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莲花后娘:崽崽们都很宠我》江曦张张月鹿全章节阅读_(江曦张张月鹿)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穿成白莲花后娘:崽崽们都很宠我》,现已完本,主角是江曦张张月鹿,由作者“张张月鹿”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江曦在末世生存了十年,觉醒了空间异能
一朝被丧尸咬死,带着大量末日异能物资穿越到了一本书里
开局就有三位继女,而后不断遇到可怜的孩子
本着能救就救反正养得起的态度,江曦收养了许多孩子结果这些孩子很争气,成为了神医、将军、首富……江曦笑得合不拢嘴

小说:穿成白莲花后娘:崽崽们都很宠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张张月鹿

角色:江曦张张月鹿

小说《穿成白莲花后娘:崽崽们都很宠我》是由“张张月鹿”所著。内容概括:很快到了镇上。赶车的刘大伯对她们说道:“有什么要买的就去买,我再回去接一趟人,两个时辰后送你们回去。”大家纷纷应下来。记好时间,江曦打量着这个小镇,小镇也不算是特别繁华,只是比村里稍显热闹一些,街道左右开着的店也挺多的。江曦决定先找个地方把兔子给卖了……

评论专区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耽美文中这本书是经典啊经典,现在有妖气上还出漫画了,基本上很多设定都很戳人萌点,特别的甜污,就是越到结局更新越慢,好在现在已经完结了

动力王朝:书荒时可以啃啃,粮草—。装逼太过,刚刚发展的汽车公司花大量精力财力去搞飞机,做梦呢

Re:从零开始的黄毛君:拿变态当个玩笑看,还可以。 真拿变态当追求,那只有恶心了。

穿成白莲花后娘:崽崽们都很宠我

《穿成白莲花后娘:崽崽们都很宠我》精彩片段

第4章 我的继女是恶毒女配

很快到了镇上。

赶车的刘大伯对她们说道:“有什么要买的就去买,我再回去接一趟人,两个时辰后送你们回去。”大家纷纷应下来。

记好时间,江曦打量着这个小镇,小镇也不算是特别繁华,只是比村里稍显热闹一些,街道左右开着的店也挺多的。江曦决定先找个地方把兔子给卖了。

她在集市看见好几处卖兔肉的摊贩,一一上去问过一遍,她才大概摸清了价格,得知活的兔子大家都是优先卖给酒馆的,价格比较高。

于是又寻到一处酒馆,她走进去问店小二:“小哥,你们这里要兔子吗?”

店小二瞧了她一眼,问道:“什么价?”

她把背篓取下来揭开上面盖着的布给小二看了一眼,用手比道:“二十个铜钱一只。”

店小二看着这兔子肥得很,价格也很公道,便也没有跟她砍价,收下了这只兔子。

她的空间里还有一只死掉的兔子和野鸡,她不能卖给酒馆,酒馆所买的东西都是需要活的以保证肉质鲜美,她的空间虽然有保鲜的功效,但是死了就是死了,价值会大打折扣。

在牛车上她的意识沉入空间翻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物资,肉是不能拿出来卖的,末世的肉都是变异过的,在这个世界拿出来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其他东西大多也都是异能产物,具有一定的功效,翻来翻去,也就只有米和面还有一些鸡蛋能够卖了,好在变异的鸡产下的蛋看起来和普通的蛋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吃起来要好吃许多,而且可以帮助人恢复精神。

在集市摆摊需要缴纳五个铜币的租金,她不是很舍得,于是便在集市里四处逛着,特别是那些卖鸡和鸡蛋的摊贩处。

“你这鸡一只卖十五个铜钱也太贵了。”一个老妈子跟摊主讨价还价着。

“苍天可见的,这哪里贵了,你看这市场上都是这个价!”摊主跟她扯着。

两个人扯了一通,摊主死活不肯降价,其实一只鸡卖十五个铜币算是较高的价格,但是集市上的东西都要贵一些,因为摊主们交了租金。

那个老妈子打算去别的摊贩处看看有没有便宜的卖,于是转身就走。

江曦跟在她后面,等走到人多一点比较嘈杂的地方,她就走上前去跟她并排走,一边低声问道:“一只野鸡,十五个铜钱,买不买?”野鸡比家养鸡值钱一点。

老妈子斜眼瞧了她一眼,没有应声。

江曦再出声道:“再送你两个鸡蛋。”

老妈子这才点头,也低声道:“行,你跟着我过来。”

两人一路走到一个偏远的巷子口才进行交易。

老妈子瞧着江曦这野鸡很肥,心里已经很是满意,再看她送的蛋也很大一个,更是高兴。瞧见她背篓里还剩下好些蛋,她问道:“你这鸡蛋还卖不卖?”

