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奚宁叶景湛(我靠开女团拯救醉汉夫君)_(钟奚宁叶景湛)完结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我靠开女团拯救醉汉夫君》,是作者“吃瓜的小甜心”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钟奚宁叶景湛,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鬼主意超多厚脸皮女主✘扮猪吃老虎纯情男主】
当红女团偶像钟奚宁竟被狂热私生追逐车祸穿越了!
什么?她成了父母惨死、家产被夺自暴自弃的醉汉新婚妻子?
为了活下去,也为报这收留之恩,钟奚宁死乞白赖的成了他的挂名夫人,发誓替他拿回一切
所以搞据点、街头表演、女团出道、全国巡演,掀起一片热潮
“宁宁,女团妹妹们虽好,也要顾顾家呀~”
怎奈一不留意魅力太大,众位姑娘争前恐后挡在前面:“放开我们当家,谁敢来蓝音阁抢人,我们第一个不同意!”

小说:我靠开女团拯救醉汉夫君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吃瓜的小甜心

角色:钟奚宁叶景湛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我靠开女团拯救醉汉夫君》,作者是“吃瓜的小甜心”。本书精彩片段:闻声,钟奚宁嘴唇微微抽动,不过是酒鬼的托词,眼角余光瞥见他的脚边放着几袋药包,调侃道:“夫君,你是去买药了?”“我腿受伤了,自然要买药。”叶景湛不假思索立即反驳,而桌边的脚却轻轻踢了踢,把药包往里面移了移。“买这么多呀!”越是看这男人,钟奚宁越觉得有趣。据原身记忆中,他也才不过二十岁,现实中自己已然长了他三岁,在她面前不过是一个别扭的小男生罢了。“你这是什么眼神,你不是会觉得我给你买了?”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掩饰什么,叶景湛的脸透着一抹红晕……

评论专区

海贼盖伦:作者有点傻!既然把主角塑造成正义战士,就别再写坏蛋的有优点。比如,现在这个莫里亚,主角说了几句他的坏处,就描写几句他对伙伴的友情。看的恶心

指剑碎星河:猪脚刘郁出场到出逃西伯利亚这一阶段写的最精彩,整本书的精华,其他部分水平狂降,让人简直不敢相信是一个人写的。

[综武侠]圣僧:文笔不错,但剧情就是一个个小段子组成的,虽不乏闪光点,但散而无神。而且,主角定位有问题,人物与设定之间感觉联系不上,而且格局太小,纵有禅机,却少禅意。

我靠开女团拯救醉汉夫君

《我靠开女团拯救醉汉夫君》精彩片段

第四章:别扭的小男生

闻声,钟奚宁嘴唇微微抽动,不过是酒鬼的托词,眼角余光瞥见他的脚边放着几袋药包,调侃道:“夫君,你是去买药了?”

“我腿受伤了,自然要买药。”叶景湛不假思索立即反驳,而桌边的脚却轻轻踢了踢,把药包往里面移了移。

“买这么多呀!”

越是看这男人,钟奚宁越觉得有趣。据原身记忆中,他也才不过二十岁,现实中自己已然长了他三岁,在她面前不过是一个别扭的小男生罢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不是会觉得我给你买了?”

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掩饰什么,叶景湛的脸透着一抹红晕。

“夫君,你不必紧张,毕竟我就给你买了,我们是夫妻,自然同甘共苦。”

钟奚宁悠悠起身,端着那黑不溜秋的膏药,俯身蹲在他身前,就要掀起他的长衫。

“钟奚宁,你…你干嘛?”叶景湛急忙按住她的手,惊恐地站了起来,“无耻!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她仰头对上他的双眸,努嘴委屈道:“正因为知道我的身份,才要照顾夫君的。”

“不用了,我自己涂。”

