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阌仅祐邧佐宸)钟离小姐脾气不太好_阌仅祐邧佐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钟离小姐脾气不太好》,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阌仅祐邧佐宸,文章原创作者为“圆树纹”,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最古老的氏族寒江氏在经历千年的更迭后,已经迎来了最为强大的盛世,但是由于人性的贪婪与欲望,寒江倾兮的后代寒江仅祐(又名“钟离仅祐”),成为了钟离氏族的继承人,但是异能研究的邪恶与败坏让她和她的弟弟嗤之以鼻,选择反抗这样的恐怖研究,在她成长的过程中,遇到了她的爱人——邧佐宸,他们一起对抗恐怖势力在层层的迷雾中,又发现曾经不为人知的故事……

小说:钟离小姐脾气不太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圆树纹

角色:阌仅祐邧佐宸

现代言情小说《钟离小姐脾气不太好》的作者是“圆树纹”。故事梗概:女孩走近黑金色大床,摸了摸被子床单,嗯,很舒服,她很喜欢。“可惜只住一晚上啊。”有点可惜,明天早上问问他被料在哪里买的吧!女孩放下身上的白紫色抽绳式斜挎包,仔细一看,那斜挎包十分有特点,采用编织绳作为肩带,别具一格的连接在包身前幅耳仔处;调节绳扣隐藏在里面,丝毫不影响外观,色彩跳跃且统一,撞色管条与编织绳呼应,整体协调具有线构感,包外的透明袋里面放着两个娇小可爱的手办玩偶。阌仅祐从里面翻出一小个白釉瓷瓶,她轻轻地晃了晃,很轻,没有药了。她忘了,今天晚上办完事本来打算去研究室再研制出一瓶,结果来了这儿……

评论专区

穿越时空的旅者:这本挺好推荐!

天庭招办处:作者也太不得人心了,全部给一星

我为女儿〇一秒:200来章就看不下去了。灌水、为了白学智商情商双下线、还有坑爹一般的神秘侧力量,纯道具流吗。反正看着挺不爽的。

钟离小姐脾气不太好

《钟离小姐脾气不太好》精彩片段

第4章 梦魇

女孩走近黑金色大床,摸了摸被子床单,嗯,很舒服,她很喜欢。

“可惜只住一晚上啊。”有点可惜,明天早上问问他被料在哪里买的吧!女孩放下身上的白紫色抽绳式斜挎包,仔细一看,那斜挎包十分有特点,采用编织绳作为肩带,别具一格的连接在包身前幅耳仔处;调节绳扣隐藏在里面,丝毫不影响外观,色彩跳跃且统一,撞色管条与编织绳呼应,整体协调具有线构感,包外的透明袋里面放着两个娇小可爱的手办玩偶。

阌仅祐从里面翻出一小个白釉瓷瓶,她轻轻地晃了晃,很轻,没有药了。她忘了,今天晚上办完事本来打算去研究室再研制出一瓶,结果来了这儿。

阌仅祐眯起眼睛,看着房间能够出去的口,起身直接将阳台上的推拉门锁上,又看了看房间门,算了,也不一定真的就会梦游吧!

洗完澡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这个屋子里应该有衣服吧。而当她打开柜门那一刻直接愣住了,空空如也。

邧袏宸应该也刚洗完澡,还没睡吧!

“碰,碰,碰!”规律且声调一致的敲门声响起。没有得到回应,又是再敲三下,五秒之后,依然没有回应。

女孩轻轻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极具冲击力。男人确实刚洗完澡,刚打开门从远处的淋浴间出来,但是他只在下身随意围了一块纯白的浴巾,上面坦露出来,胸膛挺拔健壮,满是优美的肌肉线条,古铜色的皮肤在灯光下极具魅力。

“怎么,好看吗?”邧袏宸神采奕奕地盯着小丫头脸上的变化,小丫头眼睛里倒映着的满是他,浓黑的短发湿润,中分发型两侧的刘海儿还落着水滴。小丫头明显愣住,瞳孔散大,很好,被他迷住了。

“挺不错的,额,我想问一下,有没有能够我穿的衣服?”她总不能穿着这浴袍过一晚吧,衣服明天应该也干不了。

阌仅祐头微微向一边转过去,视线移走,光润平淡的脸染上淡淡的红晕,眼神轻眨,显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拘束。

