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荷大姜东去)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_君荷大姜东去完结版免费阅读

君荷大姜东去是现代言情小说《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大姜东去”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真假千金文照进现实,奈何苏君荷是那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

“真千金回来了,她还恬不知耻地在苏家当千金小姐!”
“说不定就是她爸妈把她和苏阮掉包的!”
酒会上,穿戴精致的夫人和小姐们一脸讥讽

“你只是我姐姐的替身,你凭什么管我?!”
派出所里少年一脸怒气

“软软回来了,你可不可以先离开一段时间,让她调整情绪……”
卧室里,雍容华贵的夫人欲言又止

“君荷……对不起,家里要安排我和苏阮订婚”
阴影里的楚岚一脸落寞

啊对对对,都是我不对,可是我只是个抱错的养女啊!
被这段收养生活束缚了多年的君荷面对这些讥讽、质疑、道歉,包袱款款离开豪宅,回到亲爹妈的小渔村,过起了逍遥自在的种田打渔生活
然后利用自己吸引海鲜的异能,一边打渔,一边开私房菜馆,一不小心就暴富了
“诶,你知道吗,听说她家的海鲜能治百病!”

小说: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大姜东去

角色:君荷大姜东去

小说《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是由网文作者“大姜东去”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头晕、恶心?”穿着泛黄白大褂的老叔走进来问。君荷摇头:“头上的鼓包有点痒。”“痒就对了,这说明我药用对了。”老叔拿来一个罐子递给君荷,“肩膀上的伤没伤到骨头,没啥大事,用这药泥一天揉两遍,三四天就没事了。”“另外我这里没啥设备,你的头我做不了检查,尽早去城里照个片看……

评论专区

反抗在幻想乡:说是虐,其实大部分都是主角没脑子故意作死惹出来的事情罢了,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文娱复兴:太秀了,人家女孩子陪你三年,进入娱乐圈也不跟其他男的,主角有才华,却低调做幕后,无法帮到她,女的表示为了梦想分手,既然主角不想出名,在分手前曝光一下都不行,要他吗的抖疯一样唱《爱情买卖》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新丰的书,精神病无限流。有之前那本《我一个人砍翻末世》的感觉。

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

《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精彩片段

第3章 去找弟弟

“头晕、恶心?”

穿着泛黄白大褂的老叔走进来问。

君荷摇头:“头上的鼓包有点痒。”

“痒就对了,这说明我药用对了。”老叔拿来一个罐子递给君荷,“肩膀上的伤没伤到骨头,没啥大事,用这药泥一天揉两遍,三四天就没事了。”

“另外我这里没啥设备,你的头我做不了检查,尽早去城里照个片看。”

说完,老叔把君荷赶下床,把被子叠好:“走吧,我这诊所晚上不留人。”

“药费和治疗费200,三天内结清。”

老叔耷拉着眼睛,看上去有点凶,但归位屋子里的医疗用品,动作有点小心翼翼。

君荷知道,这种小村子的诊所,基本没有面诊费,备的药也基本都是感冒发烧、消炎止疼类的,村民得了病,有钱的去城里大医院,没钱的盖着被子熬一熬就过去了。

老叔这个诊所,药品有点杂,西药有,中药也有,一点都不像个诊所,老叔也不像个正经医生,估计也赚不到什么钱。

把药收好,君荷抽了张纸,写下自己的电话,放到桌子上:“老叔,这是我电话,等我去城里补办个完证件,就回来交药费。”

君荷的行李箱葬身大海,基本证件都需要补办,手机泡了水开不了机,她现在一穷二白。

从诊所出来,君荷站在原地想了想,最后迈开步子,朝村子里走去。

莲台村挨着海边,这里海产丰富,村民们靠海维生,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晒着渔网。

