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摇窈薄锦阑)薄先生太粘人_(薄先生太粘人)全集阅读

江摇窈薄锦阑是现代言情小说《薄先生太粘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苏子欢”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被渣男劈腿,小三是死对头,这种狗血的事情,落到暴躁大小姐江摇窈身上,犹如火山爆发

小说:薄先生太粘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子欢

角色:江摇窈薄锦阑

火爆新书《薄先生太粘人》是由网络作者“苏子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江摇窈刚走进包厢,就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所谓美人,就是她哪怕披着破麻袋,不言不语,光是站在那里就会自动发光。九月的帝都,夜晚已经寒意沉沉,她穿着一条香槟色的吊带长裙,款式清凉简单,也没戴任何的配饰,却耐不住那张脸蛋生得太过精致和好看。一双微翘的桃花眼慵慵懒懒的扫了一圈,就像高贵的女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然后,她抬脚朝目标走去……

评论专区

重生花果山:茫茫西游世界,重生为花果山一小猴的孙袁该何去何从?

[快穿]其实我有一颗反派的心:存粹为了黑而黑,也就刚开始看会觉得有意思,反应过来就会觉得主角从头到尾就是个智障,然后其他人智商全部为0 。

都市圣骑录:“我输了,给你找个女朋友,包你满意,……我赢了,你假扮我男朋友,挡住那些烦人苍蝇!”三章败退,离了女人不会写小说么?

薄先生太粘人

《薄先生太粘人》精彩片段

第1卷 1,要做大哥的女人!

