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戒》姜穗裴止_(姜穗裴止)全集在线阅读

高口碑小说《受戒》是作者“佚名”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姜穗裴止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她见到裴止的第一天起,就很想把他弄脏里里外外,都弄脏「一个感情骗子打算从良的故事」

小说:受戒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姜穗裴止

作者“佚名”的热门新书《受戒》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法医研究所。中午刚结束一场会议,裴止揉了下太阳穴,神情疲惫道:“我出去透个气。”上周成立的“山区无名女尸案”,至今毫无进展。无论是犯罪侧写,还是真实死因,都还有待商榷,但社会舆论已经开始介入,极大阻碍了破案进度。裴止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身上担子重、压力大……

评论专区

我就是神!:删评

绝色悍妻:追评:整体来说,人物形象刻画得很生动形象,故事也比较贴近现实,节奏把握的也不错,是能一口气读完的。粮草

江湖风云第一刀:这位真不应该写小说,就在武侠游戏论坛发个攻略,写个随笔什么的就顶天了!

受戒

《受戒》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初恋

  法医研究所。

  中午刚结束一场会议,裴止揉了下太阳穴,神情疲惫道:“我出去透个气。”

  上周成立的“山区无名女尸案”,至今毫无进展。

  无论是犯罪侧写,还是真实死因,都还有待商榷,但社会舆论已经开始介入,极大阻碍了破案进度。

  裴止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身上担子重、压力大。

  他点了根烟,在门口出了会儿神。

  钟易来找他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立在石狮子旁,怎么瞧,都是一股天之骄子的味道,清冷至极。

  要不怎么说性冷淡呢?

  就这长相,还穿着个白大褂,钟易要是个女的,都愿意跟他柏拉图。

  睡素的都成,光看脸都能兴奋。

  毕竟这张脸,太斯文禁欲了,钟易根本没想过,裴神仙睡起兄弟的女人来,也能这样面不改色,淡定自若。

  真他妈禽兽一个。

  钟易拎着酒走了过去,抬起手道:“你家老爷子上个月找我进的酒,我托人买头等舱搞回来了,你替我带过去。”

  裴止掀起眼皮,“自己去。”

  钟易脸色一变,立马求爹告奶:“你家老爷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老爷子一拐杖把我戳地牢里去!今年中秋,你总要回一趟的,顺手帮帮忙。小姜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多嘴。”

  区区一个姜穗,对裴止来讲,毫无杀伤力。

  但钟易明白,裴止这个人怕麻烦。

  养个**这种小事,没必要让上面的人知道,给自己找不痛快。

  裴家根基厚,风流韵事少不了,裴国涛老来得子,就裴止这一根独苗,满月酒还没来得及办,发妻就产后抑郁自杀了。

  葬礼刚结束没半年,裴国涛又结了次婚。

  据说是跟当年的初恋,还认了个没血缘关系的干儿子。

  男人么,心里头装着一个女人,就算七老八十了,也恨不得把那人娶回家。

  就因为这事儿,裴止很少回大院。

  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一起吃顿饭,但大多情况下,也都是不欢而散。

  裴家的事情,钟易不好插嘴,他把酒塞进裴止车里后,拍了拍手,突然看到了裴神仙脖子上的草莓印。

  啧。

  整整三个。

  小姜还挺努力。

  钟易笑道:“你跟小姜,是来真的,还是就随便玩玩?”

  裴止抬起眼,弹了下烟灰。

  他的长相偏寡淡,尤其是眉眼,狭长锐利,眼睫一落下,衬得人又冷了几分。

  姜穗昨晚不算乖,非要抱着他咬,不见血都不撒手。

  往日,她不敢这样。

  昨晚大概是喝了些酒,裴止任她去了。

  他语气平淡道:“你觉得呢?”

  “得了,”钟易抬起手,“你说这话,我有什么不明白的?不过玩玩也行,小姜这姑娘挺好满足,多给点钱就能打发。”

  裴止掐了烟,没应声。

  姜穗的确很容易满足。

  跟了他这么久,从来没主动伸过手,就连开房的钱,她都经常自掏腰包。

  她总说,“裴医生愿意找我就很好啦,我不贪心的。”

  这些话,裴止听听就过了。

  他懒得去戳穿。

  姜穗听话,又乖,睡起来舒服,从不惹事。

  叫她六点来,她四点就能开好房,让她凌晨滚,她下一秒就毫不留恋的抽身说拜拜。

  没有比姜穗更适合他的女人了。

  至少目前没有。

  她当初勾引的招数太低级,裴止很早就识破了,但他无所谓,他只需要一个餐后甜点来放松而已。

  至于小甜点有什么目的,他根本不在乎。

  钱,他有的是。

  姜穗如果惦记,他并不吝啬。

  裴止垂下眼,重新系好白大褂上的扣子,却被钟易提醒道:“你那只手表呢?”

  他顿了顿,有条不紊地系好最后一粒扣子。

  然后轻描淡写道:“被小白兔偷走了。”

  *

  姜穗这人贪财。

  为了钱,什么下//流事都干过。

  但她这人不蠢,做生意嘛,总不能左右逢源,小心损阴德。

  更何况,庄清妍出手不算小气,姜穗很知足。

  她拿该拿的钱,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也不算太愧疚。

  姜穗歪头一笑,晃了晃手腕上的表——

  她昨晚偷来的战利品。

  这表并不是什么奢侈品,牌子挺小众,也没什么收藏价值,姜穗上网查过,款式还是女士腕表。

  可裴止一直都戴着,就连在干那些事,也舍不得摘下。

  姜穗小脾气一犯,就偷来了。

  她猜,这表的主人,估计是裴止的初恋女友,又或者是忘不掉的白月光。

  反正她不高兴。

  她懒洋洋的拍了张照片,发了过去。

  然后假惺惺地摁着语音条说,“怎么办啊裴医生,你表落在我这儿了,要不要我给你送所里去呀?”

  ……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6:17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