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此心无垠(霍不疑陈少商)全章节阅读_(星汉灿烂:此心无垠)全集阅读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是作者“冰冰冰冰”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霍不疑陈少商,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星汉灿烂同人文,
妥妥地站cp小说
少商琴弦缠绕在手腕上的那刻起,
世界早已不是原来的世界,
身负血海深仇,在最好的年纪遇到最美好的女娘,陈少商望着眼前鲜衣怒的少年
谁说情深缘浅?我就要情深缘更深!

小说:星汉灿烂:此心无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冰冰冰冰

角色:霍不疑陈少商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小说是作者“冰冰冰冰”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凌不疑轻车熟路地出现在程府的侧面前,他几个翻身就爬上了屋顶,在一处阴影处躲避着观察。此刻程少商的院子里倒是静悄悄地,空气中只有一股股浓浓地药草味……凌不疑纠结了半天,转身回到自己的府邸。“少主公……”弟弟梁邱飞诧异地望着自家主子,怎地又回来了?“您?”凌不疑坐在塌机上,喝了一口茶问道:“那倒卖军械的贼人可招供了?”“回少主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哪知刑具还未拿上来,他就招了!现在正在等着您的吩咐?是不是要游街?”凌不疑想了想说道:“暂时将他关在地牢里,找个人好好地将倒卖军械这些事情,好好地和他分说分说!”哥哥梁邱飞点头道:“是!”弟弟梁邱起道是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自家主公的意图……凌不疑朝两人说道:“带上亲卫随我出发!”距离程少商晕倒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她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已经被灌下了好几碗浓药,她实在受不了这种病痛。所以,将递来的浓药都尽数喝光了,萧元漪偶尔来看一下,见她一碗一碗苦药往下灌,倒是在心里高看了她一点。程始倒是在她身边,心疼地看着,直到自己困乏的不行了,才被萧元漪潜回房间里去……

评论专区

位面之狩猎万界:王超能被一拳打死,然后鹿鼎记鳌拜一出来说看不清动作了。说是生平大敌,司马五五开,战力忽高忽低

关陇:就这种智障作者,所谓龙空剧毒起点大火还真轮不到你,你的书也就是龙空剧毒成绩巨扑的水平

无尽超维入侵:刚开始看到这作者开新书还是挺开心的,以前《白金农民麻烦哥》非常不错,可以说是主神流的先驱,虽然文笔稀烂,但脑洞非常有趣。但这本…..文笔一样稀烂,但脑洞缺没有了,完全舍长取短,不知道后面有没有神展开。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在线阅读

第 6 章 登门送药

凌不疑轻车熟路地出现在程府的侧面前,他几个翻身就爬上了屋顶,在一处阴影处躲避着观察。

此刻程少商的院子里倒是静悄悄地,空气中只有一股股浓浓地药草味……

凌不疑纠结了半天,转身回到自己的府邸。

“少主公……”

弟弟梁邱飞诧异地望着自家主子,怎地又回来了?

“您?”

凌不疑坐在塌机上,喝了一口茶问道:“那倒卖军械的贼人可招供了?”

“回少主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哪知刑具还未拿上来,他就招了!现在正在等着您的吩咐?是不是要游街?”

凌不疑想了想说道:

“暂时将他关在地牢里,找个人好好地将倒卖军械这些事情,好好地和他分说分说!”

哥哥梁邱飞点头道:“是!”

弟弟梁邱起道是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自家主公的意图……

凌不疑朝两人说道:

“带上亲卫随我出发!”

距离程少商晕倒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她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已经被灌下了好几碗浓药,她实在受不了这种病痛。

所以,将递来的浓药都尽数喝光了,萧元漪偶尔来看一下,见她一碗一碗苦药往下灌,倒是在心里高看了她一点。

程始倒是在她身边,心疼地看着,直到自己困乏的不行了,才被萧元漪潜回房间里去。

凌不疑救人心切,终于在众人用晚膳的时候再次出现在程府大门口。

下人来禀告的时候,众人正在餐桌上,嫋嫋已经好一些,为了给萧元漪再多一些好印象,也是被莲房搀扶着出来,乖巧地坐在一旁用餐。

程始那眼珠子瞪地贼大,转头和萧元漪说了几句,就抬脚出去了。

临走之前还嘱咐程少商说道:“嫋嫋多吃点肉粥!那可是阿父专门派人去给你买的!可香甜着呢!”