“夫君体恤奚宁,真是感动。”钟奚宁嫣然一笑,瞟过那紧捏着酒坛的手,得意的一哼。

小弟弟,跟姐斗。

“你还有事?”叶景湛注视到面前的人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故作镇定道。

钟奚宁长叹一声,从怀里抽出那条面纱,轻轻地掩面,再次仰头时那双眸子染上了烟雨:“夫君……”

“你怎么了?”这前后判如两人,叶景湛怔了怔,她晶莹的泪珠滚落,无比可怜。

“如今我们已为夫妻,自是美满,可娘亲早逝,却看不到我的生活,就连她为我准备的嫁妆也不见了踪影。”钟奚宁手拭眼角,继续抽泣,“爹爹心中从未有过奚宁,现在就是嫁妆也被扣留在钟府,娘亲地下都得心疼。”

兜了一圈,叶景湛终是明白了她的目的,神情黯然冷声道:“若你现在离开回钟府,嫁妆或许还是你的。”

“可是,奚宁此生既已嫁于夫君,便不会背弃。”那双透亮的凤眸中无比坚定,钟奚宁轻轻擦了擦泪水,“既然如此,明日我便去钟府把母亲留给我的东西全拿回来。”

“钟镇那老家伙既然把你嫁给我,很明显没有把你当成女儿,你现在去不是自取其辱?”

钟奚宁双手从背后搂住了他的头,突如其来的接触,叶景湛整个人都僵住了,脸红的厉害,鼻尖传来那属于女子的淡淡香气,魅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夫君,不用担心,奚宁一个人回去没关系的。”

叶景湛急忙推开她的胳膊,皱着眉头,刚想说开口,钟奚宁已经拿起他买的药包抬步迈出了木屋。

“为了钱,我牺牲太多。”钟奚宁还沉浸在刚才的怀抱中,浑身起着鸡皮疙瘩,她摩搓胳膊吐槽道,“幸亏他的脸还不错,我这招苦肉计,不信他不中招。

况且这次本就是一场生死赌博,若是赢了,这叶景湛此后我定能掌控,若是输了,这可能就要到此为止了。

叶景湛没过一会又出门了,钟奚宁也落得清闲,不用对着小男孩装着好妻子形象。

又到了做饭的时间,钟奚宁把剩的饭放到锅里配上辣酱重新炒了一下,沥去水这次的饭倒是粒粒分明。

钟奚宁独自坐在饭桌上,扫过桌上的空酒坛,莫名升起寂寞感,自从来这边,她便开始做饭生活,这是以前都是从未接触的,还要和一群陌生的人建立新的联系,真的挺麻烦的。

接下来的一天,她都在脑子里回顾自家经纪人每天叽叽喳喳的话,从中学习新的生活技巧,时间总是飞快,等她回过神,外面夜幕早已深沉。

叶景湛回来的时候浑身沾染着酒味,本陷入昏睡瞬间刺激着她,醒过神来。

“夫君,你怎么回来这么晚?”钟奚宁犹豫着起身,环顾空荡荡仅有一张床的木屋,紧张着想接过他身上的外衫,却被叶景湛先其一步,自己丢到了一边。

“不是让你别管我的事。”叶景湛后退一步,从一旁的柜子里抱出另一床被子背对着床上之人,冰冷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愁绪,“钟奚宁,我不会去钟府,你的心思不用想了。”

微弱的烛光下,她注视着他缓步走到了角落的酒坛后的空地上,不知何时那里已铺满的稻草,被子就这样被他铺了上去,烛光映衬着他的身影,似是孤寂。

他的话语足够坚决,钟奚宁无奈地摇了摇头,躺倒释然道:“我自己也可以。”

那拉长影子印刻着男子清晰的轮廓,嘴唇位置动了动,最终只化为彼此清浅的呼吸声。

清晨的阳光洒落,清风拂过,透着林间绿叶清香。

钟奚宁换上了箱子里带来的浅青色春衫,配上米黄色束腰带将好看的身姿显现出来。

叶景湛从角落处起身正对上站在门口的女子,掠过她的装扮,凉凉开口:“就算我如今一贫如洗,但你这副打扮出去不还是丢我的脸?”