临近傍晚,天色渐暗,海水的颜色也不如白日里蔚蓝,反倒是越往远处颜色越深,十分神秘。

涨潮了,嬉嬉闹闹的孩子们被大人喊“离海滩远点”。八九岁的孩子们已经开始叛逆,又自小在海边长大,胆子都大。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互相对视一下,咧着嘴继续大笑着和小伙伴玩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游戏。

村子里炊烟袅袅,微风都带着饭香。在家做好了饭的婶子娘们迟迟等不来丈夫孩子,大都围裙都没摘,和带着同样目的的女人们互相打完招呼,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孩子堆,揪着个孩子的耳朵往家里带。

旁边皮肤黝黑的汉子丢下烟头跟上去,听着女人的数落。不知道说到什么,汉子忽然一把将孩子跨在自己肩头,带起一声孩子带着笑声的尖叫。

君荷看着这一幕,一时间没有动作。

苏家是京城有名的豪门,君荷也是苏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孩,是苏家的千金小宝贝。

但这只是在她刚出生满百天以前。

百日宴当天她发烧验血,血型对不上,苏家才发现抱错了孩子。

为找回真千金,苏家付出了极大的物力财力,奈何两个孩子出生时遇到了地震,孕妇安置点有几十个孕妇受到惊吓,几乎同一时间生产。

护士们忙不过来,这才弄错了孩子。

后面又遇上大雨和余震,安置点的资料基本遗失了,人海茫茫,那个小女孩就找不到了。

就这样,她自小就知道自己占了苏家亲女儿的便宜,过着千金小姐的生活,苏家的亲女儿却可能在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吃着苦。

所以她一直很懂事,小时候害怕爸爸妈妈把自己丢掉,拼了命表现自己。

她也成功了,爷爷,爸爸妈妈,乃至家里的佣人都很喜欢自己。

直到有一天她得了老师的奖励,妈妈却哭了。

她才知道,自己永远也代替不了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

自己越优秀、越讨喜,妈妈就越伤心。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她就不再试图和亲女儿争宠,开始以养女自居,真心诚意的希望能尽快把妈妈的亲女儿找回来。

她扮演着一个乖女孩,充当爸爸妈妈的心理慰藉,按照他们理想的样子成长。

没有叛逆,没有吵架。

也没有夸奖,更没有像这个小孩一样骑跨在爸爸的肩膀上。

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

爸爸妈妈找到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不能影响他们培养感情,索性也回来亲爹妈的老家看看。

挺好的。

君荷活动了活动身体,突然有股朝着海面大喊一声的**,幸好有人阻止了她。

黑丫扯着她的衣角,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姐姐,你是要去苏大洋家吗?”

君荷弯下腰捏了捏早就觊觎的脸蛋,笑着说:“是呀。”

苏大洋是亲爹苏大海的弟弟,亲爹亲妈去世后,弟弟水生就养在他家。

“那黑丫带你过去,黑丫给你指路。”

君荷被急匆匆的黑丫扯了个趔趄,“等、等等!”

“指路就行,天快黑了,你赶紧回家!”

黑丫噘嘴:“我爷才不管我,他出海了!姐姐,快点啦!”

“这个时候刚好,晚了弟弟又要饿肚子了!”

吃不上饭?弟弟?

黑丫见拉不动她,放开她的衣服,双手叉腰:“姐姐,要听话!”

黑丫虽然长得黑,但五官可爱,这幅样子让君荷觉得十分有趣。她蹲下身子,面对黑丫:“告诉姐姐,谁要饿肚子啦?”

这时,老叔从二人身后走来,还是耷拉着眼睛,板着脸,吓得黑丫蹿到君荷身后。

“黑丫,跟老叔回家吃饭。”

“可是我想去看弟弟。”黑丫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

“今天不行,”老叔看了眼君荷,“大洋家有客,不方便。”

黑丫刚要反驳,老叔加重了语气:“听话,吃完饭背5个方剂才能睡。”

说完就背着手往回走。

黑丫从君荷背后出来,嘟着嘴:“姐姐,我今天去不成了,你跟弟弟说一声,明天黑丫给他带药丸子吃。”

然后一脸不乐意地小跑着追上老叔。

“老叔、老叔,我可以只背2个吗?”