程少商望着这宠溺的眼神,捧着肉粥大口喝了一口。

凌不疑银甲披身,五官立体而夺目,整个人沐浴在夕阳之下,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地冷冽。

嘴角带着淡淡地笑颜,可惜他骨子里带来的寒意哪能说消散就消散?

程始大步而来,望着眼前地少年将军,全身感觉到一丝丝阴冷之气。

“凌将军!不知凌将军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凌不疑整个人站犹如青松一般笔直,再带上自认为最温和地微笑说道:

“程将军!今日前来是为了答谢程四娘子,在路上为凌某答疑解惑之恩,

凌某十分感动,

可是一进城就听闻程四娘子病了,想起之前程娘子为了凌某还带病解惑,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特送上次药。”

凌不疑上前一把递给程始手里,还将御医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再嘱咐一次给程始。

他诧异地接下药,接着凌不疑继续说道:“程将军,今日抓到一人倒卖军械之人,此人乃贾家舅爷……”

程始一连接受到两次打击,心里七上八下地。

两人离大厅的距离并不远,而且程家从小家风就不是那么严苛,

而且众人听到“贾家”,

这几个字,仿佛是在敲打着众人的心口。

大母和葛氏都站在大厅边缘那听墙角,嫋嫋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貌似提到自己?

她望了望萧元漪,还是没有勇气去门那边,现在去也太明显了,现在要是去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乖巧地“铺垫”,就前功尽弃了啊

“……多谢凌将军特意上门告知,给凌将军添麻烦了!此事兹事体大,将军不用顾及其他,秉公处理便是!”

凌不疑往大殿的方向凝视数秒,未见任何身影,便转身对眼前的岳父微笑颔首,再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程始望着他潇洒帅气地背影,抛开其他的不说,此人真是鲜衣怒马的少年郎,长的天人之姿地皮相啊!

董氏拉着程母在一边叽叽咕咕地说了半天,还专门不让萧元漪等人听见。

程少商继续捧着热粥喝着,这可是自家便宜爹爹专门令人煲的!

香糯可口,

程始一进大厅,程母就犹如山河洪流般爆发了。

“大郎啊!你不能这样啊!那是舅公!我这辈子就一个宝贝弟弟啊!你怎么能不管他啊!”

“阿母!阿母!你放开!你放开,这倒卖军械可是重罪,弄不好殃及整个家族呢!”

“你骗我!大郎!我不管,你现在就疏通,将你那可怜的舅公从大牢里救出来!”

“阿母!别闹了!其他的事情我还能依着你,可是这件是绝对不可能的!”

接着大母就开始使用自己的轰天大手锤,继续开始新一轮的无差别战斗。

陈少商在心里正数的高兴,抬眼一望萧元漪正冷冷地望着自己,她朝自己母亲欣然一笑。

我就在心里数,就在心里吃瓜,我就不相信你还能跑进我脑子里看看?

萧元漪看了眼,眼前不断升级的闹剧,又望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董氏。

母女两人都心有灵犀地想着,这董氏也就只会耍这些手段,

明明自己心里急的要死,还要揣兜着大母来出头!

嫋嫋用完之后,朝着萧元漪和其他人行礼,这就准备回房了。

萧元漪望着她故作淑女地背影说道:“我知你今日不舒服,倘若晚上好一些,还是要看会书再睡!”

“是!阿母说的是,嫋嫋也想读其他的书籍,可是嫋嫋手上的书太幼稚了,我前日还看见六岁小童手里拿着的正是我的书籍呢……”

萧元漪颔首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性,只要想读书,怎会没有书呢?阿母明日就给你送上书籍!供你翻阅!”