江曦本就是特意给她看的,闻言道:“当然卖,一铜钱一个,这里有二十二个,你要是要,收你二十铜钱。”

老妈子笑得诚心了些,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江曦正准备走,老妈子却叫住她:“哎,你还有蛋的话下次来再卖给我吧。”

江曦转过头看她,回道:“行啊,什么时候要,要多少?”

“我是陈家负责采买的人,下次你再带二十多个来,大概两天后,直接去陈府后门找人叫我,说找陈婆子就行。”老妈子觉得江曦上道,自己便也有油水可以捞,便很乐意给她一个卖货的渠道。

“行。”江曦一口应了下来。

完成这场交易,她手里有一两银子并七十四钱,还剩一只死兔子,想了想,她找到一家米面店,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卖给老板三十斤米和二十斤面,这才有点底气。

她决定去钟家,也就是她卖沈一的那户人家问问能不能将沈一再赎回来。

到了钟家,她敲了敲门房的门,跟守门的小厮说找钟管家。

小厮看她年轻,虽说是瘦竹竿,但也清秀的模样,倒是没怎么为难她,转身去帮她把管家叫了出来。

钟管家走到她身前,推开门露出一个缝隙,问道:“有什么事?”

江曦问道:“钟管家,我想问一下,三天前卖进来那个叫沈一的丫头能不能再赎回去?”

钟管家俯视着她,闻言摆了摆手:“才刚买进来,怎么可能再赎回去?不可能,等到了嫁人的岁数,自会放她们出府的。”

“我用二两银子赎回来也不行吗?”江曦皱眉道:“钟管家,拜托帮帮忙。”

“你做什么刚买就赎?寻我开心呢?”钟管家很是无语:“你也不用担心,那丫头得我们小姐青睐,给她改了名儿让她做身边的贴身丫鬟呢,比在农家过得好多了。”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江曦只来得及问他改成了什么名字,得知是“妙语”,便阻止不及,钟管家把门重重关上了。

妙语?妙语!

江曦回想起自己看的那本小说内容,妙语是女主身边的贴身丫鬟,从小伴着女主长大,在女主进京之后,和女主一同爱上了男主后便开始黑化,给男主女主之间造成了很多误会,最后被男主一箭穿心。所以说…妙语是这本书最大的恶毒女配啊。

江曦有点恍惚,找了处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从空间里取出那本小说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原著写到妙语因为身世坎坷被后娘卖到了钟家,凭借自己的心计取得女主信任,进府三天便被女主选为了贴身丫鬟。而后一路伴着女主长大,其间还成为了女主哥哥的解语花,女主哥哥将她引为知己,在后来还受她蛊惑拼命阻止自家妹妹和男主的婚事。

原著还写到,妙语还从后娘的手中解救了两个妹妹,后来和她一起去了京城。这两个妹妹唯她马首是瞻,替她做了许多坏事,最后一个被大火活活烧死,一个被浸猪笼了。

江曦坐在地上想了很久,心里越想越难受。好端端的两个孩子,怎么会走到那个地步。她握紧了小说的纸张,把那一页写有两姐妹死法的纸捏得很皱。

长叹一口气。

她没有什么对沈一的责任感,只是还挺喜欢沈二沈三两姐妹的,沈一她没有接触过,但是听起来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她心里想着,自己有必要去阻止她们吗?只是一想到三个人芳华早逝的结局,她就觉得心口有点疼。

算了算了,先去买东西回家吧,过好今天,今后的事情今后再说。

她把小说收回了空间,突然看见空间里很久很久之前堆积的金银玉石。那个时候是刚觉醒空间异能,遇到什么东西都想往里面搬。末世的金银珠宝已经不值钱了,但她还是很喜欢,总幻想着有一天世界变回原样,所以囤积了很多金银珠宝在空间里。后来疲于逃命的日子让她渐渐忘记了这些东西的存在,没想到如今又看见了。

她沉重的心情稍微好转了些许。暂时将沈一的事情放下,她取出一个稍微简单一点的金手镯拿去当铺。

从当铺换得五十两银子的她有点恍惚,其实单是黄金值不了这么多钱,不过当铺掌柜说这个金手镯的花样很是新奇所以才多给了些。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换到了钱,江曦站在路边有些哭笑不得,早知道自己有这些东西,之前还那么愁干嘛呀?