“不可以”

“那3个吧,那两个我有的字不认识。”

“不认识就学。”

“老叔~”

不知为何,老叔从头到尾,就没搭理下君荷。

君荷看着二人的背影,转身快速向黑丫指的方向走去。

弟弟会饿肚子?

这个弟弟,不会说的是水生吧!

                       

小说: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大姜东去

角色:君荷大姜东去

小说《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是由网文作者“大姜东去”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头晕、恶心?”穿着泛黄白大褂的老叔走进来问。君荷摇头:“头上的鼓包有点痒。”“痒就对了,这说明我药用对了。”老叔拿来一个罐子递给君荷,“肩膀上的伤没伤到骨头,没啥大事,用这药泥一天揉两遍,三四天就没事了。”“另外我这里没啥设备,你的头我做不了检查,尽早去城里照个片看……

评论专区

反抗在幻想乡:说是虐,其实大部分都是主角没脑子故意作死惹出来的事情罢了,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文娱复兴:太秀了,人家女孩子陪你三年,进入娱乐圈也不跟其他男的,主角有才华,却低调做幕后,无法帮到她,女的表示为了梦想分手,既然主角不想出名,在分手前曝光一下都不行,要他吗的抖疯一样唱《爱情买卖》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新丰的书,精神病无限流。有之前那本《我一个人砍翻末世》的感觉。

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

《假千金靠海鲜暴富了》精彩片段

第3章 去找弟弟

“头晕、恶心?”

穿着泛黄白大褂的老叔走进来问。

君荷摇头:“头上的鼓包有点痒。”

“痒就对了,这说明我药用对了。”老叔拿来一个罐子递给君荷,“肩膀上的伤没伤到骨头,没啥大事,用这药泥一天揉两遍,三四天就没事了。”

“另外我这里没啥设备,你的头我做不了检查,尽早去城里照个片看。”

说完,老叔把君荷赶下床,把被子叠好:“走吧,我这诊所晚上不留人。”

“药费和治疗费200,三天内结清。”

老叔耷拉着眼睛,看上去有点凶,但归位屋子里的医疗用品,动作有点小心翼翼。

君荷知道,这种小村子的诊所,基本没有面诊费,备的药也基本都是感冒发烧、消炎止疼类的,村民得了病,有钱的去城里大医院,没钱的盖着被子熬一熬就过去了。

老叔这个诊所,药品有点杂,西药有,中药也有,一点都不像个诊所,老叔也不像个正经医生,估计也赚不到什么钱。

把药收好,君荷抽了张纸,写下自己的电话,放到桌子上:“老叔,这是我电话,等我去城里补办个完证件,就回来交药费。”

君荷的行李箱葬身大海,基本证件都需要补办,手机泡了水开不了机,她现在一穷二白。

从诊所出来,君荷站在原地想了想,最后迈开步子,朝村子里走去。

莲台村挨着海边,这里海产丰富,村民们靠海维生,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晒着渔网。

临近傍晚,天色渐暗,海水的颜色也不如白日里蔚蓝,反倒是越往远处颜色越深,十分神秘。

涨潮了,嬉嬉闹闹的孩子们被大人喊“离海滩远点”。八九岁的孩子们已经开始叛逆,又自小在海边长大,胆子都大。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互相对视一下,咧着嘴继续大笑着和小伙伴玩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游戏。

村子里炊烟袅袅,微风都带着饭香。在家做好了饭的婶子娘们迟迟等不来丈夫孩子,大都围裙都没摘,和带着同样目的的女人们互相打完招呼,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孩子堆,揪着个孩子的耳朵往家里带。