“是!那嫋嫋这就退下了……”

死之前的程少商是绝对不会读书的,经过梦境里的事情之后,她觉得只要身边的在乎的人在,什么读书女工,学一学也是无所谓的。

即便自己再不喜欢,就是当吃药一般做一做,哄得长辈高兴,也未曾不可!

不就是读书吗?

                       

小说:星汉灿烂:此心无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冰冰冰冰

角色:霍不疑陈少商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小说是作者“冰冰冰冰”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凌不疑轻车熟路地出现在程府的侧面前,他几个翻身就爬上了屋顶,在一处阴影处躲避着观察。此刻程少商的院子里倒是静悄悄地,空气中只有一股股浓浓地药草味……凌不疑纠结了半天,转身回到自己的府邸。“少主公……”弟弟梁邱飞诧异地望着自家主子,怎地又回来了?“您?”凌不疑坐在塌机上,喝了一口茶问道:“那倒卖军械的贼人可招供了?”“回少主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哪知刑具还未拿上来,他就招了!现在正在等着您的吩咐?是不是要游街?”凌不疑想了想说道:“暂时将他关在地牢里,找个人好好地将倒卖军械这些事情,好好地和他分说分说!”哥哥梁邱飞点头道:“是!”弟弟梁邱起道是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自家主公的意图……凌不疑朝两人说道:“带上亲卫随我出发!”距离程少商晕倒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她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已经被灌下了好几碗浓药,她实在受不了这种病痛。所以,将递来的浓药都尽数喝光了,萧元漪偶尔来看一下,见她一碗一碗苦药往下灌,倒是在心里高看了她一点。程始倒是在她身边,心疼地看着,直到自己困乏的不行了,才被萧元漪潜回房间里去……

评论专区

位面之狩猎万界:王超能被一拳打死,然后鹿鼎记鳌拜一出来说看不清动作了。说是生平大敌,司马五五开,战力忽高忽低

关陇:就这种智障作者,所谓龙空剧毒起点大火还真轮不到你,你的书也就是龙空剧毒成绩巨扑的水平

无尽超维入侵:刚开始看到这作者开新书还是挺开心的,以前《白金农民麻烦哥》非常不错,可以说是主神流的先驱,虽然文笔稀烂,但脑洞非常有趣。但这本…..文笔一样稀烂,但脑洞缺没有了,完全舍长取短,不知道后面有没有神展开。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

《星汉灿烂:此心无垠》在线阅读

第 6 章 登门送药

凌不疑轻车熟路地出现在程府的侧面前,他几个翻身就爬上了屋顶,在一处阴影处躲避着观察。

此刻程少商的院子里倒是静悄悄地,空气中只有一股股浓浓地药草味……

凌不疑纠结了半天,转身回到自己的府邸。

“少主公……”

弟弟梁邱飞诧异地望着自家主子,怎地又回来了?

“您?”

凌不疑坐在塌机上,喝了一口茶问道:“那倒卖军械的贼人可招供了?”

“回少主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哪知刑具还未拿上来,他就招了!现在正在等着您的吩咐?是不是要游街?”

凌不疑想了想说道:

“暂时将他关在地牢里,找个人好好地将倒卖军械这些事情,好好地和他分说分说!”

哥哥梁邱飞点头道:“是!”

弟弟梁邱起道是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自家主公的意图……

凌不疑朝两人说道:

“带上亲卫随我出发!”

距离程少商晕倒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她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已经被灌下了好几碗浓药,她实在受不了这种病痛。

所以,将递来的浓药都尽数喝光了,萧元漪偶尔来看一下,见她一碗一碗苦药往下灌,倒是在心里高看了她一点。

程始倒是在她身边,心疼地看着,直到自己困乏的不行了,才被萧元漪潜回房间里去。

凌不疑救人心切,终于在众人用晚膳的时候再次出现在程府大门口。

下人来禀告的时候,众人正在餐桌上,嫋嫋已经好一些,为了给萧元漪再多一些好印象,也是被莲房搀扶着出来,乖巧地坐在一旁用餐。

程始那眼珠子瞪地贼大,转头和萧元漪说了几句,就抬脚出去了。

临走之前还嘱咐程少商说道:“嫋嫋多吃点肉粥!那可是阿父专门派人去给你买的!可香甜着呢!”