钟奚宁听到他这话,刚想回,就见他从包裹里拿出一根海棠玉簪递到她的面前,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样子:“先借你。”

“谢谢夫君。”

真是个别扭的人,钟奚宁心情瞬间都好了起来,眉头一挑,故意道,“就算此次回去奚宁受尽辱骂,也一定会再次回到夫君身边。”

“你……”注意到他拿发簪的手顿了顿,钟奚宁心想这一把火已然添上,顺势接过他的发簪,**了头发里,歪头凑了上去,尽是愉悦,“有夫君发簪陪同,奚宁很是开心。”

倒也不再停留,钟奚宁起身就要离开,接下来的那场硬仗就要来临。

看这男人的架势估计是真的不来了,她还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就算没有他,我也必须要拿到那份嫁妆。”钟奚宁给自己打气道。

高高的宅门摆放着两个石狮子,金光闪闪的“钟府”门匾映入眼帘,透过门院内尽显郁郁葱葱。

站在门口,还未入内,便见一仆人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打量着,警告道:“没有请帖不可入内。”

“就算我已经出嫁,但也轮不到自家门都回不去吧?”钟奚宁眯着眼,似射出根根冷箭,向前一步,威慑的那人不自觉后退。

“你…你是三小姐?”

如今府内出嫁唯有钟奚宁一人,因不受宠,几乎不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能躲在那小小的庭院之中,以至于连仆人都不记得她的容颜。

“知道了还不让我进去。”

“这……”

注意到仆人犹豫的样子,钟奚宁显然明了大半,从替嫁起钟家早已放弃她了,如今就算要回去,还得得到同意。

“呦,这不是三妹吗,怎么站在门口,被那叶景湛给休弃了?”

满满的嘲笑声响起,钟奚宁抬眸正对上从外归来的人,正是钟言琪,今天的她倒是穿的比较厚,整个人倒像是裹成了一团。

“大姐,我是回来看望父亲的,不过这下人倒是不让我进呢。”

钟奚宁将疑惑按捺于心,坦然说道,似是无意扫过那早已发抖的人。

“哦,是吗?”钟言琪嗤笑一声,走到下人身前带着警告,“不长眼的狗东西,三小姐都不给进去,这说出去还以为我们钟家嫌贫爱富呢。”

“是是是,大小姐、三小姐,奴才有眼无珠。”仆人吓得直直跪倒在青石板上,疼的他硬咬着牙关,不敢哼出声。

钟奚宁伸手挽住她的胳膊,凑到她的身前,瞥了眼那藏于衣衫下白皙的脖子,一抹精光划过,随即不动声色地说道:“大姐何必动怒,不过是一个下人。”

“说得对,下人罢了。”她抽出自己的胳膊,嫌弃地掸了下灰尘,“三妹今日回府,我相信爹爹定会大吃一惊。”

这不同于衣服店见面时对待林暮雨时狠毒的泼妇形象,在钟奚宁面前倒是一贯指桑骂槐,这两面派的钟言琪真是有意思。

不过……

那掩于衣服下的秘密,她倒是期待被揭开时的场景。

跟着钟言琪穿过一条花丛小道,便来到了正堂。正**摆放着两把紫檀木椅,一幅白鹤仙山的中堂画悬挂于墙壁之上,四周角落的花盆里兰花枝叶茂盛,抽出了淡蓝色花穗。

“三妹,安心等着,我已经派下人去通知爹爹了。”钟言琪讥讽地瞅了眼她贫穷的模样,得意的勾起了嘴角,“我有事先回房间了。”

“好。”怕是回去换衣服了,钟奚宁自然知道她的心思。

片刻,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一紫衣男子手执折扇笑嘻嘻走了进来,对于钟奚宁防备的目光,薄唇轻启,慢悠悠地低头低声道:“钟小姐,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