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负)苏阮谢云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苏阮谢云宴完整版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君不负》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苏阮谢云宴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曲泽”,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  她是江南乐姬,一曲红绡争缠头
  六年舞乐,挣来的钱只供心上人科举高中
  他许她风光大嫁,转眼却娶天家贵女
  到头来,他还是嫌她身份卑贱
  大婚那一日,她毫不犹豫往他胸口扎了一刀
  “你既负我,我便不要你了”
  “这一刀,当你还我,我也放过你从此,我们情义两清”

小说:君不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曲泽

角色:苏阮谢云宴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曲泽”的新作《君不负》,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  大理寺。    谢云宴来见苏阮。    门一打开,苏阮就扑过去抓住他:“绿筠呢,你把绿筠的尸体带到哪里了?”    谢云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目光也柔软几分:“阮阮,先冷静。”    苏阮眼角的泪噗噗直落:“我很冷静。你知道绿筠对我有多重要……

评论专区

灾厄纪元:圣母加文青虐主,看到逃出新西兰,一大群人活在一个小岛主脚被人袭击 弃!

私人科技:很多写黑科技的书,至少有半桶水,还能晃荡晃荡,糊弄外行勉强象那么回事。这篇,最多桶底有点潮,真不敢说有水,作者还使劲的摇,好象他水很多似的,可惜越摇越显得没货啊!

[综名著]不一样的简:看作者的名字就是一个很冷酷,冷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布拉德是是吸血鬼么?你看我名字怎么样,需要的话就加我吧,vx。齐天大圣大写首字母加上20188888 并祝你2018年发发发发。

君不负

《君不负》在线阅读

第五章 最后一次信你

  大理寺。
  
  谢云宴来见苏阮。
  
  门一打开,苏阮就扑过去抓住他:“绿筠呢,你把绿筠的尸体带到哪里了?”
  
  谢云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目光也柔软几分:“阮阮,先冷静。”
  
  苏阮眼角的泪噗噗直落:“我很冷静。你知道绿筠对我有多重要。”
  
  “我们一起受了那么多苦,我什么都不求,只求她好好的。可……”
  
  她哽咽着说不下去。
  
  绿筠受了那样的欺辱,胸前还被捅了一刀。
  
  幼时煎熬,在乐坊学不好就没有饭吃,连一口水都不准喝。
  
  绿筠就像她的亲姐姐一样,一直关心照顾她。
  
  “嘉安她杀了绿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宴郎,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天生卑贱吗?就该任人践踏吗?”
  
  “我这样的人就配不上你了是吗?”
  
  苏阮讥讽的声音空落落的,却比凄厉的嘶吼更来得让人心惊胆怯。
  
  她不是不知道她刚才对嘉安的行为不明智,无疑自寻死路。
  
  她也早就晓得,这个天下没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可是凭什么啊!
  
  凭什么她们的命就薄如草介,卑微如蝼蚁?
  
  “宴郎,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曾对我说过,乐姬又如何,命运对我不公,但错不在我。”
  
  “这世上,无人有资格看轻我。”
  
  “包括我自己。”
  
  苏阮从不自轻,可她长着人心,听着世人视她们为耻的话,也会难过。
  
  他是第一个会对她说,你没有错、并把她捧在手心疼的人。
  
  所以她动了心。
  
  可如今呢……
  
  “你把我关进这里,是打算治我的罪吗?”
  
  对啊,冒犯郡主,而且不止一次了。
  
  她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应该要感恩戴德了。否则,第一次的时候就该乱棍打死了。
  
  良久,谢云宴低头看着苏阮,眼里沉着她看不懂的情绪:“阮阮,我让人送你走。”
  
  苏阮一愣,不解地看着谢云宴:“送我走?去哪?”
  
  谢云宴深邃的看着她:“阮阮,你留在这里,郡主会一直找你的麻烦。”
  
  苏阮和他目光相对,他说的都对,郡主视她为眼中钉,可真的只是这样的吗?
  
  宴郎,你没有想要弃我对吗?
  
  不是因为你要和郡主大婚了,所以要把我远远送走吗?
  
  苏阮心中越想,越是一阵痛过一阵。
  
  可她如此怯弱地不敢问,害怕听到残忍的答案。
  
  谢云宴又说:“绿筠的事,你也不想再发生吧?”
  
  苏阮气息立时不稳,苍白的唇瓣颤了颤。
  
  半响才挤出话:“绿筠为何会在郡主府?她明明已经脱籍,还嫁了人。”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谢云宴:“我不知道绿筠为什么会在郡主府,但我答应你,一定会查清楚。”
  
  他伸手抚了抚她颊边的发,语气温润,“还有绿筠的尸体,我也会命人好好送回给她夫君。”
  
  良久的沉默,苏阮定定看着谢云宴:“宴郎,我能相信你吗?”
  