旁边皮肤黝黑的汉子丢下烟头跟上去,听着女人的数落。不知道说到什么,汉子忽然一把将孩子跨在自己肩头,带起一声孩子带着笑声的尖叫。

君荷看着这一幕,一时间没有动作。

苏家是京城有名的豪门,君荷也是苏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孩,是苏家的千金小宝贝。

但这只是在她刚出生满百天以前。

百日宴当天她发烧验血,血型对不上,苏家才发现抱错了孩子。

为找回真千金,苏家付出了极大的物力财力,奈何两个孩子出生时遇到了地震,孕妇安置点有几十个孕妇受到惊吓,几乎同一时间生产。

护士们忙不过来,这才弄错了孩子。

后面又遇上大雨和余震,安置点的资料基本遗失了,人海茫茫,那个小女孩就找不到了。

就这样,她自小就知道自己占了苏家亲女儿的便宜,过着千金小姐的生活,苏家的亲女儿却可能在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吃着苦。

所以她一直很懂事,小时候害怕爸爸妈妈把自己丢掉,拼了命表现自己。

她也成功了,爷爷,爸爸妈妈,乃至家里的佣人都很喜欢自己。

直到有一天她得了老师的奖励,妈妈却哭了。

她才知道,自己永远也代替不了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

自己越优秀、越讨喜,妈妈就越伤心。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她就不再试图和亲女儿争宠,开始以养女自居,真心诚意的希望能尽快把妈妈的亲女儿找回来。

她扮演着一个乖女孩,充当爸爸妈妈的心理慰藉,按照他们理想的样子成长。

没有叛逆,没有吵架。

也没有夸奖,更没有像这个小孩一样骑跨在爸爸的肩膀上。

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

爸爸妈妈找到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不能影响他们培养感情,索性也回来亲爹妈的老家看看。

挺好的。

君荷活动了活动身体,突然有股朝着海面大喊一声的**,幸好有人阻止了她。

黑丫扯着她的衣角,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姐姐,你是要去苏大洋家吗?”

君荷弯下腰捏了捏早就觊觎的脸蛋,笑着说:“是呀。”

苏大洋是亲爹苏大海的弟弟,亲爹亲妈去世后,弟弟水生就养在他家。

“那黑丫带你过去,黑丫给你指路。”

君荷被急匆匆的黑丫扯了个趔趄,“等、等等!”

“指路就行,天快黑了,你赶紧回家!”

黑丫噘嘴:“我爷才不管我,他出海了!姐姐,快点啦!”

“这个时候刚好,晚了弟弟又要饿肚子了!”

吃不上饭?弟弟?

黑丫见拉不动她,放开她的衣服,双手叉腰:“姐姐,要听话!”

黑丫虽然长得黑,但五官可爱,这幅样子让君荷觉得十分有趣。她蹲下身子,面对黑丫:“告诉姐姐,谁要饿肚子啦?”

这时,老叔从二人身后走来,还是耷拉着眼睛,板着脸,吓得黑丫蹿到君荷身后。

“黑丫,跟老叔回家吃饭。”

“可是我想去看弟弟。”黑丫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

“今天不行,”老叔看了眼君荷,“大洋家有客,不方便。”

黑丫刚要反驳,老叔加重了语气:“听话,吃完饭背5个方剂才能睡。”

说完就背着手往回走。

黑丫从君荷背后出来,嘟着嘴:“姐姐,我今天去不成了,你跟弟弟说一声,明天黑丫给他带药丸子吃。”

然后一脸不乐意地小跑着追上老叔。

“老叔、老叔,我可以只背2个吗?”

“不可以”

“那3个吧,那两个我有的字不认识。”

“不认识就学。”

“老叔~”

不知为何,老叔从头到尾,就没搭理下君荷。

君荷看着二人的背影,转身快速向黑丫指的方向走去。

弟弟会饿肚子?

这个弟弟,不会说的是水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