男人粲然一笑,露出他从未出现过的笑颜,由内而外都散发着愉悦的气息。小丫头隐藏的挺好,不过他发现了,出手像个小辣椒的丫头还能害羞,挺可爱的。

邧袏宸走向一边的衣帽间,不到一分钟,手里拿了一个纸袋子。

“里面的可能不是很合适,但你先对付穿吧,都是新的。衣服明天早上九点会送到。”阌仅祐看着他的表情,她总觉得男人的笑容有些过分明显。

“谢谢你,那早点睡。”女孩不经意看了一眼男人秀美的腹肌,然后赶忙接过袋子,转身离开。

邧袏宸看着女孩像只小鹿受惊一样连忙跑走,嘴角扬起优美的弧度,齐白的牙微微露出几颗,笑容如刹那烟花般灿烂。

再想起昨晚小丫头和那几个人打架时的样子,活脱脱一只炸毛的小野猫。男人眼底逐渐蒙上一层细细的寒霜,那丫头,好像眼睛是紫色的,准确的说,应该是晶石紫深紫色的,世界上好像没有这种颜色的眼眸。

男人沉思片刻,刚要打电话,便意识到现在估计都已经睡了,就放下了。

大概天刚刚有几分亮意的时候,鹿湾突然吵闹了起来。

邧袏宸是被外面的狼叫声吵醒的,然后他便听见厉齐洲急促敲门的声音。

“宸哥,宸哥。”听着很着急的样子。

“什么事?”男人被吵醒有几分不悦,紧绷着一张脸,脸色愈发暗沉。

“你快去看看那小祖宗吧!快把你家掀了!”男人一愣,刚才他听见Bowen的吼叫声。

“Bowen怎么了?”邧袏宸步履微微有些匆忙,但仍是有条不紊的穿上外套。

直到他听见。

“不是它,是那个小丫头。”厉齐洲有些无奈,他刚才到的时候,正看见那小祖宗作天作地,拔Bowen的狼毛,直把他吓得停了一口气。

“在哪呢?”男人脸色更加阴沉,步履也跟着转换成了跑。

“Bowen那里!”

邧袏宸更是着急,那只雪狼是三年前他在拍卖会上带回来的,性子暴躁极了,除了他任谁过去都会撕咬。

可好巧不巧的是,在邧袏宸赶到后,一人一狗的画面也将他惊住。

只见阌仅祐穿着男士睡衣,光着细嫩白皙的小脚蹬在雪狼的身上,一头乌黑的秀发随着风飘扬,脸上洋溢着坏笑。

男人看着满地的水和正在女孩手中挣扎的雪狼。

“Bowen,别动!”厉声警告,男人抬脚上前拉住还在拔狼毛的阌仅祐。

“听话,跟我回去。”邧袏宸温柔很有耐心的说着,然而女孩根本没有搭理他。

“先生,这位小姐好像梦游了。”远处的仆人轻声说。

梦游?邧袏宸愣住?

他看向自顾自拔毛的女孩,接着俯身说:“跟我回去吧!”

女孩像是听进去了一般,停下来手中的动作,抬眼看着温柔的男人,只是她的眼睛依然是灰蒙蒙的。

“回家,小右回家。”女孩脆弱地呢喃着,眼神一片委屈悲伤。

对上男人温和眼眸的一瞬间,却利落地从狼身上跳下来,快速跑向狼窝,一把将旁边的水晶落地灯推到。

看着碎了一地的水晶碎块,她死死地盯着,眼睛一圈圈地染上一层层的血腥。

她慢慢蹲下身体,选择一块极其尖锐的碎块,毫不犹豫地划向手臂。

“小右!”

邧袏宸一直注视着女孩的动作,直到他看见女孩自残的行为,他惊恐地喊出刚才女孩呢喃的名字,箭步跑到女孩身边,要控制住她,。

可他刚想触碰女孩,她直接大力地推开,力气大得不得了,男人没有防备差点被她推倒。

他看不到女孩的表情,只看到捏在手里的碎片将手心刺伤出鲜血还有源源不断向外流血的手臂,邧袏宸直接上前,“你在干什么?”

男人大吼:“快去拿医药箱,快点!”

阌仅祐没有继续划伤自己,而是跑到有雪的一边,走到一块洁白平整的雪地蹲下,将手臂和手摊开在上面。鲜血顺着白皙的肌肤泊泊而出,滴滴粘连落在雪上。

男人看着女孩几乎疯狂的行为,眼底通红,喉结滚动,嗓音低哑,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