  “阮阮,你信我。”
  
  苏阮垂眸看着他握着她手腕的手,心头酸软,有千言万语,最终还是轻轻点头:“好。”
  
  最后一次,我信你,宴郎。
  
  *
  
  午夜,一辆马车在静无一人的街道上,悄悄往城门驶去。
  
  苏阮坐在车上,双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心里忐忑不安。
  
  出城后,没多久,外面突然传到刀剑声。
  
  随即传来程北沉稳的叮嘱:“姑娘,你好好呆在车里。”
  
  苏阮的心猛地提起来,交握的双手攥得发白。
  
  没有多久,外面的打斗声又没了。
  
  四周静得一点声响都没有。
  
  苏阮的心跳声很快,半响,她咬牙颤颤地伸手撩开车帘子。
  
  帘子一开,只看到一只手猛地伸进来,一块味道刺鼻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
  
  昏暗中,苏阮看不清来人,很快就一头栽倒。
  

                       

小说:君不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曲泽

角色:苏阮谢云宴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曲泽”的新作《君不负》,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  大理寺。    谢云宴来见苏阮。    门一打开,苏阮就扑过去抓住他:“绿筠呢,你把绿筠的尸体带到哪里了?”    谢云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目光也柔软几分:“阮阮,先冷静。”    苏阮眼角的泪噗噗直落:“我很冷静。你知道绿筠对我有多重要……

评论专区

灾厄纪元:圣母加文青虐主,看到逃出新西兰,一大群人活在一个小岛主脚被人袭击 弃!

私人科技:很多写黑科技的书,至少有半桶水,还能晃荡晃荡,糊弄外行勉强象那么回事。这篇,最多桶底有点潮,真不敢说有水,作者还使劲的摇,好象他水很多似的,可惜越摇越显得没货啊!

[综名著]不一样的简:看作者的名字就是一个很冷酷,冷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布拉德是是吸血鬼么?你看我名字怎么样,需要的话就加我吧,vx。齐天大圣大写首字母加上20188888 并祝你2018年发发发发。

君不负

《君不负》在线阅读

第五章 最后一次信你

  大理寺。
  
  谢云宴来见苏阮。
  
  门一打开,苏阮就扑过去抓住他:“绿筠呢,你把绿筠的尸体带到哪里了?”
  
  谢云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目光也柔软几分:“阮阮,先冷静。”
  
  苏阮眼角的泪噗噗直落:“我很冷静。你知道绿筠对我有多重要。”
  
  “我们一起受了那么多苦,我什么都不求,只求她好好的。可……”
  
  她哽咽着说不下去。
  
  绿筠受了那样的欺辱,胸前还被捅了一刀。
  
  幼时煎熬,在乐坊学不好就没有饭吃,连一口水都不准喝。
  
  绿筠就像她的亲姐姐一样,一直关心照顾她。
  
  “嘉安她杀了绿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宴郎,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天生卑贱吗?就该任人践踏吗?”
  
  “我这样的人就配不上你了是吗?”
  
  苏阮讥讽的声音空落落的,却比凄厉的嘶吼更来得让人心惊胆怯。
  
  她不是不知道她刚才对嘉安的行为不明智,无疑自寻死路。
  
  她也早就晓得,这个天下没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可是凭什么啊!
  
  凭什么她们的命就薄如草介,卑微如蝼蚁?
  
  “宴郎,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曾对我说过,乐姬又如何,命运对我不公,但错不在我。”
  
  “这世上,无人有资格看轻我。”
  
  “包括我自己。”
  
  苏阮从不自轻,可她长着人心,听着世人视她们为耻的话,也会难过。
  
  他是第一个会对她说,你没有错、并把她捧在手心疼的人。
  
  所以她动了心。
  
  可如今呢……
  
  “你把我关进这里,是打算治我的罪吗?”
  
  对啊,冒犯郡主,而且不止一次了。
  
  她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应该要感恩戴德了。否则,第一次的时候就该乱棍打死了。
  
  良久,谢云宴低头看着苏阮,眼里沉着她看不懂的情绪:“阮阮,我让人送你走。”
  
  苏阮一愣,不解地看着谢云宴:“送我走?去哪?”
  
  谢云宴深邃的看着她:“阮阮,你留在这里,郡主会一直找你的麻烦。”
  
  苏阮和他目光相对,他说的都对,郡主视她为眼中钉,可真的只是这样的吗?
  
  宴郎,你没有想要弃我对吗?
  
  不是因为你要和郡主大婚了,所以要把我远远送走吗?
  
  苏阮心中越想,越是一阵痛过一阵。
  
  可她如此怯弱地不敢问,害怕听到残忍的答案。
  
  谢云宴又说:“绿筠的事,你也不想再发生吧?”
  
  苏阮气息立时不稳,苍白的唇瓣颤了颤。
  
  半响才挤出话:“绿筠为何会在郡主府?她明明已经脱籍,还嫁了人。”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谢云宴:“我不知道绿筠为什么会在郡主府,但我答应你,一定会查清楚。”
  
  他伸手抚了抚她颊边的发,语气温润,“还有绿筠的尸体,我也会命人好好送回给她夫君。”
  
  良久的沉默,苏阮定定看着谢云宴:“宴郎,我能相信你吗?”
  
  “阮阮,你信我。”
  
  苏阮垂眸看着他握着她手腕的手,心头酸软,有千言万语,最终还是轻轻点头:“好。”
  
  最后一次,我信你,宴郎。
  
  *
  
  午夜,一辆马车在静无一人的街道上,悄悄往城门驶去。
  
  苏阮坐在车上,双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心里忐忑不安。
  
  出城后,没多久,外面突然传到刀剑声。
  
  随即传来程北沉稳的叮嘱:“姑娘,你好好呆在车里。”
  
  苏阮的心猛地提起来,交握的双手攥得发白。
  
  没有多久,外面的打斗声又没了。
  
  四周静得一点声响都没有。
  
  苏阮的心跳声很快,半响,她咬牙颤颤地伸手撩开车帘子。
  
  帘子一开,只看到一只手猛地伸进来,一块味道刺鼻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
  
  昏暗中,苏阮看不清来人,很快就一头栽倒。