程少商望着这宠溺的眼神,捧着肉粥大口喝了一口。

凌不疑银甲披身,五官立体而夺目,整个人沐浴在夕阳之下,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地冷冽。

嘴角带着淡淡地笑颜,可惜他骨子里带来的寒意哪能说消散就消散?

程始大步而来,望着眼前地少年将军,全身感觉到一丝丝阴冷之气。

“凌将军!不知凌将军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凌不疑整个人站犹如青松一般笔直,再带上自认为最温和地微笑说道:

“程将军!今日前来是为了答谢程四娘子,在路上为凌某答疑解惑之恩,

凌某十分感动,

可是一进城就听闻程四娘子病了,想起之前程娘子为了凌某还带病解惑,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特送上次药。”

凌不疑上前一把递给程始手里,还将御医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再嘱咐一次给程始。

他诧异地接下药,接着凌不疑继续说道:“程将军,今日抓到一人倒卖军械之人,此人乃贾家舅爷……”

程始一连接受到两次打击,心里七上八下地。

两人离大厅的距离并不远,而且程家从小家风就不是那么严苛,

而且众人听到“贾家”,

这几个字,仿佛是在敲打着众人的心口。

大母和葛氏都站在大厅边缘那听墙角,嫋嫋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貌似提到自己?

她望了望萧元漪,还是没有勇气去门那边,现在去也太明显了,现在要是去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乖巧地“铺垫”,就前功尽弃了啊

“……多谢凌将军特意上门告知,给凌将军添麻烦了!此事兹事体大,将军不用顾及其他,秉公处理便是!”

凌不疑往大殿的方向凝视数秒,未见任何身影,便转身对眼前的岳父微笑颔首,再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程始望着他潇洒帅气地背影,抛开其他的不说,此人真是鲜衣怒马的少年郎,长的天人之姿地皮相啊!

董氏拉着程母在一边叽叽咕咕地说了半天,还专门不让萧元漪等人听见。

程少商继续捧着热粥喝着,这可是自家便宜爹爹专门令人煲的!

香糯可口,

程始一进大厅,程母就犹如山河洪流般爆发了。

“大郎啊!你不能这样啊!那是舅公!我这辈子就一个宝贝弟弟啊!你怎么能不管他啊!”

“阿母!阿母!你放开!你放开,这倒卖军械可是重罪,弄不好殃及整个家族呢!”

“你骗我!大郎!我不管,你现在就疏通,将你那可怜的舅公从大牢里救出来!”

“阿母!别闹了!其他的事情我还能依着你,可是这件是绝对不可能的!”

接着大母就开始使用自己的轰天大手锤,继续开始新一轮的无差别战斗。

陈少商在心里正数的高兴,抬眼一望萧元漪正冷冷地望着自己,她朝自己母亲欣然一笑。

我就在心里数,就在心里吃瓜,我就不相信你还能跑进我脑子里看看?

萧元漪看了眼,眼前不断升级的闹剧,又望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董氏。

母女两人都心有灵犀地想着,这董氏也就只会耍这些手段,

明明自己心里急的要死,还要揣兜着大母来出头!

嫋嫋用完之后,朝着萧元漪和其他人行礼,这就准备回房了。

萧元漪望着她故作淑女地背影说道:“我知你今日不舒服,倘若晚上好一些,还是要看会书再睡!”

“是!阿母说的是,嫋嫋也想读其他的书籍,可是嫋嫋手上的书太幼稚了,我前日还看见六岁小童手里拿着的正是我的书籍呢……”

萧元漪颔首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性,只要想读书,怎会没有书呢?阿母明日就给你送上书籍!供你翻阅!”

“是!那嫋嫋这就退下了……”

死之前的程少商是绝对不会读书的,经过梦境里的事情之后,她觉得只要身边的在乎的人在,什么读书女工,学一学也是无所谓的。

即便自己再不喜欢,就是当吃药一般做一做,哄得长辈高兴,也未曾不可!

不就是读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