”

“不对。”

迎着她眼中的希冀,陆昭尧扬起嘴角:“准确来说,是被我逼死的。”

洛初的身形晃了晃,努力站稳。

一次次压制怒火之后,她还是克制不住的低吼:“为什么?!他们对你这么好!”

“他们对你也不差,你不也做了帮凶?”

男人的语调轻快,像是在倾诉一件惬意舒适的喜事。

洛初的双拳紧握,心如擂鼓:“帮凶……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男人修长的两指夹住高脚杯,轻轻摇晃着白兰地,“你以为,如果没有你的协助,我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吞并洛氏?作为他们的掌上明珠,你从不避讳和我共享机密,洛家的倒台,他们先后自杀……你敢说,你不是关键性帮凶?”

她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有过这种设想,却不敢确认。

此刻从他这里亲耳听到如此血淋淋的事实,她踉跄一步,紧贴着墙:“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间接害死他们?!我是你的仇人吗!值得你处心积虑的算计我!”

“那还是得拜你父母所赐!”陆昭尧猛的站起身,逼近她,“你以为他们的手段就很干净么?!”

两个人针锋相对,眼神碰撞时,爱侣眼中的万般柔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烈汹涌的恨意。

看到这一幕,程爷果断关上门,将看好戏的苏若薇拦在了外面。

书房里的二人,长久的对峙着。

最先败下阵来的,还是洛初。

“阿尧,我不信!我不信你是这么无情无义的人!我也不信自己的眼光有这么差!我根本不信你对我的爱都是假装!你快告诉我,这都是骗我的……”

女孩失控的发泄,想摆脱自己作为帮凶的痛苦。

寒霜堆叠的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随后,他还是扼杀了那份恻隐,将她拖拽到书房内室,将她猛的按倒下跪!

洛初惊愕的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牌位——

这是,陆昭尧的父母?!

“他们……”

“他们死在了洛氏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