看着时间过去很多,离回去的时间很近了,她赶紧去买了些必要的东西。

小到厨房的一些调味料、碗、一个小锅用来煮饭,大到被子、衣服、柴刀这些东西她统统扫荡了一遍。将笨重的东西放进空间,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只在背篓里装了几件衣服和一些菜种子。

江曦往牛车的地方赶去,路上路过卖糖葫芦的小贩在叫卖,她便买了三串包好放在背篓里。

她赶到牛车处时,人已经来了不少,她差不多是最后几个。毕竟村里的人到镇上来也买不了很多东西,有的是去卖东西也是有固定的收货方。

李二嫂见她来,又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来得这么晚也不知道去镇上干什么了。”

江曦还是没有吭声,坐在牛车靠边的位置,尽量离她远一些。

见她没有回答还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李二嫂没了兴致,开始同旁的妇人讲话。

“我今天去集市上发现好多东西都涨价了。”

“是吗?我今天去称了棉花,准备回去做被子,倒是没有注意这些。”

“唉,镇上的东西是越来越贵,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是个头。”

“我听镇上的人说,贵是因为现在边疆在打仗呢,粮食啥的一个劲儿地在往边疆运,估计等打完了仗就会便宜下来吧。”

“骗鬼呢?我看这些人就是找的借口,就是想要把东西的价格抬上去!”

“那打仗会不会来抓壮丁啊?”

……

一路听着妇人们的交谈,江曦心里想道,是的,现在就是在打仗,而且这仗打的时间还挺久,最后还不能说是大获全胜,得等到男主请缨出马,才能赢下来呢。

一车人回了村。江曦背着背篓往家里走去。为了避免麻烦,她还特意从村外面绕的路,如果记得没错,原主丈夫的父母,也就是沈家爹娘每次看见她都得对她好一通骂,非说是她克死了他们儿子。

不想沾染麻烦上身,她果断选择了远路。

一路顺畅回到家里,还在回家之前将空间里面的东西都放在了背篓里。

沈三照常蹲在门口等着她回来,江心瑶在捣鼓那块菜地,扩建了很大一块地方,她占用了家里唯一的小铲子,沈二便用手在给原先种白菜的地方松土。

瞧见她回来,沈三先迎上来,江曦一手牵着她,一手拿着给她们买的糖葫芦。刚才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避免被压着,她就用手拿着了。

“姐姐你回来啦!”

其余两人也赶忙迎上来,江曦把手中的糖葫芦分给三人,自己背着背篓进了卧房。

看来有时间得再建个小屋子,只有一间卧房着实有点拥挤,连堂屋都没有。

“姐姐你买了什么东西回来呀?”江心瑶拿着糖葫芦走进来,递到江曦面前:“姐姐吃。”

江曦笑着咬了一个下来,回道:“一些用得上的,买了很多。”她翻出买的衣服递给江心瑶:“快试试合不合身。”

“哇!”江心瑶惊喜地叫出声,引得沈二沈三拔腿就往屋里赶。

“谢谢姐姐给我买衣服!”江心瑶把糖葫芦叼在嘴里,双手紧紧抱住衣服。

沈二闻言朝江曦看过来,沈三嘴里吃着糖葫芦,眼睛一直瞥着背篓里的东西。

江曦把给她们俩买的衣服递给她们,就开始从背篓里往外取东西。

“这是我买的两床棉被,以后大家可以一人盖一床了,冬天把两床被子叠在一起也不会冷。”

“这是我买的锄头,改天我去山上削一根棍子装上去就可以用来翻地了。”

“还有这些种子,是网站玉米什么的,以后咱们可以自己种,就免得去买。”

“这是给你们买的帕子,一人两张,一个洗脸,一个洗脚,可不能用混了,我都买的不一样的。”

还有很多东西,江曦一一数着往外面拿。听不到三人的动静,她疑惑地回头看,只看见江心瑶和沈二已经泪流满面,沈三长大了嘴看着她一件一件地拿东西。

“怎么了这是?”江曦觉得有些好笑。

“姐姐。”江心瑶扑倒她的怀里,她没有被她虐待过,从认识她开始,江曦便一直对她好,她真的很庆幸自己遇见了她。

“乖。”江曦顺着她的头摸,不由得想起自己前世也有一个比她小一些的妹妹,也不知道妹妹最后有没有活下来…

沈三瞧见她们抱在一起,便也扑过来抱住她俩的腿。她年纪小,不太记事,她只知道眼前这个后娘,她很喜欢!

沈二立在一边,和这温馨的场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她踌躇了一会儿,才打破眼前这一景象。

“姐姐呢?”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