江摇窈刚走进包厢,就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
所谓美人,就是她哪怕披着破麻袋,不言不语,光是站在那里就会自动发光。
九月的帝都,夜晚已经寒意沉沉,她穿着一条香槟色的吊带长裙,款式清凉简单,也没戴任何的配饰,却耐不住那张脸蛋生得太过精致和好看。
一双微翘的桃花眼慵慵懒懒的扫了一圈,就像高贵的女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
然后,她抬脚朝目标走去。
蓬松卷曲的乌黑长发,随着她的走动,在白皙幼嫩的肩头荡漾出美丽的弧线。
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在开叉的裙摆处若隐若现。
有男人上前想打招呼,“这位美女……” 江摇窈目不斜视,直接越过。
前方角落,她的男朋友谢谨然搂着她的死对头薄云溪互相喂食。
…… 此刻的薄云溪正赖在男友怀里撒娇:“人家想吃冰淇淋嘛,今天真的好热哦……” 下一秒。
一大杯带冰块的啤酒突然泼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薄云溪发出尖叫。
谢谨然还好,毕竟男人没什么造型。
她就惨了,精心设计的韩式发型塌了,刘海黏在脑门,假睫毛全是水,妆容尽毁,整个人就像一只被淋湿的母鸡……狼狈不堪!
江摇窈将杯子一丢,红唇翘起,笑的挑衅又嚣张:“薄小姐现在还觉得热吗?”
谢谨然擦着脸上的酒渍,整个人气抖冷:“江摇窈你发什么疯?”
听到这个名字,包厢内立刻响起议论: “她就是江摇窈?”
“她不是被撵出江家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专门回来撕逼的吗?”
“卧槽刺激!”
…… 众所周知,谢谨然曾苦追江摇窈整整两年,帝都海城两地跑,终于俘获美人芳心。
然而成为男女朋友不到半年,他就和薄云溪出双入对。
谢谨然这种富家少爷,江摇窈长得再漂亮,追到手后玩腻了换一个也正常。
况且薄家可是如今帝都第一财阀,家族分支庞大,名下控股产业遍布全球,江家根本比不了。
江摇窈又在几年前就被撵出江家,落魄的大小姐和真正的千金名媛,傻子都知道选谁!
…… “你凭什么泼云溪?”
谢谨然恶人先告状。
江摇窈精致明艳的眉梢挑起:“她这么喜欢偷别人玩剩下的东西,我送她一杯免费啤酒,省得她再去偷了不好么?”
这话一出,那两人的脸都绿了,全场更是哗然: “所以是谢谨然劈腿吗?”
“你没听她说吗?
是薄云溪偷人!”
“一个巴掌拍不响!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贵圈真乱!”
…… “你说话别这么难听!”
谢谨然脸色难看,“我和云溪两情相悦,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啪!”
他话都没有说完,脸上就被扇了一个巴掌。
薄云溪急的上前:“你凭什么打他?”
江摇窈抬手又是一个巴掌。
“啪!”
这次扇的是薄云溪。
连续两个巴掌,响亮干脆,整个包厢都被震住了。
现场几乎都是京圈的阔少名媛,他们早就听闻这位江家大小姐天生反骨,离经叛道,很不好惹,却没想……百闻不如一见!
千里迢迢跑回来撕逼不说,居然还敢动手打人?
她打的这两位,一个是赫赫有名的“帝都四公子”,一个则是第一财阀的千金。
够狂!
薄云溪睁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你竟然敢打我?”
江摇窈作势再度抬手。
“啊啊啊啊啊——”薄云溪再次吓成了尖叫鸡。
谢谨然忙男友力十足的护着女友:“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
云溪她是无辜的!”
江摇窈被他这幅绿茶男的口吻给气笑了:“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还知道各自飞呢,你们两个搁这里演他妈的蓝色生死恋呢?
快把自己给感动坏了吧?”
“江摇窈!”
谢谨然咬牙,“这么多人看着,大家都是成年人,能不能分的体面一点……” “你抱着玫瑰花傻叉一样天天在宿舍楼下喊我名字的时候怎么不说体面?
你脑袋上长的那张猪嘴只顾着舔她,都忘记还有说话功能了吧?
你们两个狗男女搞多久了?
你是不敢?
还是不会张嘴跟我提分手?
不提分手就爬她的床,是你太迫不及待?
还是她太**难耐?”
一连串的脏话,让谢谨然恼羞成怒:“要不是你一直在海城不肯回来,我会跟别人好上吗?
你尽到做女朋友责任了吗?
你怎么不想想自己的问题?”
“我是有问题。”
江摇窈点头,正红色的口红让她有种复古冷艳感,“我的问题就是我他妈太正常了,理解不了你这种傻逼男人的想法!”
“你……”谢谨然忍不住了,想动手打她。
谁知江摇窈丝毫不怵,甚至还往前一步,抬起下巴,精致的五官逼近。
一米七的身高加上高跟鞋让她气场全开,那双冷艳的桃花眼更是攻气十足:“你打我试试?”
谢谨然看着她,不知怎的,后背一寒,那只手就这么僵在空中。
“孬种!”
江摇窈冷笑,声音里满是高高在上的嘲弄与挖苦,“既然如此,我祝你这个孬种,和她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说完转身,和来时一样旁若无人的离开。
半小时后,一家流淌着悠扬小提琴曲的清吧里。
“窈窈你太勇了吧?
就这样单枪匹马去干那对狗男女了?”
段霏震惊。
“怎么不叫上我啊?”
宋袅袅拍桌,“万一动起手来,你不怕吃亏呀?”
斑驳闪烁的灯光下,江摇窈翘着白细的**坐在高脚椅上:“理亏的是他们,我怕什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一个小姑娘的……” “我打架输过吗?”
江摇窈骄傲的抬着小下巴。
闺蜜团齐刷刷摇头:“没有。”
江家大小姐从小就怼天怼地怼空气,撕逼没输过,打架更是一把好手,可—— “主要这事影响不好……” “对啊,薄云溪那小婊砸可不是省油的灯!”
“今天你泼她一身,还打她一巴掌,小心她以后搞你!”
“啪!”
江摇窈放下酒杯,“她要是敢搞我!
我就搞她哥!”
“……” 现场一阵安静。
江摇窈看着闺蜜团,继续大放厥词:“只要我做了大哥的女人,有大哥的撑腰,以后她还敢在我的面前蹦跶吗?
她再不服气,不也得跪在我的面前,乖乖喊我大嫂,恭敬的给我敬茶吗?”
说完端起酒杯一口喝光:“上厕所!”
…… 等江摇窈摇曳生姿的离开,闺蜜团凑在一起: “窈窈是不是醉了?”
“肯定啊!
不然能说出那种大逆不道的话?”
“我记得她以前喜欢过薄云溪的大哥吧?”
“何止喜欢!
当初窈窈天天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侧后方的沙发区,有人发出闷笑。
清吧的音乐声比较低,加上他们的位置正好靠近吧台,所以那仨小姑娘的聊天尽数听进耳里。
“可以啊,喝个酒都能遇到爱慕者。”
他敲敲桌面,挤眉弄眼,“说说,什么感受?”
被点到的男人五官俊美,神情温和,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握着酒杯送到唇边浅酌,却没有接话。
“这姑娘长得真不错,身材也好,这种极品你都不动心?”
从他们的角度,恰好能看到江摇窈的侧颜杀。
刚才她傲娇的坐在那里,裙摆开叉,两条**就那样大喇喇暴露在灯光下,乌发红唇,黛眉琼鼻,皮肤还雪白细腻,一颦一笑都撩人勾魂…… 周遭那些男顾客们都不知道偷瞄多少次了。
“唉你干嘛去?
老程还没来呢你不能走……” 男人突然起身往外走去,他头也不回,嗓音温沉:“去抽根烟。”
江摇窈觉得自己好像喝多了,头有点晕。
虽说和谢谨然只谈了半年的异地恋,但这种被绿的滋味很不好受。
尤其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以前就爱跟她做对,这次勾引她男朋友不说,还发那些辣眼睛的床照挑衅她!
一个气不过,她就飞过来算账了。
…… 洗完手,江摇窈拉开房门往外走。
迎面走廊上有个男人站在那里点烟。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西装裤,扣子解开两颗,领带也松了半截,肩膀很宽,腿很长,握着打火机的手指修长而又雅致。
因为低着头,江摇窈看不清他的五官…… 但光是这样站着,都有种颠倒众生的贵公子姿态,清俊而洒然,漫不经心,却又格外的勾人心。
这一间酒吧地处CBD商业区,附近全都是写字楼。
所以下班后来这里喝杯酒放松身心的上班族比比皆是,其中不乏相貌出众的商界精英男。
可不知怎的,江摇窈没忍住多瞄了两眼。
总觉得…… 有点像她曾经喜欢的那个人…… 记忆里的他就是这样,英俊矜贵,优雅从内而发,存在感极强,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脸红心跳…… 然后,男人抬起头。
薄唇吸了一口烟,修长手指再将香烟拿开。
走廊的灯光昏暗而迷离,他半眯着狭眸,轻吐薄烟,声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瞬间酒全醒了。
卧槽薄锦阑?
他怎么在这?
还刚好听到她说的那些话?
江摇窈就这样怔愣在原地,直勾勾看着男人俊美儒雅的脸,脑海里疯狂刷着弹幕。
当男人薄唇的弧度轻轻上扬…… 江摇窈感觉心口突然掀起狂风巨浪,心跳的巨快,呼吸也变得急乱和无措,浑身上下的血液更像疯了一般往上汹涌…… 她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人有多呆。
好想原地消失…… 但最终,江摇窈还是坚强的发出声音:“我我我……” 她晕晕乎乎,终于一鼓作气的喊道:“我开玩笑的!”
说完,转身撒腿就跑。
薄锦阑:“……” 他侧过脸,眯眼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身影,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